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六十章 带她去体检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叹息了声,扶起瘫软如泥的身子,将浴袍给夏琳君套上,让她先半靠着床头。

    “又麻烦你了,”夏琳君垂着头,闭了闭干涩的双眼,苦笑着跟转身倒水的女人开口。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递了半杯温水到夏琳君的手里,另一手摊开露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把这个也吃了,按照昨天的情况,你的身体不合适怀孕,吃了吧!”

    无神地盯着那颗药丸,干涉疼痛的双眼起了水雾,喉咙更是堵塞地厉害,“我就是不想给他生孩子,凭什么啊,他不是没有老婆的人!”

    纠着纯色的被单压住整张脸,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我好心给他找了个那么漂亮的大学生,他还不满意,他有什么不满意的,死不要脸的臭男人,你看看,我身上被他折磨成什么样了。”

    鼻涕眼泪齐飞,一张张的卫生纸被扔到垃圾桶里。

    王君忆站在那里也不接话,片刻后,见女人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转身出了卧室,回来时手里多了几张纸。

    “看看这上面的内容!”嘴角有隐忍的笑意,带着几分无奈示意夏琳君接过去。

    女人伸手接了过来,睁着疼痛的眼睛,认真仔细地盯着面前的内容看了起来。

    白纸黑字的,不瞎都明白自己被耍了。

    怪不得顾展铭死命折腾自己呢,咽了咽口水,“这个女人几年前就代孕过?还想借着孩子闹腾雇主家?”

    点了点头,王君忆收了几张纸随手放到一边,重新拿过温水,递上药丸,“恩,今天早上那个女人什么都交代了。”

    这次夏琳君直接接过药丸和着水一口吞了进去,“怎么碰到这种事情,一点职业道德都不讲。”

    “是不是找个正经的姑娘,你们顾总就愿意了?”夏琳君在脑子中转了转。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

    女人领子深处若隐若现的红痕依然清晰可见,王君忆摇了摇头。

    记吃不记打,也是种境界!

    “你可以亲自问问顾总的意思!”提了个袋子进了浴室,接着里面传来放水的声音。

    夏琳君想到男人昨晚的凶狠,瑟缩了下,身体深处依然残留着恐怖的印记。

    微眯着眼看着窗外,顾展铭昨晚那句狠戾的话再次浮现在脑子中,眼帘用力眨了眨,逼退了弥漫上来的水雾,嘴角笑意浓了几分。

    这样,挺好!!

    掀开被子,两条匀称的双腿垂挂下来,两只玉足刚踏上地毯,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一边倒去。

    王君忆几步跨过来,用力撑住女人的胳膊,“慢点,先到浴室里泡个澡,刚才滴了几滴精油,效果应该不错的。”

    借着王君忆的帮助,挪到了浴室,脱了浴衣,疲惫不堪的身体没入水中,全身的毛细孔得到了滋润,紧绷的肌肉线条酥松下来,夏琳君舒服的吐了口气。

    防止女人在浴室里睡过去,王君忆见时间差不多便敲门提醒夏琳君可以出来吃饭了。

    女人在浴室里梳洗整理干净后出来,桌子上已经放上了几样可口的吃食,身体纾解后,肚子确是真的饿了。

    半领印花压褶女式真丝长裙,半袖的设计,遮盖了身上点点红梅。

    嘴里塞进几样东西后,胃里总算舒服了,喝了口牛奶,夏琳君想到了一个事,“那我之前预付给她的那笔钱能拿回来吗?”

