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第九圣 第一百一十五章:梵天结界

时间:2018-08-04作者:第九圣

    魔气消散、易云渐渐恢复了神智,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玄玉!从小生活在天道宗,他一直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天道宗终老,对他来说天道宗就是他的家,就是他的根。玄玉作为一家之长是他最为敬爱之人,小时候他仍记得玄玉还抱过自己都自己开心。可没曾想今日置自己于死地之人却是玄玉。玄玉眼见易云恢复清明心中也生出一丝不忍,只是他道心坚定不忍之心一闪而过,除魔卫道之心却万古不变。玄天神剑的威力他清楚,易云即便有通天之能也绝难活命。易云嘴角露出一丝惨笑,或许这也算是最好的解决吧!白衣察觉到易云的危险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莫天机的天机轮盘虽比不上伏羲琴却也是天地间难得一见的至宝,而且莫天机又是全力的阻挡,一时间难以攻破。而她则是眼睁睁的看着玄玉的的长剑狠狠的刺穿易云的胸膛,直到易云眼神涣散进而双眼缓缓闭上。白衣少女心中犹如刀割,仿佛是去了心中最重要的东西,这种痛直入骨髓,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股股黑气自她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双眼渐渐变得血红“你杀了他,你们统统都要为他陪葬!”白衣少女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喝一声,一股狂暴的力量从女子的身上散发开来。“铮”琴音再起,再也没有之前的祥和,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杀机!“砰”莫天机的八卦玄影被瞬间击中,紧跟着莫天机胸口犹如遭受雷击,直接被击退数丈。“砰”又是一击重击,八卦玄影立时剧烈震荡,最终再也坚持不住重新恢复到巴掌大小再次飞回了莫天机的怀中。“上古至宝,果然厉害,好在魔子已然伏法”莫天机心中暗道!就在莫天机惊诧之余,白衣少女已然从天空中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向着易云所在的方位而去。满含肃杀之气的一道黑芒瞬间向着玄玉的背后击去,玄玉虽然是真仙之境的高手,但面对伏羲琴的一击,丝毫不敢大意。回见迎击,玄天神剑和玄光撞击杂一起,玄玉猛然后越数丈化解了对方的攻击之力。而白衣少女则是的一个闪身来到了易云的身边,而此时易云则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这妖女乃魔道中人,今天绝对不能让他跑了”白衣少女玉手一挥数十名人瞬间化作一篷血雾,尸骨无存。不一会之间整个广场之上雪雾弥漫,有着无限接近与真仙之境修为的白衣少女有着伏羲琴的加持一时间谁也不敢上前一步。“梵天结界”天智大喝一声,身上的袈裟瞬间开大数十倍,形成一块巨大的天幕,瞬间飞到白衣少女的头顶将他以及易云三人罩在结界之中。梵天结界乃是佛门一种极其厉害的空间结界,心痛一套封闭的阵法。如果没有超强的实力绝无可能突破梵天结界。天智身为出家之人不想看到众多修者命丧于此只得将白衣少封困在结界之中,有锦斓袈裟作为加持白衣少女几次发动攻击却始终无法破界而出。毕竟她虽有上古至宝伏羲琴在手,但始终和天智差这一份境界,再加上这梵天结界乃是佛恩高僧传下来的的无上阵法,此时由天智施展出来天下间能够破界而出的屈指可数。“大师好手段”“梵天结界果然名不虚传”“大师,杀了这妖女为修真同道报仇”……面对将他们才能够死亡边缘拯救下来的天智他们是不会吝啬溢美之词的,场上虽然都是修真界的高手,但那些年轻弟子乃见识过这样血腥的长线,虽然各个在宗门之中都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但没有经过鲜血的磨炼依旧是一个暖室的花朵。此刻见到白衣杀神被困在结界之中人人都松了一口气,天智双手合十口念佛号就立在白衣少女数丈之外,宝相庄严宛如一尊金佛。天智此刻全身金光大盛,佛门功法本就对魔煞之气有着克制的作用。面对白衣少女身上涌现出的滔天魔气手中能够将之拒在三尺之外不能寸进。“阿弥陀佛,施主杀气太重,老衲今日留你不得”话音刚落原本合十的双掌瞬间拉开前伸,然后在缓缓的靠拢。而这一开一合之间白衣少女只感觉到左右两侧两股强大的气墙正在缓缓的压缩自己所在的空间,力量之巨似乎能够将空间何闭。“老秃驴,你找死”伏羲琴光华一闪瞬间瞬间消失不见,白衣少女一双玉手不断的变换着印法,在少女的手上之上似乎有着雷电之力,迸射这火花。道家有五雷法只说,然而少女此刻施展的绝不是道家的五雷法,而是一种玄奥神奇的无名法诀,空气中仍然响彻这雷电交汇的刺耳之音。“刺啦”白衣少女双手成爪,出手快捷无论,像是在虚空中撕扯这什么。可以清楚的听到空气被撕裂的声响,而天智形成的威压也在一瞬时间快速被瓦解。“天罗策,破虚爪”“现在知道已经晚了”白衣少女冰冷的声音响起,仿佛来自地狱!天智眉头大皱瞬间感到一股危险袭来,白衣少女身化流行瞬间冲了过来,两只手掌宛若无影,顷刻之间已然击出上百爪。此刻认出少女琐所使用功法之人不在少数,破虚爪名为破虚,意指碎裂虚空。