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为死者代言 第六十二章 灭门之祸(15)

时间:2018-07-12作者:雪儿格格

    ,精彩小说免费!

    原来,刘汉东结婚时,他就知道,媳妇怀着别人的娃。

    他不过是张家权衡利弊过后,觉得性格家庭最合适的一个人选,得知个这个真相刘汉东真想说不结婚了。

    可是看着岳父给准备的那套房产,刘汉东没了拒绝的勇气,毕竟张家算是书香门第,家底也殷实,张君铭还在大学工作说起来极为体面。

    不过过大的压力,还有张家父母的轻视怠慢,让他很是难堪,最终他得了抑郁症,即便得病张家都无人知晓。

    之后,他成了方青的患者。

    在方青的治疗下,渐渐恢复过来。

    刘汉东没什么朋友,家中也没有父母兄弟,常年的工作都是在海上,有时甚至一两周都不说一句话,张家人都以为他是不善言谈,其实他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如今,有了一个可以聊天的医生,他便将自己的事儿和方青说了,当然还有张家那一大家子,如何不正常,全都说了个清楚。

    尤其是那个,与好几个男人交往的小姨子。

    多变的性情和神态,让人感到恐惧,有时晚上在岳父家住,经常听到她打电话和那些男人无休止的争吵,当然与每个男人的口吻音调全都不同。

    这番话,引起方青注意,因为方青自幼心里住着一个姑娘,虽然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意念,可时不时这个姑娘就出来,干扰自己的生活。

    偶尔方青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话的节奏和音调,都会被那个姑娘拐跑,他非常惊慌,如今发现了一个似乎是自己的同类,让他既紧张又惊喜。

    没想到半个月后,在2013年底,张君雅主动来找方青了。

    给张君雅催眠的时候,他分别与那两个次人格聊过,他越来越了解自己心里住着的那个女孩,她是和张君雅的次人格,一样的存在。

    至此,方青开始诱骗张君雅去他家里治疗,二人简直一拍即合,和张君雅的***过程中,方青心里的那个女孩被完全释放出来。

    有两次,方青在高度性//兴奋的时候,差点儿将张君雅掐死。

    至此,张君雅不再找方青,可已经被打开第二扇人生大门的方青,哪里能受得了,不断骚扰张君雅,可此时传来了她的婚讯。

    方青愤怒了,从未有过的愤怒,他恨张君雅,也恨那个要娶她的人。

    这个时候,刘汉东来找方青,一脸消沉,说是岳父开了家庭会议,说是将家里昌河的房产和祖辈传下来的老古董给张君雅。

    将度平的老屋,还要现在他家的房子留给他们,这样的分配天壤之别,刘汉东很郁闷,气得想要杀人。

    如此话一出口,方青抓住了刘汉东的手。

    方青说,他想要杀了张君雅和童新伟,剩下的人刘汉东随意处置,张家所有财产他都不要。

    刘汉东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别人不知道他还是清楚的,张家看似不显山漏水,可私底下的房产和老物件加一起是极为惊人的数字。

    二人开始,详尽策划如何实施。

    25日凌晨12:20,二人翻墙来到张家。

    刘汉东敲的门,张君雅在客厅算账,开门看到是她姐夫,虽然惊讶也没说什么。

    就在转身让开门口位置的时候,方青冲了进来,一把捂住张君雅的嘴巴,一刀割颈。

    隔着口罩咬住张君雅的耳朵,将她靠着鞋柜儿放下,并且掏出一个沾满朱旭鹏口水的棉球,擦拭在刚刚自己咬过的地方。

    刘汉东怔了怔,不过那些喷溅的血液刺激了他,拎着刀冲进客厅,老太太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张家老头仰倒在沙发上也似睡非睡。

