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232.姜还是老的辣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童映乔走出花房,寻着记忆的方向,就往厨房走。

    不过刚拐进客厅,就看到了一脸不怀好意的罗佳音,正倚在门边,双手抱胸,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

    童映乔只看了罗佳音一眼,就迅速略过,迳自往前走了。

    “喂,土包子,你想逃!”

    童映乔听这话,好笑地转过头,“逃?我都打进你们的大本营了,马上就要打败你们的大boss了,到时候真正该逃的,不是我吧?”

    “好哇,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罗佳音觉得自己这守株待兔的决定太正确了,一把举出了自己掩在怀里的手机录音装置,冷笑,“我回头就把这录音交给爷爷,看你到时候怎么说。”

    童映乔冷笑,“好啊,我求之不得。”

    “你……”

    罗佳音傻眼儿,怎么感觉这个小土包子总是不按常礼出牌呢?!为什么这么大的威胁,对方都不害怕呢?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在童映乔施施然离开去倒水,忙跑去找母亲,商量对策。

    童映乔别别嘴,心说,什么叫不欲则刚,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花房里,正在对峙的一老一少。

    对于罗长鸣的质问,韩敬庭只是淡淡一笑,道,“罗老,您知道答应来罗家吃这顿所谓的团年饭后,乔乔一直心情都不太好,常发呆,还总是愁眉不展吗?”

    罗长鸣一听,眉头也攥了起来。

    韩敬庭心想,如此在意,很好,咱们继续,“您知道,乔乔来罗家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吗?”

    “有什么话,就直说,别给我五四三的?!”罗长鸣越听越不舒服,仿佛他这个做亲外公的变成了外人,眼前这个臭小子看自己的眼光就像是门内人看门外人似的,直是极不爽的。

    哦,这里要提一下“门内人”和“门外人”的事,正是罗长鸣幼时在四安堂做跑堂的小弟,便是门外人,他非常喜欢中药学,很想拜师学艺,可惜当时凭他的家世和资历,没有资格成为门内弟子,只能做个洒扫的小弟,远远看着内门弟子跟着师傅学认草药,学制药。长年做为门外人,他做梦都幻想着当门内弟子的那种心情,真是刻入骨骼,才促使他拼了命地利用一切机会学习,终于打下这片罗氏江山。

    韩敬庭仍是不急不缓地道,“在出了罗佳音那件事情之后,我才知道罗家是小乔的外祖家。但是我每次问她,她都拒绝谈起,神色也很难过的样子。其实,我很想知道,乔乔在罗家似乎只住了不过三年,这三年,她经历了什么,让她每每一提起罗家,就像是揭开一个巨大的伤疤一样,那么痛苦难过,只想逃避呢?”

    其实,这才是韩敬庭此行的主要目的。在他看来,两人的关系水到渠成之时,争取家长们的认可,也只是顺带的事情。而真正的幸福,是由心而生,不是别人的眼光和认同。

    所以,他家乔姑娘是否能过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今日走这一遭,主要还是想帮小姑娘解开旧日的心结。

    没想到的是,他这三句问话说出口,换来的是罗长鸭哑然失声,一脸惊惑。

    “罗老,您别生气,我只是有些替乔乔担心。家人是我们人生成长的一块重要的基石,她少时在罗家过得不快乐,现在您强要她回来,难免触及她的伤心。若是这里有什么误会,咱们及时解除,以后一家人吃饭都能开开心心,不是很好?”

    韩敬庭以为,罗长鸣是有些话不好启口说,或者还是顾及他这一个外人。

    罗长鸣震惊之后,冲口问出,“你说乔乔一提回这个家,就很难过?她……她舅妈当年不是把生活费都给她了吗?她还是依着她母亲的意思,故意倔着性子不用那钱,钱是不是都给她妈妈雅琴了?”

    听到这问题,韩敬庭觉出了这个家里似乎隐藏了不少秘密,连老人家对某些事情都一知半解的。

    看样子,罗长鸣似乎都不知道罗雅琴现在是在坐牢吧?就算跟家里关系不好,她在牢里也没法给自家姑娘拿钱,脾气也没倔傲到让女儿和自己一样跟自家人对着干。

    韩敬庭摇头,“据我所知,乔乔从来没提过有什么钱。在校期间,她第一年是申请过助学贷款的,之后就在王教授那里打工,到了大三她满了18岁,终于成年了,办了银行卡,能到校外打工了。”

    罗长鸣的脸色迅速变得有些惨淡,唇微抖着,“你的意思是说,乔乔从来就没拿到什么生活费,全是凭自己打工赚钱,勤工俭学,熬出大学四年?”

    韩敬庭见老人的样子,也有些不忍,但还是决定说出自己调查到的一些事情,“我想要是真有您所说的生活费,小乔应该也会用上两年,到她满18岁后,才会拒绝你们的支助。她的性子,其实也不是那么倔傲,只要是真心关怀她的,她都不会拒绝。毕竟……”

    本来是想说罗雅琴一直关在监狱里,没法照顾姑娘,肯定还是会希望娘家人多帮扶一下,应该不致于傲到让自己未成年的女儿承担起生活的艰辛才是。但看老人的精神状态,韩敬庭立即咽下了话。

    他这点欲言又止,让罗长鸣更为自责,一直以来他醉心于事业,对家人的关怀都疏忽了,以为给予孩子们足够的金钱支持,偶时过问一下,让他们自由成长,做喜欢的事情,就很好。没想到,自己给予的“空间”,倒成了某些人肆意钻空子的机会了。

    很快,老人的目光迸出两抹锐光,迅速收敛了一脸自责神色。

    “乔乔的事情,我回头自己跟她说。至于她在罗家的事情,也不便于跟小韩你这个外人说话。行了,你还是说说看,你今天跟小乔来我们罗家的真正用意吧?”

    我去!

    姜真是老的辣,他透露了那么多消息,这老家伙竟然半点都不露,又把问题转回来了。

    韩敬庭很想吐槽,童映乔这时候提着水壶又回来了。

    他扯出一抹笑来,“罗老,我给您添水。”立即拼过了女子手里的水壶,慢悠悠地续水。

    罗长鸣瞪他一眼,心说,小狐狸,我看你今晚还有什么花招能使。不自觉地露出一抹欣赏的笑容来,随即想到那个刘家的事情,又垮下脸。

    问,“你跟刘家那个婚约,目前是个什么状态了?”

    我去!这老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