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七十章 通报死讯

时间:2018-06-05作者:柿子会上树

    这就是猫吃人的秘密,但我想不通,为什么凶手要这样做,难道是因为左凌风太过于爱护猫了吗?凶手起了憎恨心,想要用猫,来结束,哦不,来摧残左凌风死亡之后的肉身?

    我摇了摇头,不,这太过于牵强,左凌风爱猫,这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在饲养猫的方式上,左凌风也竭尽全力的给那些猫吃的更好,爱猫,这和左凌风又有什么冲突?

    我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缓缓地抬头看着方源,轻声说道:“我想,你的方向,应该才是正确的,我想了半天,左凌风怎么可能会因猫引来杀身之或。”

    如果死亡的那个真的是左凌风,那么这个案子从左凌风周边人入手,已经是有点儿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左凌风在他们的心里,就跟一个好好先生似的,就比如说,他开店需要经费,就连邻居都愿意拿出几万块钱来资助他,这种人,又怎么可能会有仇家?

    所以,既然左凌风这边挖不出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那么只能曲线救国了,虽说方源的假设有点儿大胆,但也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吧,我明天先去调查第二被害人,去她家以及学校问问情况,如果真就再调查不出什么,我们就调转枪头,以第一被害人不是左凌风的这个假设切入调查。”我拿着林希的验尸报告,坐在方源办公室的小黑板前,喃喃自语的说道。

    方源沉默了半响,而后说道:“所有假设都要调查,今天时间也晚了,你在我这休息一会儿,明天八点再去吧。”

    说完这句话后,方源拿起外套就又座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我,也在点头后,将我的外套套在身上,直躺在了方源的沙发上。

    可能是太累了的缘故,我躺在沙发上后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那是我近期唯一一个晚上没有做梦梦到那个男人在叫我的名字,所以这一睡,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四十分醒来。

    我醒来之后,方源已经不在办公室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放在我一旁茶几上的蛋饼和牛肉汤。

    我坐在沙发上笑了笑,而后风卷残云将它们都吃完后,直接就走出了方源的办公室大门。

    我按照户籍资料上的地址找到了康云溪的父母,说实话,在我看到她父母的那一瞬间,我都凌乱了,看了康云溪的照片,怎么都跟这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联系不起来啊。

    之后我才知道,因为康云溪的失踪,两个老人都操碎了心,把她朋友及老师的电话都打了个遍,把她会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可结果别说人,连个鬼影都没有,两人在绝望之下,正准备今天去警察局备案,让警方寻找,就在我敲门之前,他们才刚刚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我一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明确的告知,我是警察,并且今天来,是来通知他们,我们已经找到了疑似康云溪的人,但是不是,还需要她们确定。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方源会让我调查康云溪了,我原本以为李炎在打电话给这两个老人的时候已经把康云溪已经死亡的这个消息告诉了两位老人,可看情况,这两个老人似乎还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亡了的事实。

    “但是,在此之前,我也有些问题想要询问一下二老,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我坐在康家大厅,看着二老急切的神情,缓缓地说道。

    “可以可以,但是,能不能先让我们见到我们女儿再说?她……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了啊,也不会啊,我们从小对她的教育很严格,她的性情也很温顺,怎么可能做了犯法的事情呢,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康云溪的父亲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女儿到底犯了什么事,以至于需要警方亲自上门。

    我摇了摇头,看着两位老人,又看了一眼一旁墙上挂满了墙面的奖状以及一些初中课本和一本写着备案的笔记本,缓缓地问道:“二老,都是老师?”

    康云溪的母亲点了点头,说她和她父亲都是本市第二中学的老师,上一年刚刚退休,退休在家也没事做,也经常给一些成绩不好的学生补习,来赚点外快之类的,同时,她也一再表示,自己对康云溪的教育非常严格,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女儿会犯法。

    “二老别急,我并没有说你们的女儿犯了法,今天来,我只是按照规矩询问一下而已。”

    我这么一说,两位老人也呼了一口冷气,端正的靠在了沙发之上。

    “警察同志,您有什么就警官问吧,只要我们女儿能回来,我们把知道的都告诉您,我们争取坦白,争取从宽。”康云溪的母亲伸出那一双已经褶皱的很厉害的手,握着我,颤抖的说道。

    在后来的半个小时内,我从二老口中得知了一些康云溪平日里的生活琐事,更有一点,当我问起康云溪喜不喜欢猫的时候,二老给我的态度是非常暧昧的。

    他们说康云溪小的时候被猫咬过,从而导致她长大之后对猫很敏感,直达现在她都不敢碰猫一下,更别说是养了。

    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周瞳当日,在看到康云溪时,她为什么那么讨厌左凌风的猫舍的原因。

    但,除此之外,二老口中的康云溪是温柔,端庄,识大体的,从小到大,读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认识一些什么朋友,都由二老亲自检测,说简单点的,虽说二老没有明说,但从字里行间,我觉得就连交个朋友,他们都得打听清楚其祖宗八代。

    一番询问后,我对康云溪也大致有了了解,最后的最后,我终于也张开了口。

    我坐在沙发之上,面对着刚刚还和我侃侃而谈的二老,脸色一下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二老,对不起,之前隐瞒了你们,但我如果不事先询问你们关于你们女儿的事情,当你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就没有机会再问了,其实,就在昨天晚上的八点五十分左右,你们女儿,在南郊不远处的一处猫舍内被发现,发现时,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初步调查,你们的女儿,应该是被人谋害的。”我看着二老的神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然而,就在我将这话说出口的同时,康云溪的母亲手上的捂着的杯子,也瞬间掉落在地,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拉着我,一直询问会不会是弄错了,她女儿可能只是去跟别人逛街,逛的累了,在别人家里小歇一会儿而已。

    相比之下,康云溪的父亲还是比较理智的,他一直拉着康云溪的母亲,让她不要这样,而那两双眼睛,也更是着急的发红。

    “如果没有确定身份,我今天是不会来找你们的,经过人脸比对,在猫舍被发现的那一具女尸,就是康云溪,二老请你们节哀,等到走完司法流程,我们会再通知你们,领取尸体,期间如果你们想去看看你们的女儿,我会尽量帮你们安排的,但这几天恐怕不行。”

    说完这句话,我慢慢的起身,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里也不太好受,试问有哪个人能够接受自己的亲人一下不在的,我想就连我自己,都做不到,更何况这两个加起来都已经有一百多岁的半百老人呢?

    我留下一张我的名片,就离开了康家,而在我离开的时候,她母亲已经一度情绪崩溃了,吵着闹着要去看看自己的女儿,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在门外给林希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做好准备,康云溪的父母可能在今天就会去认尸,到时候如果他们要强制带走其女儿,在迫不得已之下,采取强制措施,也是要的。

    然而,就在我下楼准备打车,前往康云溪的学校,想要详细询问康云溪在学校内的状况时,楼下的一幕,却让我看的瞠目结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