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一百零九章 我喜欢你笑

时间:2017-10-07作者:三生万物

    房外脚步声缓缓而来,方荡眯着眼睛略微辨认后,放松下来,是靖公主。

    方荡不由得好奇起来,靖公主来找他做什么?

    方荡现在不同往日,方荡已经有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他依旧喜欢和鸽子等人挤在一起,可惜,鸽子他们却无论如何都不和他住在一起了,身份之上的区别,无论怎样都会给人带来距离感。

    靖公主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随后她就看到了床上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在这黑暗中尤其显得夺目。

    靖公主似乎并不意外,对于一个矢志报仇的人来说,千辛万苦遇到了仇家,要是还能睡得着,那才是怪事。

    靖公主随意的坐在椅子上,她脸上神情憔悴,是那种心力交瘁的疲惫,靖公主在方荡面前似乎变得越来越脆弱了,越来越弱不经风了。

    靖公主沉默了片刻后道:“你想怎么办?你和他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你今天看到的,只是三皇子实力的冰山一角,甚至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我和他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种力量,他至少已经迈过了练气一层感应,进入了气海境界,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弱小的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这样的他,你根本杀不了。你和他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报仇,不过是痴人说梦,你现在应该绝望了吧?”

    方荡奇怪的道:“绝望?为什么?就因为我的仇人比较强大?在烂毒滩地上,当你饥饿得不吃就要死的时候,从你面前走过一头强壮凶猛的虎头兽,难道就因为他看起来很强壮我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然后等着被活活饿死?告诉你,在饥饿的我眼中,再强大的猛兽,也不过只是一块肉罢了。”

    靖公主扭头看向方荡,好奇的道:“你难道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报仇?”

    “为什么不能?”方荡反问道。

    靖公主呆呆的看着方荡,在靖公主眼中,实力相差如此悬殊,方荡还去报仇,简直就是疯子,但她在方荡眼中看到的,是方荡觉得靖公主竟然对他报仇的想法产生怀疑,实在是莫名其妙。

    我觉得你是疯子,你却觉得我莫名其妙。

    靖公主此时终于有些理解黑叔的话了,方荡是在野兽群中长大的,和她毕竟不是同一类人,想法上更是南辕北辙。不过也正因为此,靖公主总是能够在方荡身上找到自己一点点快要失去的信心,方荡的那种乐观执着,不罢休,总是能够叫靖公主在无法呼吸极为压抑的时候看到希望,方荡是靖公主的一盏灯。

    “好吧,你依然想要报仇,但你要知道,三皇子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是你的话,就离开这里,有多远走多远,什么时候你拥有了能够报仇的力量之后,再回来。”

    这是一条最妥当的道路,是正常人都会选择的道路。

    方荡沉默不语,半晌后点了点头:“我现在确实没有力量报仇,矢志报仇和鲁莽报仇是两个概念,一个是为了达到目的,一个则是白白送死。”这是方荡爷爷劝说方荡的时候说的话。

    靖公主眉头皱了皱,显然,从方荡口中听到矢志报仇还有鲁莽报仇这两个书面词汇叫她感到惊讶。

    靖公主看着方荡的面容,随后道:“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

    方荡伸手在脸上一抓,便将那张面皮扯了下来,不过这面皮做工一般,属于一次性产品,虽然有韧性,但在脸上糊久了,一扯也就破了。

    靖公主将那张面皮取过来,在窗前看了看,随后满脸疑惑的看向方荡,“你做的?你真的只是在烂毒滩地上长大的?”

    方荡没有回答靖公主,靖公主想了想后,似乎自己找到了答案,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你除了有一双人的眼睛外,浑身上下都是野兽的气息。”

    靖公主越看方荡越觉得奇怪,觉得这个原本在她眼中清清楚楚的人物,现在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不可触摸。

    只是,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依旧如同她初次见到之时一样,似乎方荡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那么,这种神秘感是一种错觉,还是什么其他?

    靖公主拎着一个袋子,将袋子放在桌子上后道:“今晚就走吧,这是三皇子给你送行的礼物。”

    方荡当然听不明白靖公主的这个打趣的话,不由得一愣,站起身来,双目之中有血丝迸现:“他来了?他在那?”

