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为死者代言 第一百二十章 校园枪声(一)

时间:2018-08-17作者:雪儿格格

    “看你手机定位你在湛山寺?”

    “是的。”

    “你们中心的庞主任省城开会,刘组长去密高出外勤,三组的赵新利和四组的崔鑫接手了一个十车连撞的重大交通事故,已经是焦头烂额。

    就剩你了,二组的人已经赶往现场,不过没有你近,事故地点在湛山寺东侧的芝泉路上。

    一死一重伤,就近被送到市立医院!”

    周海想了一下市立医院的位置,“距离医院真是够近的不足五百米,交通事故?”

    “给指挥中心打电话的交警觉得不像是单纯的交通意外,梦涵已经到现场了。”

    挂掉电话,周海稍看向夏洛特和卢茜老师。

    “有个案子,我要过去案发地就是湛山寺的东侧,我给你们叫车回家吧,今晚就要麻烦卢老师给夏洛特叫外卖了。”

    卢茜一脸兴奋地看着周海,“能不能带我们过去看看?”

    “抱歉!”

    夏洛特撇撇嘴,伸手打断二人的中文谈话。

    “外卖可以随便吃?”

    周海一头黑线,这是讲条件?

    “200元以内,我会转账到你的微信上!”

    “哼!

    我有零用钱的,麻烦你给我们叫车吧!”

    夏洛特一脸的不开心,一把抓住想要说什么的卢老师,头也不回朝路边走去。

    送走一身别扭的夏洛特和卢老师,周海拐到芝泉路上,没开多远就看到几辆警车和围起黄色警戒带的现场。

    一辆橙红色的大众途观,已经撞的面目全非,此时还冒着烟,驾驶员侧的车门已经将一棵大树包裹进去,车子变形严重,挡风玻璃全碎,安全气囊上和车内到处都是血,车身都是擦痕和凹陷极为惨烈,看来路两边的车辆跟着遭殃了。

    楚梦涵见到周海过来,起身走了过来。

    “我们来的时候人已经送医院了,听说甩出去的那个姑娘没抢救过来,另一个开车的姑娘虽然没死,却已经面目全非了,真是惨啊!”

    周海有些惊讶,抬起头看着趴在副驾驶窗边的楚梦涵。

    “甩出去?”

    楚梦涵点点头,将手机掏出来,递给周海,这里路口的监控是新安装的高清探头,虽然距离超过百米,但视频绝对清晰。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2015年1月28日13:10,只见这辆橘红色的车子,左右摇摆着朝周海他们所在的位置冲过来,车速极高,一路跌跌撞撞将路边的车撞了六七辆这才将速度见减慢些。

    不过到这个位置,一侧轮胎似乎由于侧面剐蹭破裂了,这才打着旋冲到路边的树上,直接停了下来,风挡玻璃直接碎裂,驾驶的女孩儿头撞向树干。

    而另一个女孩,就是在此时从前风挡玻璃的缺损处甩了出去,周围很多围观的人,赶紧打电话围过来救援。

    周海关闭视频,将手机还给楚梦涵,“胖子他们快到了,让他们进行现场勘查,车子之后直接拖回去,记着不要用拖车,要锁定各个轮胎的状态整体吊装。

    我们现在去医院,对了死者身份知道了吗?”

    楚梦涵点点头,情绪非常低落,将两个学生证放到周海的手中。

    “医院已经通知家属了,刚刚那个处理事故的交警也在急诊,我们过去吧。”

    这是东南大学的学生证,周海翻开,两个女孩一个叫林佳佳,一个叫孙静雅,都是挑染的亚麻色和黄色相间的长发,相貌非常漂亮,年龄均二十岁,而且冷眼一看二人似乎有五分相似。

    二人快速赶到医院急诊室,抢救室内一张床上蒙着白布,白布已经被血浸染,一块块显眼的血色让人呼吸都有些不畅。

    另一个床上的女孩,双睑肿的快要滴出水来,面颊还有嘴唇全部是擦伤,眉骨应该有骨折,那里有一道极为深的伤口还没有处理,脖子上带着颈椎牵引器。

    各项设备上的数据不断跳动着,周海神色严肃了几分,这个姑娘即便没有死也只是命悬一线,一切要看她自己的求生欲了。

    二人推门走进去,走到病床前抢救女孩的床尾,用粗黑的笔在病床卡上写着孙静雅三个字,并且在后面打着一个问好,还未等他细看,一个急诊医生举着病例,见有人闯进抢救室瞬间恼火,抬手指着二人。

    “你们什么人,出去!”

    楚梦涵和周海早已准备好警官证,举起来给他看看,指着另一张床上蒙着白布的死者。

    “您别激动,我是昌河区刑警支队的,这位是我们司法鉴定中心的周法医,我们来看一下另一位死者。”

    那人蹙着眉瞥了一眼二人,开始专心安排接下来的手术事宜。

    周海和楚梦涵走到死者的病床前,伸手将四周围挡的帘子拉上,毕竟抢救室与走廊相间隔的墙体全部是玻璃,外面对里面的一切动作都一目了然,估计是为了和国际接轨,毕竟这样的重症抢救室是完全公之于众的。

    女孩床卡上是无名氏,周海掀开白布,这个女孩整个颅骨已经有些变形,额头、鼻子、下巴、面颊的多处擦伤已经露出骨头。

    身上的衣物已经剪掉,右侧颈部有几个小于三厘米的刺创,看伤口的形态应该是玻璃造成的,不过异物已经被取出了,左肩有非常严重的擦伤,肱骨已经裸露出来。

    照理说冬天能有如此触目惊心的擦伤,在交通事故中极为少见,用当下损人用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你是脸着地了,而这个姑娘看起来是左肩和颜面部着地,擦着沥青路面出去的。

    周海目光下移在死者左侧肋部下方似乎还有擦伤。

    楚梦涵随着周海的动作也瞧见了,伸手帮着他将死者翻过来,腋下一个撕裂的星芒状巨大创口出现在眼前,并且在背部稍低于腋下位置处有一个孔洞,周海开箱找到探针,从地处的那个小孔将探针探入期内,果然直接从腋下位置穿出来。

    “枪伤!”

    楚梦涵心里咯啶一下,瞬间抬头看向周海。

    “枪伤?”

    “国内枪伤见得比较少,我在美国解剖的死者,几乎有一半死于枪击。”

    “难道腋下的星芒状伤口,就是出口?”

    周海肯定地点点头,“对,这是穿透伤,如此强劲的穿透力,应该是近距离射击,我们需要死者的衣物。

    我记得,她是坐在副驾驶上对吧?”

    楚梦涵点点头,“对,她坐在副驾驶上被甩出车厢,医生到了就宣布死亡了。”

    周海若有所思,拨通了胖子的电话,“你们到现场了?”

    “到了!”

    “看一下副驾驶的玻璃窗是闭合状态还是碎了,然后在车上找弹头吧!”

    胖子一惊,“我靠这是搞事情啊,枪击案?”: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