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加码谈判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房间里床被整齐的铺着,一侧的床头柜上还放着女人用的几样化妆品,男人过去将大开的欧式窗帘拉上,环顾房间,觉得应该添个化妆台。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顾展铭倒没有过多的反感,既然生活在一起,彼此尊重照顾下对方也没什么。

    想到关震查到的信息,顾展铭看着手里磨磋着的一小瓶子润肤水,理不出个头绪来。

    当年的信息到底从哪里泄露出去的呢?

    当年唐屹弘做好计划后,直接copy了一份给自己,由于当初自己要按计划到盐城出差,就把这个u盘随身带走了。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事情,更是没想到半年后,从莫式来的那场突袭。

    从盐城到衢城,如果真的是夏琳君,她为什么不把这个u盘给郭世扬,而给了莫源生?

    按目前对郭世扬了解,u盘到了他手里,如果他愿意,同样是可以造成当年的效果的,郭家也定会往上走一走。

    如果不是夏琳君,那么又是谁?

    最近总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自己跟唐屹弘当年分析了无数遍,都没有答案,唯一的嫌疑人就是当年捡了u盘的人。

    而现在这个嫌疑人已经在自己身边,但是唐门探查到的信息显示根本不可能是她。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从衣柜里拿了套睡衣,顾展铭进了浴室,没有头绪的事情,或许放一放更合适。

    关阳拿着起草好的协议找上夏琳君的时候,夏琳君真是懵了。

    看着手里的协议书,不能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夏琳君此刻的心情了。

    休假两天回来,顾展铭这个王八蛋弄了这么一份不知所谓的协议书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关阳其实挺理解夏琳君此刻的心情的,自己当初被顾展铭的协议内容也是吓了一跳。

    原本就是一次男女之间各需所需的小交易,没想到到最后,搞出这个来。

    关阳重新打量着夏琳君,倒真的佩服这个女人的能力了,

    最起码,在自己几年前跟了顾展铭后,那个男人在男女事情上真的相当自律,这么多年,除了当年的南宫成燕外,接触的异性最多的就是唐萌了,其实这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当初顾展铭同意接受夏琳君时,自己就相当惊奇了,没想到还有现在的这个。

    想到南宫成燕,关阳默了下,真心没觉得顾展铭朝外发展有什么不对,毕竟长期禁欲对正常的男人还是不好的,但是找女人连孩子都生,就有点不道德了。

    老板的坏话不能说,心里连呸了好几下,面上正了正。

    “什么意思?啊?”夏琳君觉得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今天不是四月一号?”

    点了点头,关阳的目光严肃认证,完全一副平时跟人谈合同的架势:“夏小姐,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意思。顾总前天晚上让我起草的协议书,今天他已经确认过了,上面都是他的意思,您没有看错!”

    “有病吧!什么叫让我给他生个孩子,他负责帮我解决掉我父亲的案子?”顿了下,夏琳君情绪十分激动:“之前他不是已经答应的吗?”

    “夏小姐,你别激动。”关阳安抚着:“顾总之前答应帮忙也只是忙你父亲暂时离开看守所,并把案子往后压制段时间而已。”

    顿了下,见夏琳君想开口,继续接着说道:“而且据我们所知,你目前还是在拜托你朋友的一个律师朋友在忙活着你父亲的案子吧?”

    瞳孔微缩了下,夏琳君没想到自己的事情,对方都清楚:“是的,我的朋友是还在活动着,收集着证据。但是我以为自从我同顾总在一起后,这个事情就是他能全部解决的。”

    关阳在心里同情了下,毕竟顾展铭真实的想法自己也未必摸得准。

    或许刚开始那个男人是有这个打算的,直接帮着解决掉,但是现在却把最重要的环节另拿出来,加码谈判。

    呆在船上跟跳下船,对于现在的这个女人其实根本没选择的权利。

    为了达成老板交代的任务,关阳又替夏琳君分析:“其实按照你朋友的能力,你应该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将你父亲脱罪,毕竟他刚回衢城,刚接手郭家的产业,郭家目前所有的关系网其实还是在郭老的手里的,他想动,目前还是很费力的。”