    靖公主愣了愣后,看着打了鸡血般的方荡的样子,一张脸都绷起来了。

    方荡一头雾水,看向窗外,似乎在寻找三皇子,继续问道:“三皇子在那?他为什么送我东西?叫他拿回去,我只要他的脑袋。”

    靖公主终于忍不住,捧腹笑了起来,原本如同乌云笼罩着的阴郁一扫而空。

    靖公主好久没有如此笑过了,大笑之后,却发现方荡正呆呆的看着自己,靖公主太久没有这样放肆的笑过了,还是在一个外人面前,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太失态了。

    不过靖公主也并不是拘泥于这些小节的人,干咳一声,缓缓收敛笑容,恢复原本的模样。

    靖公主开口道:“方荡,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就不说再见了。”说完靖公主准备离开,却发现方荡还在呆呆的看着自己。

    靖公主心头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来。

    她从方荡那双原本清澈无比的眼睛之中读出了一些*裸的情、欲来。

    对,就是情、欲,那种来自最原始的本能的情、欲。

    靖公主从未将方荡当成是男人,因为方荡那双清澈的眼睛就像是来自一个刚刚牙牙学语学会走路的孩童,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家伙,就应该永远都不会欺骗别人。

    包括现在,方荡的那双眼睛依旧没有欺骗她,将方荡的那种始自心底深处的情、欲一下就展现出来,*裸的不加修饰的展现出来。

    靖公主心头微微一惊,觉得事情忽然想着一种难以控制的方向发展,靖公主当即朝着房门退走,准备加速离开。

    “我,喜欢你笑的样子。”方荡的一句话,使得靖公主心中微微一松,虽然这句话很混账,但听这话,方荡似乎还没有丧失理智,很清醒。

    靖公主正心头稍稍安稳,此时的她已经到了门口,再想到自己的修为和方荡的修为,靖公主心中笃定,正要开口严词拒绝方荡。

    她的心中只有天道,从未考虑过男人,也不会有任何男人会在她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更别说是方荡了,并非靖公主看不起方荡,而是这个世界的道理就是如此,方荡的身份和靖公主的身份差得实在是太遥远了。

    虽然方荡乃是十世大夫的方家的子孙使得方荡在出身上扳回一城,但两人生长的环境完全不同,一个是最卑贱的烂泥,一个则是天之贵胄。

    正是因为这样的差距,靖公主从未对方荡有过什么男女之间的戒心。

    靖公主正要开口,就听到方荡口中吐出另外一句话来,一句吓得靖公主魂飞魄散,夺路而逃的话。

    “我要和你交、配!”在烂毒滩地上,交、配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靖公主逃回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一颗心还在咚咚乱跳,她从未如此过,一张脸更是红艳如同火烧一般。

    这样的污言秽语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张口就来,该死,该死,当真一万个该死!

    靖公主气得直跺脚,心中开始后悔当时她就不应该逃走,应该一巴掌扇死这个貌似纯真却一肚子花花肠子的家伙。

    靖公主气得在地上不停的踱步,一双细长的眼睛眯了又眯,好几次都打算回去将方荡死死的揍上一顿,但终究没有迈出大门。一张脸却越来越滚烫起来,方荡的那句话,在她脑海中不断的回想,这叫她越来越觉得心中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的。

    有些时候,有些情感,来的就是那样突然,因为对方一个笑容,一个动作,甚至是一句话一个眼神。

    方荡坐在床上,脑海之中回荡着爷爷一边打滚一边要断气般的笑声。

    方荡不明白靖公主跑什么。

    方荡的爷爷终于从笑声泥潭中挣扎出来,喘着气道:“荡儿啊,从你十祖爷爷开始,到我,不,到我儿子也就是你父亲那里,每一个对女人都有一套手腕,勾勾手指要多少有多少,=勾栏里面还讲究个遮掩,哪有你这样*裸的瞪着大眼睛要交、配的?哈哈,笑死我了。”

    方荡觉得爷爷实在是呱噪,当即用手掏着耳朵。

    方荡爷爷逐渐冷静下来,开口道:“本来我们还怕你和靖公主有什么不清不楚,不过现在算是彻底放心了,你和她永远没有机会了,现在是时候去看看三皇子送你什么宝贝给你践行了。”

    方荡不解,方荡爷爷就给方荡解释了一下,靖公主是拿三皇子的东西来送给他,这也叫做借花献佛。

    方荡打开布包,内中两个黑色的瓶子,内中应该是药丸,还有几十两银子,外加一本靖公主亲笔写出来的关于淬血的一些心得,东西不多,情分深重,尤其是那本亲手抄写的心得更是用金钱完全买不到的宝贝。

    “这丫头倒是个好人,可惜,一心扑在仙道上,不是做人媳妇儿的料,叫人惋惜啊。”

    方荡一边摆弄黑色的瓷瓶,一边道:“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什么?”方荡爷爷感觉有些听不清楚,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出了问题。

    方荡重新说了一遍道:“这个女人我要定了,从烂毒滩地中走出来的时候,我当时只想要一个女人,就是那个和三皇子在一起的女人,但是现在,我想要靖公主,我喜欢看她笑的样子,烂毒滩地上的女人,没有一个有她笑得这么好看。”

    方荡爷爷惊叫道:“你疯了?你要找也得找那两姐妹,她们两个温顺孝顺,多好的女人啊,这个不行,我不同意,我爸爸也不会同意,我爷爷也不会同意,我爷爷的爷爷也不会同意,最重要的是,你的十祖奶奶绝对不会接受她!”

