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再斩

时间:2017-10-07作者:三生万物

    ,更新快,,免费读!

    一颗颗的火焰弹撞在方荡身上,燃起熊熊大火,将方荡给吞噬掉。

    方荡变成了一个硕大的燎天火球,燃烧中发出啪啪声响。

    即便如此,那些蝙蝠依旧不放过方荡,远远地吐出一个个橙黄色的圆球,如同金鱼吐泡一样,这些泡泡纷纷投入方荡的身上,宛若王火焰之中不断添加柴禾,使得方荡身上的火焰越烧越旺!

    太白等人见到这个个场面几乎手舞足蹈起来,而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则面色凝重。

    “糟糕,这橙黄色的火焰看上去温度极高,方荡身处其中也不知道能不能……”碧尾看到那熊熊火焰,心中不由得一紧,即便他们距离那火焰足足有千米之遥,都感到火焰烧灼得面皮发焦,着火焰的热度比地下积攒了千万年的地火岩浆还要猛烈。

    “不用想行不行,方荡一定没有问题!”不等碧尾说完,红苕妙仙边坚定有力的一锤定音!

    洪洞世界别的真人或许还对方荡有着这样那样的疑惑,但红苕妙仙已经完全没有疑惑了,她相信,方荡一定会赢,不管对手是谁,也不管方荡和对手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这种信任是盲目的,也是没有条件的。

    从今之后,红苕妙仙只做方荡战胜了对手之后的打算,不做方荡失败的预计!

    方荡在火球之中浑身上下都在燃烧着,那些橙色的圆球一旦粘在他的身上就会立时渗入他的皮肤,然后从皮肤里面往外烧灼,甩都甩不掉。

    方荡的皮肤很快就被烧成焦糊。

    剧痛之中的方荡身上剑光一起,轰的一下用处澎湃的剑光,这些剑光每一个都是寸许小剑,在方荡身上纵横游走,将方荡的被火焰烧着的皮肤纷纷切割下来,千万把小剑在方荡身上宛若长风吹过,转瞬间就将方荡身上的皮肤全部刮掉,没切掉一片火焰血肉,就有小剑携着这些火焰血肉疾飞而去。

    看上去就像是方荡一挥手,身上的火焰纷纷化为一个个的小火球飞出去一样,并且这些火球的目标正是那漫天的蝙蝠!

    那些修为高的身形大的蝙蝠还能振翅逃走,剩下的小的就遭了央,被方荡的火焰剑击中身上就燃起腾腾火焰,叽叽怪叫着从空中坠下。

    一时间天空中犹如下起了一场火雨。

    而从火焰之中走出的方荡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寸血肉,不过方荡拥有松果花,肉身恢复的速度堪称快疾,眨眼间方荡的身上就爬满了肌肉纤维,再眨眼,方荡就已经恢复原状,并且皮肤比以前更加晶莹剔透。

    方荡看向阴血三少:“就这样么?”

    阴血三少对于满天跌落的蝙蝠依旧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节目才刚刚开始,不用那么心急!”阴血三少说着,缓缓抬起一只脚,随后猛的用力一跺,轰的一声,阴血三少脚下的虚空猛的一炸。

    “给我出来吧!黑夜!”

    随着阴血三少的一声大吼,阴血三少身后猛的有一朵巨大的翼翅展开,紧接着这一对翼翅猛的一扇,一头足足有数十米大小的巨大的蝙蝠一冲而出,周围其他的蝙蝠和这头巨大的蝙蝠比起来,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是拳头和房屋之间的对比,是蚂蚁和大象的对比。

    那些小蝙蝠们见到这黑夜纷纷兴奋地振翅欢呼,继而成群结队的投入这巨大的黑夜的漆黑的双翅之中。

    黑夜一双橙黄色的眼珠盯着方荡随后猛的一叫,一道虚影朝着方荡就猛冲过来。

    方荡身前紫金藤蔓瞬间连成一片,如墙一样拦住了虚影!

