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一百七十七章 恐高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手贴在盘子上,上面的温度已经不是很高了,看着已然泼了墨的夜色,夏琳君的小脸皱着,看样子今天男人不会回来吃饭了。

    将扣在上面保温的盘子掀开,打了碗饭坐在椅子上,筷子伸进盘子,瞥了眼对面空着的位置,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习惯真不是个好东西。

    桌子上放着手机,刚才特意查看了信息,里面并没有任何的短信,通话记录上也没有男人来电的显示。

    女人嚼着饭菜,对男人这么不讲礼貌的行为表示非常鄙视。

    却也没有要打电话询问男人的意思,女人始终记得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一顿饭在清冷中解决,不过对于夏琳君来说,这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当初在盐城独自一人生活的几年,已经学会了享受孤独的滋味。

    饭后习惯性的收拾干净厨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拨了夏琳昔的电话,了解了家里的情况。

    自己离开家已经好几天,琳昔说妈妈恢复得越来越好了,现在没什么要她担心的,身子歪进沙发听着对面琳昔叽叽喳喳的声音,夏琳君的嘴角扯开一抹浅笑。

    挂了电话,轻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阳台,夜已经很深,林立的楼房,目之所及都是灯光明亮,偶有人影从那小窗口里走过。

    视线下垂,夏琳君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往下俯视大地。大脑没有反应之前,身体已有了动作。

    身体僵硬地往后转,如灌了铅的双脚往里挪动着,纤细的胳膊伸直,撑开的五指想尽快抓住某样东西来支撑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

    夏琳君此刻才知道自己有恐高症,看现在的反应是非常严重的。

    拖着沉如寒铁的双脚,扒上阳台的墙壁,身体犹如风雨中不堪一折的柳枝直接贴在了墙面上,五指扣着墙面挪进了卧室。

    身体直接瘫软在地毯上,撑着地面的双手依然瑟瑟发抖,掌心有着潮湿的汗珠,低垂的小脸慢慢地趴进地面,深喘的呼吸,狂跳不止的心脏,柔软无力的身体都在告诉夏琳君刚才的害怕。

    “偶的娘啊,还能好好看风景了吗?”小手抓着胸口的衣襟,夏琳君依然后怕地从地上爬起来,身子直接倒在了床铺上,摸着柔软的丝被,心底才感觉踏实点。

    等顾展铭回来,夏琳君觉得有必要跟男人提一下,自己不可能每天不往阳台去的,这么高的楼层,现在的自己是没信心面对啊!

    身体卷着被子,女人直接窝进了床铺,四肢依然酸软着,没有力,显然刚才的惊吓真的是非常大的了。

    年年红里的顾展铭此刻正跟唐屹弘、傅一起吃着饭,喝着酒,谈论着各自的工作生活。

    “这次的事情还是比较顺利,明天我就回去了。”傅抿了口酒,对着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开口,“下半年,空的话一起上来,我们在京城再聚聚!”

    “行啊,那就说定了,别到时候我们抽空上来,你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唐屹弘也不跟傅客气,现在虽然彼此分隔异地,但是男人间的感情还真不是时间跟空间轻易能淡化的。

    点了点头,目光移到顾展铭的身上,“到时候如果可能,把你现在的这位也一并带上吧!”

    傅说得很直白,顾展铭的眸光从傅身上移到了唐屹弘身上,里面锐利的光扫过男人的脸,唐屹弘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

    低笑了声,傅看着唐屹弘鹌鹑一样的缩在那里,只觉得好笑,“还以为几年不见,有长进了呢!原来还是老样子!”

    嘴角抽了下,唐屹弘瞥了眼身边的顾展铭,见他已经收回了刚才带刀的视线,男人瞪着对面的人,“你就嘚瑟吧,下次再想告诉你什么,你就做梦吧!”

    “怎么样?”傅没去管唐屹弘在一边的叫嚷,目光专注在顾展铭的身上,对他眼帘下的深眸倍感兴趣,只可惜此刻男人半掩着眼睑,根本窥探不出任何信息。

    收起眼睑,双眸里一片平静,看着傅,顾展铭无奈地摇了摇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音落下,傅的双眉不自觉地蹙了起来,目光扫了眼唐屹弘,又回到了男人的身上,“我想的哪样?”

    顾展铭的视线直直地扎进傅的瞳孔,对他眼底的探视,男人的唇角给了个无可奉告的浅笑。

    傅的目光在顾展铭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对于男人不愿意让人知道的讯息,当真是一点都没办法从中获得,“行吧,既然你这样说。”

    傅转了个话题,不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都是成年人,彼此都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过多的关注反而起不到任何作用。

    之后的时间三个人不再绕着这个问题,随意地聊着各自想到的话题。

    顾展铭的手机放在桌子上,视线瞟了过去,在依然黑屏的机子上扫过,双眉微蹙。

    修长的手指卡着机子拿了过来,放在眼底摁亮了屏幕,深沉的双眼里是干净的没有任何需要查看的短信箱、未接来电。

    傅转过头跟对面的唐屹弘对视了眼,后者挑了下眉,却没有说话,两个男人之间打着哑谜,没有说破自己看到的。

    顾展铭看着干净的机子,心底一股非常烦躁的气息在流窜着,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根据这两天自己的观察,此时的夏琳君多半拿着睡衣进入浴室了。

    机子重新放了回去,拿起一旁的杯子抿了口红酒,醇香的酒穿过喉咙滑入体内,男人的长眉微拧着。

    三个男人边吃边喝,在年年红里呆到十一点多,出来时各自脸上都有了点醉意,不过脚下的步子依然是井然有序的,没有醉到走路都凌乱的地步。

    年年红里有独立的住宿区域,在进入这里伊始,三人早已预定下了,此时结伴往房间里走去。

    这个季节的温度,白天燥热,夜间还是非常不错的。

    夜里的凉风徐徐地吹着,人在夜风里,烦躁的血燥都得到了安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