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五十五章 恶魔的傀儡(五)

时间:2018-05-26作者:柿子会上树

    我看了一眼李炎,说他什么都好,就是粗心大意这一点,是做刑侦最为致命的毛病。

    李炎不解,问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笑了笑,让他仔细的回想一下,胡海兰家的摆设。

    可是李炎想了半天,却愣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无奈的看着李炎,叹气道:“你不觉得那个吊灯挂的太高了吗?”

    “这又能说明什么?”李炎费解的问道。

    其实一开始我也在为了这个问题而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询问江至成的以前同事,这才得知,江至成以往出差,不管是去距离本市只有两三个小时行程的南市,还是长达一千多公里的北市,所用的交通工具都是飞机。

    当时他之前的同事还在调侃,可能是因为那阵子他混得风生水起吧,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但据我调查,江至成是属于那种对待家人以及朋友很大方,但对自己却吝啬无比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还特地在笔记本中记了一笔。

    而当我再次回想起江至成家的那枚水晶吊灯时,却总觉得这枚水晶吊灯有哪儿特别奇怪的地方,当时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在我第二次跟着方源去现场,并尝试着打开水晶灯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水晶灯的灯光有些偏暗,而这种暗和温暗的灯光是有所不同的。

    因为距离的问题,上面的灯光散了,所以才会显得下面光点分布的并不均匀。

    而在胡海兰的房间内,我们还搜到了一些有关于高空的照片,我这才知道,原来江至成,及喜高空,所以,这也就成立了,胡海星为什么要将江至成的尸体搬运到这里来,为其举行天葬的原因了。

    听我这么一说,李炎顿时就恍然大悟了起来,还在我副驾驶座上夸夸其谈,说是方源后继有人了。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番,而后又在他脑后扒拉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后继什么有人,方源才二十九岁,尼玛的,我是他儿子吗?”

    李炎讥笑了一阵,随后问道:“所以说,这胡海星在杀死胡海兰之后,江至成的尸体就可以任由她自行处理,那会不会胡海星是因为要取回江至成的尸体,才杀死胡海兰的?”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能,如果她要这样做的话,在这二十年之间里面的随便一天都可以这么做,也不会等到现在。

    说话间,车辆已经缓慢行驶至辽源地区,而当我们将车开入辽源地区时,一辆警车忽然从我们身后绕了过来,并让我们停车出示证件。

    我这才从那两名警察口中得知,天葬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人想要接近或毁坏天葬仪式,都是要坐牢的,而这辽源地区,则被本地人誉为圣地,可能,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信仰吧。

    那两名警察在核对了我和李炎的身份后,直接将我们两个人的证件都还给了我们,还说刚接到上级指示,从现在开始,除警方之外,这里二十四小时收到监控,外来车辆不允许入内,而我们的车辆,也自然不能进入。

    当李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两颗眼珠弹的都快跟金鱼眼一样了,马上骂骂咧咧的对着那两名警察说道:“那你让我们自己进去?你闻闻,从刚刚开始到现在,这种味道谁受得了,不关车窗能行吗?还有,我们是警察,也算是同行,上级不是说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吗?怎么到你们这儿,我们就得自己走进去呢?”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的确,从五分钟之前,我们的车开进辽源地区开始,这里的臭味是越来越明显,就这样让我们双腿行走到辽源中心地带,可能还要一个多小时,一个多小时

    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都已经十点半了,用双腿走肯定是不行的。

    “上级指示,我们也没有办法。”说完这句话,那两名警察一下就拿走了我手上的钥匙,并将车开到了一旁。

    无奈之下,我和李炎只能徒步行进,这里四周都是草原,两旁还有斑斑驳驳的石墩子,周围更是没有半个人影。

    李炎苦着一张脸,那鼻子,也早已被随身携带的纸巾塞入了两个鼻孔,说是早知道情愿去一组捡尸块,也不愿意跟着我来这儿找这罪受。

    我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让他少说点话,还调侃他说这里的味道,可比他的嘴臭好闻多了。

    其实我的心里也在打鼓,我不知道那个“恶魔”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按照我自己的推理,胡海星就算今天不来,迟早有一天也会来,她都已经为了自己的姐夫跋山涉水跑到了这里,又怎么可能会临时退缩呢?

    “滴滴滴。”

    这时,一辆警车在我们身后朝我们鸣笛,我转身一看,扎西多吉这彪形大汉,正站在警车天窗之上朝我们招手,而此时,我们正走到了一座小草坪上,草坪旁,则是一处目测深度大约在十米左右的凹陷地带。

    而在那一块凹陷地带中,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她此时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也被她轻轻地盘起。

    女人没有穿鞋子,只是站在一块岩石旁,双眼更是直勾勾的在看着眼前那一具被裹尸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尸体。

    我拍了拍李炎,而后用手指了指那个女人,道:“你看,那是不是胡海星?”

    李炎听罢,也立马和我上前观看,可由于距离太过遥远,我们也只能看的到一个轮廓。..

    “你两在干嘛呢?我叫你们怎么不说话?”

    这时,扎西多吉从警车上下来,跟着他下来的,还有德协麦朵,今天的她,还是穿了一身制服,可能没有绑马尾的原因,看上去,像是成熟了很多。

    “多吉,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胡海星?”我指着那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缓缓地问道。

    而当我看到扎西多吉眯着一双小眼睛朝着下方看去的时候,我放弃了,这家伙的眼神,可能比我们两个人都不好。

    忽然,那女人突然抬头朝我们看了一眼,我下意识的将扎西多吉以及德协麦朵的脑袋按下,而李炎,也迅雷不及掩耳的趴在了我们身下的这片草坪之上,紧接着,我拿出手机,将手机调成录像状态,并将摄像头慢慢的伸出悬崖边。

    只见两个穿着僧侣衣的喇嘛正从另外一边饶到了那女人面前,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喇嘛在那具尸首旁饶了好几圈,口中还喃喃自语的念着什么。

    扎西多吉说,这是在准备进行天葬仪式了,等那些喇嘛念完经文,就会有人将裹尸布打开,并将尸体抬出进行佛礼,洗净身子,在用刀子切开死者的皮囊,等候秃鹰前来啃食死者的肉身,等到秃鹰啃食完毕,家属在砸尸台上将其骨骼磨成骨灰,然后站在高处,将骨灰撒向天空,天葬仪式,这才算完成。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悬崖,随后在扎西多吉的耳边轻声呢喃了一会儿,后者在听了我的话后,马上点头,转身就带着德协麦朵以及两名同事,往那边的山崖出发,而我和李炎,则小心翼翼的,从这边的入口进入。

    下去的时候,我还在时刻注意着下方的那个女人,直到五分钟后,我和李炎站在悬崖后面,平视着那女人,我们这才确定,这个女人,就是我们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标,胡海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