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你在我这里不过是件玩意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直接欺身而上,将女人整个提起,钉在了墙壁上,硬如磐石的身子紧压着女人软绵无骨的肉体上,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裹挟着淡淡的讽刺朝女人袭来,“愿意给我生孩子的女人?听起来我应该感谢你了!”

    双脚凌空悬挂着,夏琳君忍着生疼的身子,双手用力撑在男人光裸的胸前,想把他隔开,惊恐的眸子盯着面前黑沉的脸,“你别这样,你吓到我了。”

    声音破碎,里面是抑制不住地颤抖,男人却是无动于衷地把女人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固定,一手更是直接撕扯开女人的薄衫。

    “不要这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女人拼命地摇着头,扭着身子想躲开男人的撕扯,嗓子更是尖叫出声。

    夏琳君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如此冷血的一面,被扣住的双手仿佛要断裂般,痛入骨髓。

    “晚了!”顾展铭的唇游移在女人布满泪痕的脸上,“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它的后果。”

    话落,女人的一脚直接被抬起搁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夏琳君的身体被撕扯成一字型定在了墙壁上,男人强行进入女人的身体。

    枯水的河流只有干涩的河道,船舶搁浅在布满砂石的河底,强行牵引的前进,留下伤痕累累的坑洼。

    身体深处撕裂的痛,女人紧绷的身体,贝齿咬破唇瓣,**混合着血水溢出嘴角。

    男人的狠戾在此刻暴露无余,掌控女人的双手此刻控制着女人的胯骨,身体更是直来直去,次次见底。

    长达半小时的折磨,船舶终于离开港口,夏琳君的身体直接瘫软如泥,摔倒在墙角。

    顾展铭摁亮了一盏射灯,攥着已经昏迷的陌生女人离开卧室,甩到了大厅里,回身进了房,关上门。

    瞥了眼如破布娃娃般蜷缩在墙角的女人,拿起一旁的玻璃杯接了杯白开水来到了女人的面前。

    屈身,两指捏着女人的下颚,使力,疼痛使女人张开了唇,手里的白开水直接灌进女人的口腔。

    夏琳君双手抵住男人,想要隔开他此刻的施虐,紧抿着双唇,头剧烈地摇晃着,拒绝灌入口的清水。

    女人的力量如何抵抗一个男人强硬的手段,一杯清水一滴不剩地被悉数倒入夏琳君的嘴里。

    随手扔了手里的空杯,顾展铭起身坐进了一旁的椅子,半眯着双眼盯着地上剧烈咳嗽的人。

    夏琳君知道那杯水里有什么东西,此刻浑身冰凉,瑟瑟发抖。

    低着头,衣衫不整的自己这个时候多么不堪,指尖紧紧攥住垂挂着的布料,女人的眼泪不能自己的滚落进价格高昂的地毯里,“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给你生孩子?你不是有太太的吗?你为什么不让她生?”

    女人被逼得心神俱裂,冲着男人嘶吼着。

    椅子里的男人,双目紧闭着,虽然已经发泄过一次,却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解决不了身体深处翻滚而上的火热。

    “成燕不想生!”对于女人的嘶吼,男人睁开含着血丝的双眼瞥了眼缩成一团的人,淡漠地给了她一个答案。

    “她不想生,难道我想生吗?我们当初的交易有这个吗?”夏琳君一听男人说这个,心底压制了数日的火直接喷了出来,“你这个混蛋!”

    “你有选择吗?”对于女人的指控,嗤笑了声,男人转过身直接面对夏琳君,身体毫无遮掩地直接对着她。

    女人的目光在男人的身上瞟过,下意识地哆嗦了下,身体撕裂的痛楚此刻依然清晰地烙印在灵魂深处,原始的恐惧攥住女人的神经。

    你有选择吗?

