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六十二章 原来不是梦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揉了揉额头,脑子里的细胞努力地挣扎着,好像这个人对自己非常重要,一定要想起来才对。

    后悔刚才没有直接跑楼梯追上去,现在也不至于因为一个背影而这么烦心。

    对,烦心,为什么对一个背影这么上心,唐萌也不理解。

    直到配了药,上了车,女人的脑子也没停下来,无奈实在是没特别的记忆,只能放弃。

    改天到帝云亲口问下,看看是不是自己真的认识而忘记的人。

    从门诊大楼出来,夏琳君随着王君忆坐进车子,两人一时都没有动。

    王君忆十指放在方向盘上,侧脸看着女人微低着头,身上弥漫着灰白的颜色,毫无生气可言。

    “既然夏小姐选择了这条路,现在何必把自己搞成这样呢?”目光盯着从车头前走过的一个小女孩,“你以这种状态去面对顾总吗?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夏琳君的眼睛转过来,纤手拂过自己的脸,嘴角是一丝苦笑:“我知道,你让我缓缓,我也想让自己能开心起来的。”

    “希望你自己能明白,愿意为顾总生孩子的女人何其多,一笔钱就能办到的,他未必一定要找你!”王君忆说出了事情残酷的一面,“不要到最后,惹怒那个男人,得不偿失,那时候后悔,未必来得及!”

    恩了声,女人的眼里多了一丝坚强,看着面前一直对自己非常友善的女人,夏琳君是真心的感谢对方,“谢谢你!”

    “你能想明白就好,这条路不见得多好,可是却不是最差的,”王君忆见女人多少听进了自己的话,心下松了一口,真怕这个女人转不弯来,最后惹怒那个男人,“毕竟你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解决掉你父亲的案子不是吗?”

    “你说得对,是我自己不知足了。”夏琳君拉过安全带扣上,“我们走吧,顺便去买点当归、阿胶调理下身体!”

    打了个ok的手势,王君忆发动了车子转了出去。

    夏琳君看着流动不息的车流,闭上了眼,压下心底不断翻涌上来的酸涩。

    回到帝云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顾展铭的办公室依然紧闭着。

    关阳见王君忆回来,转了出来:“顾总现在正在开个远程会议,半小时后能结束了。”

    “行,半小时后我再进去汇报就是!”从包里拿出一本门诊放在桌子上,人顺势坐进了椅子。

    瞥了眼桌上的本子,关阳没问一个字,就转身离开了。

    半小时后,王君忆泡了杯咖啡,送进了男人的办公室,一手拿着那份数据。

    目光从电脑的屏幕上移开,瞥了眼进来的人,手依然在键盘上忙碌上。

    将东西放在桌上,移步往外走,男人打了个手势,让她等一下。

    王君忆便站在一边,看着男人忙碌着的十指在键盘上跳跃着,整个办公室唯有噼噼啪啪的打字声。

    等顾展铭真正结束工作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男人拿起一边微凉了的咖啡,轻抿了一口:“结果怎么样?”

    “身体各方面总体都不错,只是有些微的贫血,”看着男人的手指翻动着那几张检查单子,王君忆重复了方医生的话,“已经买了一些补血的营养品备着,嘱咐夏小姐调理身体。”

    男人一时间也没有接话,只是很认真地看着那些数据,“我在东城有套房产,你去准备一下,把她移到那边去,另外再找个懂得调理身体的阿姨过去。”

    身子弯了下,从办公桌的最底层拿出了一串钥匙和一个文件袋交给了王君忆,“把这套别墅过户到她的名下就是了。”

    双手捧着那些东西,目光定在文件袋的标签上。

    “香泉湖别墅!”在衢城的人都知道,那个位置的价位,一套这样的别墅最少也上千万,双眸抬了下,王君忆真心觉得自己的总裁真大方。

    “好的,我会尽快安排!”或许是在帝云工作的原因,见怪了这些所谓的高数字,刚才的惊讶也只是一瞬而已,收拾完多余的情绪,王君忆开始在心里盘算接下来的安排。

    接下来的两天,王君忆直接消失在了帝云的办公室,她所有的工作都被关阳接收,对于秘书室里直接消失掉两个秘书,可想而知,这个工作量一下子会多大了。

    一些没有实质性关系到公司机密的文件被安排到了下面,让低下的楼层直接处理了,不再像之前经过总裁办才能下发。

    顾展铭经过办公室,看了眼空荡地秘书室,走进关阳的办公室,“从公司内部抽两个上来,扩充下秘书室里的人员吧!”

