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极品妖孽小神农 第670章 诛杀

时间:2018-10-25作者:暴走的青瓜

    见此情形,冯泽霖有些惊讶,随即便摧动炎龙阵,想要再次控制住那些被冰冻住的原力炎龙,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震惊不已,因为他竟然已经控制不了那些被冻成冰雕的炎龙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冯泽霖有些手忙脚乱,险些从半空跌落下来。

    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只得踉踉跄跄的收住了自己的悬空武技,准备专心对付张云帆。

    然而在他刚刚落地的这一瞬间,张云帆却已经摧动冰岩阵,将这炎龙阵的大半都冰封了。

    此时的炎龙阵,除了最外层的那圈原力包围圈,所有的足足千条炎龙竟然都已经被冰冻了,俨然一大片的壮观冰雕。

    而这一反转,也立刻将在场的所有人震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这也是武技?太可怕了?”

    “虽然看去并不是很强大,可这不可一世的炎龙阵在它的面前,简直像是老鼠遇到猫一样,仿佛天生克制啊!”

    “这也太厉害了吧?每次都觉得张云帆死定了,而且他自己看去也都想到了最后关头,可竟然每次都能发生反转,到底是这家伙真的那么厉害,还是一只是在扮猪吃虎啊?”

    众人对于张云帆能够战胜冯泽霖,竟然都表现出了出的欣慰和兴趣。

    而最感觉到压力的,估计只有冯泽霖了。

    炎龙阵可是他的绝招,他从二十几岁开始学习这武技,不说无敌天下,但能够击破炎龙的攻击已经算是极其有难度的事情了。

    可竟然被破解了,这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而且此时他的心对于张云帆竟然有种深深地恐惧感。

    这种人太可怕了,因为你根本猜不透他的实力。冯泽霖心想,自己实力已经算是顶级高手了,而且明明几次三番的已经把张云帆逼到绝境了,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能够化险为夷?这实在太难以理解,甚至可以称之为恐怖了。

    刚刚自己还优势满满,完全可以对张云帆一击致命,可是时间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这个张云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冯泽霖,你现在觉得,我们之,死的那一个到底是谁?”张云帆终于冷冷的开了口,而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从极寒之地传来的冰冷北风,竟然听了一句都让人不禁哆嗦了一阵。

    “怎……怎么可能?”冯泽霖颤巍巍的伸手指着张云帆道,“你这是什么邪法妖术?你……你这不光彩!你是个妖人,我玄门应该对你众而诛之。”

    张云帆丝毫不在意此时冯泽霖的污蔑,因为他彻底明白了,在这个场合,谁拥有绝对的实力,那谁有绝对的话语权。

    冯泽霖这话显然是想博得其他玄门人的同情心,其便包括那一旁已经惊讶得愣神的东方乙与佟丑。

    这个时候,唯一能够让这些人不要轻举妄动和冷静下来的,只有让他们清楚即便自己来也是同样下场了。

    所以张云帆也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即看着冯泽霖道:“你以为你这炎龙阵已经是绝对的实力了吗?呵呵……但这种无力的武技在我看来,也只是垃圾罢了!”

    话音刚落,张云帆左手伸出一只手掌,随即猛的一握拳,刚刚几乎要把他折磨致死的炎龙阵,竟然如同千万水晶一般,伴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声响,化成了成千万片冰絮。

    “什……什么?碎了?我以为只能冰封……可……可是真的留给破解了?”

    “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高手啊?太可怕了吧?”

    “神……这得是神仙了吧?最强之一的武技啊,捏手之间便荡然无存?”

    在场的众人皆是目瞪口呆,而哪怕是一直都犹如稳坐泰山一般的那几个族长级别的人物,在炎龙阵碎裂的那一瞬间,也都惊愕无的站了起来。

    他们自然很清楚,这炎龙阵而言,他们能够抵挡一阵不错了,还破解?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而他们都自叹不如的事情,眼前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做到了,而且最后还表现得如此轻松,这简直让他不敢相信。

    冯泽霖此时浑身颤抖着,仿佛自己辛苦了几十年建造的一座水晶宫,在张云帆一掌之下便成了一片废墟一般的心痛和愤怒!

    可算他再如何恼怒也无济于事了,纵然他拥有众多的武技,可这炎龙阵已然算是嘴得了,他也因为这炎龙阵在几多年前一战成名。

    此时看家本事都被轻松破解了,他还有什么能力再去反抗呢?

    “冯泽霖,你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命运吗?”张云帆冷冷道。

    冯泽霖嘴角一阵抽搐,仍旧想要维护自己那最后的一丝颜面。

    “张云帆,你不要狂妄,你这算什么?你真的以为自己无敌于天下了?”冯泽霖道。

    可他话音刚落,却只见张云帆左手一挥,随即他便看到了一串冰絮从张云帆掌心快速窜射而出,他刚要反应去躲避,却发现已然来不及了。

    他只感觉自己周身顿时一冷,随即意识便有些模糊……

    “啊?冻了?”人群里一人顿时大声惊呼。

    是啊,张云帆只是抬手一瞬间,冯泽霖便直接变成了一座冰雕!