    “而你们想用事实证据来洗清罪名,不用我说,你们最需要的是什么,这也是当初你选择同意交易的原因吧?”关阳继续剖析着。

    摇了摇头,夏琳君将协议书放回桌子上:“不管你怎么说,我不会同意这个事情的。我没办法接受。”

    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没有爱情怎么能生孩子,这就是个笑话。

    “你回去告诉顾总,我没办法接受,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婚外找人生孩子的事情,他怎么想的?他有考虑过他妻子的感受吗?”

    提起顾展铭的妻子,夏琳君是愧疚的,毕竟自己现在是不光彩的角色,虽然这其中只关系着利益,无关感情。

    “我只希望维持原来的交易,给我一段查证的时间就好!”夏琳君没有再跟关阳谈下去的意思,起身出了包间。

    关阳倒没有阻止夏琳君的离开,扯过被放在一旁的协议书,十指在纸张上来回敲打着。

    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将录音关了。

    顿了几秒,又打开手机将刚才的录音发送给了顾展铭,随后收拾东西也起身离开。

    走出包间的夏琳君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失了刚才在关阳面前表现出来的气势。

    整个人萎靡无神,心里其实也明白关阳的说法都是事实,或许就是因为明白,才不愿意承认,才想反抗,为什么什么都要顺从你们的游戏规则来,说变就变,说加码就加码。

    自己走到这步还不够吗?

    出卖自己的**还不够,还要出卖自己的子宫。

    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心里像开了个口子,有把锉刀在那刚结了痂的口子上来回锉着,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是不是这些人都不会痛,体会不到从活人身上剜肉的痛?

    迎面而来的人流,不时的往夏琳君脸上瞟过来,个个行色匆匆。

    对着橱窗,看着泪流满面的女人,有片刻的麻木。

    目光呆板地直直地搁在对面玻璃照射出的人影上,夏琳君唯一的感觉就是疼,却不知道疼在什么地方。

    橱窗外有张椅子,椅子上有个高大的小丑木偶,平时是很多孩子合影的好伙伴。

    夏琳君全身乏力地撑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头轻靠着木偶:“让我靠靠,一下就好!”

    顾展铭这一天都在忙碌着,唐屹弘已经着手开始海外市场的开发,所有工作都已经安排下去,国内市场的工作,都在进行交接。

    提示有新邮件进来时,男人刚跟市场部结束会议没十分钟。

    邮件里的内容让顾展铭眉头深锁了下,男人倒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夏琳君拒绝得这么义正言辞。

    听了遍录音内容,顾展铭就关了窗口,提起桌子上的电话接通了秘书室:“关阳回来后,让他先到我这里来一下。”

    吩咐完后,拿过秘书室里刚送进来的一个文件夹,开始细看起里面的条文来,把录音的事情放在了一边。

    认真工作的男人都是有魅力的,顾展铭心无旁骛地处理着文件,光线在男人身上镀上了一层光晕,挺括的肩膀上藏青色的衬衫无一丝褶皱,钻石袖扣熠熠生辉。

    晚上顾展铭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房间里依然黑灯瞎火的,没有一丝光亮。

    疲惫的眉眼下意识地皱起,环顾了客厅,没有一丝有人活动过的痕迹,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已经过了零点。

    修长的双腿来到卧室的房间,欧式窗帘还是自己早上离开的样子,依然敞开着。

    窗外的月色洒进来,房间里明明暗暗。

    伸手按了墙上的开关,瞬时明亮的光线铺洒了下来,整个空间立体清晰地呈现在了顾展铭的眼底。

    房间一角的贵妃椅上,女人和衣侧卧着,两条胳膊交叉在胸前,怀抱着自己的身体,一头长发盖了半张小脸。

    男人开灯的声音吵醒了夏琳君,见顾展铭站在门口盯着自己,女人撑起了身子,双脚下了地,头低垂着,垂下来的黑发遮住了女人的脸。

    顾展铭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侧的床头柜上,手里的东西随手扔在了床尾,见女人依旧木然地坐在那里,眉尾挑了下,“今天是打算不想睡了,是吗?”

