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九章 验尸报告

时间:2018-05-21作者:柿子会上树

    ..,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身高高于一米八的成年人,而不是四五岁的幼童。

    是啊,这么简单的逻辑,我和方源当时居然没有想到,那根麻绳的长度不会改变,但我们并不是被捆绑者。

    我在路上曾在笔记本上做了一个数学公式计算,一根两米长的麻绳,在捆绑一个身高约110cm到140cm的小孩,再加上其平均体型,得出来的结果,却是让我眼前一亮。

    结果是正确的,那根麻绳如果捆绑这种体型的孩子,染血地大约就在这孩子的手侧。

    回到刑侦大队之后,我在自己办公桌上又做了几次方程式,答案都一样,事实证明,那根长约两米的麻绳,只有在捆绑那种体型的小孩时,血染情况,才会正确出现在孩童的手边。

    “怎么?你想做个数学家?”

    就在我准备整理资料起身敲响方源办公室大门时,一阵冷冽的女声顿时就从我身后响起。

    我转身一看,来者是林希,她正抱着一大叠文件穿着一身长款白色羽绒服站在我的面前。

    林希的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再加上她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身高看上去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在回头的那一瞬间,正看到林希那张离我只有三四厘米的脸,被这么一吓,我一屁股直接又坐回了凳子上。

    “大姐,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

    我拍着胸脯,白了她一眼,无语的说道。

    可能是上一次在法医院内和林希呆了几个小时的缘故,我感觉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不容易相处的,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方队长叫你进去,我先走了。”林希面无表情的拿着那一叠文件,冷淡的说完,直接就从我身旁擦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见到她的时候,我总会闻到一股子清香。

    虽然我不是行内人,但我也知道,法医在上班期间,是不能涂抹任何化妆品乃至香水的,但她……

    我看着林希的背影,总觉得那一股香味我曾在哪里闻到过,可是在哪里,我却又想不起来了。

    五分钟后,我拿着我的笔记本推开了方源的办公室,一进门,我就看到他正摆弄着他那老式大头电脑,那一双手,还非常生疏的在键盘上敲打着,看样子,方源平时似乎并不怎么玩电脑。

    见我走入,方源也只是轻轻地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让我仔细看看放在桌上的那叠资料。

    我点了点头,一屁股就坐在了方源面前,顺手拿起了那一叠资料就看了起来。

    紧接着,我打开了放在桌上的第一份资料,这是一份验尸报告,在看到这份报告的一瞬间,我马上就知道了林希不想书写验尸报告的原因了。

    因为这份验尸报告,字体扭捏,有些字甚至还都挤在了一起,说实话,这份报告,还不如我那五岁侄子写的作业呢。

    我坐在方源的办公桌前,大约翻阅了十五分钟左右,这才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方源。

    说实话,这份验尸报告给谁看,谁都不愿意相信上面所写的事实。

    “看完了?”方源的目光一下被我从电脑屏幕前拉回了我这儿。

    “头儿,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是……”

    后者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对着我说道:“是的,那具东郊水坝内发现的男童尸首,和他笛子里面的那名成年男子的肉块,的确是父子。”

    我咽了口唾沫,心脏就像是被一辆三十吨的货车撞击了一般,久久不能自己。

    如果像这份验尸报告所写的那样,那些肉块的主人和这男孩的父亲是同一人的话,那么凶手是该有多残忍?逼迫着男孩,吃下他父亲的肉块?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不禁涨红了起来,我有些愤怒,我无法想象,凶手得变态到一个什么程度,才能在一对父亲身上犯下这么灭绝人性的罪恶来。

    “另外一份是针对死者肚子里面的粉末做的化验报告,报告上显示,死者胃囊之内发现的粉末,其构架结构,应该是人体的骨骼,林希尝试验证了一下这些骨粉的dna,事实证明,这些用骨头研制成的粉末,属于死者的父亲。”

    听着方源的话,我犹如被雷劈过一样。

    “粉末,骨粉,骨头……”我在方源面前喃喃自语了起来。

    “这些粉末应该是凶手一开始喂食那名孩童的,可却又不知为什么,凶手最终,还是让那孩子吞下了那些人体骨骼,而在地窖内发现的三十多个骨头,如果你和我都没错的话,应该是凶手留下来,继续塞到那孩子肚子里面的东西,只是,那孩子还太小,肚子根本……”