    不过出乎方荡预料之外,这虚影瞬间就穿透了紫金色的藤蔓密密编制的墙壁,这墙壁连空气都不可能透过,但这虚影却仿似并非是这个世界中的存在一样,穿了过去。

    方荡瞳孔微微一缩,身形连退的同时,也明白了这虚影是什么东西。

    专门攻击神魂的手段。

    方荡对于这种手段很是了解,当初她也曾用这种手段收聚信仰之力。

    方荡脑后嗡然转动,一道道光圈形成一道彩虹,猛的飞了出去。

    果然,这虚影虽然没有被紫金色的藤蔓拦住,但却被方荡这道佛家光轮一下撕成两半。

    天空之中的黑夜发出一声嘶吼,似乎他感受到了剧痛,随后,黑夜疯了一般的俯冲过来,他每一下振翅都会有数不清的虚影飞出,一时间漫天都是一道道的宛若利箭一般的虚影朝着方荡刺去。

    方荡冷笑一声道:“阴沟三少,你就只有这种手段么?除了靠着数量众多的垃圾外就没有写别的有趣的东西?冰轩那家伙虽然不怎么样,但和他战斗却比和你都有意思多了!”

    方荡说着,那飞出去的光圈猛然一涨,在空中化为一尊佛像,着佛像双手结印,十指宛若莲花,随后大放光明。

    一道道冲天利剑般的金光轰然炸开,所有的虚影碰到这金光瞬间就被刺透泯灭在金光之中。

    方荡这一招佛光大放堂皇大气,威力更是绝伦!

    紧接着佛像猛的张开双眼,内中有紫色的金光火焰跳跃,宛若漩涡一般!

    诛!

    漩涡之中轰的喷出一道紫色的金焰,横跨数千米直接击中在空中飞舞的黑夜,紫光金焰威力无穷,一下就将黑夜的胸口给洞开了两个大洞。

    黑夜一声悲鸣,从种种急急坠下,噗的一声钻入阴血三少的影子之中,委屈的发出几声哀鸣,随后就再没了声息。

    此时那名祸水般的妖艳女真人正骑坐在阴血三少大腿上,含着一颗葡萄送如阴血三少的口中,阴血三少目光微微一凝,用力一咬,将祸水般的女侍口中的舌头连带着葡萄一起咬了下来。

    女侍满口鲜血,却连皱一下眉头都不敢,强忍着剧痛,迈开修长的白玉大腿,缓缓从阴血三少身上退走。

    阴血三少缓缓咀嚼着口中的雀舌和葡萄,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溢出阿里,他的神情依旧淡然,一双橙黄色的眼珠望着方荡,片刻后,将那雀舌咽下,才终于开口道:“也好,你也算有资格与我一战了!”

    随着阴血三少的话语响起,一直站在他身旁伺候的三名女侍,缓缓走到阴血三少身前,阴血三少双臂张开,三名女侍则纷纷褪掉身上的轻柔纱衣,露出洁白美丽的娇躯,随后三名女侍伸出白嫩的手臂从前后左右分别搂住阴血三少。

    方荡看得微微皱眉,搞不清楚阴血三少在弄什么明堂。

    但随后谜底就解开了。

    三名女侍身形慢慢变得平整僵硬,最终变成了一件铠甲穿在了阴血三少身上。

    这铠甲白玉一般的颜色,将女性的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充满了柔美的气息,似乎脆弱得一碰就碎,宛若一件艺术品,处处透出香艳的气息,甚至叫人不忍心下手去破坏。

    方荡还是首次见到这种以真人来做铠甲的香艳手段。

    阴血三少看到方荡那吃惊的表情不由得冷笑道:“怎么没见过这人铠?这人铠在更靠近巨树世界前端的位置可是最常见的甲胄!妙用极多。这样的宝贝,你舍得一剑斩来么?”说着阴血三少伸手摩挲着肩膀处的一个女子圆滚滚的凸出部位,脸上露出一丝淫、荡的笑意!