    “是临时还是长期就这样任职?”关阳起身,问着站在一步之遥的男人。

    “长期任职的,这个你自己亲自把关,对于进来的人调查清楚,年龄、学历都不是问题,只要能力突出,有职业素养可以直接调进来!”顾展铭翻了下桌子上放着的一份财经新闻,上面正好有版关于帝云的报道。

    “行,我尽快安排下去!有几个平时表现就非常出色的,我脑子里已经有大概了的!”关阳答应了下来,打算亲自到人事部走一趟。

    男人点了点头,目光从面前的报纸上抽回,嘴角浮着一抹笑,“这个新闻写得倒挺有意思的!”

    手指在上面点了点,男人交代完事情,就出了关阳的办公室,进了一旁的花圃,认真细致地查看着那些名贵的花草。

    关阳走过来,在男人站过的地方看着刚才顾展铭看过的那篇稿子,大致浏览了一番,随即将报纸扔进了垃圾桶里,上面的文字很多都是没有证实的胡编乱造,根本不值得一看。

    王君忆这两天忙着请人整理别墅,房子的里里外外被收拾了一番,房前屋后的花草被重新栽种,绕着整个别墅走了一圈,站在院子里,女人自己非常满意这两天的成果,希望住进来的两个人也能满意。

    想着要把夏琳君接过来,女人为难地扣了下自己的额头,也不知道顺不顺利。

    当把这个事情告诉夏琳君时,王君忆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解决,女人是一口就答应了。

    对上王君忆疑惑的双眼,夏琳君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自己恐高这个事情说了出来。

    这个公寓各方面都符合夏琳君的要求,只是楼层太高了,站在阳台根本不敢往下看。

    现在既然男人另外安排了一处地方,而那个地方又是环境优美的独幢别墅,有自己的花园、游泳池、露天的茶室,夏琳君觉得没什么理由可以拒绝!

    何况,既然事情已经到自己面前了,那个男人也不会给自己拒绝的机会。

    花了半天的时间,公寓里的东西都移到了别墅里,王君忆的意思,有些东西没必要移过去,到了那边可以重新添置,不过夏琳君坚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搬了过去,顾展铭的东西女人不作任何的安排,他让王君忆搬的就搬,不搬就扔在了那里。

    搬到香泉湖别墅已经好几天了,夏琳君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新来的阿姨很会做药膳,各种调理身体的汤水做得让人欲罢不能。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多了层肥肉了,挺为自己的身材担忧的,只是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担忧身体似乎没必要。

    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也不知道爸爸的案子解决得怎么样了。

    看着院子里的那片花海,轻叹了下,看着在厨房忙碌的阿姨,现在的自己无所事事,最是轻松,却也无聊,感觉一点生活的意义都没有。

    “夏小姐可以出去走走,外面的景色很不错.”阿姨从厨房转出来,见夏琳君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地盯着外面,“今天的天气也很好!”

    回身,对这面前的人露齿一笑,“就是不想动!阿姨你的药膳好了吗,我肚子又有点饿了呢!”

