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妃倾城 第614章 宛妃的恨意

时间:2018-05-22作者:未知

    第614章宛妃的恨意

    当她走出守山弟子的视线后,立刻往一条小路上拐去。

    她爱漫天妖,爱得胜过自己,所以才不想他为难。她不想用负责任这三个字来约束他,他应该是自由的,然后去守护她在意的女子。

    她捂住胸口,觉得那里好疼,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远,她终于泪如雨下,放声大哭。

    楚倾瑶和无双回到客栈,发现后面有人跟踪。无双冷笑着回头,走到客栈外面,把一个太监揪了出来,冷声道,“回去告诉北宫夙还,要是再敢让人跟来,就来几个杀几个。”

    太监一脸不服气,趾高气昂的道,“东方无双,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这里是我们赤罗国的都城,有什么地方是杂家去不得的?”

    无双没说话,扯住他的手腕,只听咔的一声脆响,太监面如土色的跪到了地上,哇哇惨叫,“啊……我的手……”

    “滚!”无双怒吼。

    太监捂着手腕,爬起来就跑,那模样就像走晚了,会把小命搭上一般。

    进了客栈,没找到云川,看来他又出去了。无双叹了口气,“阿攸,解药配制得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你打算在什么时候换人?”

    “我担心童芜会出尔反尔,再说还有一个暗国公,他没救出秋横,肯定会拼命的要将我们拦下。”

    “不如我们把地点改在与天琼接壤的边关。”楚倾瑶早就有此打算。

    既然给童芜下毒了,就从没想过还要给他解。再说新配制出来的根本算不上解药,里面可是加了料的。

    无双想了下当前的形势,决定明日就去找北宫夙还。!%^

    云川回来时,说外面都在传言,北宫子都病倒了。

    “不太可能吧!我和阿攸早朝的时候,还见过他。”那时候,北宫子都的气色还非常好,怎么才短短半日,就病了?无双深表不信。

    “他可是皇上,如果没病,谁敢乱传谣言?”云川觉得无双不相信他。他这么大的人了,不可能连个消息也打听不明白。

    “明日我去一趟饰品店,看罗兰公主在不在。”楚倾瑶想问问她。

    见云川不太高兴,无双道,“我今天已经见到了秋韵竹,她一切都好,等到了边关的时候,我们就用解药把她换回来。”(!&^

    “为什么还要去边关?”云川一脸焦急,“现在就换。”

    “你以为现在把解药给了童芜,他还会让我们离开?”无双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云川。云川脸一红,把头扭开。

    第二日早饭后,楚倾瑶又去逛了一会医馆,但直接拐去了饰品铺子,刚好罗兰公主也在。两个人一见面,罗兰公主就道,“父皇病了。”

    “什么时候的事?”

    “听说昨日下了早朝,批了会折子身子就不舒服,宣了太医也没查出原因。只说是太过劳累,让他多注意休息。”

    “他什么症状?”

    “这种事情,除了皇上身边的人,别人打听不出来的。”罗兰公主摇头苦笑,“倒是有个人托我给你带句话,说她想见你。”

    “谁要见我?”不怪楚倾瑶吃惊,她在赤罗国可谁都不认识。至于北宫夙还,因为军符一事,怕是恨不得把她杀了,绝不会这么温柔的求见。

    “是宫中的宛妃。”罗兰公主道,“你不认识她吗?”

    宛妃?

    不知怎么的,楚倾瑶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宛如。当时她马上就要同林延安一道处斩,是轩辕炙放了她。”她全名叫什么?”

    “好像是叫林宛儿,两年前,父皇出宫狩猎,回来时就带了个女子回来。父皇很喜欢她,才短短一年,就直接位列四妃之一。”

    楚倾瑶觉得林宛儿就是曾经的林宛如,便道,“若是我同意见她,要如何相见?”

    “明日巳时,城外十里吉祥寺,宛妃娘娘要去寺里祈祷。”

    “公主与她关系很好吗?”

    “她是宠妃,我是公主,平日里一直相安无事。昨日,她忽然找上我,让我帮你带句话。”

    “多谢罗兰公主,明日我定会准时赴约。”

    罗兰公主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问道,“无双太子怎么没来?”

