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第九圣 第一章:易云

时间:2018-05-24作者:第九圣

    浮黎山,山脉绵长,灵韵逼人,连绵三百余里。仙风灵露、清泉翠竹穿林而过,彩云玉雪、灵兽飞禽往来其间。七大主峰高耸入云,风景各异,连亘的山脉给人一种挺拔天地之势,启迪万物之感。

    而浮黎山之所以为闻名于世,不仅仅因其秀丽非凡的景色,更因为天下三大宗门之一的玄门正宗天道宗坐落于此。

    一千七百年前天道宗创派祖师天玄子,于太清洞渊得悟天机,修得大神通。突有一日静极思动之下离开太清洞渊,入世修行,因此迹遍游天下名山。

    不一日来到浮黎山,以天眼神通察觉在浮黎山下有一处天然龙脉汇聚,灵气逼人。继而在此开宗立派,这才有了后来名震天下的天道宗,而浮黎仙山也因此成为了天下敬仰的修真圣地。

    神州大地千百年来涌现出无数修真强者,他们仗剑神州,除魔卫道,为世人所敬仰。时至今日修真求道之事盛行,很多人都已能拜入修真门派寻仙问道为荣。而经过千百年来的发展修真界以三宗四派最为世人所称道。

    天道宗主要有七大主峰,分别是紫霄峰、赤霄峰、碧霄峰、栖霞峰、云雾峰、藏云峰以及落拓峰,每一峰都有各自的峰主一般都是有天道宗的长老担任,每一位都是修真界久负盛名。

    经过千百年的发展,天道宗人才鼎盛,弟子众多。除了掌教坐下的长门弟子,其余六峰近年来也涌现出许多天资非凡的杰出弟子,而落拓峰却是唯一的例外。

    其他六峰弟子众多,而落拓峰却是人才凋零,总共才四个人,和其他六峰人才济济的繁荣景象比起来实在是太寒酸了。

    当啷、当啷

    落拓峰下,蜿蜒崎岖的石阶天梯上传来一阵锁链撞击的声音,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正一步一趋的走着。道童面容清秀,脸色却毫无血色,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有病在身,身上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道袍,看上去虽然很破旧但洗的却很干净。

    少年名叫易云,是天道宗一名“特殊”弟子,因为他是天道宗所有弟子中唯一一个带着手铐脚链的。

    易云被老酒鬼师傅一次外出游历捡回来的,被捡回来时还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而且从小身患体寒之症,身体虚弱,也正因为他并不能像正常弟子那样修炼。

    “云师弟,这两天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你怎么又出去了”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急冲冲的跑了下来,一边说着一边大口的喘气。

    “二师兄,我只是出去了一下没事的”易云低着头说道!

    “你看看你脸色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你这还叫没事你不知道过两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吗,师傅让我这两天好好看着你,你要是出了事师傅会扒了我的皮的”二师兄一脸沮丧的说道。

    易云因为自幼体寒多病,据师傅老酒鬼所说是这病是打娘胎里就带出来,后来又因为被寒气侵入体内,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以至于烙下了病根。

    平时的时候还好,除了脸色苍白,手脚无力外并没有太大的症状,但每逢月圆之时候病情就会加重。身体自内而外散发寒气,就连体表,血脉甚至都会结冰,每到这个时候便会承受巨大的痛苦。

    这些年来老酒鬼师傅用尽各种手段,炼制各种丹药也不能将病根根除,只能依靠老酒鬼的烈火丹将体内寒气压制。

    一阵山风吹来,易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双手抱住了肩膀,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还是快进屋吧”

    “嗯”易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可是刚一迈步却差点摔倒,好在二师兄朱候一把扶住。

    “你看看你站都站不住了,再不快点饭菜该让大师兄吃完了”说着一把将瘦小的易云抗在肩头,快速的向峰顶冲去。

    朱候目前已经达到筑基后期的修为,虽然还不能凌空御气而行,但狂奔起来却不逊于奔马,几个起落已经带着易云奔上了山顶。

    郝大勇落拓峰大弟子,也就是易云和朱候的大师兄,为人忠厚老实老师。,在厨艺上恐怕整个天道宗难出其右。因此落拓峰一脉虽然是整个天道宗最没落的,但伙食却绝对是整个天道宗最好的。

    “哇,好香啊”朱候流着口水说道,说着一溜烟放下易云便冲进了屋子。

    看着朱候的背影易云苦涩一笑,碍于身体的原因这些年来无论他如何努力的修炼都无济于事,以至于他目前就连常人都比不上。

    “云师弟,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来吃饭”身材丰满的郝大勇端着一盘香喷喷的炒冬笋说道。