    “不同意?我喜欢那个女人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方荡不以为意的说着。

    方荡爷爷被噎得喘了好几口气才再次开口道:“荡儿,换任何一个女人都行,只要能生孩子就可以,但这个女人她不会给你生孩子的。更何况靖公主已经是三皇子的女人了,两人之间只差了一个仪式,你根本没有机会。”

    “心中将修仙当成大道的女人是不会生孩子的,因为生孩子会减损元气,对于修为有一定的威危害,现在明白了么,你的使命是给方家传宗接代,靖公主这样的女人,你绝对不能娶!”

    方荡爷爷说得斩钉截铁,一定要将方荡的这个愚蠢的想法扼杀在萌芽状态。

    然而方荡什么时候听过爷爷的话?

    对于爷爷那严肃无比郑重无比,甚至有些痛心疾首的话语,方荡选择了无视。

    方荡爷爷眼瞅方荡没有任何改变主意的意思,终于闭上了嘴巴,彻底没了声音。

    方荡认准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方荡将靖公主给他的两个瓶子打开,其中一个内中是黄色的蜡丸,想必应该是百草丹,总计有五颗,这个数量可不算少了。

    另外一个瓶子则是一种有着浓郁香气的丹药,方荡转动了下瓶子,瓶身上刻着什么字,房间中太暗看不真切,方荡走到窗前,接着月光看去,是强心丹,虽然方荡不知道这丹药具体的用处,但从名字上,方荡就能够知道个大概,这东西是用来帮助他修炼强心用的。

    方荡当即拿出一颗丢进口中,这丹药入口即化,当即化为一阵清凉直入方荡心口,方荡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开始变得冰冷起来了。

    许久之后,方荡吐出一口寒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丹药想必非是凡品,方荡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线变得强壮起来。

    方荡略微用力,就能听到心脏咕咚咕咚的跳动声,这声音充满了力量感和节奏感。

    与此同时奇毒内丹似乎稍稍恢复一些。

    方荡感觉刚才那颗强心丹入口即化的同时,有一些细微的东西被奇毒内丹汲取了去。

    所谓是药三分毒,天底下没有任何丹药是完全无毒的,奇毒内丹应该是将强心丹中的毒性吸收了去,不过这强心丹中的毒性实在是太薄弱了,无法帮助奇毒内丹重新振奋,不过这多少能够减缓奇毒内丹不断汲取方荡生命精华的速度。

    方荡又吃了一颗强心丹,随后赶到胸口一片灼热,心脏跳动的力量越来越强,以至于方荡觉得自己胸口上有一颗铅球在不断的上下砸动,方荡知道不能再吃了,再吃一颗,不,不用一颗,只需要半颗他就得被强心丹的药效给活生生弄死。

    外面的天空云纱清淡,满月当空,群星璀璨,连空气都是格外的清新,方荡走出自己房间,他现在得想办法弄些毒药来吃,不然奇毒内丹就得将他给吃了。

    至于靖公主劝他叫他离开的事情,方荡已经完全丢在脑后了,走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但却未必是正确的事情。

    外面传来梆子的声响,咚咚咚更鼓敲响,夜色越浓,还有一更就到子夜时分了。

    方荡翻墙出了这座院落,在夜色中消没无踪。

    方荡前脚刚走不一会,一行人缓缓来到了公主府的外面,这一行人有八个,为首的是一个面色鲜红的粗壮男子,男子一摆手,其余七个当即越过高墙,进了公主府。

    不久之后,院落中忽然想起一声爆鸣,紧接着他们从公主府的大门处败退出来。

    一个黑影追在他们后面,一巴掌一个直接拍死。

    最终,八个人只有为首的那个红面男子逃之夭夭,此时郑守等人才从公主府中飞奔出来,整条胡同中狗叫声声。

    靖公主出来后在郑守等人身边寻找,找来找去,却没有看到方荡的身影。

    靖公主不由得松了口气,方荡这是已经离开了,靖公主放松心情的同时,心中生出一丝失落来,整个人都有些空落落的,非常的不舒服。

    此时章公公从院子之中在几个侍卫保护下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什么人胆敢擅闯府邸?”

    杀了几个潜入府中的男子的黑叔淡淡的道:“还能有谁,白天的时候三皇子说过要阉掉方荡,这不是打算在子夜之前实践诺言么!”

    章公公扫了眼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头,三皇子的人接连死在这里,一定会激怒三皇子,事情相当的糟糕棘手。

    王爷是叫他们来联姻的,不是叫他们和三皇子做对头来的,现在这种情形继续下去的话,亲家做不成,反成了仇家了。怎么事情莫名其妙的就走上了一条和设想完全不同的道路?

    章公公一张脸有些发黑,问道:“好运呢?”

    靖公主道:“走了。”说出这两个字来,靖公主觉得心中残缺了一块,但这样一来,她心中越发安稳,之前的种种复杂凌乱,此时全都消散无踪,靖公主此时都不等不承认,方荡的大胆言语,搅乱了她的一池春水。

    好在,现在波光远去,春水重归寂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