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241.爱之深,责之切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听着母亲的声音,童映乔浑身的暖意都去了一半。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她想了想,才道,“妈,您先别着急,其实我们是计划要一起来看您的。”

    “那你还吱吱唔唔个什么,不会是,想要随便找个什么人来打发我吧?”

    罗雅琴只是随口说说,她和女儿已经十几年没有生活过了,每年只见一两次面,聊天的内容也寥寥无几。一直以来,她对女儿的印象,仍然像小时候一样。

    没想到今年说到谈恋爱的问题上,女儿竟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措手不及,一来就是同居状态。这让她最近和狱友们打听了不少,关于时下青年男女婚恋的新闻,就听到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就怕女儿在唬弄自己,口气也急了几分。

    算起来,罗雅琴入狱都十几年了,她这一打听之下才发现,自己很多观念都与社会脱节了。而今,女儿又碰上了人生大事儿,她不能再钻在自己的牛角尖儿里出不来,立马把心一狠,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打电话。

    在童映乔的记忆里,这可是母亲入狱之后,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呢!

    实际情况,让她有些苦涩无奈了。

    “妈,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昨晚,我去外公家吃年夜饭了。”

    外公二字一说出口,电话那里瞬间沉入难言的沉寂。

    什么声音都没有,童映乔却深深地感觉到了母亲复杂纠结的情绪,虽然看不到母亲的脸,也能想像她此刻一定眉头紧锁,眼神失焦。

    如果说,这些年自己对母亲的情感,充满了复杂无奈和心疼。那么,母亲对于外公的情感,大概和自己也差不太远吧!

    对于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重要亲人,曾经那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到头来突然成了陌生人,甚至仇人似的。想要亲近,渴望团圆,心中却藏了太多说不出口的东西,生生横亘在彼此心头,看不见,摸不着,也甩不掉。

    好半晌,罗雅琴才平覆了自己的心情,问出口,“你外公他……身体还好吧?”

    母亲的声音很沙哑,想必心头一定也是一番起伏了,童映乔松了口气,又有些羞愧于借此情回避母亲的追问,道,“妈,外公他年前动了场手术,说是高血压引起的心脏问题。在医院住了两三个月才出来,我……”

    她微微顿了一下,才道,“我和敬庭一起去探望他的,他很高兴,还给我们发了大红包,还说起……”

    童映乔拉拉杂杂地,说了些昨晚在罗家,与罗长鸣拉的那些家常,都是些寻常的家常里短,母亲听来应该也不会太难过。

    殊不知,罗雅琴一听到父亲的心脏有问题,就捂着嘴,泪水长流,深深的自责开始在身体里肆虐。往昔的太多画面,就像剪不断的老电影片般,在她脑子里清晰得刻骨铭心。

    ——爸爸,以后长大了,我要做世界级的钢琴演奏家。

    ——好,爸给你买世界上最好的钢琴。

    ——爸爸,你不懂啦!老师说了,好的钢琴表演家,不用最好的琴,也能弹出最动人的音乐啦!

    ——好好好,我们琴琴的这双小手儿,就是,就是那个啥……让爸爸想想,啊,哦,就是一双魔术师的手,可以变出好好听的音乐。

    ——嘻嘻嘻,我爸爸的眼睛也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眼睛,一眼就能看出真药假药。我给我同学说,他们还不相信呢,真是没见识!

    母亲在生罗雅琴后,生子骨撑了不过六七年,就过逝了。那时候,罗雅琴才刚刚初露钢琴天赋,之后都是罗长鸣常带她,还在罗氏集团里辟了个钢琴室,一面方便她练琴,一面方便他照顾她。

    那时候,罗长鸣的企业刚刚起步,正是最最忙碌的时候。长子罗远致那时候离开墨城去读大学了。罗雅琴是罗长鸣的老来子,又是女儿,别提有多受宠了,那对罗长鸣来说,恨不能当眼珠似地捧在怀里都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那年代已经开始提倡,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尤其要娇养。

    罗长鸣完全不惜本钱地娇养着女儿,把对妻子的思念和没能享到福的遗憾,都投注在了宝贝小女儿身上。

    罗雅琴长时间都待在父亲身边,可以说与罗长鸣的感情那是比寻常母女都要亲上几倍的。

    也许正因为爱之深,责之切。

    在女孩子最固执坚持的恋爱问题上,父女两产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之后,罗雅琴也随了罗长鸣的性子,一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终选择了断绝父女关系,远走高飞。

    后来生了女儿后,罗雅琴懂了养儿育女的辛苦不易,带着女儿回来探望老父。头两三年,罗长鸣始终看不惯童正青。因为童正青只是小城市上的一个小工厂的工人。童正青在罗长鸣面前,一直都是一副抬不起头的腌酸样儿,一次两次三次,罗长鸣实在忍无可忍自己捧在掌心的宝贝女儿啊,曾经最宝贝的那双如脂如玉的手,为了这个没用的男人,居然长了冻疮。

    那个冬天,童映乔才三岁,事情记得不太清楚。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年节里,跟着父母回外公家,父亲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后来外公突然大发雷霆,父亲和母亲吵了一架自己离开了,母亲的神色非常糟糕,可是也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蹲下身说,爸爸和他们在做迷藏,爷爷累了,妈妈带乔乔回家吃摊饼去。

    再之后有两年他们没有去外公家,再去时,童映乔正好满六岁,那时候她的医药天赋初现。原因还是,罗雅琴私下其实很想念父亲,偷偷将一本中医药册子夹在了自己上风琴课的课本里。

    为什么要偷偷夹着呢?

    其实还是为了顾及童正青的心情。

    在童正青的家里,不能有来自罗家的任何东西,尤其是这种药学书。

    之前,夫妻两吵架时,小小的乔乔还看到父亲将两本厚厚的书扔进了火堆里,母亲哭着想拣回来,都被父亲狠狠攥进了屋子,她吓得在一旁哇哇地哭,父亲狰狞的面容时过多年她才渐渐读懂。

    愤恨,妒嫉,不甘,又贪婪致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