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168.爷我,小人有大量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这丫头,刚才一直醒着的?!

    “乔乔?”

    韩敬庭也不管那么多了,上前就想抱人,谁知动作太急又给前面的茶几撞到,疼得他抱腿低嗷。

    童映乔眨了下眼,觉得,这好像不是自己幻觉。

    事实上,她是觉得口太干,又涨了尿,才勉强爬起来解决生理需要的。谁知道刚脱下裤子,就听到大门被人敲得“砰砰”响,还伴着男人的呼叫声。

    当时她还想,许是她太想他了,都产生这种幻觉了。

    这都大半夜的了,一定是她睡迷糊了。

    嘘嘘完后,她走出来还听到大门上的拍叫声,她愣了一下,还伸手去摸了下门,感觉到一阵大颤,神儿终于醒了。

    其实当时她就很想将门打开的,可是骨子里的那点小骄傲吧,让她又迟疑了。

    不知道之前听哪位哲人说的,爱情就是一场拉钜战,看谁先熬不住投降,谁就成了爱情的俘虏。

    这一次,她已经拉下脸来求原谅了,他这会儿才跑来。

    小嘴儿一翘,就踱回到沙发上,看着钟点数时间,看他能坚持多久,当时她也并没注意,距离新年到来,只剩几分钟了。

    看到男人碰得呲牙裂嘴,又忍不住有点小心疼了。不过她立即告诉自己,不能太快心软败下阵来,至少再端一会儿吧!看他会不会给自己道歉,要是他主动坦白错误的话,兴许……

    “童映乔!”

    韩敬庭发现某人的眼神儿竟然有些小游移,心下不满,一头倒进沙发里,就将人儿攥了过来。

    “呀啊,疼啦!”

    攥进怀里,他就吼,“刚才我把你这破茶几都撞响了,我不疼?”

    童映乔扭扭身子,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才哼哼出声,“谁让你自己不开灯的!”

    韩敬庭突然站起身,还将人抱着,“我这就开灯给你瞧瞧,肯定乌了。”

    “哎,你,你松手啊,干嘛抱着我。”

    这一托一地走着,实在不怎么顺当。

    韩敬庭回头时,牙齿在漆黑的房间里都白得晃人眼儿,“爷乐意!”

    这都什么德性啊!

    某妞儿的嘀咕模式又打开了,一边指挥着男人,从这边墙摸到那边墙,好容易才打开了灯。

    “你这小破屋子,该退了。”

    “你才大破人儿呢,该回炉重造了。”

    “呀,童映乔,你还给我杠?”

    “这可是我家,你不尊重我屋子就是不尊重我,我没报警告你撬门入户,你都该感谢乔大爷我心胸宽广,小人有大量!”

    她双手一插腰,下巴一昂,要是在那小嘴儿上画上两撇小胡子,还真就像个土霸主了。

    韩敬庭又好气又好笑,还是笑了。他伸手要揽人,她立即躲开了。他眼角余光一下看到墙上的壁钟时间,秒针正往12的数字奔去,不由分手跨前一步将人强搂进怀里,俯首重重地吻了上去。

    这是他进门看到那双黑暗里孤零零睁着的大眼睛时,就想做的事情。

    唇舌相濡的瞬间,彼此压抑许久的想念也在这一秒彻底爆开,砰的又一声撞响,伴着男人和女人的低呼声,跌进了厚实实的沙发里,笑出了声儿。

    窗外,烟花映天,明明灭灭,起起落落。

    “我的公举,新年快乐!”

    他抵着她的唇轻声呢喃,末一句被她嘤呜着吞进了嘴里,烫进心里。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竟然在跨年夜里,听到这样美的告白。嗯,一定是幻听吧!都怪一切太美好了,美好得像梦,她不想醒来,就此沉沦到底吧!

    她圈紧他的脖子,回以更热烈的吻。

    衣衫簌簌而落,室内的气温节节攀升。

    “呀,没关灯!”

    “不怕,咱们换个姿势。”

    他刚要爬起来时,她眨眨眼,问,“你不是想要做那个……”

    他先是一愣,随即看着人儿整个儿都变成了粉红色,大笑着抱紧人儿,应着“看爷的”,就将人直接捞了起来,迈着有些困难的步子,又摸到墙边将灯给关掉了。

    黑暗里,两人笑眼对视,都忍俊不禁。

    他们同时想着,也许过去很久很久,他们都会记得这个特殊的跨年夜吧!

    “宝贝儿,今晚,看你的了。”

    “唔,你,你先闭上眼睛!”

    “好。”

    新的一年,应该有个新的挑战吧!

    虽然答应下来,又有些后悔,可是她还是这样说服自己,努力迈出新的一步。

    “噢呜……”

    “唔?”

    “不,不是,宝贝,你真是太棒了,继续,继续,不要停。噢呜……真是……”

    要爽死他了!

    屋外的烟火仍在绚放,映出一片亮光,正打在女子微微起伏的娇躯上,在男人眼里幻成了一幅难以忘怀的迷人美景,他倾身重重吻上了她的唇,空中传来噼哩啪啦的热裂爆响。她承受不及地哭泣出声,紧紧攀着他载沉载沉浮,颤抖着彻底绽放。

    他吻着她汗湿的迷离的小脸,心里掀起一波翻天的热浪。

    小东西,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怎么办?

    “沙发太小了。”

    “有……床……”

    过了一会儿,大床发出的嘎吱声愈发惨烈,让人有种如覆薄冰般随时会踩烈冰面陷入冰渊的错觉。

    “介……乔乔,我怎么觉得,快要断掉了似的?”

    “唔,哪,哪有啊,明明还这么……”

    硬实!

    “我都不敢太……用力!”

    “现在,明明都是我在用力!”

    似乎对他的啰嗦有些不满,她竟然故意加力,使得在下方的他听得尤为清楚,这小木床实在是让人无法安心……

    咔嚓!

    轰——

    “啊!”

    某妞儿吓得忙抱住男人,男人忙支撑着坐起身来,发现整个小床都朝一边斜落,一根床框子居然真的断了!!!

    两人刹时都没有说什么话,好半晌,似乎才将这个乌龙给消化掉。

    他抱起她,轻咳一声,问,“有没有伤到?”

    “我……没有,只是你……”

    刚才那一下,她的动作貌似有些伤害他啊!

    黑漆漆的房间里看不出男人的脸色,但也能感觉到肯定不太好,很尴尬啊!

    “我没事儿。只是,咱们大概必须换个地方,睡觉。”

    “韩,你,你做什么?!”

    他将她放回到沙发上,自己进屋迅速穿上了外套,就抱着被子出来将她严严实实裹了起来。

    “啊,韩,你这是……”

    黑暗里,他的目光极亮,说,“咱们回家,接着跨、年!”

    这绝对是一个令人一辈子都难忘的、疯狂的,跨年夜。

    童映乔变成了一颗大粽子,被大boss抱着下了楼,上了车,一路驶回顶层公寓的路上,还创新了一套新式玩法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