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医妃倾城 第180章 本王的聘礼

时间:2018-05-22作者:未知

    第180章本王的聘礼

    那一场大火,烧掉了整个韩家,韩家可是一点东西都没拿出来,这点楚倾瑶是知道的。如果不是韩家人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京城露面,她早就将铺子匀出来补偿舅母了。

    老夫人亲手将妆匣合上,慈祥的拉住她,“瑶儿,你的心思祖母懂,但凡事不可勉强。有些东西只是身外之外,钱财没了可以再挣,只要人都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

    “祖母放心,瑶儿明白。”楚倾瑶扑到老夫人怀里,只有到了她这里,她才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

    青倚也给老夫人准备了礼物,是一个代表吉祥寓意的翡翠手镯,老夫人拉过青倚的手,“青倚,这个我不能收,你的钱要攒着给自己备嫁妆。”

    青倚脸一红,说什么也不肯收回去。楚倾瑶接过镯子,给老夫人戴到手腕上,笑着道,“祖母,青倚的嫁妆我来出,这个是她孝敬您的,一定要收下。”

    老夫人不再坚持,又向楚倾瑶打听了一下王府的近况,最后叮嘱她,“瑶儿,那个素如一,炙王怕是早晚要收了她,只要你还是炙王正妃,就由她去吧!虽然会委屈了你,但你要想开些。”

    楚倾瑶自然不会由他去,可她不会扫了老夫人的兴致,不停的点头,乖得不像话。

    楚倾瑶看向舅母,问了问舅舅和清风表哥,听说两人在书房,便拉着她道,“瑶儿找不到书房,不如舅母送我过去吧!”

    韩夫人对着老夫人一礼,“母亲,我先送瑶儿过去。”

    两人出了老夫人的院子,楚倾瑶挽住韩夫人的手臂,非要先到她的院子看看。韩夫人一愣,道,“瑶儿是担心我们吗?你放心吧!庄子上的下人很好,我们也住得习惯。”

    虽然她极力保持微笑,楚倾瑶还是能从她脸上看出一丝失落。韩夫人是内阁大学士之女,出身名门,嫁入韩家后也是一府的主母,此时全家委身在庄子上,就算下人再本份,怕是也会生出寄人篱下之感。

    因为自己连累了韩家,楚倾瑶心里愧得慌,一脸歉疚,“让舅母跟着受委屈了,别人欠我们的,瑶儿一定会悉数讨回。”

    “瑶儿,你是不是知道那火是谁放的?”韩夫人停下来,她心里就是感觉这丫头查出了什么。

    楚倾瑶自责的道,“舅母,韩家的事与我有关,是冲着我来的。是瑶儿不孝,连累了所有人。”

    韩夫人拉住她,“瑶儿,你是韩家的女儿,用不到连累这两个字。以后要是动不动就请罪,舅母可不认你。”

    楚倾瑶眼圈一红,“舅母,你要是不认瑶儿,瑶儿就没娘家了。”

    韩夫人摸着她的头,“你这丫头,不准胡说,我就是不认清风和清逸那两个小子,也不会不认你。”

    楚倾瑶笑道,“舅母,快带我到你房里看看。”

    进了韩夫人的房间,见房里摆设一应俱全,她心里稍稍好受些,从怀里换出一叠银票塞过去,“舅母,你也说了我们是一家人,舅舅和表哥暂时估计也没收入,这些你先拿着用。”

    韩夫人看着厚厚的一沓,坚决不收,“瑶儿,我们在庄子上不缺吃不少穿,要银票干什么,你快收起来。”

    “舅母,当日事发突然,你们连夜逃出来,总得留点钱备用。你要是不收,就是在怪瑶儿。”

    韩夫人摇头,把银票硬推回来,“瑶儿,我一直当你是我自己的孩子,何来怪罪一说?”

    楚倾瑶无法,只好随她去书房找舅舅。把楚倾瑶送过来,韩夫人就回去陪老夫人了。

    “瑶儿,你白天过来,不会被昆仑卫发现吗?”韩广道有些吃惊。

    “没事,王爷把昆仑卫都引开了。”她上前给舅舅行礼,又对着韩清风福了一福。

    “丫头,王爷对你不错啊!”韩清风故意戏谑她。

    楚倾瑶白了他一眼,“光知道说我,清风表哥你年纪可是不小了,什么时候带个女孩子回来给祖母看看啊!她可是等着抱孙子呢!”

    韩清风一耸肩,韩府都让人烧了,大仇未报,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些。

    “瑶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舅舅说?”

    “嗯,我是有事要和舅舅商量。”楚倾瑶望了眼屋里,“舅舅,我娘亲留给我的庄子都在,不如舅舅带着祖母去那边住?要是觉得路远,不如就在京郊买一座宅子,祖母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住在自己家里安心。”

    韩广道想了想,“舅舅还要帮炙王处理事情,怕是走不开。至于宅子也不必买,韩家总有重建的一天。”

    “可是……”

    “瑶儿,我们在这里往得很好,而且庄子是炙王的,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韩广道表示要留在这里。

    楚倾瑶无奈,只好看向韩清风,期望他能赞成自己的提议。

    韩清风笑了笑,“瑶儿,你不用看我,如果我们都走了,把你一个人扔在京里,谁都不会放心,我也觉得庄子上住得很舒服。”

    楚倾瑶无法,只好打消这个想法。

    “舅舅,你还记得楚相的儿子楚云暮吗?”