    “快好了,再等几分钟就可以上桌了!”被成功转移注意力的阿姨,高兴地又进了厨房。

    低头轻笑了下,抓起一旁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晚上的香泉湖别墅很宁静,晚风穿过开着的窗户,轻拂过一边的纱帘。

    苍穹上的一轮弯月躲着迷藏,将几片云扯过来扯过去。

    侧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盖了条薄被子,迷蒙的双眼盯着着夜空,渐渐地闭上,长而翘地浓密睫毛像休憩的蝴蝶。

    窗外的院子里停了辆车,男人站在楼前,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勾过车后座的包,提步进了屋子。

    大厅里,阿姨还在看着电视,看男人开门进来,迎着走了过去,接过男人手里的衣服,回身挂好,“顾总现在才回来,需要准备点宵夜吗?”

    视线在大厅里扫了下,往楼上瞟了眼,摆摆手:“不用,阿姨也去休息吧!”

    “夏小姐九点左右就上床休息了!”阿姨见男人的目光环顾着四周,心下了然。

    顾展铭恩了声,脚步向楼梯走去,这几天都在外出差,刚赶回来,有点累了。

    男人边走边解着扣子,旋开卧室的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了一边,漆黑如墨的眸子扫过大床,脚步向浴室走去。

    床上的女人翻动了下,身子平躺,往被子里缩了缩,半眯着双眼看了下,随即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男人半围着浴巾,露出性格的人鱼线,半裸着强健的上半身,双手拿着条毛巾在头上随意的擦着,几缕碎发垂落在额头。

    深邃的目光落在女人熟睡的小脸上,今天的睡相中规中矩的,整个身子淹没在松软的被子里,只露出颗小脑袋,长发被打成了麻花辫,放在了一侧的肩上。

    男人放下手里的毛巾,在床沿坐了下来,半湿的发上残留着几滴水珠。

    扯掉身上的浴巾,男人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半撑着身子看着女人沉睡的容颜,身子不可抑制地起了反应。

    被子底下的手轻拂了过去,手指从女人睡衣的下摆穿了进去,滑腻的肌肤,让男人的身体瞬间膨胀。

    夏琳君的眉紧皱着,双手紧抓着身下的床单,仿佛陷入了一场黑甜的梦,整个身子漂浮在无边的汪洋里,浪潮一阵高过一阵地袭击着她的身体,四肢缠绕上汪洋里的一根浮木。

    猛烈的摇晃中,女人的身子绷紧到极致,十指深陷进浮木的肌理,一阵眩晕袭来,浪潮席卷着身体,将她拖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男人趴伏在在女人的身体上,雄厚的胸肌激烈地起伏着,看着陷入深眠的女人,背后阵阵的刺痛让男人幽深的眸底火光四溅,拇指抹去女人红唇上的**,薄唇抵在女人小巧的耳朵上低语:“小野猫!”

    将插入泥潭的棍拔出,棍子上粘满泥泞,透着腥味的浓稠液体顺着滴落在地。

    顾展铭起身转入浴室重新冲洗了下,回到床上,搂过女人的身子闭上了眼睛。

    从黑甜的梦中醒来,夏琳君无力地撑起身子,一阵酸软,又重新瘫倒在床。

    目光所及是自己两条光滑的手臂,醒时的迷糊瞬间消散,不可置信地看着光裸的自己,梦里那种窒息的欲望,原来都是真的。

    胸口的肿痛,私处的滑腻,被子深处飘出的浓郁味道,无不在告诉夏琳君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

    这段时间,阿姨在药膳里加了些安神、促进睡眠的中药,效果非常明显。

    只是,没想到,自己身体被男人侵犯,也能当做梦的,也是挺恐怖的事情。

    双手抓着薄被掩盖在胸口,脱下的睡衣被丢弃在床下,女人半探出身子,伸手抓回,套上身才发现,衣服的扣子全数不见了。

    瞥了眼紧闭的房门,女人挪了下身子,一股热流顺势而下,僵直着身子,不敢再动。

    套上放在一边的小**,身子快速地奔向浴室。

    再次出现在卧室,床品已经换上新的,窗户大开着,微风在房间里扯着纱帘打着转,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香。

    泡了大半个小时的澡,身上的疲乏已经散了不少,女人拉了拉裙摆,转身出了卧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