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死男人的“饭量”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汪楚妍移开了目光,手里的筷子也一同被放了下来,桌子下的双脚动了动,想起身离开。

    “行,等一下我先回去,你晚上好好休息!”就在女人准备移动身子离开椅子时,莫源生开了口。

    女人嗯了声,低垂着视线,双手放在腿上,不安地绞着。

    “好了,我过去跟爸妈打个招呼,”莫源生拉开椅子,看着依然低头不语的女人,眉头皱了下,绕过桌子,来到汪楚妍的身边,目光往后瞥了眼,男人弯下腰身,手指捏着女人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捏在女人肩膀上的手控制着想要逃离的身体,唇轻点了下她的红唇,随即离开,“一起过去吧!”

    见男人只是轻碰了下自己而已,汪楚妍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从椅子上起身,跟着男人的步子往里面走。

    莫源生回过身,手指直接扣住女人垂在身侧的手,牵着她并肩移动脚步。

    女人的目光落在交握在一起的手上,眉间轻拧了下,却也没有挣脱,顺着男人的意被他拉着。

    汪申弘夫妻还没有休息,此刻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两人并肩走进来,吴秋贞跟汪申弘对视了眼,抿唇笑开来,“饭吃好了吧?”

    “吃好了,我晚上要先回去!”莫源生侧过头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回过目光十分抱歉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刚才助理来电话,明天有份资料要用到,今天晚上他要赶出来,那份资料被我带回家里了,需要我回去取!”

    “这样啊,那路上注意安全!”吴秋贞瞥了眼站在男人身边,低垂着眼的汪楚妍,又看了下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还以为她舍不得莫源生离开,无奈地笑了下,“楚妍送送源生吧,我们两个就不出去了!”

    “哦,好!”抬起眼看着依然坐在沙发上,笑看着自己的父母,汪楚妍点点头,随着男人的脚步往外走。

    “那爸妈,我先过去了!”男人跟两人打了声招呼,捏着女人的手往外走。

    门口,莫源生强行将女人摁进怀里,在她口中搜索了一番后,捏着她的下巴,热气喷在女人的眉目之间,“下午吃地不够尽兴,本来想晚上继续,没想到你不给我机会,那只有下次了!”

    被男人控制在怀里的汪楚妍怒瞪着男人,双手努力推开他的控制,目光往旁边看了看,“你再这样,我真……”

    “你真怎么样?”男人接过了女人没说完的话,捏着她下巴的手指玩味地摩擦着湿润的红唇。

    “不想怎么样,你快走吧!”女人的身子往后靠了靠,从男人的手指间移开了下巴。

    “希望时间不要太长,”莫源生放开了对于女人的控制,身子往一边移了下,从阴影里走了出去,“你进去吧,我走了。”

    汪楚妍看着男人走向候在门口的车子,脚跟一转,直接进了房子,顺手将门给直接关上了。

    坐进车子的男人往外扫了眼,见女人快步进了房子,大门直接关上,无谓地笑了下,对着前面的男人开口,“开车吧!”

    莫源生的车子往郊外开去,车子上的男人紧闭着眼睛休息,一个颠簸,男人睁开了双眼,看着后视镜,盯着里面开车的男人,“小吴,在我身边多长时间了?”

    “快半年了!”男人的的目光直视着夜里的路况,余光瞥了下后视镜。

    男人嗯了声,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移到前面的后脑勺上,盯着看了会儿,状似随意地问着,“李清的味道怎么样?”

    吴剑松捏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猛然间用力,脚下的油门却依然控制地恰好,车子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卡顿,“莫总,那天只是跟李律师开玩笑而已!”

    莫源生靠着车椅,失笑地摇了摇头,目光移向窗外“有兴趣就直接拿去玩吧,没兴趣的话,下次我就直接送给别人了!”