    答案是没有,如果自己有选择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场景。

    手撑着墙,支起疼痛不已的身体,拖着麻木的双腿向着门口挪去。

    男人如冰锥般的目光搁在移动的身影上,但在这一刻,女人都无所谓了。

    “你觉得你能离开这里吗?!”男人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绕上来,砸进女人的灵魂深处。

    凄楚地笑了下,身子定在那里,却也只是几秒,在男人的目视中,手指摁下门把,直接拉开了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顾展铭没有起身,双脚直接搁到了床上,仰头闭目,似在沉思。

    走出房间的夏琳君直接走向门口,按下门把,想打开房门,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分毫。

    四肢直接在木门上踢打着,希望能有所效果,奈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身体深处串起的丝丝邪火,燥热难耐。

    回身看着偌大的房间,才发现那个被自己找来的女孩早已没有了踪迹。

    客厅的茶水已被全数倒进了嘴里,却依然没有效果,血液里像爬满了恶心的臭虫,其痒无比,这种感觉,夏琳君前几天才领教过它的威力,更何况今天的药量是前几天的数倍之多。

    双脚更是无意识的相互摩擦着,一波波热浪侵袭而来,女人的两颊已出现了不正常的红。

    撕扯着头发,女人在房间里来回地走着,见沙发上趟着一只黑色的包,奔跑过去,直接翻开,看着洒落一地的物品,却没有自己要找的手机。

    眼眸微转,起身重新冲入那间刚离开的卧室,抓起被放在桌子上的肩包,从里面摸了机子出来。

    双手哆嗦着划开,急切地翻找着那个心里的号码。

    顾展铭看着转身重新进来的女人,本就衣衫不整的身体,此刻香汗淋漓,仅剩不多的布料紧紧贴合着她曼妙的身躯。

    清冷的眸落在女人手指卡着的机子上,深邃的眸卷起狂风暴雨,眼底更是出现嗜血地凶狠。

    长身贴上,直接从女人的手里夺过机子,血红的视线在屏幕上扫过,上面清晰的三个字砸进男人的瞳孔,手臂一扬,机身被男人扔进身后的床铺。

    惊恐地望着站在身边的男人,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恐惧紧紧攥住女人的神经,女人的脸上布满水渍,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不错,还知道打电话求救,”顾展铭裹着冰碴子的视线阴冷地盯着女人的脸,“打给谁?说说!”

    摇了摇头,夏琳君将身子紧贴着冰冷的墙壁,指甲更是刺进掌心,却依旧开始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地躁动。

    男人长臂探出,直接扣住女人紧紧抓着衣襟的小手,手起人落,女人直接被甩进了男人身后的大床。

    夏琳君整个身子被狠狠地砸了进去,又被松软地棉絮抛出,整个脑子犹如处在漩涡之中,一团杂乱,眼前更是一片白光。

    顾展铭冷眼看着躺在床上,面色痛苦的女人,视线落在挣扎中逐渐暴露在外的绯色肌肤。

    夏琳君抬着惊恐无助的双眼看着直立在面前的男人,双手撑在床铺上,身子往后退去,双唇抖动,发出颤抖的声音,“你别过来!”

    男人移着脚步,慢慢地贴近床沿,在女人抬起双腿爬上床准备逃离时,顾展铭凌厉的步子往前一动,瞬间抵进了夏琳君的双腿之间。

    女人的双手扒着被子往后移动着,摸索中的手指直接摁上了躺在那里的手机,小手一捏,直接把机子捏进了掌心。

    顾展铭深邃地眸从女人的小手上划过,嘴角扯开一抹残忍的笑,双手提起女人垂挂在床沿的脚,直接撕开双腿,提刀直入。

    一声痛苦的尖叫,女人的身体犹如被拉满的弓,绷直了全身的线条。

    被肆虐的女人不曾想到,自己紧握的机子,此刻已处在通话之中,而电话那头的人全程没有挂断。

    顾展铭的手贴上女人汗湿的小脸,粗粝强劲的手指勾住她的后脑勺,额头抵了过去,“这种感觉怎么样?”

    女人的脸半仰着,低垂的长睫盖在眼窝上,红唇急促地往外吐着热气,胸口的起伏更是激烈,眼角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连绵不断地滑进湿发中,夏琳君抬起湿漉漉的眼望着面前的男人,摇晃着脑袋,声音里满是祈求,“求你,别这样!”