    方源没有再说下去,他异常的震惊,但听语气却不难听出来,方源对于这对父子的遭遇,也非常惋惜。

    “关于案件的进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现在是媒体时代,只要走漏一点儿风声,外界就会掀起一阵渲染大波,到时候带给社会的恐慌,可想而知。”

    我看着方源,脸色铁青的点了点头,其实说实在的,按方源的个性,才不会去管这些事,他只是怕被上面知道了,再压缩我们破案的时间,我想方源比谁都明白,上面关心的是社会问题,而我们关心的,是这整个案件的本身。

    “还有,这对父子的身份到现在都没有调查清楚,李炎才刚回来,我派过去调查的人也无功而返,给你一个任务,三个小时内,我要看见这对父子的详细信息。”

    “好。”

    我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复了方源,说实在的,这个案子对我的冲击力是真的很大。

    离开方源办公室之后,我直接就来到了李炎的电脑桌前,并趁着他上厕所的时候,打开了他的电脑。

    我记得,在车上的时候,我曾见到过这孩子和他父亲的合照,当时我以为李炎已经找到了这对父子的信息,当时不能给我看,毕竟方源才是我们三组的头儿。

    可,方源似乎并不知道那对父子的信息,既然李炎已经找到了这张合照,那么也就是说,他有很大概率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的信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及时提交到方源这里。

    我打开他电脑之后,点了一下桌面上的一个名为东郊水坝案的文件夹,紧接着,那张照片瞬间就印入了我的眼帘。

    我余光一撇,一个黑色图标瞬间就印入了我的眼帘。

    我曾经在某人的电脑上见过这种图标,他曾经告诉过我,但凡在某台电脑上看到这个图标的,那么这个人我千万不能惹,因为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一些黑客的电脑里,是的,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玩意儿,应该是制作某种木马程序的软件。

    而在这软件一旁,我竟然还发现了一个简单查询户籍资料以及人脸比对的软件。

    “不用找了,如果我有这对父子的信息,我早就拿出来了,我在首都的时候,头儿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邮件里面是一张小孩的死亡照片,当时头儿就只有一个诉求,希望我能找到这孩子的真实身份,可是警方资料库有限,能显示的就只有犯罪记录的人员,所以我也没找到任何信息,至于这张照片,是我让一个黑客朋友在网上找到的。”

    这时,李炎拍了拍我的肩,那一张硕大的脸瞬间就出现在了电脑屏前。

    “既然都在网上找到了这张照片,也可以根据网络,寻找这人的ip地址吧?”我疑惑的抬起了脑袋,看着李炎,缓缓地说道。

    后者摇了摇头,告诉我ip地址他的确查到了,是在本市的某个网吧,但发送这张照片的时间却是在上一年的五月份,由于当时上网有些网吧为了赚钱,根本就不在乎你有没有身份证,所以线索连,到此也就断了。

    我看着李炎的那一双眼睛,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似乎并没有当一回事儿,但我却有一种感觉,方源和李炎……他们两个人,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我点了点头,而后缓慢的从李炎的位置上坐了起来,在转身离开之前,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停住了脚步,开口沉闷的说道:“以后这种图标不要放在桌面上,自己人看到没事,万一给别人看到,你可能以后,也只能当当黑客来混日子了。”

    我想李炎比我清楚,除了网监部门的极个别电脑上允许有这种图标出现之外,我们办案民警是不允许侵入任何人的电脑的。

    “放心吧,只有我愿意,没有被发现。”李炎听罢,当即笑着对我说道。

    离开了刑侦大队,我在门口站了几分钟,最后我还是选择打车来到了人口失踪处来询问了一下最近有关于人口失踪的案子。

    那孩子的死亡时间是在三天之前,可按照他胃部的消化情况,孩子的失踪时间应该是在七天之前,而他父亲的失踪时间可能更早甚至是同时,七天,除非这男人在本市没有工作,没有亲人,没有爱人,要不然,砸人口失踪处的登记册内,一定有这个男人和这个孩子的消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