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六十二章 食人猫

时间:2018-05-28作者:柿子会上树

    我从现场带回的证物并不多,除了这些猫咪的尸体之外,还有那个我熟悉的紫砂罐自己装在紫砂罐内,已经快要风干了的中药。

    期间,我还在左凌风卧室内的抽屉中发现了一张左凌风的病历本,在翻阅这病历本之后,我才知道,左凌风患有非常严重的糖尿病,并且在就医时血糖非常高,所以,想来那些中药,应该就是抑制血糖的药吧。

    其实说句实话,在打开这抽屉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左凌风就是个药罐子,在他的四个床头柜内,不光摆满了降血糖血脂的药,还放了一些感冒药,其中,我发现了一瓶并没有标识的白色药瓶,药瓶内还有三四颗指甲盖大小的白色颗粒状药物。

    当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在这房子里面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含有*的药物以及可能产生氢化物的气体来源。

    十几分钟后,李炎带着两个刑警和片区民警直接就将现场封锁,因为我是站在门外朝他们看的,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他们来到现场的反应。

    可能也是因为我在这房间里面呆了太久了的缘故,我也接受了这气味,但他们并没有,李炎和他们在进来的时候,这左腿刚刚跨进来,整个人就像是被反弹出去一样,还骂骂咧咧的说这怎么这么臭。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习惯了就好了,然后转身就带着李炎以及那些搜证的民警进入了现场。

    “我曹,怎么那么多尸体?你干啥了?李炎一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些散落在地的猫尸,吓了一大跳,还差点儿踩到一只橘色的猫,马上抬头惊恐的对着我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我能干啥?我进来的时候它们就躺在这里了,而且不光这里,屋子里面也都是,我刚刚用刀子尝试着割开了其中一只小猫的皮囊,血液凝固后微黑,但用液体稍擦拭了一下后,却变成了樱桃红,也就是鲜红色,相信这些猫,应该是因为氢化物中毒而死的。”

    话说到这里,李炎蹲下身子就在这些猫咪的嘴边跟条猎犬一样暴风吸入,三秒后,他抬头对着我疑惑的问道:“氢化物中毒,不都有一股子杏仁味么?我咋的没闻出来?”

    我无奈的摸着自己的额头,指了指他在鼻腔内塞入的纸巾,转身就又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我不知道这李炎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从我第一次见他到现在,我对他的称谓一直都是大傻个和大傻帽。

    但其实,李炎除了在格斗方面是一把好手之外,在计算机方面,也算是一个天才,就是不知道为啥,他这脑子经常就跟缺了个弦一样。

    我将我来到现场时的场景以及我在现场发现的那些物证全部都交给了李炎,并让其妥善保管,谁让我在来的时候没有带什么包呢,但其实,我对李炎这毛手毛脚的性格,还是有点儿不太放心的,毕竟他连自己都可能弄丢。

    “老方,你说猫真的能吃人吗?”李炎站在厨房内侧,往外看了一眼那些动物尸体,疑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看过国外的某个报道,报道上说,在洛杉矶有位失孤老人,养了三只猫,某日邻居前往摆放,却发现老人早已因心脏病死于家中,而老人的左腿却变得血肉模糊,你猜猜看,是为什么?

    李炎一直都在很认真的听我的话,在听完这句话之后,他给了我一个惊讶的表情,说那条腿,不会是被她养的那三条猫给吃了吧?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说正是,当时警方在搬运老人尸体的时候,在其床下发现了那三只猫,他们的嘴边还残留着老人腿上的肉块,甚至有一只,还尝试跳上了老人的担架,正大光明的就这样吃起了老人的尸体。

    “我还是有点儿不相信,如果说猫也能杀人的话,那那些养猫的人怎么办?岂不是*形受害者了?”李炎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所谓*形受害者,顾名思义,也就是自己身边有一颗随时会危及自己生命的*,我们谁也不知道,这颗*会在什么时候被引爆。

    不光是李炎,就连我也难以置信猫会杀人的这件事情,如果说猫咪也会杀人,那么这个世界上的猫,是不是都要被人道毁灭了?

