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计划

时间:2017-10-07作者:三生万物

    在方荡眼中,这两座高楼就是两座碉堡,有着重兵把守的碉堡。

    别说进入其中,就算是想要靠近一下都是不可能的。

    两百米对于方荡来说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距离,但想要跨过这两百米而不被那一双双眼睛观瞧到,却绝非易事,更重要的是,方荡并不清楚那些守卫的目力究竟如何,方荡可以在五成真实境界的真人眼中横跨二百米的距离,并且叫五成真实境界的真人毫无察觉,但方荡完全不可能在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眼中完全消失掉。

    这些守卫这里的魔物方荡靠肉眼是无法衡量他们的修为水准的。

    方荡想了想后选择了退走,他不想打草惊蛇。

    但方荡并未退出这座被庞大的力量撕碎了揉烂了的古神战场,而是选择了一条狭窄的路径悄悄摸了进去。

    不久之后,方荡就看到了一名长有人脚的蜘蛛,这蜘蛛看上去颇为肥大,浑身上下长满了棕色的短毛,脑袋上有四对眼睛,分别望向四面八方,这魔物此时正倒掉在空中,屁股上扯出一根拇指粗细的丝线,在空中不断织网,将这狭窄的废墟中的空间一层层的编织出一张张的大网来。这些打完大网一看就不是用来抓苍蝇蚊子之类的小东西的,按照这网的规格,还有方荡进入这里之后并没见到设没那么其他的活物来看,这大网就是用来抓捕同类的。

    方荡一见到这东西,心中就是一喜,四处张望了下,同时将神念扩散出去,探查周围,确定周围并没有其他的魔物。

    想来这里被它搞成这个样子,其他的魔物也不会愿意和这个家伙接触,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专门狩猎同类的家伙。

    方荡确定周围没有其他的魔物,身形一动出现在这正在专注盘丝的魔物面前,此时的方荡脑后连开十二道光圈,通体化为纯净无瑕的琉璃之色,刹那间化为一尊琉璃佛。

    那魔物一见到方荡这个样子,当即四对眼睛就是一直,紧接着魔物眼中显现出一丝挣扎。

    方荡双目之中光芒大放,方荡原本以为这魔物看上去智商不高,应该很容易就能降服,将其化为自己的信众,不料这东西竟然比方荡想象之中更加坚定。

    方荡脑后的光轮猛的转动起来,一道道的投射出去,直接射入这那眼神挣扎的魔物额头中,终于当射入三道光轮后,这魔物眼中的挣扎神情逐渐变得安静下来,第四道光轮投入他的脑海中,这魔物则终于露出崇拜信仰的眼神。

    方荡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收了脑后光轮,方荡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些魔物,光是这样一只还拥有人形双腿的魔物就如此难以降服,若是那种完全状态的魔物想必要降服一只的话需要他耗用至少十道光轮才行。

    方荡念头一动,就侵入这魔物的脑海之中。

    随后,方荡双目一张,就变成了魔物的视角,八只眼睛看向四面八方,几乎没有任何死角。

    方荡沟通魔物的念头,细细体会着魔物的记忆。

    这魔物的记忆中有九成都是在织网,不过这也给方荡用最少的时间获取最有用的信息创造了便利条件。

    原来,这些魔物每天进食一次,那两座高楼之下正是一座真实水晶晶矿,晶矿由一位母皇掌管,母皇手下拥有四位相当于七成真实境界的魔物,十五位六成真实境界的魔物,其他的魔物数量究竟有多少,这魔物自己也不知道,他平时也不在乎这些东西。

    方荡从这魔物的记忆之中大概分析出这个古神战场之中的魔物数量大概有上万只左右。

    这头蜘蛛模样的魔物只是魔物的最底层,他们就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不过这些魔物的寿命都超长,只要每天能够吃到真实水晶,他们就能永远生存下去,这个世界有多久远他们就有多久远。

    方荡顺着这蜘蛛的记忆走入那两座高楼之下,高楼下一百米左右,就是真实水晶的矿坑,内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真实水晶,那是一个璀璨的晶体世界,光线陆离,能够看到的部分,看规模至少也应该有数万枚真实水晶,想必顺着矿脉继续开采下去,还有更多的真实水晶。

    若是得到了这个真实水晶晶矿的话,方荡至少可以用其将四名或者五名洪洞世界的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提升到七成真实境界。

    不过,这一个矿坑的真实水晶恐怕都不足以将他方荡提升到八成真实境界,从七成到八成,方荡有种绝望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的肚子变成了一个无底深渊,而每天却只能吃三碗饭,就算吃上亿万年都无法将这个深渊填满。

    方荡想要探查一下这座城池的母皇,但这蜘蛛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却从未见过母皇。

