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肮脏的关系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说什么,我对含岚只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喜爱而已,”钱厅长涨红了脸,瞥了眼低头沉默不语的关阳,直接起了身,看着顾展铭开口,“那个,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就按顾总的意思办,我先走!”

    钱厅长直接甩开了金总扒在身上的手,转身告辞离开,半步都不带停的。

    “钱厅长,你别走啊,”金总起身直接跟了出去想将人拦住,奈何对方走的太快,而他自己则被挡在了门内出不去,只能看着钱厅长乘坐电梯直接下楼离开。

    “金总,想必非常想见见你的宝贝女儿吧!”关阳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嘴角轻扯开一丝的弧度,“我已经让人将你女儿带上来了,见见吧!”

    “顾总,你这样逼迫人是犯法的!”金总回身怒视着顾展铭,“你被女人算计,跟我们金氏有什么关系?”

    男人在房间里大声叫嚷着,态度仍旧嚣张至极,“我在杭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是属于非法拘谨,我一定要告你!”

    关阳见男人仍旧在一边蹦跶,不见消停,眉蹙了下,见门口出现的人,非常善意地提醒着,“金总,你的宝贝女儿来了!”

    金总扭过头见自己一天没见到的女儿,此刻异常憔悴地站在那里,额头贴着纱布,右手裹着纱布挂在脖子上,双眼无神地呆愣在那里,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骄纵。

    “含岚,你这是怎么了?”金总来到金含岚的面前,双手捏着她的肩膀用力摇了摇,“快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涣散的眼神渐渐地有了焦距,金含岚盯着面前的男人仔细地分辨了几分钟,哇地一下大声哭了出来,完好的手指紧紧攥着金总的胳膊,指甲深深地抓进了他的手臂,身子颤抖地厉害,“爸,救救我,那些畜生折磨我!”

    “到底怎么回事情,你快说啊!”金总将胳膊直接抽了出来,目光在手臂上瞥了下,上面已经留下了几个深刻的印记,

    “发生了什么?”无意识地呢喃,嘴角抖动,双眼满是惊恐,盯着面前的人,“爸爸,快带我回家,我要回家。”

    金总拧着眉看着金含岚,目光从头到脚将人认真地看了一遍,见她整个人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中,除了额头跟手两个能看见的伤痕外,其他都包裹在了衣服内,愤怒的瞳孔划过一抹光,轻声安抚着,“好好,我们马上回家!”

    “顾总,我家含岚既然已经成了你的女人,你觉得你再这样赶尽杀绝合适吗?”金总捏着金含岚的手臂,将她带到了沙发上,让她坐了下来,自己则顺势重新坐了下来,看着顾展铭收了原来的愤怒,换上了一脸的浅笑。

    嗤笑了下,顾展铭饶有兴趣地瞟了眼缩在沙发一角的金含岚,看着面前换了副嘴脸的男人,漫不经心地开口,“那依金总的意思?”

    “顾总,我们含岚这次是做得过分了点,”男人顿了下,回身瞥了眼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人,继续开口,“不过,既然含岚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何不退一步,我们皆大欢喜!”

    “退一步?”顾展铭的嘴角依旧带着笑,看着面前信心十足的男人,“金小姐这样的货色,值得我退一步?”

    “顾总,你……”男人见顾展铭这样说,脑子迅速地思索着,瞥了眼站在顾展铭身边的关阳,瞳孔一缩,“不管我们含岚什么货色,顾总不也收下了!”

    “金总,我觉得你还是仔细问问你家金小姐比较好,”关阳实在看不上这个男人的异想天开,这样的女人都想塞给顾展铭,脑子是进水了吧。

    看着两人的反应,男人紧皱了下眉,心里的想法开始游移起来,不再像刚才那样的坚定。

    回过身,金总直接将金含岚提了过来,根本不顾她此刻惊恐的心理,“说,到底怎么回事!”

    金含岚蹬着脚,扯着自己的手臂,双眼圆睁,整个脑袋如拨浪鼓左右摇晃着,“爸,我们回家,我好害怕!”

    金总见金含岚仍是这副见鬼的表情,平时没事自己倒还能静下心安抚几句,此刻哪有那些闲情雅致,手臂抬起,直接一巴掌下去,只听啪的一声,女人的身子被直接扇在了地上。

    金含岚直接趴在地毯上,那条受伤的手臂直接磕在地上,一股钻心的痛蔓延全身,额头冷汗淋漓。

    “你倒是说话,到底怎么回事情?”金总见女人撑着地毯半天没动静,火气直接冒了上来,抬起脚又在女人的腿上踢了下。

    “到底怎么回事?”趴在地上的女人直起了身,目光愤怒地在几个男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金总的身上,“你不是说,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我这幅身体的吗,就像你一样!”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男人又一巴掌下去,将女人再次扇趴在地上,金总的眼迅速地往顾展铭的身上瞟了眼,见他依旧一副淡漠的神情,心底松了口气,双目圆睁着,恨不得撕了面前的女人,“再胡说八道,给我直接滚出金家!”

    “金家?你以为我愿意呆在你这个变态的人身边?”女人摸着肿胀的脸,呸了声,一口血水直接吐在了男人的脚边,原本惊恐的双眼盛满泪水,“我的一辈子都被你毁了!”

    “金总……”在男人的巴掌想再次落下时,顾展铭的声音响了起来,“要教训女儿,回家慢慢调教,我这里可不是你金家!”

    男人的声音淡漠无温,却让金总的身体缩了下,一股无端的恐惧在心底蔓延开来。

    “顾总,不好意思,刚才实在是太愤怒了,让你们见笑了!”金总转过身,搓了搓手,“她是刺激过度了,才开始胡说八道!”

    关阳的嘴角浮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目光就这么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顾展铭翘着二郎腿依旧一副清冷的神情,抬了下手示意金总停下,“金总,对于你们金家肮脏的关系,我并没有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