    顾展铭的视线搁在女人汗湿的小脸上,眼底的风暴依然没有退去几分,两指掐住她的下颚,将摇晃的脸摆正,冷冽人心的目光直直的看进女人的眼中,“记住,你在我这里,不过是件玩意!”

    夏琳君的目光颤抖地看着此刻残暴的男人,顾展铭的话让她瞬间的失神。

    见女人只是呆滞地看着自己,顾展铭停住的身体瞬间往前推动了下,下颚上的两指一捏,疼痛使女人涣散的目光重新汇聚在他身上,阴沉的声音随之重重落下,“记住了!”

    男人两指间的下颚微不可见地点了下,血肉模糊的唇瓣轻颤,艰涩地吐出悲凉的声音,“知道了!”

    顾展铭的手从女人的下颚撤离,身体也随之往后退去,女人的身体无力地陷进柔软的床铺中。

    瞥了眼女人越来越潮红的脸,男人侧身躺进大床,闭上双眼,手指握拳轻轻地敲击着自己的额头。

    身体越来越燥热,夏琳君紧攥着被子的手,无意识地往傍边摸去。

    触到男人身上的沁凉,身子下意识地往上贴,双手缠了上去,意识模糊地贴上男人光裸的胸口。

    翻过身,任由女人的小手游移在肌肤上,坚实的身体平躺进身后的大床,墨黑沉冷的目光扫了眼深陷在被子中的女士手机,削薄的唇角开启,“想要什么,自己上来拿。”

    夏琳君睁着迷蒙的大眼,曲膝向上,紧贴着男人爬了上去。

    夜很浅,夜很深,夜里的男人女人玩着浅浅深深的游戏,不知疲倦。

    郭世扬捏着手里的机子,身体僵硬地毫无反应,目光麻木地盯着面前的一株合欢树,世界只剩下耳边机子中穿来的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男人不知道自己以什么心态听完了整个过程,僵硬的四肢,冰冷的血,充血的双目,疼痛难忍的心脏,郭世扬觉得自己要疯了。

    手里的机子被狠狠地扔了出去,砸在了面前的青石上,四分五裂的碎片炸裂开来,擦过了男人的额头,鲜血瞬间破皮而出,滴落在男人的长睫上。

    “琳君!”男人挺拔的身体慢慢地弯了下去,双目紧闭,长臂撑在树干上,强硬的手指抓进不平的枝干,生生扯下了一块树皮。

    关震瞥了眼没有声音了的门,拍了拍守在门外的两个黑衣男子的手臂,“晚上辛苦你们了!”

    领着另外的两个黑衣人转进了斜对面的房间,接过手下人递过来的几张纸,目光快速地在上面扫过。

    手指在薄纸上弹了弹,卧房里几声压抑不住的呻吟飘了出来,冷笑溢出嘴角。

    “你们两个进去伺候一下那位小姐吧!”盯着身后两个满脸通红的男人,关震无所谓地吩咐着。

    既然这么高昂的价钱已经支付了,那就物尽其用吧!

    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跃跃欲试。

    半小时前,就是他们两个进去把卧室里的女人抬出来的。

    虽然人已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但那包裹在黑色蕾丝情趣内衣里的粉嫩柔体却冲击着两个人的视网神经。

    关震看出两人的意动,带着手里捏着的几张纸出了房间,直接留下了两个男人。

    汗水夹杂着泪水,夏琳君的这个夜晚过得不可谓不凄惨。

    套上清早送过来的t恤,扣上腕表,顾展铭一身清爽地出了房间,与跟在自己身侧的关震低声吩咐了几句,领着其中的一男子进了电梯离开。

    拨了王君忆的号,跟她说了顾展铭的意思,让她尽快赶过来处理这边的事情。

    看着依旧紧闭的房门,关震摸了摸冒了点胡茬的下巴,这个女人真本事,现在自己真是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伤痕累累的夏琳君是被王君忆强行挖起的,看着双眼根本睁不开的女人,我们的王小姐也是无奈了。

    到了这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得不佩服夏琳君惹怒人的本事。

    给帝云王一样的男人下药,这是多么想不开才干的事啊!

    还给他准备了那样的女人,看了那两张资料上的内容,王君忆真是呆若木鸡,半响无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