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八十二章 回到东市

时间:2018-06-08作者:柿子会上树

    李炎一听觉得也似乎有点道理,所以也没再说下去。

    紧接着,我转身看着李炎,指着我写在黑板上的两个名字,说根据调查,萧封的职业是私家侦探,专门帮人找人,调查第三者,所以,我猜测,他这一次来本市,就是为了寻找我那已经失踪了二十年的父亲,但至于他为什么要电话通知我,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确定那是你爸?”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我妈是这样说的,而且从我妈的表情来看,**不离十。

    李炎抬头,有些匪夷所思的呢喃着那么,为什么这个方宗阳在国内并没有户籍资料,就连死亡证明都没有。

    我摇了摇头,将我的猜测吞咽在了心中。

    我不知道我爸这二十年到底在哪儿,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但,这些都是二话,我们现在要找的,是杀死萧封的那个人,并不是我爸。

    忽然,李炎打了一个响指,说会不会是因为某些原因,萧封接到了找寻方宗阳的任务,并且他很快就找到了方宗阳的线索,会不会是方宗阳并不想让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所以

    李炎伸出左手,在自己的脖子上佯装一抹。

    “当然了,我也只是开玩笑的,这事儿总也不会这么巧的是吧。”李炎说完这句话后,顿了顿,似乎察觉到自己的猜测对于我来说是个重磅*,当即继续补充道。

    我抿了抿嘴,随后说道:“每一个推测都有值得推敲的价值,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说完这句话后,我转身又在黑板上写下了第二个疑问。

    我为什么会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且在我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她就将那一句话说了出来,电话内,还伴随着萧封的惨叫声。

    “咚咚咚。”

    “请进”

    这时,方源办公室的门被缓缓地打开,苏眠此时正穿着一身制服站在办公室门口,我笑了笑,对着苏眠说道:“我们现在在分析案情呢,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坐下听我说说嘛?”

    苏眠是我叫过来的,不为别的,我们三组的办案刑警是真的太少了,本来就只有三个人,方源还一直赖在医院不走,现在就只剩下了我和李炎,我们的脑力有限,所以,我需要帮助。

    苏眠尴尬的点了点头,而后将办公室前的椅子搬到了我面前,拿出手上的笔记,仔细的记录着我说的一切。

    我见苏眠已经坐下,则继续说道:“这一点,是从萧封被杀案发生之后,一直在我心里存疑的一点,打我电话的人一定是凶手,其实凶手的行凶动机已经说的很明显了,说谎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也就是说,萧封在她面前说谎了,换一句话来说,萧封和这个人,一定认识,所以在被其揭穿了谎言的同时,凶手,杀死了萧封,可,我一直想不通的是,她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苏眠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没有说话,只听李炎摇头道:“会不会是挑衅警方?”

    我摇头说不会,我到现在为止,只不过就是组的一个预备刑警而已,凶手真要公开挑衅警方的话,这一通电话就会出现在楼明礼的手机里,而不是我的。

    我感觉,这个电话就是针对打给我的,因为在通话的时候,萧封曾压着嗓子叫喊着我的名字,也就是说,当时凶手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萧封是知道,凶手是打给我的。

    “我去,这个案子,未免也太复杂了吧?”李炎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并将手上的笔丢在了一旁,随后说道。

    “复杂?那你可能是没往伸去想,往深了去想,更复杂,方宗阳的户籍资料我们没有找到,可萧封却查到了线索,你不觉得,这一点,特别奇怪吗?”

    李炎眉目微皱,点头说道:“这一切,似乎都跟这个方宗阳有关,我突然想到,你妈不是一直都在等你爸回来吗?萧封又是你的高中同学,你想想,如果他知道方宗阳就是你的父亲,会不会第一时间来找你,查询详细资料?”

    被李炎这么一说,我似乎也有点儿摇摆,萧封来本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来找我,获取我父亲的消息么?

    还有,当时凶手在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从头至尾都没有提过我的名字,萧封又怎么会知道凶手是打给我的?难道,凶手是当着他的面,拨通的我的电话号码?

