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第277章 墨城的大新闻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何晓娟说的这事儿,就是发生在除夕夜的前后。

    那时候,韩敬庭正忙着罗家的事儿,对于刘家打来的电话,也只是让律师去处理,没有太在意。

    杨爱华和刘秉业已经谈好了,让两个孩子先以订婚的形势,把声势造起来,当众秀一下恩爱,来一段上错花轿嫁对郎的爱情佳话,洗白自身。

    然而,刘子太是吃了称坨子铁了心,死活就是不答应,甚至还离家出走。好在刘秉业平日都叫人盯着这小子,将人在机场安检处给硬拧了回来,可惹了不少眼球。

    这时候,刘爱琳都是听母亲的话,乖乖在家里养胎,想着好歹嫁入的还是韩家的同系,条件也不差。多少,刘爱琳还是对孩子他爸有一点点期待的,这时候就希望父母能将刘子业搞定,自己就等着享受少奶奶的福了。

    没料到,刘子太被父亲的极端逼婚手段逼得走投无路,生了歹念。就开始阳奉阴违,给自己争取到了一点自由的空间后,趁着两家约会见面吃饭的时候,将刘爱琳掬到一边去威逼恐吓,说是要是刘爱琳不打孩子打掉,不取消婚约,就要找人上了刘爱琳。不仅上,还要拍片拍小电影儿。

    这事儿,刘爱琳以前遇人不漱,经历过,那种滋味儿太可怕了,她父母都是小城市来的,特别好面子,要是让父母知道了,非气得远在北美的父亲都要吐血三升啊!

    她吓坏了,就想逃,结果两人在酒店楼口拉拉扯扯,哎,事故就发生了。

    刘爱琳当场摔下楼梯,摔了个半植物人,在何晓娟给童映乔打电话这会儿,已经过去一天一夜,还没有醒。

    “那,那孩子……”童映乔虽不喜这些人,可是也还是有些恻隐之心。

    何晓娟啧了声,“傻妞儿,她那可是从10多米高的楼梯上,噔噔噔地滚下去的,这孩子要还能活着,那肯定是金刚葫芦娃转世投胎来的了。”

    童映乔知道不该笑的,不过好友这比喻也实在是太喜感了。

    她不得不咳嗽两声儿,才道,“那,那现在是要敬庭立即赶回去帮忙处理了?”

    “这个啊,我觉得那也没必要吧!他两都公布有一腿,就算韩氏没有宣布与刘爱琳正式解除婚约,大家也知道这件婚事儿肯定是吹了啊!”

    “我知道。只是那个刘子太一韩氏还有关系,而且,刘爱琳这样子的确挺可怜的。”

    “切,你少圣母了你。你现在和韩boss在外面逍遥自在,二人世界,哪里不好。难道还要被卷进这种破事儿嘛,我看你啊,还是省省你的圣母心,好好陪韩总。要是他不知道,你就当不知道,继续吃麻麻香。过你们的新年快乐啊!”

    童映乔好笑,“既然如此,你还打电话给我干嘛!让我当个事外人,一直不知道不就好了。现在知道了,总觉得有点儿……”

    “行了行了,我就是太八卦了。得了,不说这些破事儿,你们玩得那么high那么浪漫,有没有给我买礼物啊!说起来,我也算你们的半个红娘兼神助攻吧?”

    童映乔就笑了,跟何晓娟叨了会儿,便挂掉了电话,因为,韩敬庭这方打电话来催了。

    回到包厢,果见隔壁已经无人,罗承浩也走了。

    “这么快?”

    这情况比她想像的还要快速,不免有些惊讶。

    韩敬庭示意姑娘坐下,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罗承浩也知道事情真相,自然就要去忙他真正重要的大事儿了。行了,他的事儿不用想了,你想想,接下来还想去哪里玩?嗯,我来查查看。”

    童映乔看着男人拔手机,大眼眨了眨,道,“我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感觉呢?”

    “怎么会?”韩敬庭扯扯唇角,手机画面迅速划过了几则墨城的新闻,目光几不可见地黯了一黯。

    童映乔凑过头去,手机画面已经变了,她道,“那个,我可没忘刚才罗承浩说想要仗义除奸,把那个卖危险药品的老外绳之以法?你们没接着商量这事儿?”

    韩敬庭道,“丫头,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那,是不是你还想加入罗承浩的除奸行动?那我也可以帮你安排一下。”

    “才不要。”童映乔拍开男人的手,还是被搂进了怀里,“我好不容易借尿遁逃掉,才没那么傻。你不知道,刚才可紧张死我了……”

    她紧张兮兮地叙说着刚才的感受,就像个急需人赞美加安慰的小姑娘。

    韩敬庭一边听着,一边给姑娘夹好吃的东西。

    两人便坐在小厢房里,听着屋外淅淅雨声,简简单单地度过了这一日。

    ……

    事实上,正如何晓娟所说,墨城此时并不安生。

    医院里,杨爱华拼了命地一直拔电话,可是韩敬庭还是没有接,只是让律师来帮忙她处理。她一个女人,眼见着女儿一直醒不来,医生还下了一张病危通知书,握在她手里,心都快要急炸了。

    最后她迫不得矣,背着那律师就给远在北美的丈夫打了个电话过去。

    本来她是不报任何希望的,但是没想到意外地就接通了,终于听到丈夫温和的声音,一下子抱着电话号啕大哭。

    “老雄,可听到你声音了,你知不知道,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娘儿两都要被韩家的人欺负死了啊!咱们的琳琳现在躲在加护病房里,不醒人事,我都不知道,不知道……她还能不能醒过来……呜呜呜……”

    接着,杨爱华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避重就轻地跟刘雄说了一遍。

    之前,杨爱华一直都是说韩敬庭的各种好话,就是为了搞好两家关系,巴结好韩敬庭为刘家事业撑腰,没想到这关键时刻,韩敬庭死活不开机,不理人,这么大个事儿也不回个电话,真寒了人心啊!

    她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就按着自己的心意,把韩家人,刘家两父子,编派了一通。

    “老雄,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呜呜呜……”

    刘雄听得一阵血气上涌,本来在异国他乡吃官司被抓坐大牢就苦,加上还水土不服,他整个人也被磨得很凶,都瘦了老大一圈儿,白头发冒了半个脑袋,面色也极不好。

    “我,我……”越想越急,越急越气,急惊上火,整个人就变得不好了,“爱华,你,你再坚持坚持,我这就给韩敬庭打电话,让他想想法子,帮帮忙。你放心,没事的,一定没事儿的。咱们女儿一定会好起来的,所有的霉运已经降临到我头上了,你放心,我相信咱们琳琳一定吉人自有天相,我要向刘家讨回公道,还有韩敬庭!”

    刘雄迅速挂掉了电话,却一下子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摊倒在冰冷的牢房里。

    也因此,他的消息迅速传回了国,传到了韩敬庭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