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认清身份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眸子在自己的肩头瞥了眼,上面清晰可见的齿印,足见女人当时是下了狠力的。

    这样的一个女人,要说跟当年的事情有关,顾展铭现在倒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出了问题。

    昨天晚上,莫源生跟她之间的直接冲突,似乎更是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窗外的夜空挂了个玉盘,清风轻抚着万物,男人背着手,看着夜空中静寂的一切,眉不由得压着,如果当年的事情跟夏琳君没有关系,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帝云真的出了叛徒。

    这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在两者之间,男人还是希望问题出在夏琳君身上。

    莫源生跟夏柏强之间到底是什么矛盾,值得莫源生动用关系插手夏柏强的案子?

    这是关键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得到确切的信息。

    解开了这个问题,可能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夏琳君擦着头发走出来,顾展铭已经躺在了床上,手指卡着手机,翻看着里面的信息,听到声音,眸光从机子上移到女人的身上看了眼,随即又收了回去,继续盯着屏幕。

    夏琳君站在床尾擦着头发,视线在撒开来的湿发间瞥了眼另一边的床。

    同床共枕,昨天晚上已经实战过了,但那都是在迷乱之中发生的,现在的夏琳君头脑清晰,心理上就没办法这么容易接受了。

    “忸怩什么?”顾展铭看着女人一个头发擦了将近一个小时,还在那里捣鼓着,放下手里的机子,讥讽出声。

    被男人说中了心思,眼里闪过尴尬,放下手里的毛巾,起身直接走到了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摁了房间的大灯,只留下个门口的夜灯,房间内的光线瞬间被收走了大半。

    床上的女人,直挺挺地躺着,脑子高速的运转着。

    既然自己答应了顾展铭的条件,那么案子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现在就烦着那些刚欠下的赌资,如果男人死不认账,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

    扭了下头,往顾展铭的方向瞥了眼,馄饨的视线里是男人紧闭双眼的深刻眉目。

    “那些是给他的分红!”就在女人禁不住又想叹气的时候,男人低沉微哑的声音钻进女人的耳道。

    夏琳君盯着上面的水晶灯,数秒后,才理解了男人话中的意思。

    瞬间翻过身,爬了起来,一掌拍在了男人躺着的枕头上,喷着火的眸子瞪着依然闭着眼的男人,刚想开口骂人。

    “如果不想睡,我不介意再来一次睡前运动的!”顾展铭紧闭的双唇张张合合,吐出的字,瞬间把女人砸地没了脾气。

    牙齿咯咯地磨着,好想找东西磨磨牙,怎么破!

    失了元气的身体,绵软地如放了气的皮球,夏琳君重新躺了回去,压抑着没出的气,心口疼。

    赌资的问题解决了,压在心里的负担瞬间被掀开,女人磨着牙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顾展铭在女人沉睡后,黑沉的眸子睁了开来,在女人绵柔起伏的胸口瞥了眼,翻了个身,也一同沉沉睡去。

    窗外的鸟叫声,清脆动听,唤醒一夜好眠的人。

    手指按在额头上压了压,睁开了那双深邃的眸子。

    侧过头看了眼身边依然没有动静的女人,顾展铭坐起了身。

    女人的睡相很好,安分地守着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不越雷池半步。

    几缕秀发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偷跑到了男人这边的枕头上,仪态万千地舒展着身姿。

    骨节分明的手指勾起一缕放在指间把玩着,头发柔顺地呆在了男人宽厚的掌心上,跟它们的主人一点都不像。

    夏琳君动了动身子,往一侧翻去,那缕依然被男人手指勾着的发扯疼了女人的头皮。

    睡梦中的人半抬着身,手从颈子间穿过,拢了那一头的秀发放在另一侧。

    身子则向顾展铭的方向翻了过来,下意识地抓了男人的手压在了自己的脸下,嘴角叨哝着,“世扬,你把我头发压到了,疼!”