    张云帆走了两步到冯泽霖跟前,沉声道:“这不是我与玄门的仇恨,更不是我与冯族的仇恨。可无论是冯右唐还是冯泽霖,他们这些人没有道义,即便有今天,也是罪有应得。”

    顿了顿,张云帆严肃道:“他们该死!”

    说罢,张云帆左手伸出一指,轻轻点在冯泽霖身,随后冯泽霖周身的冰层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纹。

    裂纹修炼扩大,接着只听“嘭”的一声,伴随着一阵血雾,冯泽霖竟然随着那千万快冰凌,一同消失了。

    “人与人之间的恩怨,只有二者才能相互了结,冯泽霖喜欢管闲事,他已经知道下场了!”张云帆肃穆的环视了一圈,最后道,“冯右唐在哪?”

    谁都知道张云帆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他和冯右唐的决斗被冯泽霖打断了那么现在冯泽霖已经被他干掉了,接下来他要干掉的便是冯右唐了。

    原本死心塌地跟着冯泽霖的那些人一瞬间都成了哑巴,虽然面面相觑,可也不想做这最后落井下石的一个。

    倒是来参加继任典礼的外姓人不管那么多,冯族内部的矛盾和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况且他们也乐于看到冯右唐这种败类付出代价。

    所以一人便指着一旁的一个出口道:“那边,我刚刚看到他向那边跑了!这家伙刚刚还在,跑不远,估计是看到了冯泽霖完蛋了,撒丫子跑路了!”

    张云帆微微一点头,便大步流星的从那人指着的侧门跑了出去,而他这一动,整个屋子里的几百人也都跟着呼呼啦啦的发出一阵躁动。

    今天绝对不可能让冯右唐跑掉,刚刚对阵冯泽霖落於下风的时候张云帆都没有这种想法,现在更没有。

    况且现在冯右唐一死,冯族所有的势力必然全部回到了冯亭的手,张云帆的目的也达到了。

    跑出礼堂,张云帆穿过一条小巷,一转弯便看到了踉踉跄跄溃逃的冯右唐。

    刚刚这家伙大难不死,可体力都耗尽了,所以此时跑的并不快!

    这是好事,正好张云帆抓他个手到擒来。

    张云帆猛的踏了两步,接着纵身一跃便跳到了冯右唐的前方。

    冯右唐也只是感觉自己头顶飞过了一道黑影,接着一抬头便看到了张云帆,本来他气喘吁吁,现在看到张云帆简直像看到了瘟神,心那股惶恐劲儿简直像山呼海啸一样的席卷而来。

    刚刚张云帆制服冯泽霖的时候,冯右唐在边,张云帆一指击碎冰凌,使冯泽霖万劫不复的画面估计算两辈子冯右唐都不会忘记。

    此时再看到张云帆,他有什么理由不恐惧,不求饶?

    反抗是没有用的,冯泽霖他都远不是对手,何况是弹指间干掉冯泽霖的张云帆?

    冯右唐反应倒快,赶紧扑通一下跪倒了下去,磕头如捣蒜似的大声哀求:“饶命啊……云帆小兄弟饶命啊,我错了……”

    正在此时,刚刚跟随张云帆从礼堂而来的一众人也跟了来。

    此处是冯府的一条大路,两边是翠绿绿植,可算这么宽敞的一个地方也一瞬间被这几百人给塞满了。

    站在人群前头的,基本都是一些大人物,而在这些人当,冯亭则站在最前面。

    张云帆看着冯亭,道:“从今天起,你是真正的冯族族长了,没有人再能够要挟你了!”

    说罢,张云帆便伸手要去取冯右唐性命。

    “等一下!”冯亭突然开口,但迟疑片刻后才道,“能……不杀他吗?”

    张云帆眉头顿时一紧:“为什么?现在不是你做善人的时候,他准备杀你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有犹豫过!”

    “可他是我叔叔……”冯亭目光流露着一丝惋惜,道,“我们可以囚禁他,只要不让他接触任何人好了,为什么要杀他?”

    张云帆无奈德叹口气:“冯亭,从此你将是族长了,心慈手软带给你的只能是毁灭。我知道有些事情让你狠不下心,但你应该知道,有些事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也不仅仅关乎你自己!”

    冯右唐似乎也看到了转机,现在唯一能救他的,以后冯亭了,所以赶紧求饶:“亭儿救我啊,叔叔是一时糊涂……”

    “闭嘴吧!”张云帆一掌打向冯右唐!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