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万阴兵

时间:2017-10-07作者:三生万物

    顾白皱着眉头一路走进了大皇子府,早到此时却没有跟在顾白身后,不知去向。

    “给他一个副将军他都不干?你确定他知道什么是副将军么?”大皇子有些奇怪的问道。

    顾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叹息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看是他知道你要他的十世大夫玉,才会一苦回绝,并且,太子你想,那小子早不走,完不走,偏偏等到皇上开始续命,他就溜之大吉,显然是想带着十世大夫玉逃之夭夭。本来我很看好方荡的,是个人物,没想到竟然这么不识时务。”

    旁边侍女将滚热的茶水奉上,顾白看了眼侍女高耸的胸脯,平日这个时辰可是他喝奶的时间,不过在这里他可不敢造次。

    顾白闷头收了目光,抓起来茶盏,抱在手中,用滚滚的蒸汽熏着在外面冻的冰凉的脸。

    “没关系,既然他走出京城,就说明他不接受本太子的好意,那么在外面等着他的鸠将现在也应该动手了,说不定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已经变成了尸体,在黄泉下后悔没有接受本太子的善意邀请。”

    顾白点了点头,将方荡丢在脑后,既然鸠将出手了,不管现在方荡是不是还活着,他已经是个死人了,实在没有必要再在他的身上多浪费脑筋。

    顾白看了下四周,压低声音问道:“太子殿下,太祖皇帝当年真的将十万军卒一起埋进了祖龙庙?咱们夏国总计有军卒也不过十万之数,要是真的,太祖皇帝岂不是将当初夏国所有的军卒全都埋葬了?这,这不大可能吧?”顾白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这确实叫人不能相信。

    大皇子神情变得肃穆起来,只要谈及祖龙御照皇帝,整个皇家所有的人都不会有别的表情,都是眼前这幅尊重崇敬的面容,这种面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敬仰。

    “十万阴兵确实是真的,不过随太祖被囚入祖龙庙的并非是我夏国的军卒,而是太祖皇帝当初征战四方,俘虏的战俘,还有在战场上收敛的战死军卒的神魂。”

    “当初这天下的格局尚未形成十国分土的局面,而是处处诸侯,整个玄天大陆上,最大的诸侯也不过只有咱们夏国一半大小,而小的诸侯也就是有一两座城池而已,当年太祖皇帝征杀四方,建立的夏朝在当时也算是一等一的大国,只不过我们后人无用,又赶上无尽妖洞洞开,嗜血蛮国侵入,兵力全都消耗在和妖族蛮族对抗上,才未能继续开疆拓土,啧啧,这个不说也罢。”

    “当初太祖皇帝灭诸侯一百三十八位,将这些诸侯的人头收入祖龙庙中,汇成祖龙龙脉,这祖龙龙脉和我们夏国的龙脉并非一类,夏国龙脉乃是阳脉,而祖龙龙脉则是阴脉。”

    “太祖皇帝聪明绝顶,智慧渊深,他深知人必有一死,就算他占有四方最终也难逃这一劫,所以,太祖皇帝决定打造一个阴间王朝出来,在阳间做够了皇帝,就去鬼冥世界的阴间继续做皇帝,那祖龙阴脉就是鬼冥阴间的国家,而十万阴兵,则是太祖皇帝的阴间兵马。”

    听到太子此言,抱着茶盏的顾白将茶盏上滚滚的热气一口吸光,不愧是太祖皇帝,竟然自开阴脉,在鬼冥世界之中打造了一个阴间王朝,这简直就像是神话传说中的故事一样,若非是大皇子亲口所言,他顾白是一万个不相信。

    许久后,顾白道:“若是这样的话,太子您拿了那块十世大夫玉去了祖龙庙岂不是就能见到太祖皇帝了?太祖皇帝的兵,恐怕不容易要来吧?”

    太子闻言道:“这个要看运气,太祖曾经神魂受创,成为阴间帝王后也处于半睡半醒之中,一梦就是百年,若是我进去的时候,时机刚好的话,正好太祖正在睡觉,我就可以将阴兵调出,等我得了皇位,稳固了江山再将阴兵送回去,想必太祖也不愿夏国崩塌,不会因此怪罪于我!”