    “咔嚓”

    就在我和李炎走到厕所内准备搜证的时候,李炎也不知道踢了个什么玩意儿,发出一阵阵令人心慌的刺响声,这种声音,就和拿着一把刀用力的划玻璃是一个感觉。

    我低头一看,两三个不锈钢小盆此时正出现在李炎的脚边。

    我蹲下身子,将这些盆子拿在了手上,盆子里面多多少少还有几片肉片,肉片看上去很新鲜,应该是今天才买的。

    “条件真好,给猫吃肉,自己却吃青菜和咸菜,这左凌风,简直把这些猫当成了祖宗养啊?”李炎看着我手上的猫粮盆,顿时啼笑皆非的说道。

    我抿了抿嘴,若有似无的将这猫粮盆又重新放回了原处。

    “滴滴滴滴滴滴”

    我在走到厨房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在我看到那一串号码之后,我咧嘴笑了笑,当即就按下了接听键,不等对方说话,直接说道:“外公,怎么样,收到我发给你的短信了吗?”

    “你个小兔崽子,有事求外公的时候就发我消息,怎么没事儿的时候不见你来看看外公?还有,你妈呢,今年外公七十大寿,你和她到底还来不来?”

    我外公的声音一向沉稳,说句实话,虽说他今年六十九岁,但看上去,就跟个五十岁的中年人没啥两样,头发黝黑,脸上虽有细纹,但相比于同龄人来说,他简直就是逆生长的存在。

    而更让我自豪的是,他还是中医药协会的主理事,虽然按他的这尿性,可能自这协会成立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去过

    “我这不是忙么,你以为都跟你似的,天天在家种种花,养养乌龟,钱就能来?”我无奈的对着电话,一边打开左凌风家的冰箱,一边对着话筒无语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天天都不知道在忙点什么,算了算了,看你们娘俩也都是一个尿性,不管怎么样,下个月三十号,你们俩要是不来给我做寿,我就登报跟你们脱离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老爷子,又来这招。

    “行行行,到时候我一定抓着我妈给您过去办寿成不,但在那之前,您先跟我说说,我刚刚发给您的药方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药。”

    说着,我一下就打开了他家冰箱,让我意外的是,这冰箱的上层是空的,而在冰冻层,却满满当当的堆放着牛肉以及鸡肉等肉类食材。

    “你还真当我是神仙了,给我看个照片就让我说出这些药材是什么,我最起码也要闻闻吧?不过谁让你外公那么厉害呢”

    这老头儿,说着说着,就开始吹嘘起自己当年从医时的往事来了。

    “打住,老爷子,捡重点的说,这些话等我和我妈回来了,您说给我妈听。”我顿时制止了老爷子的这张滔滔不绝的嘴,插话道。

    紧接着,我外公没好气的又叫了我一声兔崽子,而后不紧不慢的说道:“生黄芪,山药,苍术,玄参,当归,赤芍,川芎,益母草,丹参,葛根,生地,熟地,木香还有苦杏仁。”

    “”

    “”

    我在电话中沉默良久,就等着我外公把话说下去,可谁知这老爷子说完这些药材之后,愣是没有再说任何话。

    “完了?”我问道。

    “完了啊,还要说什么?你发给我那张照片中的药材都齐活了啊,也没遗漏什么啊。”老爷子不耐烦的说道。

    我抿了抿嘴,一个李炎,一个老爷子,这两个人今天不气死我看来是真的不能罢休啊。

    紧接着,我压着我心口的那一股气,稳稳地说道:“外公,我想知道,这些中药有什么功效”

    “哦哦哦,哈哈哈,你外公我真是老糊涂了,这些东西都是一些益气养阴,活血通络的药材,我好像记得,这个方子是叫活血降糖方,哦对,就是这个,不过这个药方中,可没有苦杏仁,而且看你这照片,喝了这中药的人应该嗝屁了吧?”

    “怎么?”我问道。

    “苦杏仁含有轻微的毒性,普通成年人口服40到0粒就会中毒,50到00粒可致死,看你这图片里面,我单数表面的苦杏仁,也有四十四粒,喝下这药方的人还活着,我也只能说那是一个奇迹了。”

    我眉目一皱:“苦杏仁?我记得你小时候也给我吃过啊。”

    “废话,老子给你吃的是一两粒,又不是使劲给你吃,你当然没事,行了,我有电话进来,不和你说了,记得,下个月三十号,不回来我腿都打断你,还有你妈,给我看好了她,别让她乱花钱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每个月问我要钱花,到底要不要脸的。”..

    外公说完这句话,又叮嘱了几句,让我藏好自己的银行卡,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我的手机,愣了愣,然后马上打电话给银行查询我的账户余额,当我看到我账户余额的时候,我差点儿没一口气背过去。

    天知道我妈在她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把我的银行卡要了过去,美其名曰怕我乱花替我保管,还问我要了银行卡密码,说是她有时候也要给我存一点老婆本,我当时还真相信她回头是岸来管管我这儿子了,没想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