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奴家腰还是好酸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呵呵地傻笑了下,女人原本远离的身子,重新贴了上来,手指捻起依旧呆在男人掌心中的头发丝,直接对着它吹了口气,嗔怪道,“你也真是的,这么根不知道哪里来的头发,还这么宝贝的放在手里,都不拍脏了手!”

    顾展铭呵笑了下,手指卡在女人的腰上,将她摁向自己,手指挑开女人的衣领,游移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这次回去,让王秘书带你到医院检查下,身体合适的话,种子可以入地了,这个季节种下去,明年三四月收货,天气也刚合适!”

    夏琳君本是放在男人胸口的手指下意识地一捏,嘴角的弧度同时僵了下,反应过来后,女人的身子继续往男人的身上贴,“不是说好让我把身体调理好的嘛,怎么又着急了?”

    女人的反应,男人看在眼里,手指从女人的锁骨上撤离开来,眼帘轻抬,目光放向远处,深瞳里的黑越发深沉,握在女人腰肢上的手,拇指在她柔软的肚子上上下滑动着,“听一下专家的意见吧!”

    水眸落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唇瓣咬了咬,眉眼间有丝挣扎,捏着男人衣服的手指紧了紧,“顾总,我们的合作应该属于愉快型的,对不?”

    男人的眸子重新落在女人的脸上,嗯了声,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那么,我这里有个疑问,你能帮忙解答吗?”夏琳君的目光紧紧锁着男人淡漠的脸,血液奔腾的速度开始加快,女人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忌惮,怕他撕碎金小姐一样撕碎自己。

    顾展铭的视线卷着女人的小脸,浓密的长睫微微下压,隐了深眸中大部分的情绪,紧抿的唇线轻扯,“你想问什么?”

    “你为什么不让你妻子,南宫成燕来生这个孩子?”暗吸了口气,夏琳君的双脚挪动了下,不安的眸子紧紧攥着男人。

    顾展铭修长的身影依旧靠在门上,扣着女人的手指在她的肚子上拨动着,女人的问题并没有让男人有任何变化,起码,夏琳君并没有在男人的脸上看到波纹。

    “这就是你想要知道的?”顾展铭并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手指挑起夏琳君细巧的下巴,视线专注在她水润的红唇上,口气凉薄,“不过……这些并不关你的事!”

    紧锁着男人的眸子缩了下,女人本是微笑的唇清浅了几分,紧在手指间的布料被松了开来,垂下视线落在已有皱痕的衣料上,夏琳君点点头,手指将那点皱痕抚开,落下的几分笑意,在女人重新抬起头的时候,又加进了几分,“是,你看,奴家又忘记本分了,真该打呢!”

    说完呵呵笑开来,刚才的那点旖旎,被女人直接格式化化为了泡影,贴在男人胸口的双手轻轻地推了下,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里都收拾好了,我们也下去吧!”

    顾展铭看着女人嘴角的笑,眉拧了下,见女人的身子从自己的怀里退开来,却也没有再次将她拉回,直起身,视线同样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既然都已经收拾好,那我们走吧!”

    女人嗯了声,撤离开的双脚顺势往外走去,手指绕过颈子,将披散下来的头发拨到了一边。

    顾展铭的步子随即跟了上来,长指抚上女人垂落在身侧的手臂,往下直接扣住她的小手,捏在了掌心中。

    低头看了眼被男人捏住的手,手指下意识地往外抽了下,不过,随即松了开来,任由男人捏着,眉眼弯弯地对着顾展铭轻笑,另一条胳膊直接绕了上来,将男人的手臂抱在了怀中,整个身子差不过的挂在了男人的臂弯里,“顾总,人家还累呢!”

    男人停下了移动的步子,目光搁在女人的脸上看了会儿,见她一脸眉眼弯弯地窝在自己的臂腕里,“抱你?”

    嗯嗯嗯,女人一连三个嗯字,告诉顾展铭她想要他抱着下去。

    将手里的机子交到了女人的手里,顾展铭腰身一弯直接将夏琳君横抱了起来,脚步轻快地往外走去。

    女人的手依旧绕在男人的颈子上,头轻靠在他的颈窝上,“还是我家顾总知道心疼人,么一个呗!”

    说完直接在男人的脸侧落下一个香吻,接着咯咯地笑了下,“让我闭下眼,腰还是好酸!”

    夏琳君说完直接闭上了眼睛,头窝在男人的肩膀上,垂下的长发掩住了女人精致的小脸。

    站在电梯里的男人,看着镜子中被自己横抱在怀中闭上眼的女人,清越的眉紧锁着,深邃的眸落在女人的身上。

    窝在男人怀里的夏琳君只是闭着眼并没有睡意,顾展铭的视线烤在自己的身上,也并非没有感觉,只是或许矫情了,心情低落的女人,动了动身子,寻了个合适的位置继续闭眼休息。

    酒店大厅已恢复宁静,清早那场声势浩大的动静像是没有发生过,顾展铭从电梯里出来,直接穿过大厅,抱着夏琳君进了停在门口的房车。

    车门拉上,隔绝了外界一切的窥视。

    酒店侧楼,三楼的位置,酒店老板看着慢慢驶离汇入车流的超长房车,紧在胸口的浊气呼了出去,“总算走了!”

    在酒店的侧面,花坛后,金含岚站在那里,双眼失神地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从顶层下来,穿过大厅,当时里面依然聚集着部分的人群不肯离开,那些粘在自己身上的眼睛仿佛吸血的蚂蟥,令她心惊胆战。

    在大家群起围上来的瞬间,依然站在大厅里掌控局面的钱厅长开口解了自己被人围攻的困局。

    金含岚曾经的生活里没有谢谢,却在此刻想对着这个曾经有几面之缘的男人说这两字,只是当她扭过头,扯着扭曲的嘴角看向钱厅长的时候,发现那人已经转身跟旁边的人说着话,并没有关注在她的身上。

    垂下视线,金含岚顶着众人或嘲讽或好奇或看戏的目光走出了大厅,只是站在门口,左右两条路,两个方向,她却不知道往哪边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