    “这个关震会处理的,”王君忆递了张餐巾纸,“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是顾总让你问的吗?”放下手里的食物,没有了一点刚才见到美食的幸福感,夏琳君也挺迷茫的。

    “不是,”否认了女人的猜测,“只是我自己问的。”

    “我也不知道,想让我爸彻底没事,好像只有靠着你们顾总,”顿了下,似乎在想着用什么词汇来说,“但是我又不愿意替她生孩子。”

    “你有什么顾虑?”王君怡看着女人问道。

    “顾虑?”头又摇了下,满嘴的苦涩,“妓女也只是卖身而已,我却连自己的子宫也要拿出来卖,不是很-----”

    很什么,夏琳君找不到词来贴切的形容。

    王君忆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女人整个侧脸印在她的眼底,长发随意的扎在后面,脸上也只是描了两笔而已,连女人们最爱的口红都没有见到,却依然透着莹莹光泽。

    看着面前的女人,王君忆想到了顾太太南宫成燕,据说那个女人在近期将回来了。

    不知道顾总现在做的事情有何意思,所谓生子协议听关阳私下提了一句,两人都没猜透顾展铭的心思。

    不过对于男人的任何事情两人都是没有二话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只希望她自己能尽快调整好心态。

    唐萌今天在帝云办公室跟祝雅诺谈即将成行的考察之旅,两个人忙活了一上午,总算有了个大概的轮廓。

    关阳把几大公司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给了两个人,这就更方便两人跟对方事先预约,合理安排时间,节省了很多不必要的空等时间。

    初步确认了行程上各目的地的先后时间安排,两人打算下午再商量出随行人员的名单。

    有了祝雅诺的协助,唐萌觉得事情简单轻松多了。

    磨砂玻璃上,男人熟悉的侧影快步走过。

    瞄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已近十点。

    “你们顾总最近都在忙什么啊?”问着身边低头查看人员资料的祝雅诺。

    “跟平时一样,都是公司的事情。唐小姐也知道,最近唐总已负责海外的业务,国内都是顾总在处理的。”看着手里的资料,祝雅诺头也不抬的应着。

    “今天你们秘书室里的王小姐不在,是有事出去了?”唐萌知道关阳是主要负责顾展铭公务上的,王君忆则是负责顾展铭一些私事上的。

    “是吗?我没留意呢!”祝雅诺将核对无误的人员资料输入电脑,抽空瞥了眼唐萌,浅笑了下,“如果唐小姐想找王助可以直接打电话的。”

    “哦,那倒没有,只是今天没看到,问下而已。”摇着头,笑着解释了下,“我们还是忙我们自己的吧。”

    手按着桌上一叠的资料,拍了拍,心下却闪过一丝困惑。

    手边的机子发出震动的声音,从思绪里回神,看着闪动的名字,唐萌意兴阑珊地接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跟对面的人交谈着,“罗小姐,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啊?”

    “过几天一起去看秀?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

    “比较忙,可能没时间啊!”唐萌看了眼认真工作的祝雅诺,起身离开了办公室,“恩,马上要出去实地考察呢!工作室开张典礼也在筹办,抽不出时间!”

    “行吧,等我回来再约吧!”

    收了电话,没有马上回会议室,而是在走廊上停留了几秒后,转身往顾展铭的办公室走去。

    经过秘书室时,唐萌留意了下,王君忆的桌子上很干净,椅子被放进了桌子底下没有拖出,显然今天她并没有来过公司,而是直接去处理事情了。

    关阳在顾展铭的办公室里汇报着工作上的事情,唐萌没有直接进去,稍离了几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这是很多年以来她一贯的做法。

    两人谈完后,关阳带了个笔记本出来,请唐萌进去。

    顾展铭站在书柜前翻动着几个文件夹,唐萌站在男人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没有出声。

    今天的天气挺热的,男人穿着烟灰色纯棉t恤,短袖,露出有力的臂腕,下身卡其色长裤,包裹着挺翘的臀部,笔直修长的双腿,走动间是迷人的气息在浮动。

    “怎么不坐?”顾展铭见唐萌傻站在那里,指了下对面的沙发,“跟小祝合作的怎么样,她的进度你能跟上吗?”

