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 嗯,还差天花板!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唐萌看着坐在对面,随意摆一个款就能风情万种的女人,饶有兴趣地开口问着。

    “还能跑哪里,接了个活到处跟着走呗!”看着坐在老板椅上,长发挽在身后,一身职业装的女人,红唇抿了下,笑开来,“我们唐总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少来,你可没来打趣我了,”唐萌起身,从桌子后走出来,“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罗冬琼咯咯地笑开来,拿过放在沙发上的包,从里面将礼物拿出来,向女人递过去,“给你带了个小玩意,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你的眼光能差到哪里去?”唐萌接了过去,盒子里装的是一条复古银色项链,坠子是条鱼尾,看到东西,女人抿唇笑了下,“做得真是精致!”

    “你喜欢就好,就怕你看不上!”罗莹云见唐萌直接将链子拿了出来,从椅子上站起来,接到手里,绕到女人的身后,帮她戴在脖子上。

    “看上去还不错!”回到唐萌的面前,认真地看了看,罗莹云点点头,“跟你的肤色很配,不过你皮肤白皙,其实戴什么都会很漂亮!”

    “莹云姐,就你会说话!”唐萌的视线在自己的胸前看了眼,坠子刚好落进沟里,效果还不错。

    “我说得可都是实话,”罗莹云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在唐萌的办公室里扫了一圈,“你这里的设计倒挺别致的,加装修花了不少的钱吧!”

    “还好,其实这里的设计很多都是我自己的理念!”唐萌见罗莹云一副盛赞的模样,十分不好意思的开口,“你也觉得不错吗?”

    “不得了,没想到我们唐大小姐还是大才女!”罗莹云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你家里人对这里应该非常赞赏吧!”

    “他们还没看到,我是想等正式开业的时候,请他们过来看的,希望能给他们点惊喜!”唐萌捂着嘴轻笑了下,“不过,展铭哥那天上来看过,他也觉得非常不错。”

    听唐萌提起顾展铭,罗莹云的脸僵了下,转身看着窗台旁的一盆绿萝,手指在绿叶上轻抚,“是吗,能得到顾总的肯定,那就是非常不错了!”

    “我也没想到他会过来,”唐萌见罗英云摆弄着绿萝,脚步也移了过去,双手搭在窗台上,“那天我跑外面去了,根本不知道他会来!”

    罗莹云本是放在绿萝上的视线微微挪了下,看着身边的唐萌,见她双眸闪着光,一脸幸福地看着窗外,女人的眼微闪了下。

    “你哥哥还没回来吗?”罗莹云状似随意地提起唐屹弘,侧着身,手指搭在窗台上,看着唐萌,“前几天在外面,看见帝云召开的记者会,才知道唐总带队到外面考察去了!”

    唐萌嗯了声,对于自己那个经常出差的哥哥并没有多少感触,“应该快回来了,你也知道对于工作上的事情,我了解的不多,那次展铭哥召开的记者会我也是从媒体上知道的!”

    “是呢,我也一样,对于家里的事情,我也不怎么知道,”罗莹云听唐萌这么一说,也是跟着笑开来,没有继续追问唐屹弘的事情。

    “我跟你说个事情!”唐萌忽然往罗莹云的身边靠近了些许,特意压低了声音跟她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谁都不可以!”

    “什么事?”罗莹云见唐萌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也跟着弯了下腰,就着唐萌的身高,轻声询问。

    “前几天,我到展铭哥那里,在楼下看见一个人,”顿了下,唐萌抬着头,略为为难的看了眼罗莹云,见她一副着急的样子,红唇抿了下,“就是那次楚妍姐订婚的宴席上,跟郭世扬一起出现的女人。”

    “哦,怎么了?”罗莹云还以为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一听是关于那个姓夏的女人,兴致缺缺地扭过头继续抚弄着眼前的那盆绿植。

    “你难道不明白吗?”唐萌一见罗莹云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想明白,“那样高档的小区,是那样的女人能住的吗?”

    精致的眉拧了下,罗莹云盯着唐萌,“你,什么意思?”

    “你还想不明白吗?”唐萌撇了撇嘴,满脸无奈,“那个小区一平方要几十万,我不相信你不了解那女人家里的情况,她家能买的起吗?”

    “你的意思是她找个有钱人?”罗莹云来了点兴致,脑子中是罗冬琼收集的一些关于夏琳君的家庭资料,“只是,你特意跟我说这个事情,什么意思?”

    “傻姐姐,你还不明白,她找的那个有钱人就是你家的郭世扬啊!”唐萌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女人,无奈的直接把答案说了出来。

    “你说世扬……”罗莹云真的是震惊了,红唇微微张开,就这么看着唐萌,“他刚跟徐华英订婚呢!”

    “订婚又不是结婚,你没看到很多结婚了还在外面养女人的,”唐萌转过身靠在窗台上,看着电脑上不停变化着的屏保,语气里很是无奈,“我们这个圈子,听也听过不少啊!”

    “是这个理,但是……你能确定吗?”罗莹云不是多喜欢自己的那个弟弟,但是总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不过随即想到某种可能,嘴角扯了下,一抹淡笑一闪而过,剩下的依旧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和担心。

    “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唐萌想了想,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罗莹云深深地看了眼唐萌,对她真诚地说了声谢谢,“不过,这个事情你千万别告诉别人了,毕竟世扬才跟徐华英订婚,我怕这个事情出来,到时候事情不可收拾。”

    “你看我是那种没轻没重的人吗?”唐萌嘟着嘴不高兴地扫了眼罗莹云,随即笑开来,“放心吧,我也就跟你说下,让你注意点,毕竟他是你弟弟嘛!”

