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203.这要是我孙女的话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罗长鸣由老仆姜伯搀扶,一进大门,就有专人接待,立即见到了交流会的东道主之一,蓝家的老爷子。

    蓝家名望大,属于五代以上的老族,但蓝老爷子其实小罗长鸣几岁,故而一听人到,便亲自相迎,十分亲厚。

    蓝老爷子扶着罗长鸣,直道,“老哥哥,没想到您今天能来,您身子骨现在还好吧?我给你安排个好座,包你喜欢。”

    蓝老爷子似乎早有准备,就扶着人朝唐院长和王教授那方走去。

    罗长鸣一边笑应着,却看向了身边的老姜,老姜不知得了谁人的示意,一眼就看到了唐院长等人旁边那桌的童映乔,立即笑着朝那方点了点。

    罗长鸣眯着老眼看过去,就看到了正侧对着自己坐着的童映乔,这个侧面简直就像是女儿罗雅琴的翻版,一时就把老人家看愣住了。

    蓝老爷子奇怪,回头道,“老哥哥,怎么了?看到老熟人了?”便顺着罗长鸣的眼光看过去,瞧到了韩镇父子,便笑道,“没想到一向是个新闻大忙人的韩家小子也来了。阿镇他最近几年研究的项目也非常不错,要不叫他们和老唐他们一起,凑一桌,聊聊。”

    老姜立即呵呵笑道,“还是蓝老您想的周到。这长江后浪推前浪,有年轻人在的地方,才更有朝气活力啊!咱们老家伙儿,其实就好这口。”

    三人笑起来,再往前走时,突然就被斜插过来的人挡住了。

    “爷爷,你都不等人家一下。蓝爷爷好,您还是那么帅,全场最帅的爷爷啦!”

    冲出来的正是罗佳音,蓝老爷子扶着罗长鸣,她就顺势扶住了蓝老爷子,撒娇讨好,小女儿家的可爱都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很容易讨老人家的欢心。

    赵悦华笑着跟在一旁,目光淡淡扫向童映乔那方,迸出一抹冷光。

    小贱蹄子,还真会见缝插针,都知道讨好韩家长辈了,我看你能得瑟到几时。

    隔壁桌的一声“罗老”,让背对着的童映乔突然背脊一僵,没有转身,也听到了罗佳音那娇纵夸张的笑闹声,还有赵悦华一惯温婉柔和的应对声。

    “小乔,小乔,怎么了?这问题你不知道也没啥,还是我这个老家伙太心急了……”

    童映乔忙回声说抱歉,“韩伯伯,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立即拿起小包包走掉,韩敬庭自然明白这其中因由,朝身后看了一眼,便给马东俊打了个眼神,回头扶起自己的父亲,去向蓝、罗两位老爷子问了声好,便借口离开了。

    自然,这一幕看在罗家母女眼中,都升起一股意料之中的神色,罗佳音借口去给老人家拿点心也离开了。

    罗长鸣看到韩家父子都过来了,但外孙女却离开了,不免有些失落,对于众人的话题,也是听多答少,神不思蜀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赵悦华收到女儿的求助消息,急匆匆地离开了。

    罗远致看到妻子和女儿的样子,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但因父亲在旁,他也不好深究什么。

    当赵悦华一离开后,唐院长突然问起了童映乔,韩镇便忍不住多赞了几句。

    罗长鸣一听众人的话题落在了外孙女身上,顿时便有了谈兴,忙问,“你们说的这女孩子,就是刚才坐在阿镇旁边的那个?她还有个人专利?”

    语气里,说不出的兴奋和期待,旁人就是再傻也看出来了,便依着老先生的兴致,拉开了话题。

    “罗老,刚才我一个半吊子都听得很激动呢!所以,录了一段儿,要不您瞧瞧。”

    一个中年后生拿出手机,调出了一段视频资料,通过老姜的手,递到了罗长鸣面前,播放出来的两个片断,一个正是童映乔和蓝玉怡互怼专业水准的内容,另一个就是之后童映乔pk下蓝玉怡,与韩镇这个足以当自己爸爸的老专家,对答如流,侃侃而谈的专业素养,让人真是过目难忘,印象深刻。

    这时候,众人惊讶于有人竟然将刚才的学术讨论录了下来,此时回看,更发现了不少惊人之处,不由频频赞叹。

    没人知道,其实那个中年后生是老姜老就安排好的人,早就在童映乔进场后,一直暗中观察拍录下了她的一切,包括与什么人,有过什么样的接触和反应。

    视频不长,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此时众人换了一个角度来看,又忍不住谈论起来。

    第一个开口的便是蓝老爷子,“这丫头,这丫头今年多大啦?”

    王教授与有荣焉地答道,“小乔毕业都三四年了,当初考上我们墨大的时候,听说是跳了两三级,才16岁就上了大一。大三开始,就在我的实验室里帮忙,当助理,这可是个非常认真刻苦的女孩子。”

    唐院长一听就笑道,“哎呀,老王,之前是谁还在我背后抱怨小乔不务自业来着。这会儿人家蓝老一问,你就开始显摆了。啧啧啧,你这人还真是会两面三刀,来来来,罚一杯!”

    众人笑了起来,言谈之中更多了对晚辈的好奇和爱护之意。

    老王喝了口茶水,故意气呼呼地道,“我这是当丫头是自己人。你懂什么?她读书时,生活时间天天是以分钟计的,整天忙得跟小陀螺似的。除了教室,就是研究室,我看她在寝室里待的时间都没我的研究室多。只可惜,我是后来才知道,她家人都不在身边,全靠自己打工赚钱,不然我就再多给她批些助理费了。唉……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生出这么乖巧的女儿。要是我孙女儿的话,我也跟蓝老你一样,将她当眼珠似地疼着了。哪用得着小小年纪,当年还要求着我,帮忙写推荐保证信,她才能去打工。每月也就赚千把块生活费……”

    罗长鸣听得内心一阵翻搅,想到当年听说这孩子考上了大学,要搬去学校住了,他只觉得理所当然,孩子大了的确应该离开父母去生活。但他从来没想过,要苛待她的生活,她身上也留着他罗家的血啊,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罗长鸣一阵猛咳嗽,打断了话,众人都忙着递水,送花。

    罗远致给父亲取药时,也终于明白,这个看起来像极了年轻时的妹妹的女孩子,就是十多年前离开罗家的,自己的亲侄女儿。难怪父亲一眼看到,就要来这里。

    说起这生活费的事情,其实当年他这个做舅舅的不是没去办理过,可那丫头就是不收,硬是把那张银行卡给他寄回了公司。连续好几次,都如此。

    之后,他听了妻子的耳旁风,也有些负气。想他堂堂一个企业主管,又是长辈的身份,哪有时间跟一个小孩子置气。最后,他把这事儿交给了妻子去办,觉得女人之间总会好说话一些。妻子后来没有再提起这事儿,他也当已经解决了,却没想到,多年后听到的是这样一个版本,心头又有些不痛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