    吴剑松双手熟练地控制着方向盘,脚下加了点力,车子加速往外开去,听男人随意的口气,余光往上看了眼镜子,见后座的莫源生重新闭上了眼睛,男人的瞳孔缩了几分,脸上浮现几分献媚的笑,“那我就谢谢莫总的赏赐了!”

    莫源生嗯了声,嘴里念了串地址出来,从口袋里摸出了把钥匙扔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晚上去找她吧!以后跟着我好好干!”

    “好的!”吴剑松低头应下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看好吧!”

    车子穿梭在夜色里,直接爬上了一个绿荫掩盖下的小山坡,男人在门口下了车,对着驾驶室里的吴剑松说了句,“明天早上八点来接我!”

    “好的,我一定准时到!”吴剑松见男人打开了大门往里走去,目光在面前的豪华别墅上打量了下,打了个方向盘在大门口调了个方向,直接从山坡上下来,心里默念了刚才莫源生给的地址,摸着下巴,嘴角扯了下,“没想到,还真能喝上那口水!”

    豪华的轿车如利剑般飞驰而过,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从杭城回来后,顾展铭的工作量也日益曾大,这一个星期,他回公寓的次数明显减少了,有时候即使回来,更多的时间,呆在他的书房里忙碌着。

    夏琳君已经跟老叶联系过,让他帮忙准备的药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目光往书房的方向瞥了眼,女人脸上有丝为难。

    在杭城时,金含岚下的药,那效果自己是切身领教过,脑子里想着秋子能不能受得住男人的开垦。

    手指在额头上抓了抓,夏琳君窝在沙发里,闭着眼叹了口气,总怕会出事情。

    “怎么还不去睡!”男人从里面出来,看着窝在沙发里唉声叹气的女人,拧着眉问着。

    “你不是还没睡吗?”女人抬头看着男人,脸上的线条往两边舒展,给了男人一个温和的笑容,心里却在吐槽自己,刚才想事情想得太专注了,连人站在身边都没察觉到,“没你,我睡不着!”

    “哦?最近嘴巴是越来越甜了,这是吃什么了?”顾展铭坐进沙发,将女人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双手捏着女人柔软的细腰。

    “你的口水吃多了呗,”女人的身子直接一歪,窝进了男人的胸口,听男人这么一说,顺口接了下来。

    男人爽朗的笑声从薄唇里传出,垂下视线看着女人,“没想到还有这功能!”

    耳朵下是男人胸口传出的低沉颤音,震地女人脑子发晕,听着男人的打趣,小脸红了红,小手攀上顾展铭的肩膀,“你这是忙完了?”

    “还没,你先去睡吧!”男人的双手轻抚在女人的背上,感受着掌心下那温热的肌肤。

    “那你什么时候能空闲下来呢?”女人的手指交叉在男人的脖子后面,把玩着男人的头发。

    “全部忙完还要一个星期!”顾展铭盯着女人的视线里有着几分思量,“怎么?有事情?”

    “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女人的身子动了动,直接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就是上次跟你提的,给你惊喜的事,总要等你空了才能给啊!”

    “看样子这个惊喜应该非常大了?”男人饶有兴致地盯着女人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放心吧,”女人非常有信心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既然不想睡,先陪你运动一下吧!”男人挑了下眉,笑了下,就着女人此时的姿势,直接捧起她轻盈的身体,转进了卧室。

    “你不是还要工作?”女人的双腿架在男人的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歪着头问着。

    “这不是你想了吗?”顾展铭瞥了眼架在身上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坏笑。

    “到底是谁想要的!”女人梗着脖子,瞪着面前的人,小脸红了红。

    “嗯,我想要!”男人捏了捏掌中软肉,将女人抵在墙壁上,“满意了?”

