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脑子里的水没有拧干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趴在地上的金含岚被噼里啪啦连续扇了两个巴掌后,恐惧的心理反而松散了许多,皮肉的痛苦反而撕扯开女人心理的恐惧,让她的神智恢复过来,不再是最初的茫然呆滞。

    此时顾展铭的声音犹如浓雾中的晨曦,金含岚扭过头寻着声音看向男人,嘴角挂着凄楚的笑,抬起那条没有受伤的手扒了下自己散落的头发,声音痛苦而破碎,“顾总,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男人垂下视线落在女人身上,按照国人的审美,金含岚的体形外貌非常完美,即使此刻憔悴不堪仍掩不住她身上的那股性感,只是这股性感里弥漫着风尘味,使她的美打了个折。

    顾展铭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挪开,看着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今天一早,唐门上来的资料,倒让他对这个女人起了点恻隐之心。

    “金总,多余的话就不必多说了”顾展铭瞥了眼腕上的手表,目光无意间扫了眼卧室的方向,语气里已有了几分不耐烦,“上面的条件已经足够你金总挥霍下半辈子了!”

    “顾展铭做人不能这么缺德,那是我金家百年的基业,凭什么你几张纸就想占为己有?告诉你,没这么容易!”被男人一再的逼迫,金总的脾气也上来了。

    在今天之前,整个杭城从没哪个人敢在他的面前横五呵六的,可以说,自从他接手金氏之后的几十年间都是横着走在杭城的角角落落,没人敢在他的面前说一个不字。

    关阳见男人直呼顾展铭的名字,镜片后的眼底一抹冷光一闪而过,从身后的柜子上直接那了份文件甩到了他的脚边,“金总,看看这份文件,不知道这上面的资料够不够让你闭嘴!”

    金总低头扫了眼脚边的几张薄纸,上面密密麻麻根本无法看清,抬头看了眼面前的两个男人,心底的恐惧是越来越强烈。

    拳头捏了捏,手心已经黏糊一片,弯下身,从地上捡起那份文件放在眼底快速地翻阅着。

    本是愤怒涨红的脸,每翻开一张白纸,血色退去几分,当金总将全部的资料都翻光,堂堂七尺男人竟然双腿打着拍子直接摊坐在了地上,双目圆睁,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上面罗列出来的信息。

    “不,不可能,你们这是从哪里买来的,这是诬陷!”恐惧使男人疯狂地咆哮着,手里的纸被他直接撕碎扔到了顾展铭的脚边。

    “金总,是不是诬陷,我想没人比你更清楚,”关阳看着男人的做派十分的鄙视,“这份资料出去,不光你金氏保不住,我想连你最宝贝的儿子也得死几回吧!”

    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金总的脸,一颗颗顺着肌理滑落下来,瘫软在地上的男人哆嗦着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几把。

    金含岚的目光在几个男人之间转悠着,忽然扯开嘴角笑了声,在这个静寂的空间异常突兀。

    只是谁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金总捏着拳头转着心思,关阳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带着几分压迫,顾展铭依旧悠闲的喝着茶,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根本与他无关。

    “我签!”最终金总选择了妥协,那几张薄薄的纸里记录了太多的罪恶,这些信息被披露出去,只怕一条就够整个金家覆灭。

    关阳从身后重新拿出了两份合约交到男人的手里,在他全部签完,完成流程后,轻笑了下,“金总,合作愉快!欢迎有空再去老地方转转!”

    金总深深地看了眼关阳,撑着手从地上爬了起来,毫无生气的开口,“我可以走了吧!”

    嗯了声,顾展铭并没有把过多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见事情已经顺利完成,拨了下手指允许他离开。

    金总驼着背,脚步蹒跚地往外走去,双脚从地上的女人身边走过,眼光不曾落下几分,仿佛两个陌生人擦身而过。

    讽刺地笑了下,金含岚看着金总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瞬间苍老了几十岁,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报应。

    “你也可以离开了!”关阳瞥了眼地上的女人,早上的那份资料自己也看了,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顾总,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金含岚扭过头看了眼关阳,将视线停留在了依然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身上,“我以后再也不敢算计你了,我会老老实实地呆在你的身边的!”

    关阳气笑了,经过昨晚一夜的教训,这个女人脑子里的水依旧没有拧干,“金小姐,昨晚那些男人的服务不错吧,你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晚!”

    听关阳非常恶意地提起昨天晚上的经历,金含岚本是楚楚可怜的神色哏了下,脸上的血色上上下下跑了几遍,青红皂白轮着上了一圈。

    “金小姐,快走吧,门口的黑衣人可不会怜香惜玉,到时候真的让他们动手,怕你也承受不住!”关阳的脸已经完全冷了下来。

    “顾总,你看过那资料吧,我真的是被逼无奈的,”金含岚根本不想跟关阳搭话,移动膝盖直接向顾展铭爬了过来,却被关阳一脚重新踢了回去。

    重新被踢趴下的女人,垂落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怨毒,眼帘重新抬起,里面依旧是楚楚可怜的水眸,“顾总,求求你,我回到金家只有死路一条!”

    关阳深呼了口气,感觉这个女人不是脑子进水,纯粹是没脑子。

    “让人将她拖出去吧!”顾展铭直接从椅子上起身,瞥了眼地上惺惺作态的女人,为自己刚才的恻隐之心不值。

    “顾总!”见男人清冷地往卧室的方向走去,金含岚知道自己再纠缠也不会有结果,忍着身体的疼痛站了起来,挪着步子往顾展铭的方向走了两步,见关阳的双脚移了过来,身子定在了原地,看着男人的背影,急切地开口,“我能问个问题吗?”

    顾展铭转过身,挺拔的身影清冷地站在那里,目光在女人红肿的脸上瞟过,眼帘轻眨,示意女人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