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一百五十二章 矫情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于麻将,夏琳君真心没接触过,看着看着也就走了神,以至于对面的男人跟自己说话都不知道。

    身侧的女子碰了下夏琳君的手才让她回了神,对上一桌子询问的眼神,夏琳君抬起那双疑惑的眼睛看着身边的男人,仿佛在问发生了什么。

    顾展铭瞥过看了女人一眼,眸色微冷,并没有给夏琳君作任何的解释。

    女人坐在那里,面色讪讪。

    众人一时间有些尴尬的默了下,刚才把位置让给夏琳君的女子嬉笑地上前来,“刚才林总问你要不要跟顾总换个位置,替他打几圈?”

    开口的林总是帝云远在台湾分部的经理,这时候让一个女人上桌,且一看就不会的女人,目的可想而知。

    摇了下头,感受到身边男人冷漠的气息,夏琳君心里很难受,声音瘟瘟的,“我不会,还是不要了。”

    身边的男人却站起了身,拉开椅子退了出来,走到夏琳君的身边,直接用眼神让女人坐在了男人原来的位置上。

    夏琳君抬头望进男人微冷的眼,抿着唇,起身坐在了男人原先的位置,椅子上还有男人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沁入皮肤。

    “放心,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男人坐在了女人刚才的位置上,一手撑开直接放在了女人身后的椅背上,把女人圈进了自己的范围内。

    其他三个男人见此,很有默契的不置一词,林总身边的女人多看了几眼夏琳君,见她正低着头认真的码着牌,,笑了下。

    接下来几个小时,夏琳君觉得自己真是没脸出去见人的感觉,一直输一直输,输到最后连自己都麻木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对着身边的男人露出了个抱歉的眼神,惹的其他几人闷笑不已。

    唐屹弘已经转了回来,此时拍了拍夏琳君的肩膀安慰着:“没关系,不多,你再输几百次你家顾总也承受的住。”

    说完还不忘哈哈笑了几声!

    夏琳君尴尬的站在一边,顾展铭已经送几个人出去转了回来,见唐屹弘的手放在夏琳君的肩膀上,也没有说什么,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唐屹弘走到男人的身边坐了下来,两人低声交谈了起来。

    王君忆走到夏琳君的身边,跟她咬了几句耳朵,把夏琳君惊的差点叫起来,张着嘴巴瞪着面前的女人,像是在求证她刚才对自己说的话的真伪。

    王君忆好笑的耸了下肩,也转身走了出去,徒留下惊讶不已外加惊魂不定的夏琳君在里面数着自己的心跳声。

    以至于随着男人的步子回了房间的时候,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那个,今天我输了近千万?”进了门,女人跟在男人的身后,忍了又忍,终是问了出来。

    前面的男人嗯了声,手指解着领子,累了一天,顾展铭想早点休息了。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夏琳君能说自己现在有股想暴揍这个男人的冲动吗?

    惊吓的目光在男人宽阔的脊背上看了又看,委屈地发现自己根本打不过。

    “什么?”顾展铭脱了上衣,光着上半身,回转过身子,直面着女人,男人麦色肌肤,胸口壮硕的肌理,蓬勃有力,八块腹肌线条明晰,一看就是健身房的常客。

    侧了下身,女人的眼不自在地挪到一旁,“就是你说的,输得算你的,那句话!”

    “我没说过!”男人手指放在皮带扣上,女人眼中清晰可见的躲避,让男人的眉峰压了下。

    侧着身的夏琳君显然被男否认的话惊着了,圆睁着瞳眸,回过身,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面前的男人,“那句话,明明就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他们都听见了!”

    就在女人转身之际,男人摁下了皮带上的锁扣,吧嗒一声,男人的裤子在女人的面前开了一个角,里面黑色的内裤冒了一个口子出来。

    虽说两人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在夏琳君的心里,顾展铭之与她来说,还是个陌生人。

    双脚在大脑发出指令之前,本能地后退了两步,直接撞上了身后的椅子,跌坐了进去。

    顾展铭看着女人一连串过激的反应,手指直接抽出了皮带,裤子往下滑落在脚边,深邃的眸底染着一丝笑意,“现在,你是不是想跳窗啊!”