    他冲过去学着方青的动作,杀了老头,又回身割断老太太的脖子。

    这时,厨房传来一阵声音,张君铭从厨房出来,朝玄关处望去,看到倒地的张君雅和方青,她想要大叫,随即想要朝楼上跑。

    刘汉东知道,她要去保护孩子,无名之火瞬间爆燃。

    冲过去一把扑倒张君铭,朝着她后心就是一刀,怕其不死,还如幼时家人杀猪般,在其胸腔内旋转了一下刀才拔出来。

    这时,童新伟从楼上下来,一手插兜一手扶着扶手,毕竟喝的有点儿多,脚步不稳。

    方青一把将童新伟拽下来,手中的刀朝着童新伟砍去,不知砍了多少刀,童新伟不动,刘汉东喊方青,快点儿别砍了。

    方青举起刀,直接将童新伟面部整个剥离开,看着血肉模糊的一团,方青笑的渗人。

    二人上楼,方青顺着声音直奔正对着楼梯的房间,那孩子见到方青,吓得跳上窗台,方青一挥手,直接割颈,不过那孩子身体缓缓向后倒去,瞬间从楼上掉了下去。

    仔细听听,只是发出一声闷闷的撞击声,周围还是一片安静。

    此时刘汉东,已经拎着一个装着古董盒子的兜子,从主卧冲出来,显然已经得手。

    下楼后,刘汉东不忘将茶几上所有现金装走。

    二人出了房门,刘汉东想要关门,方青摇摇头示意不要,毕竟要伪装成劫财的样子,关门反倒刻意了。

    他们站在三楼半的位置,将身上刀具、手套、鞋套、口罩、帽子和一次性隔离服全都换下来,方青装在一个大背包中。

    二人趁着夜色,逃出河头源小区。

    方青递给刘汉东一包药,嘱咐他明天一早吃了,然后到医院装病,这药吃了就是高烧,有肺炎的症状,刘汉东非常感激。

    毕竟张家所有的财产今后都是他的,方青想拿也拿不走,所以对方青的话坚信不疑。

    二人分开,方青开车回到一附院,找到朱旭鹏的车,用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后备箱,拎起一把刀,塞入备胎和隔板的夹缝中。

    这两把刀都是他准备的,只是在刀身的宽度上有所区别,如若让他拿起来细看,还真不知道哪一把是自己用过的。

    随后开车赶往湛山寺,在半山腰找了一个地方,将背包内所有的东西全部烧掉。

    不过剩下那把刀,他没有烧,刀烧了就不符合他设计的凶手形象了。

    所以开车回家,将刀刷洗干净,还用热水煮过,又洗了一个澡,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钻石袖扣上沾染了一丝血迹,赶紧刷洗后擦干收到衣帽间。

    方青换上一身衣物,开车朝云连港驶去。

    路上给刘汉东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到哪儿了?

    嘱咐刘汉东给船长打一个电话,交代一下自己的去向。

    知道他所在的医院后,方青开车赶去。

    一进医院急诊观察室,发现刘汉东独自躺在病床上,脸色通红,身上都是汗,看来他已经服用了那些药物,方青走近推了推刘汉东,他迷迷糊糊张开眼睛,已经不认识人。

    方青再度给他加大双倍了药量,这才安然离去。

    他在为自己做保险,朱旭鹏是第一道,如若警方查到刘汉东,找到刘汉东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傻子,这样对方青是最大的保护。

    从刑警队出来,他家都没敢回,直奔办公室,这里人多他还感到不太紧张。

    不过他没想到,白天自己的嫌疑刚被排除,半夜就听到楼下一阵警笛声。

    方青瞬间惊醒,没想到警察竟然将刘汉东找到了,并且带了回来。

    他跑到楼道听着那些人上了四楼,那是父亲的科室,更让他心中可喜的是,竟然将刘汉东安排在仓库东侧的那个临时病房。

    凌晨五点多,他全副武装,趁着一个警察去洗手间的时候,从西侧正门过去,在护士站拿着钥匙开门进了仓库,那警察瞥了一眼接着打盹儿。

    之后他打开隔间门,小心移开柜子,将刘汉东扶着挪出房间,又将自己准备好的一根床单绳索系在窗口,将所有东西恢复原样后。

    方青给刘汉东打了一针大剂量的镇静剂,用床单将他蒙上,想着等当晚风声没这么紧了,再过来处理刘汉东。

    可是第二天上午,他就被警察带走了,这出乎了方青的意料。

    他最后问负责审问的警官,是不是周海查到是他的。

    警官没有回答,反问了他一句,如若不是抓到他,是不是准备将刘汉东也杀了。

    方青笑了笑没再说啥,隔了很久微微点头。

    看完所有的视频,周海久久不语。

    别人说他,冷血也罢,无情也罢,随他们去说吧。

    就像胖子说的那个绰号‘法海’,突然这一刻周海开始喜欢这个绰号,他要配得上这个绰号,一路斩妖除魔,坚信心中那份执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