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156.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女儿?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韩敬庭看着电话,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此时,他还在应酬的餐厅里,因为来的人年龄相当,还有老同学牵线搭桥,大家聊得一见如故,不同于以往拍马屁的应酬。

    以前觉得无聊烦躁时,会忍不住给那丫头发个短信,聊两句。今日聊得开心,也忍不住跟她分享一下,没想到之前发的消息她一直没回,这让他心里打了个结。

    眼看着饭局要结束了,对方也要回家腻女朋友,大家都心知肚明,也都各打电话报备,他出来方便看了下电话,发现她还是没回就想直接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不是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看电视又看睡着了去,还得提醒她别着凉了。

    电话响了超过五声,那方才揭起,他就有些不乐意,道,“乔乔,睡迷糊了?我不是早就提醒过你,看剧就看剧,不要吃太多东西,你一吃多了东西就容易犯困。客厅里又凉,万一感冒了回头过节你就只能看别人吃好吃的,自己也吃不了,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训完这段儿,他停顿了一下,等待着预期中那个小心翼翼、怯怯弱弱的声音,唇角已经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但半晌,还没声儿,隐约传来有些奇怪的什么椅子的摩擦声。

    他又啧了一声,“童映乔,别以为你不出声就能掩饰你的错误了。真要病了,到时候我要做一晚上的饭菜,你也吃不了,到时候别怪我不饯行承诺啊!”

    这样总该嚷嚷出声儿了吧!

    那头,罗雅琴直接捂了女儿嘴巴两次不让出声儿,听了个全套儿,心头的疑虑倒缓和了几分。再看女儿的模样,就能瞧出不愧是正在热恋期,光听人家训个两句就脸红了,便啐了一句“没出息”。

    童映乔急坏了,直摇母亲的手臂,小小声地求饶叫“妈”,叫得罗雅琴忽然便心情大好,终于出了声儿。

    “这位先生,我不是童映乔,我是童映乔的妈妈。请问,你是小乔的什么人?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女儿?”

    那丫头的母亲?!

    韩敬庭是真的惊了一下。

    难怪她没回他短信,一直没出声儿,敢情今他前脚一出门儿,她后脚就跑去见她母亲了?!

    “阿姨,你好。我是小乔的男朋友,我姓韩,韩敬庭,您叫我小韩就行。很抱歉,我不知道小乔今天去看您了,还以为她在家里。不好意思啊!”

    听着电话公放里传来的男性嗓音,好听,温和,有礼,说话也很有条理,罗雅琴脸上冷肃的线条平覆了一些,她盯了眼一脸紧张心虚的女儿,继续问话。

    “小韩啊,我今天才知道你们两在谈恋爱,听说你们都认识五年了,是不是真的啊?为什么之前我都没听小乔提起过你?”

    “妈,你……”童映乔听母亲故意说错时间,想要叫但被罗雅琴狠瞪一眼威胁,简直郁闷坏了。

    韩敬庭听到这话,不禁提起心神,道,“阿姨,您是不是听错了,我和小乔其实才认识三年。之前一直有工作上的往来,但从她突然离职后,我就特别开始注意她,我们就联系起来,开始交往了。我很喜欢她!”

    罗雅琴暗暗点了点头,又瞪一眼女儿着急的样子,低声喝问,“你在心虚什么?”

    童映乔心下哀叹,只得开口,“妈,你这样子突然打电话,人家都会不好意思的啊!而且,你还故意试探人家,这样子多不好……”

    罗雅琴看女儿露出惯常委屈的小模样,心头一软,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笑骂道,“难道我说错了吗?聪明的女孩子可不会那么随便就跟男人住在一起。”

    她立即又松开电话,问,“现在,你们两是在同居?”

    韩敬庭心头咯噔一下,知道做家长的对这种事情都很在意,只道,“阿姨,是我不好。最近应酬较多,小乔常来我公寓照顾我。您放心,回头我都会送她安全回家。”

    罗雅琴冷笑一声,“别唬弄我,你是不是和我们小乔发生关系了?”

    “妈妈——”

    童映乔再忍不住又叫起来。

    这时,探望的时间已经到了,门外的看守人员大声催促提醒。

    罗雅琴忙给看守人员说好话,等着韩敬庭回答。

    韩敬庭觉得很是尴尬,咳嗽一声,道,“阿姨,对不起。您放心,我一定会对乔乔负责,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

    听到这话,罗雅琴也知道不一定是真的,可总比连话都不敢说的好,遂很威严地“嗯”了一声,道,“小韩,我给你说,要是你敢欺负我们家小乔,我出来后一定会让你好看的。哦,小乔她肯定没胆子告诉你,我可是判了故意杀人十年刑的在押人员。你自己好自为知吧,再见!”

    “妈妈!”

    童映乔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玩完了。

    “你个没出息的丫头,”罗雅琴站在门口又戳了女儿一脑门儿,“我这么说都是为你好。要是他介意你有像我这样一个妈,寻常人回头就跟你分手了。你就让他来接你,看看今天是你们的分手之日,还是坦诚之时。要是分了,以后就给我好好工作,未来就算你一辈子不结婚妈也不会催你,如果要结婚的话,那个男人一定要有诚意,接受你的一切。否则,都是一辈子怨偶。妈不想你跟妈一样活成这副糟糕样儿,懂吗?”

    童映乔看着母亲一步步离开,眼眶再次湿润了。不管方法对不对,母亲始终还是疼她的。

    好半晌,才发现电话那边的人竟然还没有挂电话。

    “韩……”

    她声音还有些沙哑。

    韩敬庭当然不高兴,只问,“现在哪里?”

    她报了地址,商量好了在车站接,便离开了监狱。坐在大巴车上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明明想好了隐瞒的,怎么一下子就全撕开了?!

    她沮丧极了,回去之后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韩敬庭的质问,或者也不用质问了,依正常人的价值观,都不喜欢跟一个家里有罪犯的人来往。而且,今天她又说了慌,不管从哪面儿来讲,她都犯了他的大忌,被骂被教训也是活该,要是分手的话,她也无话可说。

    之后,韩敬庭在车站接到人时,就看到那姑娘最后一个下车,整个儿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低着脑袋,包包在身边一甩一甩的没出息样儿,又是气,又是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