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为死者代言 第一百九十六章一截拇指(二十六)

时间:2018-09-24作者:雪儿格格

    “我没杀人,我不可能杀她!”

    “为什么说不可能?”

    朱明涛眉头紧蹙,“我晕血。”

    楚梦涵嗤笑了一声,“这算什么理由?”

    周海叹息一声,“他没说谎,刚刚他那些症状真的是晕血,而这只不过是看到照片,如若见到真正的血瞬间倒地。”

    刘大一脸懵,“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嫌疑人,你的意思是他的嫌疑排除了?”

    周海看了一眼刘大点点头。

    “叫楚梦涵过来吧,我和朱明涛谈谈,他和沐雅之间似乎有别的关系。”

    刘大掏出电话,叫楚梦涵过来。

    将周海的判断说了一下,楚梦涵虽然脸色黑了,不过也认可了周海的判断,因为朱明涛刚刚看起来就要栽倒的样子,这不像是作假,因为一个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脸色和汗液。

    周海独自去往审讯室,那个记录的人员也被周海请了出去,朱明涛抬眼看到周海浑身紧张起来。

    “我是法医周海,刚刚楚支队给你看的那些证据,都是我们找到的,你说你晕血,可这个证据不足以为你洗脱罪责,我知道你和沐雅很熟悉,并不是你所说的师生那么简单,如若你不说实话,谁也帮不了你了。”

    朱明涛双手交叉互相用力搓了搓,似乎下定了决心般,看向周海。

    “你看看我身上就知道了,不过只能你看。”

    周海点点头,抓起钥匙将朱明涛的手铐打开,楚梦涵紧张地朝玻璃处走了两步,毕竟周海上次被胖妞差点儿弄死,楚梦涵不想因为自己的案子再让周海受伤。

    刘大在身后拍拍她肩膀,“你安静点儿,要对周海有信心。”

    此时,审讯室内朱明涛已经脱掉上衣,白皙纤瘦的身上遍布着青紫的鞭痕,有非常新鲜的伤痕也有一个月甚至更久留下的淡白色伤痕,颈部也有青紫的指痕,腰际两侧也有指痕,虽然没有将裤子脱下,周海知道更多的伤痕都在裤子下面。

    “masosm(受虐症)?双性恋?”

    朱明涛费力地点点头。

    “沐雅和你什么关系?”

    周海随着问话,将衬衣给朱明涛披上,似乎说出了自己最为隐晦的秘密,他没有那样戒备了,穿上所有衣服,依旧规规矩矩地坐在审讯椅上。

    “我平时,喜欢拿着望远镜到处看,我想看看别的男女在一起的样子,毕竟我不想一辈子都和男人在一起。

    就在去年八月份,无意间看到了七号楼二楼的沐雅,她就站在窗前一丝不挂,扶着窗台半弯着腰,动作和神态非常的疯狂,我一眼就认出她了,当即一惊望远镜掉了。

    找到望远镜站在窗前时,他们似乎已经结束了,不过沐雅还是那样赤裸地站在窗前,直盯盯地看着我,摸着自己的胸前淡然一笑,我知道她发现我了。

    而我当即有了反应,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有反应,随后我开始关注这个女生,她在学校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沉默,可仔细观察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喜欢勾引男人,无意的触碰和撩拨,似乎非常沉浸在这样的感受中,对我却从不出手,只是意味深长地笑笑。

    直到十一假期的一天,她敲响了我家的门,她直接扑到我怀里,甚至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就发生了关系,第二天一早又消失了。

    之后她不断出现消失,出现消失,直到春节前夕,她来我家住了十几天,我们仿佛恋人一样生活着,初七也就是2月24日一早,她又消失了。

    我给她打电话,四处寻找都无果,渐渐的我再度回到之前的状态中。”

    周海长吁一口气,世人眼中朱明涛就是一个另类,说出来工作朋友一切都将失去,怪不得他不想开口。

    “那么这几天你在哪儿?”

    “沐雅走后,我从2月25日开始就在一个男性朋友家里住着,我的行车记录议上有行程监控。”

    朱明涛咬咬牙,接过周海递过来的纸笔,写下一个名字和电话,周海拿起来双手抱胸,将纸条朝着双面镜的方向,楚梦涵这边快速动了起来。

    “你得罪过什么人吗?”

    朱明涛想了想摇摇头,“没有,我生活非常简单学校、家,偶尔出去见见朋友。”

    “那谁有你家的钥匙?”

    朱明涛摇摇头,“除了沐雅有我家钥匙,从没有别人去过我家。”

    周海盯着朱明涛的眼睛,似乎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而真相总是绕着走,一个老师被诬陷了谁能得到好处?

    真的想不出来,一个小小的农大,师资都不够用,还达不到这样的竞争。

    那么只能从私生活方面考虑,而最有可能做这一切的人就是沐雅的前男友,对于拥有一个滥情的女友,一定需要很大的承受力,不过承受不了的时候会有一个大爆发。

    “你知道沐雅的男朋友是谁吗?

    就是和她住在七号楼201的那个男人?”

    朱明涛摇摇头,“我不知道是谁,不过我记得她提过,沐雅说她的那个变态男友,就是农大的学生,其他的并没有提起。”

    “变态?”

    “对,沐雅只说变态,总是让她尝试一些难以启齿的行为,不过具体的没有说。”

    周海回到隔壁,胖子给朱明涛提取了咽拭子,并让人送给曾大姐进行dna比较,小曾他们已经过去将朱明涛押送走了,正主没找到之前,他还是最大嫌疑人。

    “查到朱明涛的那个男友了?”

    刘大点点头。

    “你举起来纸条,我就已经派人过去核实时间和居住地监控了,看来不是假的。

    不过最初为什么不说?”

    “说了一切都毁了。

    工作!

    生活!

    未来!”

    刘大想想也理解了,最初可能认为警方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而他秉持着自己没干当然查不到的原则保持沉默,可见真正见到图片知晓了现场,他知道在沉默就不是失去这一切的问题了。

    “刚刚小胡那传来消息,发送指令的那个电话无法追踪到,看来凶手已经毁掉电话了,不过通过追查注册信息查到了那个手机号。

    号码和房东老太太那里刘鑫,登记的一样。”

    “那么能找到这部手机的运动轨迹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