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222.回头怨也必须报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机要秘书拿到签字的文件后,笑道,“韩总,今年您签了这么大个红包,回头不知道多少人要抢破头了。”

    韩敬庭微微一笑,“一年就这么一次,大家图个开心就好。”

    温乐池进了办公室,高兴地吆喝着要聚餐的事儿,问机要秘书今年高管聚餐选在哪家酒店,还撺掇韩敬庭让言帝昀的经济公司派一些美女来助兴。

    韩敬庭的目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温乐池道,“要什么美女,就温总经理你这形象朝台上一站,就很可观了。”

    温乐池一听,不觉嘲讽,得瑟地扶了扶衣领,身形板正道,“怎么样,好看吧?这可是今年我找言总他们形象设计公司,特地打造的个人新年三件套的其中一套。回头聚餐,我还有靓装。”

    这人今天穿了一身大红装,早就在总经办传开了。他说得得意,一副丫都是奥特曼的骚包劲儿。

    另两个大男人看了,直笑。

    等机要秘书一走,温乐池就挨上前打探,“学长,你和大眼睛到底怎么样啦?我听说,交流会上,你们都见家长了。是不是真的啊?快说说,你别那么不够意思,想当初,可是我给大眼睛提的醒儿,否则她大概就变成咱们的技术队长的小老婆了。”

    韩敬庭本来不以为意的,听到这茬儿,就松了松口风。

    温乐池八卦兮兮地,把当初技术老油条想要霸王乔姑娘的安全楼事件说了一遍。

    回头,韩敬庭就把人事经理送上来的年终考核文件仔细看了一遍,将某位技术老油条的福利款项做了个调整。

    不久之后,当所有员工收到惊喜的新年奖时,老油条看得有些傻眼儿了。周围所有同事都在窃喜连连,商量着要出国旅游,各种买买买时,他疑惑了大半天,不得不找上了人事和财务询问自己的薪酬是否算错了。当然,此一寻问尽皆无果。

    韩大boss的内心阴影,居然敢霸王她家姑娘?!时间虽久,亦必诛之。

    得空时,韩敬庭又与北美联系了下,了解了那边官司的进度。

    虽然那边已经过完了圣诞新年,进入了正式工作期,但司法审针对海外这种假药案子尤其严格,时间上还是不能确定。

    最后不得矣,韩敬庭提前下班,去了锦腾集团找权御北。

    锦腾的总经办,格局非常独特,权御北的办公室,三面都是玻璃墙幕,其中有两面干净整洁,仿佛空无一物,站在边儿上,就会有一种随时会摔下去的错觉。

    以前他们兄弟三人到此一聚时,常常调侃,权老大这种设计真心大胆强悍,考验人心智的。而另一面玻璃墙幕,画面儿就有点儿内容了。

    一百多坪的全开放式空间,不能说有多豪派,但也足够一个集团总裁的规格了。只是鲜少有人知道在那面几何拼图掩饰的楼梯上,有着与这办公室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私人世界。韩敬庭和言帝昀也鲜少踏足那个地方,因为权御北是个十分注重隐私的人,就是在兄弟面前,也有极大的保留。

    “总裁,旅游攻略我做好了,您要不要看……啊!您是……”

    突然,那楼梯口转出一个苗条身影,穿着一身常见的女士工作套装的女孩,慢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夹。她抬头时,没想到看到个陌生男人,惊讶这后,忙做镇定。

    韩敬庭其实比女孩更惊讶,因为,权御北身边是没有女性职员的,尤其是像秘书这类需要长时间、多任务跟他打交道的,全都是男性。言帝昀看了之后,就常爱拿这事儿调侃权老大。

    据韩敬庭所知,曾经权御北也是雇佣过女性秘书或助理的,在使用过一段时间后,有的花痴影响工作效率,有的痴迷过头坏了规矩,更有大胆的直接天体勾引,简直不要太夸张,谁叫权御北是三绝少第一的绝公子,颜值高,身家傲,黑白两道通吃的大神级人物。偏偏他又低调得不得了,稍微知情的人,都恨不能自己变成女人,将这个超级金龟婿吊到手。

    这小姑娘是什么时候招来的?感觉就像个未成年似的。

    瞧这情形,竟然还能进权老大的私寝,看来身份不一般吧!

    看来,权老大捂得够严实啊!

    “我是韩敬庭,你们权总的生意伙伴。”

    恰时,权御北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他这时候也穿得较为随意,上身是件家居的套头羊毛衫,下身配的黑色西裤。

    似乎也是有些意外,大概是听到女孩的呼唤,却看到的是自家哥们儿,他一惯肃穆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淡淡的不悦。

    韩敬庭察觉到这种细微的变化,更有些不好意思,“北哥,要不我先出去等你。”

    他看了眼女孩,“东西放桌上,我一会儿就看。你出去休息吧!”

    “哦,是。”女孩小脸微微红了,低着头,几乎是小跑步地离开。那样子,真像一只被老虎圈养的小白兔啊!

    权御北指了下沙发,坐到了另一边,“没关系,有事就说。”

    一惯的直率,毫不拖泥带水。

    韩敬庭便当刚才地个意外没有发生过,说了北美的事情,表示,“我是希望能在年后就解决刘家的事情,”

    权御北听他说完,想了想,道,“那边的事,我也听说了。不过,最快也要等上三个月。那个时候,他们的新总统就职完成,新的政府班子重新搭建起来的时候,在某些事情上可能会有松动。到时候……”

    韩敬庭听到这分析,也知道这事是真急不得了。

    权御北分析完,又道,“你那位的家庭情况,也有些复杂,平时你多注意着些,相信三个月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韩敬庭点点头,顾及着大哥这边儿还有家务事儿,便起身要告辞。

    权御北突然又道,“我觉得罗家到底是童小姐的外戚家,罗老爷子日前身子骨还行,要闹出什么风浪也不会太大。倒是蓝玉怡那边,似乎她一直都有派人在你身边盯梢,你得想想怎么处理?女人的过份执着,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韩敬庭听得有些诧异,便也道了谢,离开了。

    在他看来,对于蓝玉怡,前后他已经多次表明了态度,蓝玉怡早该死心了。如今权御北特意提起,倒让他有些警醒,之前交流会上,蓝玉怡似乎还对他心存念想。

    韩敬庭直接开车去了研究院,要接童映乔下班。

    殊不知,那时候,童映乔刚出研究院,就被蓝玉怡堵住了,两人进了一家僻静的咖啡小店,对面而坐,神色都有些阴沉。

    蓝玉怡开门见山,直接问,“你和韩敬庭,是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的?”

    三月份,正是韩敬庭和刘爱琳宣布订婚的一个月之后,也正是他最后一次到巴黎帮她解决公司的问题。

    “或者,应该说你是从三月份开始,就做了韩敬庭的地下情人,对不对?”

    蓝玉怡见对方犹豫,口气一下变得咄咄逼人,目光冷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