    贝齿咬着下唇,夏琳君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脸,视线不好意思地往一边挪。

    “把衣服脱了!嗯?”男人低下头压进女人的耳垂,低沉地嗓音落下,诱哄着怀里的人。

    卧室的灯没有开,窗外的月光撒进来,笼在两人的身上,夏琳君抬起眼帘,目光锁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手指爬上他饱满的额头,浓郁的眉,顺着高挺的鼻梁,停在男人线条优美的薄唇上,“好!”

    男人直起腰身,双手依然捧着女人,将她掌控在自己的怀中,视线落在夏琳君慢慢解着扣子的手指上,屋内稀疏不明的光落在女人逐渐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影影绰绰,分外引人遐思。

    夏琳君在男人的注视下,解开了身后的暗扣,将最后的那件小衣脱下,手指一丢落在了脚边,女人的双手重新攀上男人的脖子,从他的怀中直起上半身,“满意吗?”

    “当然,”顾展铭视线中的温度逐渐在加深,将女人的身子放进身后的床,手指解开腰上的皮带,面前的女人屈着双腿,身子后仰陷进白色的被褥中,抿着红唇,凤眸挑着一股风情看着宽衣解带的男人。

    地毯上撒满男人女人的衣服,它们交错的叠在一起,墙壁上浅薄的影子,上下起伏着,女人轻细的低吟声悉数被卷进男人的薄唇中,流淌进那沸腾的热血里,再悉数回到女人的身体里。

    一场运动后,女人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梦乡,男人则重新套上衣服,走进了书房。

    唐萌从工作室出来,驾驶着车子,视线从手腕上瞥过,看着时间尚早,心里盘算了下,打着方向盘往顾展铭公寓所在的方向开去。

    车子直接驶进了小区,停在了男人的车位上,目光扫过四周,发现并没有男人的车子,心里不免地有些失望,已经有几天没有看见顾展铭了,淮西阿姨说他最近很忙。

    趴在方向盘上,视线往上,盯着男人公寓的所在位置看了良久,余光里一个身影从车旁走过,唐萌的视线直接搁在那个人影上。

    眉不可见地皱了下,唐萌总觉得这个身影在哪里见过,一时却想不起来。

    夏琳君总觉得有人看着自己,回身往后看了眼,却没发现有什么人,撇了下嘴,最近总觉得有人要害朕一样的感觉到底是犯了什么病!

    提着刚从超市采购来的东西进了电梯,视线落在那张超市明细上,心里默默地算着账。

    看着明细上那一串吃的,嘴角抽了抽,那天半夜肚子饿起来找吃的,发现能吃的都被干光了的时候,女人是真抓狂,将男人直接从床上挖起来,半夜开车去买东西。

    当时那男人怎么说来着,女人细细地想了下,顾展铭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数落着,“这么多钱放你那里是准备开银行啊,家里也不多放点东西!”

    “这是怪我喽,你晚上不要这么用力,我体能能消耗这么大吗?”夏琳君有气无力地白了眼男人,直接怼了回去,“你还啰嗦,你没看见我冒虚汗了?”

    男人也是被折腾地无话了,半夜开车出去买了些吃的,“幸亏有夜市,要不你晚上饿死算了。”

    夏琳君狼吞虎咽地将男人买来的吃了个精光,结果没控制量又撑到了,在客厅里绕了大半个小时才下去。

    “还是少了点,明天再去提点回来,死男人的“饭量”这么大,我不多吃点,真会死他身下的!”女人默默地在心里将顾展铭骂了一顿,方觉得解气了点。

    车子里的唐萌在夏琳君回身看过来时,脑子中忽然闪现了几个画面,想了起来。

    怪不得自己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熟悉,医院电梯里,还有就是印象里跟郭家刚回到衢城的少爷郭世扬站在一起的女人,以及汪莫两家订婚宴上跟郭世扬共舞的女人,应该就是刚进去的女人无疑了。

    唐萌的目光又往上看了看,没想到这个女人住在这里,而且是跟展铭哥同一幢楼的。

    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看刚才女人的穿着,举止谈吐,已不负最初给自己的印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