虽未必真的能够碎裂虚空,但其恐怖之处令人闻风丧胆。当初易云的母亲曾经施展出这破虚爪,无数修者界高手死在这鬼哭神嚎的魔爪之下。即便是大乘境的肉身已然宛若金刚,而这这破虚爪面前却宛如泥土一般不堪脆弱。两人的身法极快快到肉眼不可见的成都,很多只看到两团光影在结界之中闪烁,却看不到两人是如何交手的,金光紫点闪耀不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可见战斗激烈道何等程度。即便是玄玉、孔慕凡等高手见到也不由得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到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破虚爪再次现身尘寰,而白衣少女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正是这一代魔族圣女。“天意啊天意”玄玉缓缓摇头,此刻作为一派之长地位尊重的天道掌教脸上也满是无奈之色。父亲因为和魔族圣女结合而从一代天骄变成修正道口中的叛徒,并因此而死。谁能够想到十七年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儿子居然又和这一代的魔族圣女关系匪浅,不是天意有事什么?缘也命也,时也命也!“轰”结界中传出一声巨响,一道人影突然从光团之飞射出来,当光影镇定众人瞬间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喝彩。白衣少女嘴角溢出鲜血,头发有些散乱,脸色犹如金纸,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内伤。反观天智,全身金光灿灿,散发着强大的佛门真力。天智作为神秀的师傅金身不灭诀的修为远在神秀之上,距离那传说中的至高境界怕也仅仅只是一线之隔,破虚爪虽然厉害但以白衣少女的修为还无法突破天智的不灭金身。猛然间白衣少女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晃晃险些站立不住摔倒在地,显然要比看上去伤的更重。“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还是自我了断吧,阿弥陀佛”“哈哈…….”异变再起,猛然间的广场之上突然响起一阵大笑自身,这笑声飘忽不定仿佛从四面八方一起传来令人分不清发声之人所在的方位。众人无不暗暗心惊,这声音明明就在身边却令人无法发觉丝毫的气息。平日里自诩修为高深之人此时才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这等隐匿指数如此神奇想要杀他们岂不是易如反掌。莫天机虽然能够趋吉避凶,但也是在有限的条件下能够做到,然而面对这种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也推测不出来人的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来人是敌非友。“天智老秃,想不到你年纪这么大了居然还这么不正经,居然还会讲笑话,实在是笑死我了…哈哈……”声音再次响起依旧虚无缥缈,两人无法察觉,玄玉和孔慕凡相视一眼,暗暗警惕谨防来人突施偷袭造成重大伤亡。能够在他们面前如此施展这等密术而而不被发觉,唯一的可能就是来人的修为并不在他们之下。居然敢拿灵鹫寺主持消遣,说他是在将笑话,这样的话天下间谁人敢说?“是哪位高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天智朗声说道,同时四处寻找这说话之人的方位。“不,我可不敢出来,我怕大师以上天有好生之德让我自己了断,那我岂不是没命了”任谁都听得出说话之人完全是在戏谑天智,饶是天智乃佛门中人此刻也不由得大为光火。但他毕竟多年研习佛法,喜怒不形于色,缓缓开口道“既然阁下不远现身,还请告知老衲的话有何可笑之处?”“哈哈,天子老秃,你都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干脆直接放她离开不是更好,你让人家自己了断,同样是死你杀和自杀不都是要死,既然都是要死干嘛要假惺惺的说什么升天有好生之德,堂堂灵鹫寺主持说出如此狗屁不是的话,难道还不可笑”本该四大皆空的天智,此刻闻言也不由得老脸一红,谁让人家说的是事实呢!“阿弥陀佛,施主说的对是老衲着相了”说罢右手一挥,锦斓袈裟瞬间化作一道金光披在了他的身上,而梵天结界也随之消散。众人见状显然意识到天智这是不打算再出手了,而其余之人此刻却按奈不住的了,此时妖女重伤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大师慈悲为怀不与你计较,但你杀我门下这些个弟子,老夫绝对不能与你干休,受死吧”说话之人却是一个白发老者。“哟呵,还真有不要脸的,你们天天自诩为名门正派居然趁人之危,当真是太不要脸了”“藏头露尾的鼠辈可敢现身”被人如此讥讽白发老者当即怒喝!“现身就现身,你可不要后悔”话音未落一道白影突然从天而降,白发老者瞬间心凉了半截,本以为对方忌惮己方人多不敢出来,可是对方居然真的出来了。  ://../b//.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