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五十四章 婚姻不是这么玩的!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萌捏着机子,目光落在屏幕上,这只是一串号码,上面没有备注名字,铃声已经响了第三次,大有不接一直响下去的趋势。

    女人的眉慢慢地拧在了一起,心里一股欲望,强烈地迫使她想要接听顾展铭的这个电话。

    说不清楚为什么!

    原本快速移动的双脚,同时放下了速度,踩在转角的台阶上,唐萌的视线往上顿了几秒后,快速地又回身趴在楼梯围栏上,往下面看了眼,四下无人,楼下餐厅两家大人交谈的声音依稀可以听见。

    捏紧了手里的机子,同时双脚快速地移动着,闪进了自己位于二楼的房间内,掩上了房门。

    掌心的机子还在响着,唐萌努力平复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压制紧张的情绪,带着一丝兴奋摁下了通话键,将机子贴进了耳朵,却没有说话。

    “喂?”话筒里传出的是个女声,唐萌本是狂跳的心脏,一下子紧了几分,仿佛自己的某种猜测被印证为事实一样,心跟着往下一沉,却依旧没有出声。

    “顾总?”或许这边太安静了,那边的人试探地喊了声,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唐萌眼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手指紧紧扣在化妆台上,嘴角抿着一抹笑,“你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声音顿了几秒,显然对方没想到听到个女人的声音,只听话筒那边的人呵笑了下,继而开口,“顾总是我这里的老顾客,打这个电话就想问一下,原定的晚餐是不是应该撤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

    “哦,那你撤了吧!”唐萌一听对方只是个饭店的老板娘或者不过是个服务员,提着的心稍微放下点,“他在我这边吃过了,现在有些事情,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等一下我会跟他说的!”

    “那行,我这里就不安排下去了,谢谢你!”对方客气了一番挂了电话。

    唐萌本是拧着的眉,舒展开来,眼角重新弯了起来,对着镜子舒了口气,拿着机子快速地往外走。

    只是在转角,她再次停了下来,目光重新落在手里的机子上看了几秒后,女人的嘴角弯了个弧度,捏紧手里的机子继续向上走着。

    在她刚走完三楼的台阶,顾展铭从唐屹弘的书房里走了出来,见唐萌一脸浅笑地向着自己走过来,“你吃好了?”

    “吃好了,”唐萌挥了挥手里的机子,“刚才一直有个电话进来,淮西阿姨接了起来,对方说你今晚在她那里订餐了,问你还去不去?”

    顾展铭从唐萌手里接过机子,翻开通话记录,看到那个号码,心里跟明镜似得,“嗯,原本今天晚上跟几个朋友到那边吃饭的,后来来这里了,倒忘记跟那边说一声了!”

    唐萌的目光一直搁在顾展铭的脸上,见他一脸平静,扫了眼屏幕上的号码后,也没有过多的表情,随即将机子收了起来,放进了袋子里。

    “还以为有重要的事情不方便跟别人说呢,淮西阿姨才让我把你的手机拿上来,”唐萌随着男人的脚步往下走,顺口解释了句。

    “没事,”顾展铭浅笑了下,深邃的眸子却敛了几分。

    回到餐厅,基本都结束了,郑淮西见人下来,开口问了句,“没什么事吧,刚才的电话一直响!”

    “没事,”顾展铭摇了摇头,坐进了沙发。

    唐萌浅笑地听着两人的对话,插在袋子里的手松了开来,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大家坐了会儿,唐萌借口先离开了唐家,郑闻怡看着出去的女儿,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好在家呆着不好吗,偏要独自一个人住外面!”

    “别管他们了,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郑淮西笑着开解着,瞥了眼坐在一旁的顾展铭,“晚上我们两个就住这里了,回去也没人,我们四个老家伙作伴吧!”

    “行,反正房间每天阿姨都在打扫的,收拾一下就能住,”郑闻怡也跟着笑起来,“看他们两个都进书房了,晚上看样子也是很晚才会睡了!”

    被冷落在一边的顾展铭笑了下,从椅子上起身准备离开,“那行,既然你们晚上住这里,那我先回去了,刚才下载的资料晚上得看下!”

    “去吧去吧,一个个忙得跟什么似得!”郑淮西挥了挥手,嫌弃地像赶苍蝇似得。

    男人收拾了东西,进了唐甸龙在楼下的书房,跟两个下棋下得正酣的人说了声,离开了唐家。

    看着出去的人,郑闻怡扭头看着身边盯着电视看的郑淮西,“我说,你家那媳妇什么时候回来,有准信没啊?”

    “过段时间,展铭说跑一趟!”目光从电视屏幕上挪开,郑淮西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也管不好,随他们吧!”

    “话是这么说,”郑闻怡看着自己的姐姐,想到离开了十年的那个孩子,嘴角抿了下,“这次展铭亲自去接,再不回来,你就让他们离婚得了!”

    郑淮西扭过头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一脸震惊,“你说什么?”

    “这样拖着没什么意思,谁知道她在外面搞些什么!”郑闻怡既然把话挑开了,也就没觉得想要掩着了,“她一个单身女人出去这么多年,你不担心人家有什么别的想法了?”

    “不会的,”郑淮西一听这个话,马上摇头否决了郑闻怡的猜测,“那孩子不是这样的人!”

    “你啊,看谁都是好人!”郑闻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姐姐,“社会是个大染缸,进去了,没人能幸免的!”

    “看展铭自己的意思吧,毕竟是他自己的人生,我们管不了!”郑淮西不想多说这些没有根据的事情,何况揣测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媳妇。

    “行,你自己想开了,我也不多嘴了,”见郑淮西不想多说,郑闻怡也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我现在就想我家的这个活宝,风流快活的时候,能留个种子在外面,什么时候弄个私生子出来也好!”