    男人的声音依然淡漠,没有起伏,夏琳君的心底却涌起一丝恐惧,撑在身侧的两只小手抓着身下的真皮垫子。

    皮带扣子解开的声音窜入女人的耳膜,夏琳君的心紧了紧,咬了咬唇,想开口问下午关阳送协议的事,却不知怎么说。

    顾展铭停了手里的动作,皮带依然环在男人的腰上,衬衫的下摆已经被拉出,男人长身玉立的站在床边:“过来!”

    夏琳君瞥了眼,男人现在慵懒性感的模样让女人很不自在,目光不知道该放哪里。

    低着头挪着脚来到男人的面前,眼睛盯着地面,目光都不敢停留在男人身上半秒。

    伸了手,将女人的头挖了出来,拇指在女人饱满的唇上滑动着:“这是放脸给我看?”

    夏琳君别了下头,将下巴从男人的掌控中脱离了出来,眼睛直视面前的人,出口而出的话里带了点质问的口吻,“顾总到底什么意思?”

    女人的激动,男人似乎没有感受到,手摸上衬衫的扣子开始解着,在女人越来越红的脸色中,将衣服整件脱了下来,露出小麦色的肌肤,蓬勃有力的胸肌,性感的腰线。

    在男人将女人的手搭上裤带时,夏琳君真的觉得快疯了,跳着后退了一步:“我是问,你让关阳送那份协议是什么意思?”

    顾展铭的眉宇皱了起来,刚才还是没有波纹的双眼此刻铺上了一层薄霜:“只是让你帮着生个孩子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睁着一双大眼,夏琳君觉得很不可思议:“什么叫帮着生个孩子而已?”

    怪不得能叫关阳送了那份协议过来,感情在这个男人的思维里,生孩子就像吃顿饭一样随便。

    男人见女人不配合,也不强求,自己动手脱了长裤,只留了一条四角裤:“你如果还有别的条件也是可以提的!”

    “你根本不明白生一个孩子的意义,”夏琳君觉得这个男人的思维很奇葩:“在我的思维里,只有相爱的男女才有权利和资格生下孩子,也是对孩子的负责。我们的情况根本不允许生一个孩子。”

    点了点头,从衣柜里拿了件睡衣套上:“你是担心对孩子的成长有影响?这个你可以放心,这些你所担心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

    夏琳君跟在男人身后,极力表达着自己的不愿意:“不健康环境下出生的孩子,他们的心理也容易出现问题,孩子本身就很敏感,外界一有风吹草动,就能让他们的心灵遭到伤害。你不能这么自私!”

    顾展铭回身站在夏琳君的面前,俯看着女人:“你生一个孩子给我,我帮你彻底解决掉你父亲的案子,你不吃亏。”

    夏琳君盯着面前这个拿孩子作交易筹码的男人,一股想暴粗口的欲望蓬勃而出,用力咽了咽冲出喉咙的脏话,女人努力地压抑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告诉自己口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见女人还想说话,男人不再给女人开口的机会,直接动手开始解女人腰上的带子:“明天我还要上班,今天到此为止。”

    夏琳君直接挣脱掉男人的手,往后退去,眼里迸发出一股恨意,后槽牙绷紧,“顾展铭,别让我恨你!”

    第一次听夏琳君这样连名带姓地叫自己,顾展铭收了提起的脚,定在原地,深邃的眸半眯着,视线从深潭中探出搁在女人那张愤怒的脸上。

    空气禁止不动,夏琳君燃着火焰的眸子直直地盯着男人依旧淡漠的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