    顾白点了点头,终于将手中捧着的滚烫的茶盏凑到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此时一名侍者走来,在大皇子耳边轻语几句,大皇子微微皱眉,站起来道:“顾白我这里有事,你回去按照计划行事。”

    顾白当即也站起来,点头称是。

    大皇子转身便走了,看样子比较急切。

    捧着茶盏的顾白看着大皇子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茶水蒸腾的雾气后,那双眼睛中,有着一种难以言述的情绪。

    ……

    “喂,你,不用总在我脑袋后面趴着吧?”方荡开口对千叶盲草剑的器灵娃娃说道。

    这个器灵娃娃自从钻到方荡的脑袋后面,变成方荡的第二张脸后,就再也不愿意离开了,黏糊糊的叫方荡感到后脑勺上一万个不舒服。

    虽然这器灵娃娃在脑后可以叫方荡拥有除了头顶上外的全方位无死角的视野,但一想到自己后脑勺上趴着一个东西,就叫方荡感到格外的不舒服。

    器灵娃娃嘿嘿一笑,赖皮得很,撒娇般的在方荡脑后晃动几下,将方荡的头发当成杂草将自己包裹其中,这家伙耍无赖,方荡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好在这器灵娃娃的脸一般人看不到,尤其是他藏在头发后面后,就算是修士也看不到,总算不是特别惊人,叫人侧目。

    所以方荡也就不去理会,恰好,方荡用器灵娃娃的眼睛,看到身后豹子等人鬼鬼祟祟的,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对视着,似乎有什么事情,最后憨牛把鸽子推了出来。

    一脸哀怨的鸽子瞅了身后几个家伙一眼,想了想后靠近方荡。

    方荡扭头看向鸽子。

    鸽子干咳一声道:“那个,蔫……,好运,啊,不,方荡,嗨,我说你的名字变来变去,我都不知道该叫你啥好了。”

    两句话说出来,鸽子也伸展开了,没有了之前那种约束感,便直接道:“荡儿,我们都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刚才顾白的建议,那可是副将军,天啊,头顶着天一般的人物,这样的官职实在没有道理就这样轻易放过,人生这么短,机会这么少,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抓不住了。”

    “唉唉,事先声明啊,我可不是为了跟着你沾光才跑来跟你说这个,我是真的觉得这个机会错过了太可惜。当然,要是能沾沾光我也是相当乐意的。”鸽子说完连忙又补充道。

    远处的母蛇蝎等人都齐齐将目光放在方荡身上,老实说,他们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完全不理解方荡的想法,怎么就能将堂堂的副将军不放在眼中。

    方荡扭头看了眼望京那充满沧桑感的城墙,随后道:“我也想当副将军,但人家凭什么将副将军的位置交给我这个完全不会领兵打仗的人?给我一个偏将冲锋陷阵,那没什么,反正就是玩命往前冲,给我一个副将军?我能做啥?”方荡当然没有办法将十世大夫玉的事情给鸽子说得太清楚,只能就事论事来搪塞鸽子。

    鸽子摇头叹息,显然依旧不甘心,“反正作为朋友,我该说的话说到了,以后你后悔了,别怨我不提醒你就成了。”

    方荡笑了下,鸽子的好心,他是明白的。

    方荡一行一路朝着烂毒滩地的方向走去,至于望京的繁华,方荡已经忘却在脑后,即便是想起来了,也不过是想要带自己的弟弟妹妹来见识见识罢了,另外如果说方荡在这座望京之中有什么美好的回忆的话,那么绝对不是高耸的城墙亦或是繁华的街市,而是镇国塔顶端的靖公主。

    那一夜*,是方荡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火毒仙宫?

    老实说,方荡以前曾经憧憬着自己去火毒仙宫成为一位仙人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躺在烂毒滩地囚禁父母的石牢顶上,身旁左边是方回儿,右边是方气,仰望着漫天繁星的夜空,仰望着那座高耸云间,看不到的仙宫,梦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攀上云端,与仙人比肩,俯瞰大地。

    方荡双目微微闭起,心怀梦想的日子总是叫人感到怀念,尤其是有弟弟和妹妹在身边陪伴的日子,更是叫方荡感到由心的愉悦。

    就在方荡怀念自己童年的时候,方荡脑后的器灵娃娃的眼睛之中看到在他身后的空间陡然出现一根细线,细细的犹如发丝一般,随即细线扯开,空间如同一张皮般被切成两半,生生拉开。

    方荡头皮瞬间炸裂,这场面他实在是太眼熟了,当初第一次看到这场面的时候,给方荡带来的震撼,使得方荡做了好几次关于这个忽然拉开的裂缝的噩梦!

    那当初押运十世大夫玉前往望京的时候,就是这双手将那位押宝的将军身躯生生撕成两半,从始至终,这双手的主人甚至从未出现过,方荡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双手的模样。

    这双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方荡能够遇见得到,下一刻这双手将插入他的后背,然后他会被撕破布片一样被撕成两半。

    ————

    月底最后一天了,有票不投就浪费啦!

    推荐朋友新书法逆蛮荒,各位可以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