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第九圣 第一百零一章:初闻噩耗

时间:2018-07-30作者:第九圣

    “易云,勾结魔教,背师弃门,杀害宗门长老,罪大恶极方凡我天道宗弟子皆有责任杀之”

    天道宗掌教当这修真派各界发出这道指令,此指令一处无异于将易云推向了所有正道人士的对立面,这一次易云不仅成为整个修真界的敌人,而且更是天道宗的敌人。www

    无论是任何时代,勾结魔教、学习邪派功法,背师弃门任何一项都为大逆不道之罪,人人得而诛之。而古剑枫作为易云的长老,这一次也难辞其咎将会受到天道宗刑罚堂的审判与处罚。

    “天道宗古剑枫教导无方,纵容弟子,被判处追魂之刑”

    一连串的消息从天道宗传出震惊了整个修真界,这一次天道宗遭受邪派偷袭,还损失了一峰之主,可谓损失惨重至极,名誉尽毁。

    不知道多少年了天道宗没有对门下弟子施展过这样的极刑,而且还是被施刑之人还是天道宗的一峰之主,更是令人震惊。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修真各界都对天道宗大为敬佩。纷纷称赞天道宗公正严明,明辨是非。

    最为难得是这一次的刑罚将会定在七日之后,届时将会邀请修真各界前来观刑。还天下修真正道一个公道。

    不仅如此修真界四大隐门之一的天机宫再次传来讯息,为了探寻这次动乱的根源,天机宫当代最为杰出的弟子莫天机已然现身修真界。

    “你想干什么,你现在回去就是找死”白衣少女拦住易云的去路,开口说道。

    可是现在的易云哪里听得进去,大声道“你不要管我,我必须回去我不能让师傅待我受罚,我一定要回去向相交师伯解释清楚”

    白衣女子没好气的道“你怎么这么没脑子,这摆明了就是一个陷阱,那个玄明是怎么陷害你的你忘了,你能解释的清楚吗?”

    易云沉默,是啊他解释的清楚吗?

    这一次的易云受伤并不是很重,只不过是失血过多身体有些虚弱。经过白衣少女的治疗后很快醒了过来,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刚醒过来便看听到古剑枫将遭受极刑的消息。

    原本他打算找到证据再回天道宗向掌教师伯解释,可眼下古剑枫因为他而要遭受极刑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去。

    “即便解释不清我也要回去”易云说的无比坚定。

    别人不知道他身为天道宗的弟子自然清楚,这追魂之刑即便是修为如古剑枫也绝对抵挡不了。www九九八十一跟追魂透骨钉穿透周身气海窍穴,任你修为通天也难以承受。

    “你真是个榆木脑袋,这样真的值得吗?”白衣少女显然对易云的油盐不进有些气恼。

    易云平复了一下心绪,郑重的道“谢谢,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真的非回去不可”说完不等对方回话,径直从对方身边走过。

    这一次白衣少女没有阻止,因为她在易云的严重看到了决绝,知道自己无论在说什么他都不可能改变主意。

    可是她真的能眼睁睁的望着易云去死吗?

    答案是不能,就在易云走出不到两丈的距离梦无痕猛然转身,玉手一挥一条紫色的犹如长蛇的事物飞了出来,立时缠在易云的身上,将其缠了个结实。

    “你……”

    “你不用在挣扎了,这是紫金藤,又叫做捆仙索,生长于极北苦寒之地,这根紫金藤已有万年,已经有了灵性,你越是挣扎就勒的越紧”

    “你放开我”易云此时已经有了愤怒!

    可是白衣少女对易云的愤怒视而不见,眼中闪过一丝邪异。易云身体被制用力挣了几下,不仅没有丝毫的松懈反而真的越勒越紧。

    血,鲜血从易云的身上不断渗了出来,染红了衣衫!

    易云没有开口求白衣少女而是不断的挣扎,哪怕白衣少女已经告诉他越挣扎智慧越勒越紧,这正是他向白衣少女表达自己非去不可的决心。

    不断凝聚真元一次次的想要冲开捆仙锁的束缚,鲜血从勒痕不断的渗出,顺着衣衫不断的往下流,直到从衣衫的袍底不断的低落,滴在地面上。

    整个过程易云一声没吭,而白衣少女则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中看不出丝毫的感情,可是看着易云身上在流血,她竟然感到无比的心痛。

    这种感觉让她很奇怪,从小到大他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的感觉。更不曾为任何人心痛过,她地位尊崇所有人都将她当做至高无上的存在,而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平日里那些人在她的眼中生命犹如草芥,对任何人的生命她都可以予取予夺,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她出身于魔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直以来便是魔族乃至邪派的信条。无论是魔族还是妖族都将之奉为真理,这才是人的本性。

    正邪的矛盾也正源于此,在正道看来邪派这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行为是无比自私的。而邪派之人则认为所谓的正道不过是一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是几度虚伪的。

    而她一直以来也对此深信不疑,可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便让她对此产生了一丝疑惑。当时眼前的这个男子明明感受到自己要杀他,却在危急关头明明已经刺出去的一剑,却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撤回。

    在她看来这无疑是无比愚蠢的,但似乎也正是从那时候起便对眼前之人产生了好奇。

    论长相易云算得上清秀但却算不上十分英俊,论修为也算不上出类拔萃,跟她比更是天壤之别。她无论如何也不曾想过有一天会为这样一个人感到心痛,似乎一想到易云此去便是死亡,便心痛的难以自抑。

    “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我会有多难过”白衣少女轻轻说道,此时的她没有了往日的高高在上,显得无限柔情。

    这温婉神情的语言传入易云的耳中,易云一下子愣住了,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对方,甚至忘记了挣扎。

    四目相对,寂静无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