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妃倾城 第274章 儿子找上门

时间:2018-05-22作者:未知

    第274章儿子找上门

    “不过不管你如何狡辩,本将都不会信你,你再不走,我就叫人来抓你了。到时候以内奸罪论处,你可别怪本将无情。”

    如果不是知道女儿特别在意这个人,贺兰厚德早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命人将楚云暮拿下了。谁还有时间坐在这,和你讲道理啊!

    楚云暮不舍的看向贺兰唏,“贺儿,我父皇那边拖不得,我一会就动身上路,你留在天琼等我回来,不忘初心,勿念勿忘。”

    贺兰唏眼角滚落一滴泪水,不断的点头,“云暮,多保重。”

    楚云暮对着贺兰厚德又是一礼,这才匆匆离去。等他一走,贺兰厚德就道,“唏儿,今天你要是敢出府,我就打断你的腿。”

    看到爹放走了楚云暮,贺兰唏已经十分知足,哪还敢再惹他生气,立刻听话的道,“爹放心,今天女儿哪都不去,就留下来陪着爹。”

    贺兰厚德还在气头上,看到她就心烦。天下好男儿那么多,她喜欢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苍隼狗?他一生上阵杀敌,最痛恨的就是苍隼国人,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他唯一的女儿竟然看上了一个苍隼国人,而且还是令他恨到咬牙切齿的皇室。

    楚云暮出了将军府,与等在外面的极北汇合后,两人两骑直接出城,一路向着苍隼国进发。

    楚云暮回苍隼国的事,楚倾瑶还是第二天听贺兰唏说的。当她得知贺兰大将军坚决反对他们两人在一起时,不禁为楚云暮捏了把汗,看来他想抱得美人归不容易啊!

    今天从废宅回来后,她找到府上的管家,让他把京中青年才俊的资料收集一下,等有时间,她好替青倚挑选挑选。如果看到相当的,再去和青倚商量。

    七绝听说这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晚上管家去找王爷,将王妃吩咐的事说了出来,七杀一听,立刻过来找七绝,“喂,七绝,你喜欢人家怎么不去说?”

    七绝正烦着,回手就赏了他一拳,“一边去,你不准乱说。”

    七杀嘿嘿贼笑了几声,“你当我是瞎子啊!我早就看出你对那个青倚不一样。我要是你,我就自己去和王妃说,同不同意都是一句话的事,就算没希望,咱也认命。”

    七绝苦笑,“七杀,你忘了我们的身份了吗?暗卫还想娶妻生子?你觉得你配吗?”七杀觉得喉咙干得难受,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也许是主子对他们太好,让他忘了自己的身份,七杀回了七绝一巴掌,“兄弟,你说得对,我们没资格谈情说爱,只能看着心爱的姑娘嫁给别人。”

    “七杀,这话不准再说,暗卫如果对人动了感情,后果你知道的。”曾经,有个暗卫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后来被上头发现,那个暗卫就再也没出现过。

    “其实我这样挺好,以后如果她嫁得近,我还有机会看到她。”七绝忍着心痛,说出违心的话。她早就知道青倚有一天会嫁人,可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无双公子泡了个舒服的温泉浴,爬上池子,忽然想到了楚倾瑶,见今晚月色不错,便想着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溜进炙王府。

    他这才刚要出门,芸篱就沉着脸从外面进来。

    “公子,你要出去?”芸离见公子穿越得很整齐。

    “嗯,想出去转转。”无双公子从芸篱身边走过去,不想被她一把抓住。

    “芸篱,你干什么?”无双公子有些不满,却没挥开她的手。

    芸篱眼中忽然升起了水雾,似有无限委屈,她吸了吸鼻子,才道,“公子,流玉抱着孩子跪在外面,死活非要见你,说……”

    无双公子皱眉,“是那个刚生了孩子的丫环?她要是有难处,你让管家帮帮,不要来烦我。”听她提到孩子,无双猜测到应该是那个丫环。

    “可她说一定要见公子。”芸篱觉得心口闷得慌,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芸篱,我这宅子是私人住宅,我可以发善心收留她们母子,却容不得她闹腾。告诉她,要是再不知好歹,就把人赶出去。”无双公子觉得那个丫环太不知趣了。

    芸篱见公子又要走,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声道,“公子,可她说那孩子是你的,是公子你的。”

