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房间定好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车子平稳地走在路上,身边的女人侧躺在车椅上,男人的余光扫了下,不知道女人是睡着了还是单纯地不搭理人。

    吴剑松并没有把过多的心思放在李清的身上,跟在莫源生身边纯属意外,当时的自己从外面回来,只想找个能混口饭吃的地方,恰巧莫氏对外招聘贴身的保镖,自己就上来试了下,没想到就被留了下来,并直接派到了莫源生的身边。

    李清,见过几次,只以为是莫氏特聘的律师,一直清高地在莫氏高层之间游走,医院的一幕却彻底地颠覆了吴剑松之前的所有感官。

    那天出手,基于什么心理,男人自己也不清楚,不过那晚听莫源生这么轻描淡写地要将她转手,心里是不痛快的,因而顺应着人家的意思直接接了过来。

    女人嘛,不管之前跟过谁,跟在自己身边后,老老实实呆着,别搞七搞八的,吴剑松觉得自己也就能接受了,毕竟不是用来结婚的,只是一件床上用品而已,能睡就好,要求不高。

    将车子直接开进了女人的车库,手掌在她的身上拍了下,“起来了,到你家楼下了。”

    李清睁开酸涩的眼睛,从椅子上爬了起来,目光扫了圈,发现已经在自己楼下的车库,手指紧着身前的衣襟,弯下身拿起掉落在车底的包,直接开了车门打算下去。

    “呵,你这是不怕别人将你看光,是吧!”李清的衣服刚才被男人直接粗暴地撕开,现在两片衣襟只能用手抓着,却不紧实,肌肤若隐若现从缝隙里透出来。

    女人像是没有听到,拖着双腿下了车,直接往外走去,连个眼风都没往吴剑松的身上扫。

    眼看着女人走出去,男人打开车门,手掌直接扣住女人的手臂将她拖了回来,重新塞进了车子,目光凶狠地怒视着被甩进后座的女人,“刚才那一巴掌不够让你长记性是不是?”

    趴在车椅上的女人并没有因为男人凶狠的话而有所动作,身子依旧匍匐在那里。

    吴剑松见女人这副死样子,火气直接上来,脚直接在车轮上蹿了一脚,“给我老实呆着!”

    说完,用力地将车门狠狠甩上,拔了车钥匙,转身出了车库,进入楼梯上楼去。

    车里的女人,慢慢地起了身,身子窝进车椅,捏着衣襟的手忽然放开来,衣摆也随之往两边敞开来,露出里面纵横交错的痕迹。

    目光呆滞地放在摊开的双手上,看着上面深浅不一的纹路,唇线扯出一个嘲讽的笑。

    看相的都是骗人的,曾经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会遇到一个珍惜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他会跟自己相守一辈子,为什么,到现在,他都没有出现!

    酸涩的眼睛里慢慢地弥漫上水雾,视线却想努力地拨开那层水雾看清楚掌心的秘密,给自己一个希望,一个期许。

    眼前的水雾越来越浓,终于滴落在摊开的手心里,看着那点水渍,女人终究是忍不住地哭出声音来。

    从楼上拿了衣服下来的吴剑松,拉开车门就见女人双手蒙住脸,哭得不能自己。

    双脚顿了下,身子继续下压,直接拿着衣服钻进了车厢,坐在了女人的身边。

    “你这是刚死了爹妈呢,哭得这么伤心?”过了几分钟,见女人还不能停下来,男人忍不住开口刺了一句。

    女人的哭声停了下,随即直接没了声音,就像开关一样,被按下暂停键,就这么打住了。

    吴剑松往女人的脸上瞥了眼,又不是见她双眼红肿,脸上的泪痕还能依稀可见,男人都怀疑女人刚才在假哭,这说哭就哭,说停就!停的也是个本事了。

    “给,换上后再上去”,男人直接将衣服扔在了女人的腿上,双手交叉在胸前,斜着身靠在椅子上,目光搁在李清的身上。

    疼痛的眼睛往下移,男人甩过来的是自己平时在家穿的居家服,这件衣服,李清记得自己早上换下来放在了床尾的位置。

    想到那张床,不可避免地又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晚上对她所做的事情,女人的身子哆嗦了下。

    手指捏紧衣服,余光里见男人一副悠闲地坐在身边,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低垂着头,贝齿镶嵌进唇瓣,使劲咬了下,发出嘶哑地声音,“你能不能下去?”