    “他没时间,我便一个人来了。”楚倾瑶说得是实话,无双今日去解忧阁了。

    “你是炙王妃吧?”罗兰公主崇拜的看着楚倾瑶,“虽然外面都说你已经死了,可我不

    信。你的医术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死?再说若炙王真死在境主手上,你就更不会死,你只会千方百计的替他报仇。”

    “公主倒是冰雪聪明。”楚倾瑶赞道,“若公主当真不想嫁给童芜,我给公主一瓶药,公主服了之后,就会卧床不起。”

    “若他知道我身染重病后,还是执意要娶呢?”罗兰公主很是担忧。

    “童芜的野心绝不比你父皇的小,他之所以答应你父皇,也是因为他看不上四国,他心中所图更大。”

    “啊?”罗兰公主惊叫,“难道他想取代境主?”

    “若病了还躲不过去,我还有一法,就是毁掉公主的容貌。”楚倾瑶看着罗兰公主,本以为她绝不会同意。没想到她只是略一迟疑,便道,“既然不能与所爱之人长相厮守,这张脸毁了也不可惜。”

    楚倾瑶笑了下,“放心,并不是真的要毁容,只是让你的脸看起来惨不忍睹就行。”

    罗兰公主感激的对她一礼,“多谢炙王妃!此生罗兰这条命,就是王妃的了。”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等我离开后,我们以后就没交集了。”

    罗兰公主有些意外,“其实我怀疑父皇并不是真的病了,听人说他在发病之前饮了一杯茶。当时太子进宫,向他回禀你们在太子府的情况。”

    楚倾瑶眼神一亮,看来赤罗国的天要变了。

    罗兰公主走时,从楚倾瑶手上拿走了两包药。当晚,就卧床不起了。

    当楚倾瑶回去和无双说,北宫子都的身体确实出了状况时,云川挑衅的道,“昨天你们

    还不相信我,这么点小事我还能打探不清楚?”

    “你能耐,你怎么看不住媳妇?”无双冷着脸。

    “表哥,明明是暗国公太狡诈了,你还说我?”云川瞪着无双,很是不满。这个表哥真是太讨厌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有脸找理由?”无双看着他,“早就让你回云阙国去,你死活不同意,现在知道任意妄为的后果了吧?”

    见他们两兄弟似乎要吵架,楚倾瑶急忙道,“我明天要去城外的寺里一趟。”

    “去那干什么?”云川觉得好奇。

    “去见一个人,”她转头问无双,“你知道林宛如吧?我怀疑北宫子都后宫里的宛妃就是她。她让罗兰公主带话来,说想见见我。”

    “怎么会不记得,她当时可是封后了。”无双皱眉,“林延安都死了,她怎么还活着?”

    “是轩辕炙放了她,既然她想见我,我去会会便是。”

    “那明日我们三个一起去。”无双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今日是吉祥寺的庙会,大早上的这里已经人山人海,香火缭绕。卖零食的小贩推着车子,在人群中不住的吆喝。

    楚倾瑶三人随着人流进了大殿,见里面黑压压的跪了一地人,她哑然失笑,宛妃是何等身份,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阿攸,我们去后院找找,她不会在这里。”无双也在此时道。

    “我不跟你们去了,我要为秋韵竹上香祈祷。”云川道。

    楚倾瑶和无双正往后院走,忽然看到一个小沙弥,他打量了两人几眼后,才道,“女施主,你要等的人在后院厢房,请随我来。”然后又对无双道,“这位公子可以跟过去,但不能进去。”

    楚倾瑶走进厢房,一眼就认出了林宛如。

    林宛如一身淡紫宫装,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举一动都带着得体的优雅。似乎比在天琼宫中,要妩媚妖艳得多。

    “炙王妃,好久不见。”

    再见林宛如,楚倾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见过宛妃娘娘,不知娘娘叫我来,可是有事?”

    “炙王妃,我想帮你!”对上楚倾瑶不解的眼神,她又道,“我恨北宫子都,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遭那么多的罪。炙王妃,我的命是炙王给的,为他报仇我做不到,但其他的地方,但凡有能用得到我的,我一定竭尽全力。”

    “王爷当日放过你,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回报,林宛如,你听我一句劝,找机会离开皇宫,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吧!”

    林宛如凄楚的笑起来,“我和国师合作了,我进宫为妃,他助我除去北宫子都。”

    怎么哪都少不了国师?楚倾瑶对这个人越来越好奇了。

    “国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问。

    林宛如冷笑,“他?一个阴险的东西而已。他早就看中了皇位,想要取而代之。正好我送上门来,我们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知道他不好相与,你还与他合作?”

    “林哥哥死了,孩子也没了。我活着与行尸走肉无异,可我不甘心,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北宫子都,我一定要让他去给他们陪葬。”

    “可你想过没有?国师最后肯定不会放过你。”楚倾瑶好意提醒。

    “不放过又如何,我本来也没想活。”林宛如眼神狠厉,带着疯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