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169.霸道总裁是永动机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对刘爱琳来说,跨年夜其实是持续了几天前的圣诞节的疯狂。

    在市内豪华的空中餐厅,刘子太遥控着一架无人驾驶小飞机,在玫瑰花雨中,将一串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送到刘爱琳手中。

    与此同时,对面的市内第一高楼瑶光楼上,闪出一片爱的告白:琳琳,我爱你!烟花绽放,将全市最大的告白大厦衬得绚丽无比。

    “哇呜,琳琳,你真是太幸福了!”

    “可不,羡慕死人了啦!”

    “刘公子这回可真是大手笔,果果的真心啊!”

    “琳琳,要我是你,立马将之拿下。”

    “就是,这才叫恋爱嘛,没有白活一回。”

    “就是就是,比你之前那个男朋友和你那个有名无实的未婚夫啊,强多了。”

    “女人就是得有人宠着,才叫幸福。”

    一群狐朋狗友,好多都不认识,却纷纷向刘爱琳投来羡慕眼光,各种怂恿。

    刘爱琳几杯黄汤下肚,完全没注意那些别有用心的眼神和手脚,终于顺顺利利地抱着钻石项链,倒进了所谓“爱情”的怀抱,被刘子太一亲芳泽,再抱入香房,三更不起,贪欢一夜。

    这方落幕时,两个旁观者亦早早厮磨在一处,品评起这场包藏不知多少祸心的浪漫告白宴。

    “哎,喂喂,玉怡,我这边有点吵,你说什么呢?我听不太清楚?啊,韩敬庭不见了?这个……这元旦节,人家估计在家陪父母吧?唉,我也在父母家,这不小侄儿们玩烟花,可赖上我了。不好意思,没法陪你,你也该回家陪陪你父母呀!好吧,那祝你新年快乐,明年见!”

    沈贝妮挂了电话,回身就被搂进了刘易斯怀里,被逗得咯咯直笑。

    她又忍不住攘了他一把,“我说,这大过节的,你真不回去陪陪你老婆。我听她的声音,好像挺落寞的。”

    刘易斯的神色被明灭不定的烟火掩去,“你真舍得我回去陪她?”

    沈贝妮其实只是试探,但真想想,又觉得有些不舒服,遂也就着酒兴撒起娇来,嘴甜得不得了,倒真把刘易斯哄笑了。

    “这么乖,那今晚爷就陪卿醉笑三千杯!”

    铿——

    两杯薄酒相撞,清脆的响声都掩没在一片热闹欢腾中,毫无存在感。

    沈贝妮觉得身子愈发虚软,躺在男人怀里也愈发地没了形儿,她仔细想了下,突然发现,这似乎是第一次有个男人陪她跨年。以往时候,她的确多是在家陪父母的。可是近些年,父母老嫌弃她年纪大了没谈个正经恋爱,逢年过节受兄嫂和侄女侄儿们的刺激,就是叨念的高峰期。

    家里渐渐失去了亲情的温暖和安心,她不得不趁时逃出来,在这肤浅的热闹里寻些慰籍。

    突然,胸口一凉,有什么东西滑了进去,但她能肯定不是男伴女伴恶作剧的小冰块儿。

    捞起来一看,那是一根虽及不上刘太子送给刘爱琳的钻石项链大,却更有品味、且罕见的彩钻,镶成一只半边蝴蝶,十分有个性。

    她一眼就喜欢上了,但随即心下微凉,转头看着刘易斯,问,“这个……价格不便宜吧?应该是你给蓝玉怡选好的吧?送我不可惜嘛?我可是不会还的哟?”

    她口气即调皮,又有些无所谓,却认真辨识着男人的表情变化。

    刘易斯一如即往地笑,笑得明明寐寐,难辨真情,“妮妮,你想太多了。我觉得你戴着很漂亮,很适合你。新年快乐!”

    他勾过女人迟疑的脸蛋,狠狠地吻下去,并没有他话里的温存多情。

    沈贝妮被吻得有些疼,心里某块突然沉下,空掉了。

    她突然用力推开他,还想看清他眼里的神色,他却揽着她翻身将她压下,在一片倒数声里,并不怎么怜香惜玉地、粗暴地占有了她。

    沈贝妮心里那空落落的一处,久久地,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这是自做自受吧!

    ……

    顶层公寓

    童映乔在一阵浑身酸疼的感觉里,幽幽转醒,眨眨眼,眼角还有些湿意。

    她神智还不太清楚,就感觉到身体某一处不太对劲儿,再动一下,理智唰啦啦全回身体,想叫出声,却发出一道软绵绵的无力嘤吟。

    惹得那个将她戳在怀里的男人也动了动,让她更加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直想立即逃离。

    但脑子里却立即想起更多疯狂的、羞人的、难以启齿的,让人这辈子都不想想起来,可偏偏,身体却为之蠢蠢欲动的念头。

    噢呜——窘死了啦!

    昨晚那个人,真是自己吗?

    童映乔想起自己竟然只裹着一层被子,从城市的一面跑到另一面,就忍不住捂脸哀嚎。

    这一晚,简直就是她这辈子最最最丢脸的日子。

    回想,光是在汽车上,那个坏男人竟然让她做的那种事情,她现在就想锤他个二五八万的,大骂:不要脸,臭色狼,老色鬼,无耻无耻加三级!

    当然,在此之前她想先以头抢地,愧对母亲的教育。

    还没完!

    由于他们回来得晚,公寓住的也多是市内中产阶级,这个点儿大家都睡觉了。

    某男狼性大发,在电梯里就开始吃起了粽子,且一无不可收拾。要不是当时她还保持着基本的理智,提醒他电梯里可是有监控的,粽皮儿多半就不保了。

    这一耽搁,他们在楼上楼下坐了两轮,又回到了原地。某狼性混着酒性大爆发,就在停车场里寻了回刺激……把她最喜欢的被子给弄脏了!

    可恶!

    她仰起头扫了扫,看到门口露出了一角被子。

    哦呜,捂脸!

    人疯起来真是可怕,喝了酒的男人疯起来简直没有底线啊!

    “不睡觉,还想再来一次?”

    突然,身边的男人低低出声,就把一股小热气儿吹进了她的耳朵洞洞里。

    激得她浑身一个机灵儿,身子一缩,他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喘息,就着她的小耳朵说出一句暧昧又下流的话。

    “讨厌,人家……”

    小嘴儿立马被堵住,身子直接被摆平,就着之前早就接好的插座位,开始晨间运动。

    高潮时,她可哭坏了。被他抱进浴室时,委屈得不得了,在他身上咬了好几个印儿,他也让着她,好声哄着,终于消停下来。

    她想,晓娟说的真没错,霸道总裁果然都是永动机属性,没完没了,都不怕肾亏的。

    他暗自揉腰,心说这一晚兴奋过度,真有些透支了,看样子必须好好休息一下,不然真得回家让阿姨炖猪腰子汤补补了。

    两人各怀心事,继续补眠。

    直到一通电话,将韩敬庭从美梦中捞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