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关于筷子的问题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擦着头上的湿发,听到女人恨恨的口吻,手上的动作顿了下,目光往床上瞥过,对于神智已经不清楚的人,男人收回目光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不予以计较。

    夏琳君勉强睁开眼,最后看了下男人站在窗前的模糊身影,随即进入了梦想。

    躺进被窝的男人,将女人拢进怀里,看着面前宁静的容颜,骨节修长的长指捏着女人纤细的手把玩着。

    晦暗的眸子微敛,身子动了动,摁了床头的灯,顾展铭侧着身,捏着女人的手,渐渐地进入了梦中。

    酒店的早上都是格外的宁静,两人相拥着睡了个安稳的觉,扭头看着依然在入睡的男人,夏琳君从他的怀里退开了几分。

    房间的光线依然暗沉,昏黄的灯光隐约撒在男人的侧脸上,侧着身,女人手指移动,交叉进男人放在枕头上的手指间。

    “醒了?”几乎是女人的手指落入男人掌中的瞬间,即被他包裹在其中,顾展铭深邃的眼依旧紧闭着。

    女人嗯了声,目光滑过男人握着的手,手指动了动,“好起来了,应该不早了!”

    “今天的安排不紧凑,时间上没这么紧张,”男人睁开惺忪的眸子,正对着夏琳君,“昨晚睡得好吗?”

    女人的目光落在男人眉眼间,刚醒来的男人不同于白天的自律干练,有股慵懒的味道,听到男人的询问,下意识的回道,“挺好的!”

    “既然这样,我们谈谈,”顾展铭松了女人的手指,长臂探出,将人带被一起卷了过来,压制在身下。

    “谈什么?”夏琳君被男人一早的阵仗吓到了,撑在男人胸口的手用了十二分的力,想将他从身上掀开。

    男人长臂一伸,将女人的双手直接扣在了头顶,另一只手往下抬起女人的下巴,眉角染着点笑意,“为什么情绪低落?”

    夏琳君扭着手想从男人的掌心中脱离开来,顾展铭的问题让她的动作停了下来,焦急的眸中闪过困惑,“我没情绪低落啊!”

    “昨天下午,”男人的目光落进女人疑惑的水眸里,好心地给了点提示。

    女人愣了下,关于自己问的问题,关于男人的回答,一股脑的重新闪现在女人的面前,眸子闪了下,夏琳君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脸,小脸非常有骨气地梗在了那里,“谁说我情绪低落啊,我那是累了!”

    男人赞同的点了点头,俊雅的脸又往下压了几分,“为何我说了那话之后,你走路都带风了呢?”

    嘴角抽了抽,女人努力忽视男人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热气,小脸往外侧了下,“你不是说时间紧嘛,我加快动作就是飘了吗?”

    见女人不松口,男人松开了勾着女人下巴的手指,轻抬了下身子,直接将隔在两人之间的薄被抽离,带着威胁的口吻,“想清楚再说!”

    男人滚烫的身体直接熨帖在女人的身上,昨晚洗过澡后身上直接套了件睡裙,之前的挣扎,裙摆已卷到了腰间,两条长腿此刻已被男人压制在他的双腿间不得动弹。

    看着这阵仗,夏琳君知道不给男人一个答案,今天的自己肯定又得被压一压。

    “这好比自己用的筷子,被人拿去沾了口水,然后又拿过来扒拉着吃饭,你难道不恶心吗?”夏琳君无法,只能打了个比方回答着男人,不过这个比方打的……能让人默个半天。

    “筷子?”男人的脸直接黑沉了下来,落在女人身上的视线隐忍着暴躁,房间的气压直接从春暖花开转到寒冬腊月。

    “筷子,怎,怎么了?”见男人异常难看的脸色,夏琳君跟着重复了从男人齿缝间磨出的两字,短路的脑子仿佛被劈开般反应过来,“不是,我没说你的像筷子!”