    从这蜘蛛魔物的记忆之中,方荡获知,母皇从不出现,她只是存在于那座高楼的最顶端。

    方荡正要继续顺着蜘蛛魔物的记忆寻找有价值的线索,忽然之间一道异常的波动从远处探来,方荡心中不由的一愣,立即从蜘蛛魔物的身躯之中撤出同时收敛了自己留在蜘蛛记忆之中的一切,使得蜘蛛魔物暂时从被方荡控制的状态中摆脱出来,那一阵波动在蜘蛛魔物的脑海中蜻蜓点水一般的一跃而过。

    方荡重新进入蜘蛛魔物的脑海之中后才知道,母皇能够操控所有的魔物,如果母皇需要的话,只要念头一动,他们这些魔物就将倾巢而出,撕碎敌人。

    方荡不禁有些头疼起来,现在他明白血光之前跟他说的整个魔物是一个整体的话语的意思了。

    如果这些魔物都是一个个的个体的话,方荡完全可以用逐步蚕食法一点点的从外围将这些魔物无声无息的消灭掉,但现在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方荡干掉一只魔物,那么整个魔巢之中的魔物都将被调动起来。

    这个任务实在是不容易完成。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方荡从这蜘蛛魔物的记忆之中得知,母皇并不是随时随地都沟通每个魔物,而是在每天中有固定的时间进行沟通,这蜘蛛魔物对于这一点倒是很清楚,母皇每天基本上都是在沉睡,只有在苏醒的时候才沟通他们,这就给了方荡一定的时间来做手脚,当然要想一个个的将上万只魔物清理干净,是不可能了,但方荡可以趁着这短暂的半天时间潜入母皇的巢穴将其斩杀。

    打定主意后,方荡便离开了这个魔物的巢穴,以这个巢穴为中心朝着四周游走,碰到那些单独的魔物,方荡就想办法将其收服,整整当方荡收服了三十多只魔物的时候,方荡也已经感到相当的疲惫,用精神之力碾压这些魔物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知为什么这些魔物明明智商并不高,但却就是很难将其收为信众。

    方荡重新回到了蜘蛛魔物的巢穴最深处,层层的蛛网包围之下住了下来,大约到了母皇沟通这些魔物的时间,方荡连忙放开了这三十多只魔物的精神,不久之后魔后母皇的精神力量从这些魔物身上蜻蜓点水的越过,就像是在点数一样。

    方荡在侵入这些魔物的时候,发现一个很古怪的事情,每当他想要穷尽这些魔物的记忆尽头,看看这些魔物最初的样子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都遇到了阻碍,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这些魔物的记忆在某个节点统一给洗掉了。

    而这些魔物似乎也是从那个点开始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方荡是见到过这些魔物从普通人忽然之间魔化的画面的,他觉得,这个点就是这些魔物魔化从凡人成魔的位置。

    一个好端端的生命,稳定的生命,按理说不可能忽然之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方荡自己就是造物主,他自己创造的生命虽然还比不上古神郑打造的生命,但也不会出现这么巨大的变化。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变故出现,所以,那个时候的古神郑才如此愤怒!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他们这个世界,才有了他们这些一步步攀登高峰想要靠近古神郑的真人。方荡在这一瞬间,似乎触摸到了千万世界诞生的原因!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进食的时间到了。

    方荡闭上眼睛,同时沟通三十多只魔物,紧接着方荡就变成了拥有六十多只眼睛的存在,一幅幅画面呈现在方荡眼前。

    魔物们纷纷从自己的巢穴中走出来,有快有慢的朝着那两座高楼行去,宛若朝圣一般。

    方荡的神念混杂在这些魔物之中,头顶上是巨大的太阳,灼热的温度将整座城池烤的宛若火炉一样,原本方荡在自己的身躯中已经几乎体验不到这种自然的威力,就算太阳温度再高,以方荡的修为也不过是微风拂面,但侵入到这些魔物的精神之中,方荡就能够感受到这些魔物此时的感受,那种煎熬使得方荡有些回忆起了在烂毒滩地中的情形,周围同样是这样一群麻木不仁的存在,气候恶劣,脚下的药渣更是腐臭难闻……

    渐渐的那座宛若两把剑一样插在大地上的高楼残骸再次出现在方荡面前。

    高楼上一双双的眼睛严谨的盯着每一头魔物。

    方荡将自己对于这些魔物的控制降低到最小的状态,缓缓前行,方荡甚至能够感受到一双双的眼睛在诸多个自己的身上尖刀般划过。

    不过,这些眼睛终究不是魔后母皇的精神力量,他们显然并未看出这些往日每天都要见上一次的魔物们和过去有什么不同之处。

    方荡的神念随着这些魔物走进了那栋废墟高楼之中,这里和外面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外面是一片残破的废墟,虽然这些魔物在这里生存了不知多少年,但却从未清理干净,而这栋高楼之中的一切却保持着相当的整洁和干净。