    无双公子懵住,他什么时候和女人生了孩子,而且还是一个身份那么低贱的女人?他愠怒的站定,眼中已是暗涛翻滚,“去将那个女人给本公子带过来,本公子倒要看看她到底是谁,能有福气生下本公子的孩子。”

    芸篱一愣,看公子的表情分明不知道流玉这个人。看来一定是那个女子想过好日子想疯了,当初真不应该心软留下这个祸害,凭白坏了公子的名声。

    她气冲冲的出了公子房间,直奔院外,院门口流玉正抱着孩子跪到地上,怀里的孩子不停的哇哇哭着。四周已经围了不少宅子里的下人,纷纷劝着流玉,“你不是府上的丫头吗?到这跪着干什么?孩子都哭成这样了赶紧回去喂喂啊!是不是饿了?”

    “孩子病了就去看大夫,你跑公子这儿来闹腾算什么?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有丫环看不惯流玉的做法,出口讥讽。

    “主子已经够仁慈了,让你在府上生孩子还在府上养。你现在又来这里闹,你以为你是谁?这样不知轻重的人,就应该赶出去。”

    流玉满脸通红,只是固执的跪着。等她看到芸篱出来后,眼中有光芒闪过,急急的道,“公子可答应见我了?”

    芸篱看了眼四周,最后又厌恶的看向流玉,连带着她怀中的孩子也觉得讨厌,冷声道,“你应该知道往公子身上泼脏水的后果,你确定还要见?”

    “我自然要见,孩子可是公子的。”流玉脸更加红了,说完又觉得自己底气又足了些,反正具体是谁的孩子,也没人能查得出来,只要她一口咬定,无双公子不承认都不行,别忘了,她可是曾经和他一度春宵的。

    四周哗然一片,有一些自认为长得好看的小丫头已经怒了。冲过来就指着流玉道,“我看你就是个疯子,公子那么优秀出尘的人,怎么会看得上你?”

    流玉既然想要将孩子推到无双公子身上,自然就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站了起来,对芸篱道,“我们可以去见公子了吗?”

    芸篱觉得带这个女人去见公子,就是对公子的亵渎,可当着大家的面,又不能不把事情弄清楚。她怨气冲天的道,“只希望一会和公子对质时,你还能坚持住你的说法。”

    “这就不牢芸篱姑娘费心了。”流玉一改进府之后的软弱性子,好像信心十足。芸篱不禁有些担心,一想到这个女人生下了公子的孩子,她就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她的步子有些无力,等将流玉带过来时,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公子,人带过来了。”

    不待无双说话,流玉已经抢先一步开口,“公子,你不记得流玉了吗?”

    无双公子一脸冷色,流玉是谁,他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看在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不容易的份上,马上给我滚出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流玉一慌,赶紧抱着孩子跪下,她怀里的孩子可能是哭得太久,又睡了,腊黄的小脸上还有吐出来的奶渍。她望着怀中的孩子,心里一疼,咬牙道,“公子,奴婢就是当初你从青楼找回来的青倌啊!你不记得了吗?那晚,奴婢还是清白之身。”

    那一晚,对无双公子来说就是赤果果的羞辱。因为他给炙王表演了一场活春宫,甚至,阿攸也看到了他在床上的丑态。他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个不停,真恨不得直接掐死地上的女人。真想不到,当初的心软,会留下这么大的麻烦。

    他目眦欲裂,双目腥红,冲过来直接掐住流玉的脖子,“贱人,你去死!”流玉被他掐得双眼一翻,手上的孩子就松了手,芸篱想要去接,却晚了一步,孩子摔到地上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公子,你冷静一下,这个女人肯定在说谎,当日明明已经将她送出城了。”见无双公子似失了理智,芸篱顾不得地上的孩子,扑过来抱住他,“公子,你此时这样杀了她,就坐实了这个孩子是你的。公子,你给芸篱点时间,让芸篱去查,芸篱一定能够查出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芸篱已经哭了,她恼恨自己办事不利落,当日怎么就没想着给她灌一碗打胎药,要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祸。

    无双公子的手忽然松开,像躲避洪水猛兽一样退出去好几步,指着流玉道,“你说你是当晚的女子,可有证据?”

    流玉先把孩子抱起来,哄了一会,等孩子不再大声啼哭,只是一下一下的抽噎,才伸手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属于自己的那张脸。

    芸篱蓦地一顿,她记得这张脸,当日她还嫉妒过。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女人如此有心机,敢算计到公子头上。

    她气愤的道,“你确定这个孩子是公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