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231.小子,你到底有何目的?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罗佳音夸张的反应,让罗家人都皱起了眉头。

    赵悦华忙将女儿一挡,用力攘了一把,直打眼色示意,可惜罗佳音一双眼直勾勾地瞪着韩敬庭,整个儿魂儿都似被勾去了。

    今日,韩敬庭穿得尤为正式,甚至于比之前出席那个交流会更仔细,从头到脚都花了些心思,力求给罗老爷子留下一个难得的印象。

    虽然,他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跟这个罗家搭上关系。

    “咳咳咳!哼!”

    罗长鸣看着亲孙女的样子,实在是刺眼得很,重重地咳嗽两声儿,又瞪过去一眼。

    罗佳音还叫着韩敬庭,就被父亲一把攥到了身后,不满地直嚷嚷。

    “小乔,来,来。”

    罗长鸣也借机,伸手一把将童映乔拉到了自己身边,转身就往屋里走,边走边说着家常话儿,譬如冷不冷,饿不饿,今天这身儿衣服是不是穿得少了点,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还叫人拿点心,送茶水,一面埋怨家里人招待不周什么的。

    被吩咐了倒水的赵悦华脸色都快拉到地上了,冷冷一哼,就攘了丈夫一把,要罗远致自己去倒水。

    罗远致也被父亲这明显的差别待遇,搞得很是郁闷。

    “敬庭哥,你怎么会来?你不会真的是陪那个土……咳,童映乔来的吧?”

    罗佳音忙凑到被拉下来的韩敬庭面前,一副装乖卖巧的样子,眨着眼睛,颇有些无辜地问。

    韩敬庭只是礼貌性地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忙追上了那一老一小。

    罗长鸣一看到韩敬庭厚脸皮地蹭上来,笑脸就垮了下去。

    韩敬庭只觉得,印象里那位颇为严肃的老者,此时看起来,倒有些好玩了,就像个吃不到糖的小朋友似的,遂腆着脸猛拍马屁。

    “罗老,我也是奉我爸的命令,专门给您送这个灵芝,来让您给鉴定一下,成份和等级。听说您在鉴药一行,整个西南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之前,我经手刘雄先生的假药案子,还是多托了乔乔帮忙长眼的,没想到她也是出自您的教导。”

    一带上童映乔,罗长鸣不悦的脸色就缓和下来了,咳嗽一声,看向外孙女时,又带上了几分笑意,“小乔,那什么假药案子?你给外公说说?”

    这一说,三人就进了一楼的花房,聊了起来。

    罗远致端来水时,听到三人聊天的内容,也颇为好奇地留了下来,旁听交流。

    赵悦华看丈夫进了花房,一直没出来,心头就来气儿,跑来一看就见丈夫像个小学生似地乖乖在一边听讲的样子,还不时地点头,傻笑,更是气得不打一处来啊!

    这个傻缺男人,真要靠她给他们母女两争口气,这个家早就没她们的立足之地了。

    谁知她一回头,就撞上一颗脑袋,砰的一下砸得她低叫一声,正想骂“哪个不长眼的”,就见是自己女儿罗佳音,差点儿想咆哮。

    “妈妈,人家也想进去听听,他们讲的什么。爷爷居然那么高兴,我都好久没看他笑得露出10颗大牙了。”

    罗佳音满眼的羡慕,见着父亲还在,就想往里挤,却被母亲狠攥回来了。

    “没出息的东西,你就和跟你爸一样,人家敌人都打上门来了,还真当贵宾款待?!你傻啊你!”

    “可是妈,之前童映乔不也说了,她姓童,没可能跟咱们争家产吗?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你这个傻的,她不争,抵不过老爷子喜欢她。你忘了,她是什么专业毕业的?你们两兄妹就没有一个遗传到老爷子的技能,只有这丫头遗传了十成十。以老爷子的脾气,一定是传熟不传生,论实力说话的。要是他真看重血亲,早就把实权都交给你爸和你哥了,至于现在你爸每周都要像个龟孙子似地,专门给他做公司业务汇报吗?”

    罗佳音也是在罗氏上班的,负责的事情虽然不多,也是知道家里这个传统的。可她现在满眼满脑子都是男人,根本没多少心思想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一脸的苦恼都是荷尔蒙和多巴嫁作祟。

    花了好半晌,赵悦华才把罗远致给叫出来,罗远致还一脸意尤未尽的模样,出来时还有些不满,觉得妇人就是事情多。

    赵悦华气得狠拧了男人一把,“你是不是也要替你那个侄女儿长脸,回头让老爷子把公司都交到她手上,你才高兴?!”

    “你说的什么话?小乔就是制药专业毕业的,又不是学工商管理的,爸怎么会把公司交给她?”罗远致完全不担心这一茬儿,在他眼里,女人只适合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他那个妹妹,虽然是个天才钢琴家,最后还不是为了男人和爱情,心甘心情待在家里做个普通妇人了嘛!

    赵悦华气得又想拧人,男人给跳开了,她压着声儿咆哮,“你蠢啊你!你不知道,你这个侄女儿可是学了工商管理的,她之前在韩氏总经办打了三年工。还有啊,韩敬庭也是接管了他母亲陈家的公司,才有今天把韩氏的那个研究所做大的本钱!什么叫不可能?等到人家都入主咱们家,抢走咱们的东西,你才来后悔哭,到时候就别怪我没提醒你,引狼入室!”

    罗远致听得,整个人都呆愣掉了,依然无法相信,可又觉得妻子说的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

    花房里,罗长鸣听完韩敬庭对刘氏假药案的讲述,那一段跟着老探员做化妆侦察的部分,被韩敬庭说得尤其惊彩刺激,把曾经身临其中的童映乔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心说,当时有这么惊险吗?竟然有这种刺激吗?那位老警官的确很精明呢,居然也懂那么多制药的门道,可是自己也有那么精明吗?不就是认出了一个制假药常用的化学用品。

    这时候,乔姑娘看韩大boss的眼神又变了几变。

    没想到,平日看着道貌岸然的韩敬庭,吹起牛来面不改色,说起慌来不打底稿,真是又帅又坏,又让人移不开眼啊!

    “所以,今儿这灵芝,还必须由罗老您给我们长长眼,学习学习。小乔,你说是不是?”

    童映乔一被点名,立即乖乖应是,附和着男人请教。

    罗长鸣这方回神,看着两个年轻人殷情的目光,心下迅速转了两圈儿。

    “咳,说了这么多,也口渴了,容我先喝口水。”

    “罗老,这茶该凉了,我给您续个水。”韩敬庭忙献殷情。

    “不用了,我去倒水,你们继续聊。”童映乔先提起了小水壶,发现没水了,立即起身出去倒水。

    罗长鸣这方看着韩敬庭,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老眼中精明乍现。

    “小子,马虎眼就不用打了,直说吧,你这跟着乔乔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就开门见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