    这种感觉,就像是从一片支离破碎的世界中走到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完整的,地面是玉石一般的石头铺成,平滑整洁,头顶上的房顶雪白雪白的,还有一些看上去宛若宝石一样的东西镶嵌其中。

    这里的一切方荡都从未见过,甚至方荡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方荡直觉上觉得,这些东西或许来自另外一个他完全未知的世界,古神郑诞生的那个世界。

    方荡的精神沿着那洁白平整的地面一路前行,来到了一个楼梯旁这个楼梯一边向上,一边向下,方荡很想看看顺着楼梯一直去找魔后母皇,但方荡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些魔物很有规矩的顺着楼梯一路向下,从始至终,这些魔物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安静的就像是一群死尸一样,这种感觉叫人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当他们沿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下的时候,能够从楼梯中央向下看去,看到的是一片璀璨的光芒,那是真实水晶绽放出来的光芒。

    方荡的精神顺着楼梯,和这些妖魔鬼怪们一起一路向下,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你身边全都是一群莫名其妙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些是用四只脚爬的,有些是用身子向下蹭的,还有一些是有一双翅膀但却没办法高飞只能迈着鸭子步一步步往下走的,走在这些东西之中,方荡有种说不出的滑稽的感觉。

    百米之下,方荡终于来到了这座晶矿前。

    方荡双目微微眯了眯,这里精光闪烁,刺目耀眼,真实水晶的晶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宝藏,黝黑的石头上裸露出一块块的真实水晶,美轮美奂。

    此时那些魔物终于没了之前的规矩,开始拼命地抢食真实水晶,拥挤成一团。

    方荡的耳中到处都是咔嚓咔嚓的声响。

    这些魔物吃真实水晶的量并不多,真实水晶本身是一种非常非常坚硬的晶体,想要将其咬碎来吃掉,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真人们往往是通过汲取来摄取真实水晶内中的真实之力,而这些魔物们显然没有这个本事,只能靠嚼吃吞入肚中来进行消化吸收真实之力。

    若非今日见到了这些魔物们放口大嚼的样子,方荡肯定不相信真实水晶竟然还有这种叫人看了就觉得牙酸的吃法。

    方荡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随后方荡就闭上了眼睛,沉思起来。

    片刻之后方荡双目张开,身形一动,冲破了层层蛛网,一路急行走出了这座古神战场废墟。

    眼见方荡去了一整天终于回来了,洪洞世界的真人们立时将方荡围住,血光对于方荡这次冒失的行动一向不看好,此时冷笑道:“怎么样,探查得如何?是不是觉得现在退走是最好的选择?算了,这一趟来看看就算是提前探查一下情况,我们过去想要完成一次艰难任务往往需要实地考察数次甚至数十次之多,计划筹备整整七八年的时间,如你这样就这样毫无准备的跑来和送死无异!”

    方荡对于血光的轻蔑并不放在心上,血光现在和他绑在一起,方荡做出的选择,就算血光不愿意去做,也只能咬着牙跟在方荡身后。

    方荡吃定了血光,所以对于血光的话语他一点都不在乎。

    方荡看向洪洞世界的众人笑道:“我有办法了!”

    血光诧异的盯着方荡道:“方荡你可不要意气用事。”

    方荡则看了血光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半天之后,方荡再次潜入那座废墟中,而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则陷入待命的状态中,随时等待方荡放出来的的信号。

    血光两颗脑袋的眉头都紧紧地皱着,对于方荡的计划他依旧抱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正如方荡预料的那样,血光无法独自脱身,方荡选择的道路就是他要走上去得到道路,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血光对于方荡不听他的话语相当的不满。

    方荡悄悄潜入废墟中,重新来到了那蜘蛛魔物的巢穴。

    蜘蛛魔物依旧还在辛勤的盘丝。

    方荡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瓶子,随后方荡将瓶口揭开,内中是长出一股迷人的香气。

    方荡随后方荡依次将三十多个已经被他控制的魔物挨个走上了一圈,每见到一个魔物,方荡就取出一个瓷瓶来。

    时间一点点的向后推移,当夕阳逐渐坠入山下的时候,一个个的魔物们再次从自己的巢穴之中走出来,摇晃着身躯朝着古神战场废墟最中心的为止进发。

    方荡依旧是将自己藏在层层的蛛网之后。

    而这一次和以往有些区别,那就是蜘蛛魔物这一次走出自己的巢穴要早得多。

    以往蜘蛛魔物都是跟在其他的魔物后面吃剩下的,但这一次,蜘蛛魔物差一点点就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魔物们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那两座高楼之下。

    随后蜘蛛魔物当即带着一种魔物们走下旋转楼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