    瞬间,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数度,男人本是慵懒的眸子如灌进了整个冰川。

    沉睡中的女人缩了缩脖子,忽然就感觉有点冷,手指从男人的掌心中抽离,拉紧了身上的被子,继续好眠中。

    顾展铭捏了捏手心,冰刀般的视线依然放在女人那张毫无察觉的脸上,强压下撕扯开女人皮骨的欲望,掀开被子下了床。

    清早起来的人们,不约而同地避开冒着冷气的男人,即使今天的温度高了点,大家也不愿意接近那一脸冰霜的男人。

    王君忆一早就从公司赶了过来,这次的活动,上午就结束了,后续的一些事情需要自己出面扫尾。

    从床上把女人挖出来,提溜着放到了顾展铭的面前,自己则快速地消失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一脸懵懂地坐在餐桌上,面前的男人安静地吃着饭,对于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连个眼尾都没扫一下。

    夏琳君有时候是勇气爆棚,但大都数是预知没有危险的情况下。

    瞥了眼对面的男人,女人觉得还是缩着比较安全。

    缩着身,埋着头,手不停地往嘴里塞着东西,连嚼东西的声音都尽量放到最低,就是为了防止刺激到对面的男人,引火上身。

    低着眉,眼睛悄悄地往对面的男人身上扫了一眼,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一夜过后,这个男人就给自己穿上了千吨重的冰甲呢,浑身散着冷气!

    “夏小姐,记得你自己的身份,否则我会让你真正体会一下,招惹我的后果!”顾展铭停了手里的动作,面色冰冷地放在对面的女人身上,气场全开,身上的威压瞬间冻住女人身上流动的血液。

    男人眼里的压迫感,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的忽然出声,打断了女人的猜测,而紧接而来的话如巨大的冰炮,将女人砸进了深渊。

    夏琳君都不知道哪里出现问题了!

    却也知道,从答应顾展铭的条件那刻起,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受的。

    世界上没有不对的客户,只有不到位的服务!

    低垂着头,夏琳君点了点头,“您放心,我记得自己的身份,从不敢忘记半秒。”

    对面的男人犹如沉铁,目光并没有因为女人的识趣而稍微柔和点,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按在桌子上,起身离开了桌子,走了出去。

    夏琳君抬起头,嘴角浮上一抹浅笑,双手看似有条不紊地继续往嘴里送着东西。

    王君忆从王培均那桌起了身,往男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眼,来到夏琳君的身边坐下,“你们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夏琳君对着王君忆摇了摇头,“何况,他的话说得挺对的,我是应该放正自己的位置。”

    王君忆拧着眉盯着低头进食的女人,视线在女人哆嗦不稳的手上滑过,轻叹了声,不再说话。

    顾展铭一早到了公司,开了个视频早会,这会儿坐在办公椅上,也没有看面前的文件,点了根香烟在手里。

    关阳敲门进来,看了眼顾展铭,把一份资料放在了桌子上:“法院那边已经办妥了,到时候会直接放人的。”

    捏着香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翻了下资料,随即合上,放在了一边。

    骨节在桌子上轻轻敲着,顾展铭眸色深沉的看着窗外,漠然出声:“查查为什么莫源生会出手压制夏柏强!”

    关阳站在一边,敛眉沉了沉:“夏柏强跟莫家有陈年恩怨!?”

    眸色拧了拧,看向关阳:“往这方面查查,或许有可能。”

    望着窗外,沉默的抽完了一根烟,掐灭烟蒂,双手交叉抵着额头,想起女人柔软的身段,白玉般的娇躯,压抑不住的咛哦,却在进入时所遇到的阻碍,心里一阵烦躁。

    起身,双手环胸临窗站立,耳边是女人一声声细腻柔和地轻呼,顾展铭眼里是一闪而过冷冽的光。

    敲门声响起,拉回了顾展铭的思绪,眸色已恢复了平静,走回办公桌,坐进椅子,顺手拿起一份文案,“请进!”