    韩广道自然记得,他记得楚家出事前,楚云暮已经去了远山书院,只等回来直接进入朝堂为官。后来楚相被贬,不是跟着去了极北吗?

    他眉心皱起来,“瑶儿怎么会问到他?”

    “瑶儿前些日子看到他了。”话落,楚倾瑶又赶紧道,“这事舅舅千万保密,王爷还不知道。”

    韩广道眼睛瞪起来,“你说楚云暮从极北逃回来了?”

    楚倾瑶眨眨眼,“算是吧!王爷格外开恩,准他进了军营,后来无故失踪了。他跟我说,是他的亲人找上了他。”

    “亲人?”韩清风不解,“难道他除了楚相和范家还有其他亲戚?”

    楚倾瑶便把楚云暮非范青菊所生之事说了说,听得韩广道都有些同情起楚亦群了,当成宝捧在手心里的儿子竟然也是替别人养的。

    “嗯,他没细说,我估计是亲生父母找到头上了,否则他也不会私自离开军营。”

    “瑶儿先别管这些,快先跟我说说清逸,他最近可有消息传回来?”韩广道很担心自己的二儿子。以前他一走就了无音信,既担心又气愤,如今知道他在哪,还是忍不住担心。

    “舅舅放心,清逸表哥很好,不过他要帮着种植药材,短时间内肯定没时间回来。”药材种子已经种下去了,韩清逸根本走不开。

    韩广道听后,大掌拍了下桌子,道了声好,“不愧是我韩家的男儿,只要他能为我天琼种植出第一批药材,我们还怕什么禁药令。”

    韩清风有些眼红,“丫头,要不你跟天术老人说说,把我也送去种药材算了。”

    种药材啊!这种事情光想想就令人热血沸腾,只要天琼手上有了足够的药材,就能够摆脱医门,彻底独立起来。

    “表哥,你们都走了,谁来照顾祖母?”韩家总要有一个小辈留下来,安祖母她老人家的心。

    韩清风揉了揉眉,“我胡说的。”

    因为今天的主角是老夫人,所以三人很快就走出书房,去陪老夫人说话。等到午饭做好时,高高兴兴的将老夫人请到主位上,端上长寿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顿饭。

    饭毕,楚倾瑶故意去外面走了一趟,从系统里拿出一堆东西,有钙片深海鱼油和各种维生素片,找了个篮子提着进来。给老夫人和舅母分了,还特意叮嘱舅舅也要吃。

    等舅母乐滋滋的拿着东西出去,楚倾瑶又将银票拿出来,塞到祖母手上。

    “碧丫头,你这是要干什么?”老夫人脸色一冷,显然生气了。

    楚倾瑶握住她的手,跪到她膝边,“祖母,你们逃离韩家时那么匆忙,什么都没带出来,总得留点银子防身,如果这银票你不收,瑶儿就长跪不起。”

    “瑶丫头,你看看这府上吃的用的,花的可都是炙王的银子,以前在尚书府,你祖母过的也就是这样的日子。所以住在庄子上,祖母不亏,银子你拿回去。”

    楚倾瑶哪里会要,笑着道,“祖母莫非忘了,瑶儿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这些祖母先拿着,就当是瑶儿孝敬您老人家的。”见老夫人还要推辞,她又加了一句,“带上我娘的那一份。”

    老夫人沉默下来,眼圈有些发红,最后收下了银票。

    担心轩辕炙拖不了素如一太久,她没多呆就和青倚回城。进城后,青倚直接去水润斋,她回了王府。没过多久,七绝就进来说王爷带着素如一他们回来了。

    “抓到人了?”她问得一脸笑意。

    “自然抓不到。”七绝轻笑。七杀带人动的手,王爷难道还把他交出去不成?

    虽然没抓到行凶之人,素如一的心情却非常好,甚至期待着永远也抓不到,那样就可以和炙哥哥天天呆在一起了。

    “炙哥哥,你一会还有事吗?”眼看着轩辕炙就要进屋,素如一扯住他。

    “你有事?”轩辕炙抬头,目光淡淡的。

    素如一脸一红,有些扭捏,“人不是没抓到,不如歇一会我们再出去。”

    “天色已晚,今日本王还有事。再说,你也应该去看看士全。”素如一有些失望,不过又觉得他说今日不行,意思就是明天还有机会。高高兴兴的回屋睡了一会,睡醒后让人端了葡萄来吃,至于宋士全,她可不想在心情美好的时候去看他。

    轩辕炙换了身衣服,直接去找楚倾瑶。

    “阿楚,你回来了?”

    楚倾瑶呆了足足有一分钟,阿楚……是谁?见他缱绻深情的望着自己,才恍然他说的阿楚竟然是自己。好像活了两世,也没人这么叫过她。

    她故作平静,“阿楚是谁?”

    轩辕炙脸色微变,“楚倾瑶,你故意的?”

    “你怎么知道?”楚倾瑶将水果碟子推到他眼前,“累了吧,赶紧吃,一会冰化开了就不好吃了。”

    轩辕炙拈起一块西瓜放进嘴里,吃完就从袖中掏出一张发黄的纸“阿楚,这个送给你。”

    “什么啊?”楚倾瑶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京外庄子的地契,好像还是韩家人正住着的那个。京城边上的庄子可是非常值钱的,她不能要。摇头将地契推回去,“这个太贵重,我不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