    话落,女人直接想给自己来一巴掌,见男人越发黑沉的脸,夏琳君真心表示来道闪电劈了自己的好。

    “亲爱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筷子这玩意真心不能跟你比,”夏琳君为了自己不死得太难看,四肢直接缠上男人的身体,僵硬的嘴角开始往外蹦跶各种词汇,想将男人拉下的脸往上提提,以免过低的气压冻伤自己。

    “……”顾展铭直接无视了女人的说辞,顶着一张包公脸,双手齐动,开始在女人身上寻找信心。

    “你能不能关注我那句话的重点,”见男人来真格的,夏琳君哭丧着脸,双手紧扒着男人的脖子,将他拉进自己,不让他再动弹,“你重点搞错乱,我的意思是我恶心,你明白吗?”

    “明白,所以我打算到你的水里洗洗干净,免得让你继续恶心!”男人恶狠狠地抵着女人的耳蜗开口。

    “可是我现在不恶心啊!”夏琳君感受到抵在路口的强大,不安地动了动身子。

    “宝贝,为了给你加强印象,我等一下会多洗几次,认真的好好的洗,”男人直接无视了女人的拒绝,双手下移,直接握在了女人的双腿上,话锋一转,直接问着女人,“一字马练得怎么样了?”

    “还差点,”嘴巴总比脑子快一拍的女人,在脑子反应过来之前,嘴巴非常实诚的将真实的答案告诉了男人。

    “那先凑合着用用,”顾展铭的眉拧了下,显然对于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被子下的双手将女人的双脚往两边慢慢地撑开。

    女人看疯子一样地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感受着双脚被慢慢地打开,腿间的筋被男人一点点的撑开,直到女人拍着男人的肩膀大叫着疼,男人才松了手往回收了几分。

    低头瞥了眼被打开的弧度,男人尚且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上课的效果还是挺明显的!”

    “顾总,难道我今天又得在床上呆一天吗?”夏琳君感受着男人的蓄势待发,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对于女人的问题,男人眼风扫了下,直接予以无视。

    顾展铭就着女人的姿势,身体下压,瞥了眼撑在自己胸口的小手,如墨的深瞳敛进女人逐渐加深的起伏,声线低醇,“宝贝,把自己的扣子解开!”

    “宝贝,你这样,我会被玩坏的!”夏琳君感受着男人的逼进,双眉拧在那里,手指依旧在男人的胸口游移着,并未如男人所愿地解开衣领。

    “你这样,会让人更想拆分了你的!”女人娇柔的声音绕进耳道,滴打在耳膜上,震得男人全身的血液飞腾,身体僵硬如铁。

    女人的长睫如蝶翼不安的颤动着,抬起的眼帘里是男人膨胀有力的胸膛,滚动的喉结,紧绷的侧脸,滚动着岩浆的深色瞳孔。

    夏琳君知道自己这一天又得交代在这张大床上,颇为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纤细的手指移动在男人蝤蛴的肌肉上,滑过宽厚的肩,沿着撑在两侧的长臂,落到了自己的领口,凤眸轻眨,红唇轻抿,声音魅惑,“那,你可看好了!”

    男人翻滚着浓墨的眸子落在女人纤指在,随着扣子被一一解开,身下亦配合着女人的速度逐步挺进,当鸡蛋剥了壳,男人亦如愿以偿地洗起了筷子。

    女人担心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发生,她也只是在床上呆了半天而已,吃过午饭,一行人直接转移到了湖上。

    今天杭城的温度不高,清清凉凉的,没有前几天那种闷热的感觉,大家都觉得运气不错,彼此兴致都很高。

    关震雇下的这条仿古的龙船画舫,颇有古风民情。船体首尾龙凤造型,上下双层楼阁,雕檐画栋,碧栏轩窗,制作精良。

    夏琳君随着王君忆的步子将游船上下走了一圈,见三个男人坐在茶几旁,却没有跟着走过去,而是走到了船尾,凭栏而坐,看着湖面的潋滟风光。

    凉风习习,温度适宜,女人歪着身子依在船栏,瞌睡就上来了。

    王君忆回身看了眼依栏而靠的女人,起身走了过去,弯下腰身看了眼已然入睡的人,眉微不可见地动了下,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走到顾展铭身边,“顾总,夏小姐睡了!”