    方荡目光一闪,掌中的剑嗖的一下飞出,化成一道雷霆霹雳朝着阴血三少就斩了过来。

    方荡脚踏星辰,紫金色的藤蔓如蛇游走在星辰地面,汲取整颗星辰的力量,这一剑之威足以剑碎一颗星辰,即便是冰轩见到也要避开。

    然而,阴血三少却并不躲避,似乎方荡这一剑在他眼中如微风拂面一样,不以为意。

    这一剑未到,凌厉的剑势已经劈了下来,将阴血三少身后的地面斩开一道数十米深的沟壑。见到这样一剑,太白等真人都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之前他们就见到过方荡出剑,此时再次见到方荡毁天灭地的一剑,依旧心旌动摇。

    然而,这样的一剑斩来,阴血三少只有当剑光斩到近前的时候,阴血三少才懒洋洋的抬起胳膊,竟然用自己的手臂去和方荡的这毁灭星辰的一剑硬抗!

    螳臂挡车?

    或许只有这样的词才能形容阴血三少这个举动。

    铮的一声巨响,电光爆闪,火花如瀑般的绽放,火星直冲数百米的高空。

    当剑光收止,雷霆远去,一剑悬在空中,而阴血三少依旧站在原地,他的周围除了他的脚下还有三米左右的地面,其余的周围数百米方圆已经变成了一个焦糊深坑,冒着滚滚烟气。不少石头都被雷霆热力融为岩浆,顺着坑壁缓缓流淌,在坑底汇聚成一条岩浆河,肆意蔓延。

    阴血三少手臂上的女子皮肤铠甲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斩痕,斩痕的部位正是女子的肚腹部分,那铠甲上的女子面容极端露出痛苦的表情。

    方荡一剑之威都没能伤到阴血三少分毫!

    方荡此时开始越发知道当初为什么血茧一拳的萱幽花提到阴血三少的时候就用那种极端忌惮的语气了,阴血三少确实厉害得叫人绝望!

    就算是踏入七成真实境界的冰轩在这里恐怕都伤不到阴血三少。

    阴血三少脸上露出一丝蔑视蝼蚁一般的笑容来:“方荡,现在你应该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了吧?你虽然能够斩杀冰轩这样的踏足七成真实境界的真人,但却伤不到我的一根毫毛!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绝望?”

    太白等冷昼世界的真人此时才算是真正放下心来,如果方荡连阴血三少的铠甲都不能破开的话,那么阴血三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而他们冷昼世界总算是能够保全下来了,并且因为举报方荡有功,能够得到一大笔奖赏,奖赏虽然放在冷昼世界这个层面上用处不大,但却也应该能够将他们之中的一个推上七层真实境界。

    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受到红苕妙仙的影响,所以虽然看到阴血三少强横得恐怖,但也并不怀疑方荡会输,当然在他们的想法中,方荡恐怕是绝对赢不了了,这个时候不少真人都在琢磨着怎么样全身而退,然后怎么样能够避开阴血三少的追杀,保住洪洞世界。但只要想一想他们就觉得并不乐观,只能仰仗界主方荡了。

    方荡双目微微一眯,此时阴血三少手臂上的铠甲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依旧是女子平滑洁白的肌肤,完美得不可思议

    “再斩!”方荡手指一点,凌光剑再次飞出,这一次,凌光剑收敛了一切剑芒和雷霆,收窄成一道只有手指粗细的金线,这道金线横寰天地之间,宛若正午最盛的阳光,凝缩成一柱,似乎一下将整个天地都切割开来,所有的东西在这金线面前都将变成两半。

    随着这一剑施展出来,整颗星辰的地面都开始龟裂破碎,扬起蒙蒙粉尘,整颗星辰都在这粉尘中发出哀鸣。

    这一剑使得远处争斗得难分难解的夜奴还有阴血三少的奴仆都停手了,纷纷望向这天地间最璀璨的光芒。

    见到方荡这一剑,阴血三少脸上的轻松表情收敛了不少,阴血三少的一对橙黄色的眼珠望向这一剑,这一次,阴血三少不再举起手臂用一只胳膊来应对方荡这一剑了。

    阴血三少双臂在胸前交叉,并且手臂上的铠甲也生出变化来来,他身后的女子铠甲向前移动,最终在阴血三少双臂之间变成了一个女子的甲胄,这女子嘴唇微张,双臂抱胸,宛若一面盾牌,看上去美轮美奂,正是那位堪称祸水一般的女子。

    方荡的这一道金线剑光威力收敛到了极致,只是叮的一声斩击在阴血三少身前的那面女子盾牌上,无声无息中,那道金线便凝在盾牌上,最开始金线还凝住不动,到了后来,这一道金线开始不断抖动起来,抖动得幅度越来越大,而变成盾牌的女子此时开始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痛呼惨叫!

