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妃倾城 第623章 幕后的凶手

时间:2018-05-22作者:未知

    第623章幕后的凶手

    楚倾瑶能够想像得到此时的白谨,有多痛苦,她难过的道,“炙,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没管好他。”

    她从怀里拿出装着蛊虫的小瓶,给他看,“这是从鬼医身上取出来的蛊。他就在房里,等他醒了,我就把他交给皇姐去处理。是生是死,我都不会干预。”

    轩辕炙的自责一点也不比楚倾瑶少,“阿楚,怪我大意了,你问无双看不看到他时,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让人把他拦在山下。”

    楚倾瑶见无双站在房门口,有他守着,她很放心。

    她道,“我想去看看皇姐,怎么说鬼医都是我徒弟。”

    “阿楚,与你无关。”轩辕炙拉住她的手,此时才发现她的手凉得可怕,他心里升起丝丝的疼痛。

    他用内力温暖着她的小手,带着他去了秦心远的院子。灵堂就设在这里,那些来参加婚礼的人还没走,他们都安静的等着,想看看这件事最后的结局。

    天术老人在夜染大陆一向很有威望,特别是今年楚倾瑶给各小国送药材种子时,还着重强调了,种子是天琼国玖月国还有毒门尊门共同资助的。因此,各国皇室对天术老人的敬重更上了一层楼。

    甚至有人已经下了决定,要是天术老人心软,不肯杀鬼医,他们就替他上去一刀把人宰了。

    白谨一身素服跪在最前方,哭得不能自已。在她的身后是一排又一排的尊门弟子,这些人虽然跪着,哀伤的脸上却带着愤怒,低低的呜咽声弥漫在整个尊门。

    楚倾瑶前脚刚迈进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她一回头就看到韩清逸带着珂雪来了。轩辕炙道,“我先去看看皇姐。”

    “瑶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珂雪才一上山,就听说鬼医杀了我师父?”韩清逸一脸悲痛。

    虽然他的医术大多都是天术老人传授的,但他确实是拜在了秦心远门下。如今师父被杀,他这个当弟子的理应替他报仇。

    楚倾瑶无力的苦笑,可是该解释的话,她又不能不说。

    “清逸表哥,鬼医被人下了蛊,才会理智尽失。他……”接下来的话,她又咽了回去,难道她要告诉韩清逸,鬼医很喜欢你师母,如果他是清醒的,绝不会做出这种让你师母痛苦的事情来?

    以鬼医从前在江湖上的名声,她说了也只会让人误会,还会以为她是在为自己徒弟开脱。

    “是不是童芜干的?”韩清逸气得面红耳赤,脖子上的青筋都直跳。

    “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谁有这等本事!”楚倾瑶愤怒的瞪着双目,眼睛里尽是红血丝。

    “清逸,皇婶好像很累,你少说两句。”珂雪公主上前扶住楚倾瑶,“皇婶,要不我先扶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公主,我没事!”她还要拿着蛊虫去找天术老人,哪怕最后真的保不下鬼医,她也要把该做的全部做了,也不枉他喊她那一声师父。

    “瑶儿,不管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这一边。”韩清逸自嘲的道。看到瑶儿这么痛苦,他的心已经偏向了她。

    “清逸表哥,这话你不准再乱说。既然到了,就赶快进去给你师父上香吧!”楚倾瑶道。

    三人一同进了灵堂,楚倾瑶见里面并没有天术老人,等韩清逸上完香后,她也跟着上了一支。然后她转身走了出去,珂雪从后面追上来,“皇婶,你要去哪?我陪你。”

    “公主,我要去找天术老人。”楚倾瑶站住。珂雪跑过来,再次扶住她。

    天术老人因为痛失了爱徒,正独自在房里默默垂泪。“心远,你放心,为师定要杀了鬼医为你报仇!”

    楚倾瑶站在门外,听着天术老人的自语声,心如刀绞,恨不能代之承受。她转身要走,天术老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进来!”

    她让珂雪先回去,然后红着眼睛进屋了。见天术老人正孤独的坐在椅子上,满目憔悴,形容枯槁。她过去,直接跪到了他面前,“前辈,鬼医是我的弟子,弟子有错,我这个当师父的愿意与他受相同的惩罚。”

    天术老人望着她,声音里带着气愤,“王妃,你这是要折煞老夫吗?鬼医是你弟子不假,但他也有自己的思维方式,我虽然老了还没糊涂,此事与你无关。”

    “前辈,鬼医确实该死,可他是被人下蛊了,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她边说边把蛊虫递向天术老人。

    天术老人的心倏地一滞,震惊的看着蛊虫,“王妃,你所言可属实?”

