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155.妈妈大人,查户口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妈,他不是野男人,我没有被骗。”

    童映乔大叫着,努力解救自己的衣领子。奈何母亲抓得死紧,力气奇大,让她整个身子都尴尬地爬在桌子上,肚子也咯疼了。

    罗雅琴听了这话更是生气,扬手就甩了个耳刮子,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什么男人值得你好好的姑娘被他没婚没聘地欺负了,还为他说话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什么叫自爱,这么多年我都白教你了!”

    说着又狠打好几下。

    童映乔感觉口里破了皮,肩头还被母亲又打又捶,疼得只能衰衰求饶,一个劲儿地解释,“妈,我真的没有被骗,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现在不是你们那个年代了,我们都是你情我愿的。我不觉得我有被欺负,他也有付出的,他对我……”

    “放屁!男人占了便宜,都被说成风流;可女人要是被占了便宜,别人只会骂你下贱。你懂不懂?时代再变,男人都是最自私自利的动物,你要是想未来有个好婚姻,就必须自爱。说什么你情我愿,你才多大点儿,你懂什么?尽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现在我不在你身边看着你,你就敢给我乱来,要是再不注意,回头等我出狱是不是你就挺着大肚子给我便个便宜孙儿出来。”

    哎,事后罗雅琴还真为今天冲口而出的这些话,后悔不迭了。

    “你个没脑子的蠢丫头,看我是教训得你少了,今儿非打到你听话不可!”

    没想到自己是越描越黑,母亲完全无法沟通。

    罗雅琴教训女儿的动静儿一大起来,外面的看守人员也不得不跑进来阻止,还好心劝说,但都被罗雅琴给恶狠狠地吼了出去。

    “妈……”

    童映乔难过地直流泪,但一只手却抓着母亲的手臂,舍不得放。

    罗雅琴一看女儿哭,也悲从中来,满眼含泪。

    想当年,女儿才刚进入青春期,不过12、3岁的年纪,自己就因过失杀人进了监狱。当时母女两分开时,女儿就是这么攥着她,一直哭着叫“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她入狱后很长段时间一睡觉就会梦到这一幕。曾经与男人的各种纠葛心结,都在女儿的哭求声里,彻底淹灭一丝不剩。若是能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哪会舍得做那种玉石俱焚的傻事儿,让唯一的女儿那么小就开始独自面对生活的冷暖艰辛,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要不是她自己情感失败,婚姻失败,做人更失败,女儿又怎么会犯这种错。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她自己都没有当好这个老师,现在怪女儿失足被男人欺负了,又能有什么用。

    母女两对座垂泪,半时只有低低的抽泣声。

    然而随着天色渐晚,童映乔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不用看,也能猜到多半是韩敬庭给她发的消息,他出去应酬时,都会在中场或要散场时,给她发消息报备。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复。

    看着母亲已经渗出的一头白发,她愈发觉得自己不孝,做人失败,懦弱没出息。可她初时来时,只是想看看母亲,说说家常,报告她换回专业工作的好消息,让她这个年过得开心一些。没想到,母亲如此精明,一眼就拆穿了真相。

    她也不知道,这次会面还能怎么继续下去。

    恰时,看守人员提醒时间将到。

    罗雅琴才又抬起头,看着女儿,抬手捋了捋女儿的发,道,“立即跟那个男人分手!”

    童映乔知道母亲的性格固执,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听到这个要求,她心里并不奇怪,但依然觉得很难受,无法真心回应。

    罗雅琴虽和女儿聚少离多,分开了十几年,但女儿也是她生养了十几年的,也一眼看出女儿的心思,想了想,又道,“你们现在才刚开始热恋吧?”

    童映乔咬着唇,没有回答。

    罗雅琴也知道自己猜对了,继续道,“认识多久了?”

    童映乔想了想,刚想开始,就被母亲警告“不准说谎”,她只能道,“三年多。”

    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十年的秘密。

    罗雅琴想了下,问,“最近才开始好上的?”

    童映乔乖乖点头,这一点她是真没骗人。

    罗雅琴微微松了一口气,觉得若真是认识三年了,应该对彼此是比较了解了,而今才确立恋爱关系的话,倒也不算太草率随便,便又问,“那他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家里是什么情况?做什么职业的?”

    得,果然开始查户口了。

    童映乔纠结极了,要是说出真名的话,母亲一定会很快知道韩敬庭已经定婚的事情,到时候就麻烦了。想来想去,她只能说,“就是王阿姨帮我换了工作,我到研究所后,才确定关系的。”

    罗雅琴听了这说法,就想到是同学兼好友帮女儿的忙,若是朋友都知道,肯定帮忙把了关,应该不算太差。

    看着母亲缓和的神色,童映乔就知道母亲是被这话给带着想歪了,她也不想解释得太清楚,要是真要见面什么的,干脆就让小马哥帮个忙,顶个包什么的。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吧!也许,到时候她已经和韩敬庭分手了,也不存在见家长的问题了。

    “行,回头把人带来我瞧瞧。”

    “妈?”

    “怎么,你们关系见不得光吗?”

    知女莫若母,罗雅琴不知道又被自己说中了。

    “要不行,我就找你王阿姨问问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你们都认识三年了,连家长都怕见的话,那就是搞着玩儿的,这种不负责的人趁早断了也好。”

    童映乔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觉得和母亲的代沟真不是一般的大,若再解释怕又是越描越黑,起争执。母亲的身子近些年也不太大好,她不想再气得她回头过春节又生病,只得敷衍地先点了头。

    恰时,兜里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一定是韩敬庭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她之前没有回短信。两人现在的默契都是有信必回的,几乎没有不回的,他会紧张也是情理之中。

    “什么声音在响?你是不是来电话了?”

    罗雅琴还想说什么,听到了呜呜的震动声,问了一句。

    童映乔“啊”了一声,看得罗雅琴心下又生出几分疑惑来,喝道,“瞧你一脸心虚样儿,是不是那个男人打来的?你还没告诉过他,你妈妈我是个杀人在监犯吧?”

    “妈,您别这么说。我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

    “行了,别磨磨叽叽了,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正好,不来人的话,先在电话里聊聊!拿来!”

    童映乔傻眼儿了,这要让两人对上,那还不得火星撞地球啊!

    回头,她一定会被韩敬庭给训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