    “你身上哪个地方是我没到过的,有必要这么矫情吗?”听见女人的要求,男人并没有动作,撇了下嘴角,无所谓地开口。

    紧着衣服的手逐渐松了开来,嗤笑了声,女人点点头,低垂的脸重新抬起,手指捏着敞开的两片衣襟往外拉开。

    女人的衣服被拉下来,白嫩肌肤上触目惊心的痕迹落进了男人的眼底,吴剑松本是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眼底是一闪而逝的震惊,明明刚才的自己并没使多大的劲,为什么这个女人身上的痕迹会这么明显!

    又不是这个女人一直坐在身边,男人都怀疑她趁着自己不注意在外搞七捻三去了。

    手指下意识地探了过去,放在那些交错的痕迹上抚摸着,却见女人像避洪水猛兽似得逃离开来。

    男人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双手强硬地将女人的身子拖了过来,控制在怀里,手指松开女人小衣的暗扣,将她直接剥了个精光。

    “你的身体没问题?”男人将李清的身子上下左右翻来覆去检查了一遍,目光盯着上面的痕迹,不可置信地问着女人。

    “我得了艾滋病,你不怕?”李清见男人皱着眉,嘴角撇了下,挑着眉看着男人,“你以为莫源生为什么这么好心地把我送给你?天下有这么好的免费午餐吗?”

    男人的眉毛皱地更紧了点,目光怀疑地盯着女人的脸,“真的?”

    “你以为呢?”女人的身子挺了挺,脸上依旧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男人的的手指直接在女人的挺起上弹了下,紧皱的眉毛松开来,双肩无所谓地耸了下,“那你说,我该找谁抱这个仇?”

    本是抱着看男人好戏的女人,被吴剑松这么来一下,苍白的脸直接布满红霞,双手环在身前,阻止男人目光继续地侵略。

    “行了,快点把衣服穿上!”男人的双手从女人的身上下来,摊开在身侧,催促李清动作快点。

    吴剑松的双手一离开,李清就快速地移动了身子,往一边闪去,这次男人并没有再将她抓回来,而是任由女人缩在角落里穿着衣服。

    整理好衣服,两人离开车子,女人的手往男人面前一伸,目光落在男人的手上,示意他将钥匙还回来。

    “送佛送到西,走吧,我送你上楼!”男人的目光在女人的手上滑过,双脚直接往前走去,并不理会女人的愤怒,“放心,我还要回到莫总那边继续上班,今天没时间耗在你身上了!”

    李清只能气闷着捏着那件破败的衣服尾随着男人上了楼。

    夏琳君从那天醒来后,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自己的计划,现在的她是非常急迫地想早点离开顾展铭的身边,重新开始生活。

    出去见了次秋子,感觉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精神状态更好了,体态更丰腴了点。

    在女人更加凹凸的身上多看了几眼,夏琳君觉得男人应该会喜欢,愉快地跟秋子商定了时间,就直接去定了酒店,拿到了房卡。

    站在豪华套房里,女人按着纸条上事先写下号码,拨通了男人的电话。

    夏琳君这个时候来电,挺出乎顾展铭的意料,想到关阳刚才说的事情,男人倒挺有兴致地接了起来。

    顾展铭听着女人在那里七拐八拐地说着一些没有主题的话,也不打断,就这么任由女人自由发挥。

    今天的事情基本都已处理完,放下手里的笔,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一手插腰,很随意地握着手里的机子。

    其实对面的夏琳君心情非常紧张,跟男人掰扯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又怕他不耐烦地把手机挂掉。

    看着豪华套房里的超大双人床,女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依然纠结着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把这个男人给弄过来,“上次跟你提的,要给你惊喜的事情,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你晚上有空吗?”