    正跟关阳低头说着话的男人,眼睑抬起,看了眼王君忆,目光移动看向船尾,见女人窝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指扣了下额头,无奈地起了身。

    面前的人侧着身,双脚放在椅子上,双手环膝,小脸依着栏,长发逶迤在肩头,小嘴儿发出呼呼的打呼声。

    男人摸了下鼻子,闷笑出声,腰腹下压,长臂直接将女人的身子卷进了怀里,抱着她上了上面的楼阁。

    关震往楼梯上瞥了眼,嘴角抽了抽,跟关阳对视了眼,随即将目光看向窗外。

    王君忆喝了口花茶,听着男人上楼的脚步声,舔了舔红唇,颇有点自言自语地念叨,“看样子夏小姐的健身强度得提升,否则根本跟不上顾总的脚步,总不能每天在床上过吧!”

    关阳镜片后的眼睛瞥了过去,点点头,表示赞同,“你可以向顾总提下建议!”

    王君忆白了眼关阳,“为什么你不提?”

    “这个事情本来就在你的职责范围内,跟我什么关系?”关阳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茶,“昨天下午我还看见顾总抱着夏小姐回来!”

    坐在对面的关震在两人之间扫了眼,“你们两个一个是顾总的特助,一个是帝云的首席女秘书,勾搭在一起说这些合适吗?”

    “我们在说工作,有什么不合适的?”王君忆横了眼关震,对于他的装模作样非常不以为然,“你就装吧,我就不相信你一点都不好奇!”

    “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好奇什么?”关震挑了下眉,嘴角勾着一抹浅笑,“我们顾总可真会玩!”

    关阳刚喝进嘴的茶直接被喷了出来,拳头抵着唇咳嗽了几声,“你就找死吧!”

    “你们不是好奇嘛,我无偿提供信息,咋还是我的错?”关震郁闷了,瞥了眼在一边看好戏的王君忆,非常善意的提了句“你还是帮夏小姐报些加强体能训练的课程吧,我觉得顾总肯定会给你发红包的!”

    “我想想,”王君忆捏着手里的杯子,觉得关震的提议有点道理,脑子中罗列了夏琳君最近在上的所有课程,在上面划了划,直接将自己认为三四个不重要的课程给取消了,“我给你份名单,你这两天联系下名单上的俱乐部,让他们换个地方!”

    “这样断人家财路好吗?”关阳不是很赞同这种做法,“还一下几家的处理,你都不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给他们补偿啊,”王君忆必以为然的开口,“这几家的规模其实都已经到了扩充的时候,应该是资金的问题,他们都没有动手,据我了解的,其中两家已经开始着手找新的地址了,这时候你找上他们,人家绝对把你当大爷!”

    “行吧,既然你已经了解过了,我就出面解决一下,”关阳转着手里的杯子,落在杯沿的视线顿了下,“不过,这样大张旗鼓的,我怕以后会有麻烦!”

    “你是说……?”王君忆显然也想到了某些事,顾太太总会回来,现在事情不做得隐秘些,以后总会被翻出来,“不过,你看顾总把他的副卡都直接给了夏小姐,你们不觉得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吗?”

    两个男人各自沉默着没有说话,顾展铭对夏琳君的态度,身边的几人都看得比较清楚,只不过,这种宠爱到底能不能跟那一纸婚书相提并论,大家都没底。

    何况还有南宫家在那边看着,多少有点悬!

    “看看外面多少玩的男人,最后不都是回归到家庭,”关阳手指扶了下眼镜,视线放在窗外,湖面波光闪闪,周围穿梭着摇曳的小舟,远处更有船娘轻唱着小曲,“到时候顾总后院起火,对帝云将是致命的危机!”

    “何必操心这些,看夏小姐也是聪明人,人家未必没想明白这些,你那天不是也说人家聪明吗?”关震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