    笑了下,只是眼睛有点僵,“我们两个挺合拍的,她做事挺符合我的心意的。”

    “那就好,她有好几年的工作经验了,有些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你可以借鉴下。”顾展铭闻言点了点头,“不明白的,多看多问多想,你会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展铭哥今天怎么这么迟来啊?”唐萌轻眨着眼睛,偏着身子,很是随意地闲聊着。

    正握笔准备修改文件的顾展铭按着笔顿了下,“昨晚上应酬比较晚,喝多了点,今天就迟了。”

    “那你要多注意身体,喝酒伤身,还好你跟阿姨住一起,要不连个为你煮醒酒汤的人都没有。”唐萌看着男人非常关心地说着。

    “别担心,我自己有分寸的,”越过电脑屏幕,顾展铭看了眼唐萌,目光在她灵动的双眼上走过。

    “好吧,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唐萌起身,拉了拉衣摆,“那我先去忙了。”

    “好的,去吧!”那双晦深如墨的眼,注视着女人转身离开的背影,。

    停留在秘书室的门前,唐门的视线盯着那个空着的位置上。

    昨天晚上十点多,淮西阿姨还打电话跟妈妈抱怨,说展铭哥不回去,家里就两个人很冷清,没什么事情可做,两个人早上床准备睡下了。

    黛眉拧在那里,展铭哥为什么没反驳自己刚才的话,明明不住在临江苑的。

    唐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却说不上来。

    “唐小姐怎么站在这里?”身后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小祝没跟你在一起吗?”

    回过身,王君忆站在了她的面前,唐萌看着面前一贯带笑的脸,抿嘴笑了下,“在一起,刚才出来到顾总办公室去了趟,到这里想着一些事情就停了下来。”

    回身又看了眼秘书室,“倒没注意到停在了门口了。”

    说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王助刚办完事回来吗?”

    “恩,是啊!”拎着包,脚步往里走着,“有个部长的爸爸最近要过大寿,顾总让我选个合适的礼物,到时候送过去,这几天都在忙这些呢。”

    拉开椅子,王君忆放了包,手里拿着机子,“我得到顾总的办公室先走一趟,有几样比较合适的,得请教下他,我有点拿不定主意。”

    “好的,那你先忙,祝秘书在办公室里忙,我再在外面偷闲,要批评我了!”哈哈地说着,跟王君忆挥了挥手走了。

    瞥了眼自己的桌子,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王君忆嘴角起了丝兴味的笑容。

    将这几天从市场上挑选的,自认为合适的礼品照片一张张的放给顾展铭看,毕竟是给部长的爸爸,礼物多少是要讲究些的。

    定了其中的一样,顾展铭让王君忆安排时间将东西提过来。

    说完这件事情后,王君忆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眼底闪了闪,“夏小姐我已经送回公寓了,不过神情比较疲惫,出来之前,她又躺回床上休息了。”

    男人把机子递回给王君忆,听了这话,没什么大的反应,脸上也没有什么细微的变化,只是简单的恩了声。

    身为顾展铭的秘书,见怪了男人处事雷厉风行的手段,早已没有了最初的妇人之仁了。

    只是,这次心底起了点恻隐知心,就算是折服于她那个不怕死的精神吧,王君忆开口,“顾总,听说,顾太太快回来了!”

    顾展铭听见这话,也不是没有一丝波动,只是平时善于隐藏情绪的变化,有时候连身边的人或许都未必能察觉出情绪上这一秒跟上一秒的不同。

    “恩,还要一段时间,那边还有点事处理。”顾展铭的视线盯在电脑屏幕上,随口应着王君忆的话。

    “那,这个夏小姐您是怎么安排的?”注视着男人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着。

    虎口撑在下巴上,顾展铭微敛着眼,目光直直射进女人的眼睛,像是能照进人心,窥探你最深的想法。

    男人眼底的冷意一闪而过,王君忆扑捉到了,不敢直视那双含冰的瞳孔,目光垂了下来,避开了男人锋利的眼神。

    “安排下,你带她到医院做一下全身的检查,看看她的身体适合不适合在最近怀孕!”没有回答王君忆的问题,男人从手机里翻了个号码,“你直接跟这个医生联系,她会安排好一切的。”

    接过男人写在纸上的号码,王君忆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出了办公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