    我们在方源办公室内呆了两个多小时,在这两个多小时里,楼明礼一直在拨打着我的电话,询问案件的发展,我也没有隐瞒,直接将在萧封包里找到方宗阳的身份证说给了楼明礼去听,当然,我也是故意的,想试试楼明礼在听到我爸名字后的反应。

    果不其然,当我提及方宗阳这个名字的时候,楼明礼在电话里面也难掩震惊,在反复询问我身份证上的证件号后,他就只说让我们尽心查案,关于方宗阳的事情,暂时不用调查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一通电话,也让我确定了,楼明礼,一定知道我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案子的线索,似乎是断了啊。”苏眠这时,眨巴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跟职场小白一样,看着我和李炎,轻声说道。

    我和李炎互看了一眼,随后我们都笑了。

    “小丫头,多跟着我们办办案,只要是人为的案件,一定就有真相,有真相的东西,线索怎么会断,只是我们还没有去调查而已,老方,这样吧,就让这个小丫头跟着你去,我在这里继续调查顺便我再去一趟法医院问问林希,尸体的解剖情况。”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苏眠留下来帮你。”我看着李炎,低声说道。

    这时,李炎的脸瞬间就凝重了起来,随后他一把将我拉到了旁边,小声的说道:“老方,你别忘了,这个案子很可能和你父亲有关,按照规矩,你不能接手调查这个案件,可我们三组现在除了你就是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也钻了个空子,让苏眠陪着你去,到时候如果上面知道了,我们也有个说法。”

    我瞬间就明白了李炎的意思,当即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也只能这么办了。”

    一般来说,我们刑警在遇到和自己亲属有关的案件时,都会自主的选择规避,如果不选择,那么上级也不会让你参与调查,这叫避嫌,但当办案警小组人数过少的时候,我们一般都会选择参与案件,但身旁,一定要跟着一个同是刑警的同事。

    不得不说,李炎这脑子,转的还真挺快。

    这时,苏眠眼中一片迷茫,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笑了笑,拉着苏眠就走出了方源办公室。

    我让苏眠回去准备几件衣服,我们现在就要赶往东市。

    苏眠这才恍然大悟,说问我是不是要去调查萧封在死亡之前曾经接触过什么人。

    我笑着摸了摸这小妮子的脑袋,说道:“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你回来之后我们就出发。”

    苏眠点了点头,转身就跟个兔子一样,在自己办公桌上拿了包就跑了出去。

    “这个女孩子,呆呆的,不适合你。”

    我妈突然从我身后走过,而后交叉着那一双大长腿,直就靠在了2组小李的办公桌上,悠然自得的说道。

    我无语的看着我妈,随后上前,直将其抱起,而后放在了地上,轻声说道:“妈,还记得你说的那一句话么?”

    我妈狐疑的看着我,摇了摇头,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走到我妈面前,伸了个懒腰,随后云淡风轻的说道:“少年勇士坚决赴死,谁也拦不住,既然是这样,我又为什么要重演二十年之前的悲剧呢?”

    听了我这句话,我妈脸上的笑意顿时凝结。

    我笑了笑,缓缓地张开了双手,一把就将我妈抱在了怀里,而后在她耳边说道:“我知道,以前你打着工作的名义不回家,就是不想跟我提及我爸,我也知道,在这二十年,你一直在等着他,现在儿子长大了,可以代替他暂时做你的依靠,以后,我会撑起整个家,也会,帮你了解二十年之前的心愿,找到那个人,或许到了那一天,你就不用再逞强了。”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半响之后,我妈才从我耳后轻声说道,她的声音很轻,可在我心里,却很重。

    从本市到东市的火车只有早上和下午才有,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五点四十分了,所以要坐火车,我们恐怕得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过去,我算了算时间,如果现在驾车出发,或许我们能赶在明天早上八点钟之前赶到。

    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决定驾车前往东市,而苏眠似乎有些晕车,从一上车她就有些紧张,幸好我在出发之前问李炎要了一点零食,这才缓解她这头疼的症状。

    “方方怵我问你个问题啊,你不要生气。”当我们的车开上高架时,苏眠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问道。

    “恩,问吧。”

    苏眠抿了抿嘴,而后佯装看着窗外的风景,轻声说道:“你和林希,他们都说,你和林希是一对,真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