    “有!”男人想了下,简单明了地回答了女人的问题。

    “这样的,不是要生孩子吗?”添了添干燥的红唇,夏琳君在脑子中搜索着词汇,“我查了很多资料,很多专家说,良好的氛围更有助于女子怀孕。”

    对面的男人简单的恩了声,也不知道是赞同这个说法呢还是不赞同。

    夏琳君悲剧地继续说着自以为是的理由,“而且今天我的身体,刚好处于最好的状态中。”

    在女人快词穷找不到话准备单刀直入的时候,顾展铭总算有了点反应,“你的意思是你准备好了?”

    对面的女人快速地接口,“是啊,你也看到了我这段时间都在吃药调理身体啊!”

    手指轻扣着玻璃,男人点了点头,“那你今天是什么意思?”

    “今天我们在外面过夜吧!”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瞥了眼那张大床,“我房间都定好了,格调老高了!”

    想着被刷的上万元人民币,虽然钱不是自己的,夏琳君还是觉得肉疼。

    对面的男人呵呵的笑了两声,似乎心情格外好,“行吧,你把地址发给我,晚上我过去,希望有个愉快的夜晚。”

    听着笑声,夏琳君觉得有点怪异,只是心里紧张的情绪掩盖了那丝怪异的感觉,直接选择了无视。

    挂了男人的电话,夏琳君直接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顾展铭在挂了夏琳君的电话后,唇边还挂着笑,唐萌进来时多看了几眼,“展铭哥,你遇到什么好事了?看上去心情很好!”

    摇了摇头,顾展铭没有接话,而是直接问了关于合同的事情,“跟关阳谈好了?”

    “谈好了,没什么问题,”唐萌瞟了眼男人手里拿着的机子,“我回去马上选择人手,准备尽快带队到各个公司走一趟,设计出适合我们帝云文化的制服。”

    “行!”顾展铭满意地看着面前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好好干!”

    男人满意的眼神,让唐萌倍感自豪,紧握拳头作了个加油的动作,表示自己会努力的。

    “晚上要不要到我家去蹭饭啊?”唐萌狡黠地眨了下眼睛,“据说今天家里做了很多好吃的。”

    “不了,过两天,等屹弘从s国回来,我们再一起聚一下吧!”顾展铭拒绝了这个提议。

    “那好的!”唐萌也没有多说,只是临走之前还是在男人放在桌子上的机子多看了眼。

    将唐萌亲自送进了电梯,顾展铭进了关阳的办公室,见他正修改资料上的一些细节,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到时候,你跟下面的老总打个电话,让他们多配合一下。”

    “将祝雅诺先拨过去跟着唐萌,”顾展铭想了下,对第一次带队出门的唐萌显然不放心。

    “好的,我安排下她手里的工作,”关阳将修改好的资料放进文件夹里,“秘书室里是不是应该再增加几个人员,这样在有意外事件发生时,能做下替补。”

    “再过段时间吧,”顾展铭揉了下额头,“海外市场的事情确定下来后,统一对外招收一批人员。恩,今年的大学毕业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的。”关阳在自己的记事本上记了一笔,到时候免得忙中出乱。

    “今天晚上跟x部长的饭局帮我取消了,跟他另约个时间!”男人接着吩咐了一句。

    对面的男人依旧风轻云淡地看着窗外,关阳挑了下眉,x部长的这个饭局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定下了,临到这个点才取消,瞥了眼表上的时针,头痛的摇了摇头,“好的!”

    手里的机子震动了下,点开,是夏琳君的信息,显示的是酒店的地址,下面附了一张房间的内景,显然那张超大的床是这张照片的主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