    夏琳君半张着嘴,视线呆愣地从男人脱落的裤子一路往上停留在那鼓起的一团上,见证了那里神奇地的膨胀过程,脸颊瞬间爆红,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划破夜空,又戛然而止消逝无踪。

    夏琳君被裸着身的男人甩在床上,嘴巴直接被包进了他宽厚的掌心中。

    顾展铭的动作太快,女人被截断了呼吸才发现自己被顾展铭给压了。

    扭着头,想从男人的掌中脱离出来,奈何他掌控太过于严密结实,根本没办法,双手更是被他另一只手压在了头的上方,帮不了一点忙。

    嘴巴嗯嗯地发出抗议,只是男人的头压在女人的颈窝,对于女人的抗议根本毫不理会。

    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夏琳君都要怀疑顾展铭想闷死自己,眼珠子咕噜转了圈,红唇开启,舌尖伸了出来,在男人的掌心胡乱舔着。

    捂着女人的手移了开来,夏琳君大口地呼吸着,缓过神后,女人张开嘴,直接咬上了男人的肩,恨不得撕下块肉来。

    “属狗的?”顾展铭头也没抬,声音从女人的颈窝处传了出来,一点都没受女人利齿的影响,还是平淡得让人牙齿痒。

    “你想闷死我啊!”女人依然很气愤,虽然自己现在有求于这个男人,但是也不代表,他可以草芥人命啊,何况他要草芥的是自己的命。

    “弄死你有必要我自己亲自动手吗?”抬起身,目光低垂,看夏琳君就像看个白痴。

    “你走开!”获得自由的手推着压在身上的男人,此刻才发现,身上犹如压了块石头,“重死了!”

    顾展铭从女人的身上下来,从衣柜里取了浴袍,进了浴室。

    夏琳君依然半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浴室里不一会儿就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刚才男人从自己身上移开的瞬间,女人眼角一带,看到男人那鼓起的包更是膨胀了数倍,让夏琳君响起了自己曾吃过的毛毛虫面包,粗粗长长的。

    被男人闷出的热气又瞬间冲了出来,犹如三月的桃花,分外红艳。

    从床上爬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一身的行装,两套衣服的价格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了,现在如果再被男人往自己身上摁下这个将近千万的赌资,夏琳君觉得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从顾展铭这个坑里爬出来了

    在心里不断地念叨,这些账目是这个男人硬塞给自己的,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胡乱做主,自己也不会坐上那个位置,也不会有这些事情出来。

    女人在一边不断地绞尽脑汁想着着怎样把这些赌资甩回顾展铭身上,而不让他反悔。

    男人穿着浴袍拖着鞋子走了出来,脖子上挂了根毛巾,胸口半露着,腰间的带子随便地打了个结,膝盖夏双腿露在浴袍外,上面是性感的腿毛,双脚踩在会馆特制的鞋子里,露出迷人的脚踝。

    把脖子上的毛巾盖在了女人的头上,身子坐进一旁的椅子,“过来,给我擦下头发。”

    夏琳君从头上巴拉下那条有了湿意的毛巾,手指捏了捏,起身走到顾展铭的身后,把毛巾重新盖在了男人的头上,纤长的十指按在毛巾上,一点一点的按压着,再拿着毛巾在男人的头上轻揉着。

    “进过发廊?”顾展铭闭着眼睛,享受着女人的服务,那仿佛专业的手法,让男人开口询问。

    “没有,只是要照顾我妈妈,找医院里那些专业的护工专门学了几天而已,”夏琳君翻了个白眼,认真地做着手里的事情,开口解释了一句,“顾总,认为还不错吧?”

    男人嗯了声,就不再开口说话,身子后靠,把自己的脑袋交给了夏琳君的双手倒腾着。

    男人的身高在那里,坐在椅子上,挺起上半身,依然让身后做事情的女人,感觉胳膊酸。

    为了方便双手施力,夏琳君的身子贴着椅背,点着脚,擦着男人黑亮的头发。

    顾展铭的头就这么有意无意地往夏琳君胸前的柔软上靠着,等女人发现那点苗头,胡乱地在男人的头上摸了下,直接收了毛巾,身子退开来,“顾总,好了!”

    手指在头上梳过,感受了下上面的湿度,头发已经七八分干了,也就随女人到一边去了。

    扭过头,看夏琳君捏着毛巾,正羞红了小脸吹胡子瞪眼睛的站那里,甩了两个字在女人的身上,“矫情!”

    想着自己那不能看的武力值,夏琳君默默地领了男人的赞赏,从衣柜里取了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听着被女人故意甩出来的关门声,顾展铭实在看不透夏琳君的性格。

    按照目前两人的角色,这个女人应该是怕自己的,但是一但触动了她的底线,她的反击会直接向你攻来。

    想当初,就唐萌的几句话,她的反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