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五十二章 恶魔的傀儡(二)

时间:2018-05-26作者:柿子会上树

    我们来到那个小旅馆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胡海星,据小旅馆的老板娘说,在一个小时前,的确是有一个女人拿着一张胡海兰的身份证来过这里,可她就在房间里面呆了几分钟,然后就拿着包裹退了房。

    当时老板娘还多嘴问了一句既然只待几分钟,那就当她开了个钟点房,想要把剩下的钱退给她,可她却急急忙忙的,说不用了,然后就拿着大包小包的离开了这房间。

    在老板娘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五人直接就走进了胡海星所开的5房。

    房内很整洁,就像是没有人进来过一样,老板娘说她走之后还来不及找人打扫,要不是我走进房间看见屋内的床尾处有一个人坐过的痕迹,我还真就怀疑老板娘在说谎。

    “某些人不是说会痕迹追踪的吗?来吧,看看你的实力。”我嘴角微弯,走过床尾处,望着窗外,对着一旁的陈倩倩玩味的说道。..

    其实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倩倩早已在厕所内观察了一圈,可能是厕所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她才从厕所处回到了房间内侧。

    陈倩倩有几斤几两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不过,她如果能按照自己在美国所学的知识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那是最好的,不然,我也就当她来这里度假了。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没几秒钟的时间,陈倩倩直接就蹲在了那床尾的坐痕前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个人的体型和胡海兰基本一致,下方的地毯上有一个很明显的鞋印,周边还有一些泥泞,我在来的时候看过这里的天气预报,拉萨已经连续三个礼拜没有下雨了,在她脚上,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湿的泥泞?”陈倩倩单膝跪地,在地上用手指碰触了一下这些沾在地上之上的泥,而后抬头,对着我们所有人问道。

    这时,德协麦朵也站到了陈倩倩的身旁,低头看了一眼那地上的泥泞,而后道:“这是辽源的红泥,上面还有一点味道,但是辽源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她去辽源干嘛?”

    “辽源,既然你也说了,这红色的泥只有辽源有,那我们还愣着干嘛?去辽源看看啊。哦对了,辽源在哪儿?”这时,李炎突然发话道。

    扎西多吉看了一眼身旁的同事,而后对着我们摇头道:“辽源你们去不了。”

    我转身看着扎西多吉,问道:“为啥?”

    后者一脸为难,问我知不知道天葬。

    我点了点头,说听说过,天葬是藏族人特有的一种丧葬仪式,他们认为,人死之后,让天上的秃鹫将其尸身带上天,灵魂就能飞升入天堂,而这种仪式,据说已经在当地流传上千年了。

    “恩,辽源,就是天葬地,虽说我们许多的天葬地都已经对外开放了,可唯独辽源,却是我们唯一一块不对外开放的天葬地,因为那一块地,是第一次进行天葬仪式的地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对不起,你们不能入内。”

    扎西多吉说的很明白,我们不可能进去,他们也不可能让我们进去。

    我看了一眼陈倩倩和李炎,从他们那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神中,我似乎看到了他们对于这块叫做辽源的地方,充满了强烈的兴趣。

    “胡海星是来到这里之前,沾上的红泥的,所以她应该不会再去辽源,就这么点时间,她应该还在本市,多吉,就麻烦你们了,我们刚到这里,舟车劳顿,让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再去局里找你们。”我转身走到了扎西多吉面前,笑着说道。

    扎西多吉是个典型的内蒙汉子,热情好客,在来的路上,他几乎已经给我们将周围所有好玩的,好吃的东西都介绍了个遍,还说今晚要带着我们吃大餐。

    所以,我就这么牵强要甩开他们的理由,他们居然深信不疑。

    “其实,我们给你们安排了更好的酒店,如果要休息的话,不如跟我们过去吧,案子的事情不急,她只要用了身份证,不管是开房间还是买机票或是坐车,我都能帮你们抓出来。”扎西多吉看着我,一脸单纯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坐了一天的飞机,大家都累了,也不想动了,干脆就在这里开两个房间,安顿一下,明天再去找他们。

    见说不动我们,扎西多吉也就没再强求,在将他的电话号码给了我之后,就和一旁的女同事离开了这小旅馆。

    不等他们两个走出旅馆,陈倩倩就跟一个小姑娘一样走到了我的身边,随后摊开双手,耸肩问道:“你真的觉得胡海星不会再回去?”

    “你指的回去,是回我们市,还是回那个所谓的辽源?”我站在窗前,看着那两人走进警车的背影,缓缓地说道。

    说话间,扎西多吉还转身朝我们挥了挥手,大声的喊着让我们明天八点,去找他们。

    我点了点头,意思是听到了,随后转身看着李炎和陈倩倩,笑着说道:“胡海星下飞机之后,并没有直接使用身份证,这也就是说,胡海星可能知道,我们警方已经调查到了那一具下水道女尸的真实身份,一个小时前,警方刚收到消息,胡海星利用胡海兰的身份证在这里开设了一个房间,可当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胡海星却像是收到风声一样,连老板娘告诉她可以退她一部分的钱都不要就这么急冲冲的走了,一个跑路的人,你觉得会乱花钱吗?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提前收到了风,早就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所以跑路了。”

    “那怎么办?我们真的只能在这里每天晃悠瞎找?”李炎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方源之所以让我们来这里寻找胡海星的下落,就是因为对于逃犯来说,她很清楚警方的监察手法,万不得已,她一定不会用身份证,在这里,随处可见的就是一些从外地自驾游的旅客,还有那些穷游的学生,一般来说,不用身份证,坐车或坐飞机离开,她就一定会用穷游最古老的办法,伸手拦截顺风车,按照她的姿色,一定会有人让她上车,并载她离开。

    只是,我听老板娘说,胡海星的随身行李不多,就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双肩包,所以,我推测她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跑路,而是应该有事要来这里办理,没想到,刚到这里,就收到了风,那边东窗事发,所以她才会那么紧张。

    辽源,她去辽源干什么?

    按照扎西多吉所言,那边的天葬地是不对外开放的,所以,那一块地应该会有人管理。

    等等天葬地天葬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而后转身,对着李炎以及陈倩倩低声说道:“胡海星在我市欠债已达数千万之多,再加上她杀死了胡海兰,并在二十年之前,协同胡海兰杀死了那五名受害者,如果回来,她必定难逃死刑,但如果继续潜逃,你觉得,她会不会和胡海兰一样,每天被梦魇缠绕,夜不能寐?”

    从胡海星的角度出发,这么多年,如果没有胡海兰,她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能存活,因为她没有自己的身份,更没有自己的朋友,是胡海兰给了她一切,她杀死胡海兰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她欠了太多的钱,如果直接开口问胡海兰要,这么多钱,胡海兰怎么可能会给她。

    第二,她想用胡海兰的身份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要将胡海兰的脑袋弄得面目全非的理由。

    但,胡海兰总归是自己的姐姐,对自己也不错,所以,就算内心再次险恶的人,也终归会有一份愧疚在心间。

    而逃亡的路是非常漫长的,在逃亡中,她不仅要时刻提防着警方,每天晚上入夜,还要面对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那种煎熬,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死,死是最好的解脱。

    所以她去辽源应该是给自己选择一块,较好的自杀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