    “行,知道你对我好!”罗莹云笑了下,视线看着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包,双眼眯了下,“那我先过去,这个事情我得想想怎么处理才合适!”

    唐萌嗯了声,跟着罗莹云的脚步往外面移,“你也别担心,大不了给笔钱打发了就是,做这种事情的女人,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其实很好打发的。”

    “知道了,我会处理的。”罗莹云跟身后的女人挥了挥手直接出了唐萌的工作室,看着面前人潮涌动的街道,嘴角的笑意浓了几分,没想到这次出来有这种收获,倒不浪费自己那送出去的东西。

    嗤笑了声,回身有看了眼身后的工作室,从包里拿出副墨镜戴上,扭着胯进了那辆豪车,滑进车流离开。

    夏琳君趁着出去采购的机会,从老叶那里得到了那种药,听他的意思,这种药,量不需要太多就能达到完美的效果。

    对于这个所谓的量不需要太多,夏琳君表示自己没办法估量,看着手里装在一个密封袋里的小包白色粉末,女人拧着眉,不知道怎么估算。

    后来夏琳君特意上网查了查,根本没这方面的任何信息,苦恼地揉了揉额头,看着面前的东西,女人为难地托着腮帮子苦思冥想。

    鬼使神差地,手指点了点粉末在自己的手里,看了眼,舌尖又在手指上舔了下,卷进嘴巴里砸吧了下,没什么味道,然后女人又点了下放进嘴巴里。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

    顾展铭正忙得不可开交,几个确定的人选已经在外面候着,等着他亲自面谈,做最后的决定。

    办公桌上的机子被调至成了静音模式,男人半旋着椅子,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面色清冷地询问着各种问题,不动神色地在心里打着分。

    对面的人在回答完最后的问题,起身离开时,指了指男人身后放着的机子,“顾总,你手机的屏幕一直亮着,应该是有人急着找你!”

    顾展铭旋过椅子,长指从桌子上拿手机子,瞥了眼上面不断闪烁的名字,眉皱了下,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才下午三点不到。

    “让外面的人先等一下,”男人挥了挥手让人先离开,起身走到窗前,接通了电话,“什么事?”

    听着男人淡漠的声音,夏琳君觉得自己真的在找死的路上越走越远,没想到那个药的效果这么好,也就那么点的量,自己冲了半个小时的冷水澡还是没压过去。

    察觉到体内不断翻涌上来的热气,女人没办法最终拨通了顾展铭的电话,“你快点回来,要不我真的要找筷子了!”

    电话那端女人的声音急切中带着低吟,顾展铭听着这声音,身子不自觉地一紧,“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快点回来再说,”夏琳君整个身子浸泡在冷水里,整个浴缸的冷水对于她一点效果都没有,浴缸里水的温度仿佛在不断的上升着,拍着水的手下意识地往下摸去,红唇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吟声。

    “shit!”男人挂掉电话,忍不住暴了句粗口,捏着机子,快速地往门口跑去,看着依然等候在外面的人,“今天先到这里,明天继续!”

    话音落下,人影已经在百米开外的地方,留下十几个等候已久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了?”王君忆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准备找顾展铭确认,看着已经闭合的电梯门,问着身边同样一头雾水的关阳。

    关阳抬了下他的那副眼镜,摇了摇头,“不清楚,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跑出去了!”

    “那今天先这样,你们明天再上来吧!”王君忆见关阳也不知道个因为所以,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可以先下去。

    一群人也无法,面谈的人都走了,再留在这里没有意义,何况大家手里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也就跟着下楼了。

    车子开到飙起的男人,打开门没有看见夏琳君,双脚快速地移动,往卧室里看了眼依然没人,男人双手插在腰上,瞥了眼紧闭的浴室,里面隐约有嘤嘤的声音传出。

    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拧开浴室的门,就见夏琳君整个人泡在浴缸里,脸如彩霞,贝齿紧紧咬住红唇,双手胡乱地往自己身上拨着冷水,湿透的长发紧贴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水润的眸子里是一片迷蒙无助。

    “你这是又折腾什么了?”顾展铭迈着步子走进,垂下视线扫过女人完美的身体弧度,腰身下弯,双手直接卡住女人的身体,将她从冷水中抱了出来。

    夏琳君的双手直接搂上男人的脖子,红唇急切地寻找他的薄唇,身子紧紧地贴上来,“快点,好难受!”

    男人深邃的瞳孔一暗,看着女人此刻的模样,心里划过一丝了然,按下想揍人的欲望,快速地从架子上拿过浴巾将怀里的人随意地擦了下,直接将她压在了浴室的墙壁上,手指抚上女人在身上作乱的双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精壮的身体抵着已然准备好的柔体上。

    夏琳君似是被折磨地失了耐性,原本放在男人肩膀上的手沿着手心下强健的躯体一路往下,红唇不断摩擦着男人,不断地催促着男人快点。

    男人的手指在女人的路口探了探,察觉到不会伤到,也就随了她的意,直接进入。

    一声喟叹从两人的嘴里吐出,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从浴室一路到卧室,从床上到墙壁上,所有合适的适合的地方,夏琳君觉得自己都被男人摆弄过了,看着头顶,嗯,就差天花板了。

    手指捏着酸胀的后腰,女人在昏睡了整整一个晚上后,在第二天的中午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薄被中,心安了安,还好没死在浴室里。

    压着胸口的被子,爬了起来,发现下面火辣辣地疼,双脚根本不能合拢,夏琳君此刻才深刻体会到老叶的那一点所谓的药量到底是多少,但是这个验证的过程实在是太凶狠了点,自己都差点残死在顾展铭的身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