    “哎,来了”

    两人进屋,朱候已经开始大快朵颐起来。说来真是世界之大直接自大无奇不有,郝大勇喜欢做饭但论起吃饭他两个绑起来都比不上一个朱候,可偏偏郝大勇的身材足足抵得上朱候两个,也是奇了。

    “对了大师兄,师傅什么时候回来”朱候一边吃着一边说着!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这两天肯定会回来的,过两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师傅是不会忘的”

    说起他们三人的师傅,那也算得上够奇葩的了,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酒鬼。虽然是天道宗的长老,但这些年来从来不干一些正经事,甚至连三人的修为也从来没有指导过一次。

    就连朱候的修为也是郝大勇代为指导的,可是郝大勇碍于资质的原因,虽然拜入师门十几年也不过是区区的结丹境初期的修为。有一个不靠谱的师傅,两人的修为也只能是不靠谱的。

    不过唯独在一件事上他们这个不靠谱的师傅却是相当的靠谱,就是易云。每当月圆之夜他必然会回来亲自为易云疗伤,否则易云也活不到现在了。

    “不过这次师傅却是出去太久,这一次的居然去了几个月”郝大勇说道,继而转身“云师弟,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的,对了大师兄过两天”

    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三人以为是师傅回来了,连忙出门迎接。结果却看到几个赤霄峰弟子,走了进来为首一人易云认得是赤霄峰的一名弟子杜恒,说起来他之所以会被戴上手铐脚镣还是因为他。

    两年前他和易云之间发生了摩擦,结果谁也没想到平时手无缚鸡之力的易云居然将杜恒打伤,在床上躺了三天。而几位长老亲自查看,却在易云身上查看不到丝毫的元力,最后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最后只能归结于易云体内不知名的寒气,为了不让他今后再伤人,只能给他戴上手铐脚镣以防万一,也算是对他出手伤人的惩戒。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朱候怒气冲冲的说道!

    杜恒不屑的道“我来这又不是来找你们的,快兄弟们到药田在那我们快去”

    说着手指往不远处的一处药田示意众人前去采药,这些朱候可就不干敢了,闪身挡在众人面前喝道“你当这里是你们赤霄峰想采就采,我看你们今天谁敢动”

    “瘦皮猴,这里也是属于宗门的药田,又不是你们一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们采”杜恒冷哼道,身后的众人也跟着叫嚷起来。

    杜恒这话实在是有些强词夺理,众所周知虽然各大主峰都属于天道宗,但其实却也有区别的。各峰的药田也都是各峰自己的人在种植,属于各峰的私有资源,这在天道宗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杜恒这么说摆明了是来找茬的,不过郝大勇一向与人为善,心想可能是对方真的需要什么药材急用,更何况大家都是同门便道“不知道杜师弟需要什么药材?”

    “大师兄,你”

    “好了朱师弟,都是同门几味药材而已”

    大师兄都这么说了,朱候也不好在说什么,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

    杜恒以为郝大勇怕了自己当下有些洋洋得意“这才对嘛,我这次来也不要多就把那株火灵芝给我吧”

    三人脸色齐齐变色,郝大勇也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有些发怒,但还是开口道“这株火灵芝是师傅从别处移植而来,是给我云师弟治疗体寒之症的药引,所以不能给你”

    这火灵芝乃是三年前老酒鬼外出云游时在一处火山岩口发现的,正所谓正反相冲。易云幼时被至阴至寒的玄阴之气侵体,而这火灵芝乃是至阳之物,最适合做药引。

    所以这火灵芝可是极其关键的,三年来无论是郝大勇还是朱候都对之爱护有加,唯恐出现什么差池。眼看再过两天师傅会连便能炼制成丹药治好易云,怎么可能会轻易让出去。

    “就他那个病秧子的样,再好的丹药给他也是浪费”杜恒十分不屑的说道。

    正所谓人情冷暖,易云从小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修炼,所以在宗门内受尽了冷言冷语,养成一种自卑的心理。此刻虽然杜恒咄咄逼人,但他还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朱候和郝大勇作为易云最为熟悉的两人,自然也清楚易云的性格。易云不说话他们可不能做事不管。

    “姓杜的你别得寸进尺,刚才我还想施舍给你几株药材,现在你连一片药叶也别想带走”

    “瘦皮猴,我今天非要带走你能阻止的了吗,给我抢!”,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