    那道金线也开始在盾牌上留下逐渐烙印下去,就像是烧热的铁丝放在了冰块上一样,不断的烧熔下去。

    最终,这道金线止步于阴血三少的手臂之前,将整个女子变成的盾牌都给切割两半!

    但,方荡这一剑终究没能伤到阴血三少。

    阴血三少那张阴鸠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点了点头道:“你的剑竟然能够割裂我的人铠,若在巨树世界前端位置的家伙们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感到非常震惊,绝对会将你抓住炼成血奴!”

    阴血三少说这话,那断开的女子盾牌开始逐渐恢复,女子脸上的痛苦表情非但没有减轻,反倒变得更加狞厉,显然方荡这一剑伤她太深。

    方荡的面色越发凝重起来,方荡脚下的紫金色的藤蔓已经将这颗星辰抽得缩小了一半,无数沙粒在空中飞舞,整颗星辰上都好似扬起了巨大的沙尘暴。

    空气中弥漫着厚厚的粉尘,仅靠双目面对面都看不到对方,所有的真人全都飞入虚空之中,不敢留在原地,即便飞入虚空中,他们的目光也从未离开方荡还有阴血三少,他们生怕错过了两人接下来的较量!

    一个是威力无双斩灭星辰的最利之剑,一个是什么都奈何不了的盾。

    “再斩!”

    又是方荡冷漠坚定的声音,随着这声音响起,本就已经缩小了一半的星辰这一次彻底崩碎,如同一袋面粉被扬起一样,冷昼世界的虚空之中猛的膨胀开一片粉尘,紧接着又是一道金灿灿的光芒从粉尘中刺入,这金光不过是刚刚一闪,比一颗星辰还要庞大的粉尘瞬间被分为两半,金光一闪即逝。

    随后许久,才传来一声爆鸣,一道人影从粉尘之中猛的撞出,正是阴血三少,阴血三少此时身前又出现了一道盾牌,这盾牌此时乃是三个女子手拉手抱在一起的模样,此刻一道凝缩成十米长短拇指粗细的金光,这金光凝练到了极致,修为稍差的真人只要望上一眼,就会双目沸腾被生生燃烧起来。

    这一剑推着阴血三少不断的飞速后退,并在阴血三少的三女人铠上不断的发出钢铁摩擦般的刺耳轰鸣,

    光是这声音都叫人感到耳膜剧痛。

    不少修为低的真人不光不敢去看那一道灼目剑光,更是死死地捂住耳朵,并且急速远遁,不敢停留片刻,在他们眼中周围的空气都燃烧起来了,火焰熊熊宛若地狱一般!

    阴血三少都没想到方荡竟然还能祭出这样一剑,他身前手拉手的三女人铠此时正在发出一声声娇呼,声音悲惨凄厉,从他的角度望过去,一道血红色的剑光正逐渐洞穿三女人铠,朝着他烧灼过来。

    阴血三少心中一怒,方荡似乎将他当成了一块磨剑石,用他来磨砺自己的剑,方荡每出一剑,剑势就凌厉数分,当初方荡第一剑时,扯天毁地,他还轻蔑方荡的剑,第二剑时方荡剑芒收缩成一线横寰天地,他不得不郑重对待,到了这第三剑,剑芒再收,只有十米长一指宽,他的三女人铠都几乎无法抵挡!

    方荡三剑,威力其实相差不大,只在于一剑比一剑凝缩,一剑比一剑内敛。

    一剑比一剑杀伤力更大!

    就在阴血三少觉得方荡这一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阴血三少已经咬牙切齿决定用自己的真正法宝给方荡致命一击的时候,一道声音再次响起,阴血三少的脸上神情终于大变!

    “再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