    “顾总,夏小姐已经送回去了。”王君忆回到帝云,进了顾展铭的办公室,“会馆那边,已经不见莫源生那边的人了,据医院那边的消息,夏小姐这一瓶子挺猛的,莫源生的头被缝了十二针,并伴有脑震荡,好在位置比较偏,没有对容貌造成影响,没有破相。”

    对于这个消息,顾展铭情绪起伏不大,对于莫家,除了场面上的应酬外一直没什么交情,不过因为有了楚家的关联,朝着王君忆吩咐:“你买个果篮送过去,慰问一下!”

    王君忆站在顾展铭几步之遥的地方,听着他的吩咐。

    脑中是男人一早没有任何吩咐就事先离开,留下夏琳君独自一人无措地呆在房间里。

    带了一丝探究看着面前的男人,王君忆想不透,顾展铭到底是以什么心态处理夏琳君的事情。

    男人脸上依旧没有半点情绪,王君忆留心看了会儿,并没有任何发现,随即歇了心思,领命出去了。

    唐屹弘进来的时候,顾展铭正准备起身离开帝云:“怎么,有事情?”

    呵笑了声,因为临近午餐时间,唐屹弘也没有上班时的严肃样子,进来直接拉开顾展铭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仰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展铭。

    看着面前一张欠扁的脸,顾展铭重新坐了下来,身子向后靠着,回视着对面打量的目光。

    最先败下阵来的还是唐屹弘:“怎么觉得你今天的心情还是没见阳光啊?”

    双**叠着靠坐着,顾展铭眸色深邃的盯着办公桌上那黄杨木镇尺,探身取了过来放在手里把玩着,手指指了指落地窗外,告诉唐屹弘,他说的阳光在窗外。

    唐屹弘瞟了眼那镇尺,感觉顾展铭的兴致不高,自己的身子也往后靠上了椅子,双手环在胸前:“怎么,发现不过如此?”

    拇指在镇尺上游移着,感受着皮肤下那精致的刀工,睨了眼对面的男人,轻叹了口气,“说不上来。”

    盯着顾展铭看了片刻,耸了下肩,转了话题:“刚才你看了新闻吗?莫源生车祸住院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眼尾上挑,瞥了眼唐屹弘,不置可否地一笑了之。

    拧着眉心沉思了片刻,男人对着唐屹弘说道,“从唐门里挑几个人出来,在这段时间护着夏琳君和她的家人。”

    恩了声,唐屹弘觉得这样做还是必要的,毕竟莫源生在衢城的名声真的不怎么样。

    看着对面的男人,脑子中不期然的出现另一抹的身影,若有所思地盯着顾展铭,“你真的没想过换个人当顾太太?”

    哼笑了声,椅子转了个方向,看着面前林立的高楼,沉默了片刻,终是摇了摇头。

    在唐屹弘错愕中,顾展铭起身拿过一边的手机:“我要去看下南宫伯伯,你去不去?”

    摇了摇头,唐屹弘拒绝了,起身也准备离开,看着准备离开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却也什么都没说。

    “帝云在月末有两场招聘会,一场是针对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的,一场则是针对社会人才的。”转眸看向已经走出办公桌的男人,唐屹弘顿了下:“据说夏小姐是秘书专业毕业的,以前的工作也是这方面的,总裁室需要再添个人进来吗?”

    已拉上门把的手停了下来,顾展铭微不可见的抬了下眉,朝唐屹弘看了眼:“帝云什么时候成收容所了!”

    男人的声音平淡无波,话落人也已经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唐屹弘看着顾展铭出去的身影,双手插进裤袋,怎么事情发展的方向跟自己预期的设想对不上,皱了下眉,提步跟了出去,决定到王培均那里八卦一下。

    顾展铭到达南宫家正好碰到刚从外面回来的南宫政宇,接过了南宫政宇手里的袋子,两人一起进了家门。

    谢芝琳刚炒好了一个菜,端着盘子出来,见两人一起进了门,笑着打招呼:“怎么两父子一起回来的?”

    “在门口碰上的。”南宫政宇回身接过了袋子转身进了书房放好,出来时,顾展铭已经摆放好了碗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