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谋杀手册 第一章 死者的低语

时间:2018-05-21作者:柿子会上树

    ..,

    人性,有时就像是一个无限扩张的黑洞,但凡有一点点欲望的衍生,你,和你身边的众人,都有可能成为欲望之下的受害者。

    我叫方怵,09年警校毕业,毕业之后在刑侦大队待了三年。

    不得不说,在刑侦大队工作的这三年,的确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穷凶极恶,也让我对这个社会的美好向往全数崩塌。

    在我所经历过的案件之中,有的凶手拿起了屠刀,亲手剥下了自己母亲的皮囊,有的势力庞大,为了自己的信仰,更是用他人的生命血祭十字架。

    还有一个连十五岁都不到的女孩,为了不让弟弟出生,竟徒手将刀子插入了自己母亲的肚皮,最终导致一尸两命。

    不仅如此,你是否想过,猫也会杀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三个孩子,四个被害者,之间到底又有着什么千夫所指的罪恶,一把满是鲜血的电锯,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人锯成了两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无法想象,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内心是多么险恶。

    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黑暗初始,人,将不再是人。

    而下面,我要讲的故事,从一件大家随手就可以搜到的失孤儿童套尸案开始。

    09年12月25日凌晨三点,我正在值班室整理文件,这时,一个电话却打破了整个值班室的宁静。

    听声音,很明显,是我们组长的。

    “东郊水库,有命案。”

    他倒也不含糊,我接起电话后,他就说了这七个字,我刚要回话,对面直接就响起了一阵嘟嘟嘟声。

    我撂下电话,急忙穿上外套就往外走去。

    夜晚的东郊风很大,再加上昨日又缝十年一次的下雪天,呼呼的风刮在我们脸上就像是被刀子割过一般。

    到达水库附近,因积雪太多,而路面太狭窄,我们只能下车步行至东郊水库。

    下车之后,我仔细的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这里距东郊水库隔了一座十米长的桥,桥面是用水泥铺成,却非常老旧,两旁的水泥栅栏也多少有些损毁。

    站在桥面之上,淅淅沥沥的水声也从桥下传来,听声音不难听出,这里水流湍急,或许也是因为这里临近东郊水库有关吧。

    说实话,地处偏僻,桥下水流湍急,桥面东侧,还有一片不大不小的竹林,这里的确是一片抛尸的好地方。

    从桥上看去,一片警灯以及人造灯光正从桥的东面穿来。

    我没多想顺手就拿出了警官证挂在脖颈之上,随后直接就钻进了警戒线。

    案发地点是东郊水库下方的一个废弃值班室,我在走去的路上,看到很多民警正捂着嘴,泛着恶心的从我们身旁经过,当时我心里就在嘀咕,一定又是肠穿肚烂的场景。

    走到值班室的时候,我看见方源和林希(我们局的女法医)还有两个民警都蹲在办公桌周围,而方源的那一双带着塑胶手套的手,更是想要尝试将里面的某些东西拉出来。

    准确的说,是想要尝试将办公桌下方那个空隙内的尸体拉扯出来。

    方源忙的满头大汗,见我们赶到现场,立马就招呼我去车里拿上工具,然后小心翼翼的从这值班室对应的墙壁外侧砸开。

    当时我还以为是尸体卡住了这张办公桌,为了保护尸体的完整度,所以需要从外侧砸墙。

    可当我拿来了工具,将那一片本就破旧不堪的墙壁小心翼翼的砸碎,很快的,一双拿着玩具的小手臂整个就呈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

    我看的愣在了当场,此时,我身后驻守的那些民警,也因为这张脸孔和墙壁被砸碎后散发出浓烈的气味,全都捂住了嘴巴,有的做出干呕状,有的,则直接蹲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尸体是用保鲜膜包裹起来的,当方源用一把手术刀小心翼翼的切割保鲜膜时,我还能用肉眼看到这保鲜膜内的水蒸气。

    我是一个新人,从没办过什么案件,更别说是这种异于常人的凶杀场景了,所以,我在看到这具尸体时的第一反应应该和那些民警一样,可当林希将保鲜膜切开,那个孩子稚嫩的脸颊展现在我们所有人面前时,我有的,却是无尽的愤怒。

    不过,更让人意外的却是这具尸体并不是我刚刚所想,被卡在了那张桌子底下,而是被人有意的镶嵌在这堵墙壁之内的,而林希在切割完那层保险纸之后,看了我一眼,接下来,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血霉,她让我和她一起将这具尸体抬出。

    我虽然有些膈应,但我还是照着做了,谁让我是个新人呢,组长都发话了,我能不做嘛?

    就这样,我和方源合力,将这具大约只有四到五岁的尸体,从碎裂的墙壁内抬了出来。

    在抬尸的途中,我发现这具尸体特别奇怪,这孩子的头和肚子,完全不成比例。

    如果说他的脑袋,肩膀和四肢的肌肉还有骨架,比例还算正常,可这肚子,却和那些经常喝酒的成年人差不多,用肉眼看去,这孩子的肚子,都快要顶破天了。

    这时,方源突然上前碰了碰我的肩膀,示意我将尸体放在那塑料袋之上,我点了点头,将尸体放下之后,就退到了他的身后。

    接下来,他拿出个塑料手套,而后用手摸了摸死者的肚子,也就在他上手摸上死者肚子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这个世界都安静了。

    只见方源双手轻轻按死者肚皮两侧,一根长约三十厘米左右的棍状物体忽然就从死者的皮下显现了出来。

    “肚子里面有东西?”

    林希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胆战心惊了起来。

    “这具尸体表面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那么,我们闻到腐臭味,又是哪里来的?”方源带着林希给的隔离镜,侧身看了我和方源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真实的案发场景,所以当下,我还处于被尸体肚子内的东西震惊到的时候,他的话,我就跟自动屏蔽了一样,自然也就没有回答上来。

    之后,林希为这具尸体做了一个初步的尸检,从中得到了一些被害者的基本资料。

    被害者为男性,年龄大约在四岁到五岁之间,体型偏瘦,口腔内并无任何破裂,却依附少量血渍,林希怀疑,这孩子的真正死因,应该和内脏损伤有关。

    由于天气的原因,死者的死亡时间很难确定,但按照正常检测,这孩子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12月24日下午三点到五点之间,至于孩子肚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以及正确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她还需要将尸体带回去进行进一步的尸检才能得知。

    就在这个时候,方源突然拦住了林希招呼我们上前搬运尸体的手,而接下来,他几乎做出了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难以自信的举动。

    只见他顺手就从林希的口袋里面拿出一把手术刀,并精准的插入了死者的小腹之上,由于尸体此时正处于尸僵期,周身血脉都已经停止供血,所以在这把刀子插入的那一刹那,并没有血液溅出,但……代替飞溅血液的却是一根四十五度弯曲的白骨。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方源用力过猛,将尸体的肋骨给碰了出来,但下一刻,他又做了一个异于常人的举动,使得我们所有人都心惊胆战了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