    郑淮西直接喷笑出声,指着郑闻怡半天没说出话来,“你这个也能接受?”

    “为什么不能,只要是我家的种,我都宝贝!”郑闻怡无所谓地哼了声,十分苦恼地继续开口,“我现在就怕,他用的小雨伞质量太好,没漏网的!”

    “你这个妈够开明的,”郑淮西失笑地摇摇头,视线重新投向电视,看着里面的新闻。

    “不开明不行啊,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婚,抱上孙子更是不知道何年马月!”郑闻怡气闷地开口抱怨,看着身边的郑淮西,饶有兴致地问了句,“你家展铭给你弄个回来,你不喜欢?”

    郑淮西听郑闻怡这么一说,倒真的坐在那里认真想了想,随后看了眼盯着自己的人,撇了下嘴,非常认真地开口,“我家跟你家的情况不一样,展铭毕竟结婚了,婚姻不能让他这么玩,真有孩子我是不会认的,这样对不起燕子!

    “你啊!”郑闻怡听淮西这么说,也就只是摇了摇头,“不过即使你想要,你家展铭也不会给你带个回来的!你放心吧!”

    “也只是顺着你的话说说而已,”郑淮西抿唇笑了下,对于自己的儿子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我先到上面把房间收拾出来!”郑闻怡看了下时间,虽然还早,但是还是想先收拾出来为好。

    “一起吧!”郑淮西也站起身,随着跟上了楼。

    唐萌开着车子出了唐家所在的小区,寻了个隐秘的地方重新停了下来,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小区进出的车辆。

    大约只是等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顾展铭的那辆车子开了出来。

    唐萌看着车子从眼前开过去,重新启动车子跟了上去,虽然那个电话一点破绽都没有,但是第六感告诉她,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因此吃过晚饭后,自己提前走出来,守候在旁边,就是想看看,顾展铭出来后会往哪里去。

    前面的车子一直在往男人公寓的方向走,唐萌跟在后面,怕被发现,距离离得稍微远了点。

    几分钟后,顾展铭的公寓就在前面不到百米的地方,女人拧着眉,盯着车影,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了错。

    在顾展铭的车子转进小区后,唐萌按下双跳灯,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没有继续跟进去。

    扭着头,女人双手按在方向盘上,视线盯着小区的大门,拧着的眉松开来,呼了口气,浅笑了下,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重新踩下油门,唐萌在路口转了个方向往自己住的小区开去。

    进了小区的顾展铭,从车子上下来,并没有马上上楼,靠着车门,点了一根烟,吐出的白烟模糊了男人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眸子半眯着,视线往上盯着自己公寓所在的位置,上面没有亮光!

    烟蒂扔在地方踩了踩,男人移着步子往里面走,晚上那个自己没有接到的电话,顾展铭想着女人是不是又折腾出什么来!

    房门打开,客厅里的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着,而是一片漆黑,眉心蹙了下,长指摁下开关,头顶的水晶灯瞬间亮了起来。

    门在身后,被男人轻轻地带上,目光往两旁扫了下,房间被女人收拾地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双脚下意识地往卧室的方向走去,卧室的门被关上了,男人的目光落在门把上,一抹亮光在男人的眼底一闪而过,优美的唇线轻扯了下。

    手指捏着门把按了下去,顾展铭的视线随着逐渐在眼前打开的门,敛进了里面所有的黑色。

    唇角轻扯的弧度,慢慢地收了回来,房间里并没有男人期望看见的风景,只是一室的黑而已。

    顾展铭的双脚动了下,往里面走了两步,手指摁下了开关,卧室的壁灯被男人打开来。

    昏黄的灯光下,床上的人侧躺在那里,背对着门口,顾展铭的双眉不自觉地拢在了一起,这样的情况之前并没有发生过。

    想到唐萌说的话,夏琳君的电话一直在响,顾展铭觉得或许女人的身体出了问题,两条长腿往床边移动,来到了女人睡着的这一侧,弯下腰身,手掌贴上女人的额头,没感觉有什么温度,“琳君!”

    “你回来了?”女人浅笑了下,揉着自己的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夏琳君拢了拢散开的头发,“吃好饭,有点累了,就上来休息下,没想到睡了过去!”

    “你晚上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顾展铭看着女人嘴边的那抹笑,眉间的纹紧了下。

    “没什么事情!”夏琳君摇了摇头,惺忪的双眼抬起看着男人,放在被子上的手伸了出去,手指勾住男人的手,轻轻摇了下,“就是想你了而已!”

    顾展铭抬起另一只手,顺着女人垂落的长发,“没事就好!”

    窝在男人腹部的夏琳君嘴角轻扯了下,没有说话,过了会儿才继续跟男人聊着,“你现在要休息了吗?”

    “要再等一下,有份资料要看,”顾展铭在床沿坐了下来,目光搁在女人略显苍白的脸上,“怎么了?”

    “没什么,我今天感觉比较累,想休息了!”夏琳君抿唇继续笑着,身子往后靠着床头,“你去忙吧!”

    “那好,你先睡吧!”顾展铭拍了拍女人放在被子上的手,起身站在床边,目光搁在女人的身上看了会儿,才抬起脚走了出去。

    夏琳君看着男人移动的侧影,红唇抿了下,“顾总!”

    “怎么了?”走到门口的男人,回过身看着床上的女人。

    “没什么,就是帮我把灯关了吧,亮着灯睡不好!”夏琳君的目光依旧温柔似水,声音轻轻柔柔的。

    顾展铭站在走廊上,卧室的灯其实并不清明,之前每次睡前,女人总是习惯性地开着一盏灯,方能安稳地入睡。

    看着床上浅笑地看着自己的女人,眉心间的皱痕比刚才深刻了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