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二十九章 来自下水道的祈祷(二)

时间:2018-05-21作者:柿子会上树

    ..,

    我没在意太多,毕竟这个女人此时正跪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距离,踏过那东西之后,我直接就来到了这女人的面前,只见她双手合十,像是在祈祷着什么一样。

    我轻轻地抬手想要将其垂落的头发剥落,看看这个女人的脸,可当我抬手触碰到她侧脸时,啪嗒声,紧接着,一阵水花顿时就从我脚下的水面溅起,她的脑袋……居然就这样掉了。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我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这个女人的手竟然动了一下,然后,只见她的左腿微微抬起,右手正缓缓地朝我袭来,我连连后退,而这个女人,竟带着没有脑袋的身子,一步一步的朝我逼近。

    “尼玛的……”我瞪大了双眼,左腿猛地撑地,右腿则一下就揣在了这女人的小腹之上,让我诧异的是,我一个大男人,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踹这女人,这女人非但没有倒地,连倒退一步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微微一怔,整个身子往后倾斜了一下。

    忽然,我的手电筒正照到了这女人的背后,在光束的照射之下,我似乎看到了几根细线。

    又是扯线木偶。

    想到这里,我一下抬头,直朝头顶上看去,只见一道黑影瞬间从我头顶上的窨井盖处掠过,我想也没想,直接就爬了上去,可等我爬到上面的时候,这整条巷子里哪儿有人,连鬼都没有。

    不过,我还是在窨井盖的几根栏杆之上,找到了连接着这个女人的钓鱼线。

    我站在窨井盖前,往下看去,这女人没有脑袋的身子此时也早已趴在水面之中,想来,刚刚那一幕,应该是凶手利用这些钓鱼线,来装神弄鬼的吧。

    “怎么样?找到了没有?”这时,方源给我打了个电话,询问我下面的情况。

    我也没多说,发了个定位,直接就让他来到了我此时所站立的位置之上。

    两分钟后,方源赶到现场,当他看见脚底的那具浮在水面上的尸体时,也微微一怔,紧接着,转身问我这个女人的脑袋呢?

    我白了他一眼,将我来到这里的经过以及来到这里之后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他。

    “也就是说,你来到现场的时候,凶手正站在这里,操控着所谓的木偶线?”方源手插着腰,低头看着那女人的尸体,缓缓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我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就追了出来,可惜,等我上来之后,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

    其实这一点我也觉得特别奇怪,这个窨井位于小巷的深处,从我发现那个人影再到上来,也不过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可这条小巷怎么得也有两百米,几秒钟,跑两百米,这凶手……特么是要打破吉尼斯纪录了?

    “所以,你上来之后他就不见了?确定只有八九秒的时间?”

    方源听完了我的叙述,顺手就将电筒四处照射,而我的目光,也从这尸体之上,挪动到了他那手电筒的灯束上。

    “八九秒?甚至更短的时间,你看这铁扶梯才多短?”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方源微微一笑,缓缓地走到了距离这窨井只有几米的杂物处,拿着手上的电筒左右摇摆了一下。

    “如果凶手不是在这八九秒的时间内跑出这条小巷的话,那么,他现在应该还在这里,对吗?”

    说完这句话,他猛地将原本放在这些杂物处门口的凉席掀开。

    我双眼微微瞪,只见在这凉席背后,此时正蹲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蓬头垢面,衣服也破旧的不行,手上还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碗,正惊讶的抬头看着方源和我。

    半个小时之后,警方来到现场,第一时间就将下水道东西南北四个通道全部封锁,而当林希下车的时候,还嫌弃的看了我一眼,问我身上为毛这么臭,我白了方源一眼,说还不是败我们组长所赐。

    “你觉得,那个乞丐,真有可能是凶手?”等到林希下去,我才缓缓地来到了方源身旁,小声的问道。

    在我们发现那乞丐的时候,他正瑟瑟发抖,手上的那个饭碗,也被我们吓的掉在了地上,我第一时间查看了这乞丐的双手乃至双脚,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乞丐的手脚之上,我并没有发现任何被那钓鱼线勒过的痕迹,如果这乞丐就是凶手,那他刚刚在摆弄钓鱼线的时候,身上多多少少都应该留下痕迹,可是他没有。

    而就在我准备盖棺定论,这乞丐应该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时候,方源又提出了一个疑问。

    如果说,这乞丐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去了哪里,的确,这乞丐手上是没有任何钓鱼线的痕迹,但也不能排除,凶手是利用外力来牵扯钓鱼线的,所以,对于这乞丐的怀疑,我们不能草草取消。

    也就是因为这个,在警方到来之后,这乞丐就被他们带上了车,等候我们回刑侦大队进行审讯,而方源对于我的这个疑问,显然并没有想要答复的意思,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说了一句先确认死者的身份再说。

    就这样,我和方源再次来到了这充满了恶臭味的下水道内。

    警方在这原本暗无天日的下水道内自装了三个灯泡,这让整个下水道都亮堂堂的,可却也让人们见识到了这下水道是有多么的肮脏。

    废水积的到处都是,随处可见的,都是人们随手丢弃的垃圾,水瓶,更有甚者,水面上还漂浮着人的排泄物,说句实话,要不是案子需要,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来到这里。

    “怎么样?脑袋找到了吗?”方源一下去,就对着站在下水道内侧,还在弯腰找寻着死者脑袋的民警低声问道。

    “还没有,不过我想会很快。”那民警一个转身,就对着我们说道。

    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这些民警的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虽说带着塑胶手套,但也着实会碰到那些脏到令人恶心的东西。

    这时,林希的两个助手已经将那原本还漂浮在废水上的尸体搬到了一旁空台之上。

    “尸体长时间被废水浸泡,已呈浮肿状态,所以尸体在倒地的那一瞬间,才会浮上水面,其小腹松软,相信她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开始腐烂,按照这天气来算,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四天甚至更久的时间。”

    林希一边说着,一抬手就拿起了死者的双手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死者双手手腕以下均被人砍断,依照这伤口来看,应该和上一次那两母女一样,都是被一刀砍断的。”

    “致命伤呢?”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两母女就是张拙母女,在她来之前,我也曾详细检查过死者全身,她全身并没有任何伤痕,当然,除了那一双手,和那一颗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没有找到的脑袋之外。

    不过我这一问也是白费的,既然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那么,死者就应该被人砍下了头颅而死。

    可是,我错了,林希往后看了我一眼,用手电筒仔细的照射着死者头颅断裂的那一部分,而后又让助手将死者的衣物全部除去,在死者手臂乃至胸口处看了一眼。

    “死者的胸口有一块黑色的淤青,并且这块淤青已向下凹陷,相信死者在临死之前曾被人踢踹过,而且是重复踢踹,这块伤口才会在死者尸僵后凹陷,如果死者有心脏病史,那么死者很可能因为有外力突袭心脏,而导致猝死。”林希道。

    “为什么不会是那颗脑袋?”我疑惑的问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