    “前辈,鬼医还在昏迷之中,前辈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过去查看,就算我把蛊虫取出来了,相信以前辈的医术,也能查到一些痕迹。”

    见天术老人颤抖着双手,接过了蛊虫,楚倾瑶心有不忍,“前辈,我只是向你陈述鬼医行凶的原因,至于最后要怎么定他的罪,我都不会干涉。”

    楚倾瑶这一招绝对是以退为进。

    以天术老人的威望,在知道鬼医被人设计陷害之后,还如何能让鬼医偿命?

    天术老人看着她,目光如同凝固了一般,许久才道,“王妃,你起来吧!老夫还分得清事非。这事的幕后凶手是童芜,鬼医只是被人利用了。”

    楚倾瑶见天术老人满脸痛苦,跪在那里,给他磕了三个响头。“前辈,此事虽不是鬼医本意,人却是他杀的。这件事不管如何解决,我都不会插手。”

    楚倾瑶从地上站了起来,见天术老人脸色不好,拿出一瓶调理心脏的药,放到桌上,“前辈,这药对心脏有好处,如果前辈觉得不舒服,可以服下两粒。”

    她出来时,见轩辕炙正等在外面。他快步过来,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阿楚,你要去看鬼医吗?我陪你。”

    楚倾瑶脚步一顿,“不用你去,让皇姐知道了,不好。”

    轩辕炙没说话,只是握手的力道重了几分,“我想过了,就按你说的做吧!等鬼医醒了,把他交给尊门。”

    顺着洒满月光的小路,两人走得极慢,大家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可谁都感觉不到饿。轩辕炙见楚倾瑶脸色苍白,有些虚弱,心疼的抱起她。

    “炙,不用,我自己能走。”她怕被别人看到。毕竟是她的徒弟杀了人,她这个当师父的应该低调。

    “阿楚,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轩辕炙脚步沉稳,双眼目视前方,“我虽然不能答应你保下鬼医,但也不允许任何人用这件事来欺负你。”

    楚倾瑶觉得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淌了下来,被夜风一吹,凉凉的还有些痒。

    轩辕炙就这样抱着他,坚定的往前走。路上倒是遇见了几个人,但他脸上戴了面具,这些人也不熟悉,都急匆匆走了。

    到了鬼医呆的废弃屋子时,见无双正如同一棵笔直的青松,站在夜色里。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阿攸,你没事吧?”

    “没事,无双,你饿了吧,自己去前院找点吃的!晚上我守在这里,你不用来了。”鬼医杀了人,如果晚上没人守着,难保尊门的弟子不会跑来杀了他泄愤。

    无双见是轩辕炙陪着她来的,点了下头道,“我去看看芸篱。”芸篱这时候,应该陪着白谨,他忽然很惦记她。

    也不知道那个丫头吃饭了没有,可别饿坏了身子……

    进屋之后,楚倾瑶从系统中拿出一颗夜明珠,轩辕炙接过后,高举过头顶,为她照亮。她上前来给鬼医量体温,测血压,见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不由的长舒了口气。

    轩辕炙看着鬼医,一脸疑惑,“阿楚,你想过没有,童芜是什么时候给鬼医下的蛊?暗卫给我的消息是,他前些日子去了医门。”

    “这些事情,等鬼医醒了,就有答案了。”楚倾瑶眸子里笼上一层担忧,鬼医那么在意白谨,就算这次逃过一劫,余生也不会好过。

    他会后悔,更会自责。

    以前,她一直以为鬼医还有机会,因为她隐约觉得白谨一直拖着不成亲,是对鬼医有意。经此一事,他们俩人此生怕是只能做仇人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大怒。

    童芜,你这个该死的败类,总有一日,我要把你做过的坏事,统统还给你。她眼中带着厉色,“炙,童芜一定是在报复我,鬼医是无辜的。”

    听她说完,轩辕炙的目光就锐利起来。追究到底,童芜想要对付的人都是他炙王府。鬼医只是比较倒霉,谁让他是阿楚的徒弟!

    他道,“不管这件事的结局如何,我都和你一起承担,鬼医罪不致死,你放心吧!”

    楚倾瑶有些震惊,摇头道,“理是这个理,可皇姐那里,我们怕是没法交代。”

    “明日一早我就去找天术老前辈,和他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了,看他怎么决定。”轩辕炙道,“阿楚,我们都一天水米未进了,你等我,我去找些吃的回来。”

    虽然没感觉到饿,楚倾瑶还是答应下来,看着他离去。

    她坐在床头替鬼医把脉,发现他的情况还好。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能醒了。她看了眼光秃秃的屋里,想出去找个东西做支架,好给鬼医挂点营养液。

    没想到她才刚一出来,就听到附近有脚声,听声音还不止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