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151.你怎么那么爱吃醋?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聚餐结束后,陈老探员趁着姑娘不在又涮了韩敬庭一番。

    “我说小韩,”几杯水酒之后,陈老已经没了初时的客气,倒有几分长辈的语重心长,“小乔可是个好丫头,你别吃着碗里的还掂着锅里的。要是不能对别人负责,就不要来胡乱招惹。”

    韩敬庭虽没明说两人关系,凭老侦探的眼光哪会瞧不出那点儿猫腻啊!

    韩敬庭也是真的佩服老探员的,遂也恭敬道,“陈老,我知道这事儿,我有些不地道。不过,这也是我和小乔约定好的事,今天还是谢谢您了。”

    “谢我做什。我看你们来之前,都已经谈好了,我今儿就是明显的第三者,电灯泡吧!”陈老的口气也不客气了。

    韩敬庭忙给老人满上一杯酒,道,“陈老您教训的是,是我不好。所以我还是想先把刘叔从国外捞回来,到时候再商量两家婚约解除的问题。现在,他们家若没有我坐镇,刘叔经营多年的场子怕就要衰败下去了。凭刘家母女两的能力,也是根本顶不起那摊子事儿的。”

    陈老一听这茬儿,方点了点头,觉得这小伙儿还是满有情有义的。

    不过又道,“你的事儿,我这个外人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替小乔姑娘不值,你们这些年轻公子哥儿啊!得,你自己想清楚。有些事情啊,剑走偏峰,难免到最后事与愿违,别到时候后悔莫及,弥补什么的都晚了。”

    “是,陈老您说的对,敬庭都记着了。”

    一老一少又推杯换盏几番,换到别的话题后,兴致高涨,聊得愈发投机了。

    只是这时候,韩敬庭远没有想到陈老的一番无心之言,日后竟一语成谶。

    饭后,司机送走了陈老,童映乔上了韩敬庭的车。

    “喂,回我公寓的路不是这条啊!”

    “当然是回我公寓了。”

    男人翘着唇角,眼角还有些醉意曛然,语气慵懒撩人,回头看一眼身边的人儿,伸手捉住一只小手揉啊揉。

    童映乔觉得男人的掌心格外地烫,就有些担心他酒后驾驶。

    他却说,“放心,公主殿下,在下一定安全将你送进寝宫,你且等着好好伺寝。”

    童映乔觉得更不安了,“喂,你是不是醉糊涂了,都说胡话了。”

    他抬手又勾一下她的下巴,轻笑,“宝贝儿,这都几天了,你不想我?”

    童映乔立即咬下唇,不说话,别了开眼。

    说不想,那简直就是自打嘴巴。天知道,自从海城那次旅游后,她整颗心都悬在他身上了,经常时不时地傻笑,发呆,无缘无缘地瞎开心,脑子里装满的都是他的身影,她觉得自己像是中魔了似的,没有一刻不在想他。

    走路时想他,想他走路的姿势,还不自觉地学上两步;

    吃饭时想他,想两人以前偷偷摸摸在办公室里用餐,做的那些羞羞人的饭菜;

    喝水时想他,两人爱爱后,他都会体贴地给她喂牛奶喂蜂蜜喂好吃的,只要她说饿,当然还有一种东西,唔……

    好羞涩!

    所以愈是在意,愈是有份量,愈是无法释怀那些早就计划好要受的委屈了吗?

    原来委屈是不能计划的,有时候突然发生的,根本无法不计较。

    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么小心眼儿吗?

    她突然有些害怕这样会无理取闹的自己,所以那几日她只是背动地接受他的问候关心,都不敢主动。

    “乔乔?”

    见姑娘竟然一直不开口,韩敬庭有些急了。回头去捻那小脸,突然一辆车违规行驶,差点儿撞上他的车头,他急忙转过方向盘,迎面却来一辆大货车,刺目的灯光射得他急速打转方向盘朝另一边躲去,还是撞上了马路牙子,把路边的木头大花盆给撞歪了一截,总算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韩,韩,你没事儿吧?”童映乔神儿全回来了,听到外面还有司机在骂,一下打开门冲到了路上,把那个肇事车的后车牌给拍了下来,还有对着她大声嚷嚷的货车司机,她也气势十足地怼了回去,做完这一切,她回到车上接着查看男人的伤势。

    韩敬庭可有点儿傻眼儿了。

    刚才明明看着还挺安静不知神儿飞哪儿去的姑娘,这会儿生龙活虎得像头小狮子,跟着一马路无赖和一马路杀人狂怼,还把人都怼走了。

    他不得不承认父亲曾经说过的话,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想像的更强悍。

    “韩,我已经把那个肇事者的车牌拍下来了,回头我们就告他,让他扣光分数,别想再上马路招摇。”

    韩敬庭心下好笑,又有些心疼,握住姑娘的小手,道,“我的公主,你现在不生我气了?”

    童映乔一愣,“你在说什么啊,我们刚才差点儿出了车祸,太不安全了。我觉得我得把车技练好了,以后你喝酒就该由我来开车,才安全。”

    韩敬庭笑了,倾身将姑娘抱进了怀里,哑声说,“乔乔,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突然这样说,童映乔的心里一涩,却很快释然了。

    她和母亲是不一样的,她的庭哥哥也不是爸爸,他们的结局肯定不会像爸妈那样子,她不该那么悲观的,应该好好享受当下,他对自己这么好,他也这么在意她的心情,就够了啊!

    “韩,我不委屈。真的!”

    她对他一笑,这几日的阴霾也终于从心头散去了。

    不过事后,童映乔还是来了个约法三章。

    “我不想再跟刘家的人碰面。”不管怎样,总还是会觉得不舒服的。

    “好。”韩敬庭也觉得,这根暂时拨不掉的刺,不碰最好。

    “刘先生的事情结束后,我也不想陪他们吃什么饭。”

    “好,都随你。”韩敬庭抱着怀里的肉肉,深刻感受到了“近日君王不早朝”的腐败思想,这种时候就算她向你要一个王国,怕也会舍不得拒绝了,何况是这等小事儿。

    “还有哇,人家心灵受伤,需要特别补偿。”

    “准了。”

    “啧,你都不问一下,人家要什么?”

    “我的小醋桶子,你这么爱我,你想要啥我都给。”

    “切,晓娟说了,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胡谄的,不能听。”

    “宝贝,我发誓我在床上讲的话都不是胡谄的,都是大、实、话。要不我们录音为证?”

    她被他逗得直乐,爬到他胸口画圈圈,一边说,“我想去江南旅游。烟花三月下扬州,我想吃东坡肘子,西湖醋鱼,赏雨前龙井……”

    “行,春节后游江南,就这么定了。不过,你怎么那么喜欢吃醋,我的公主?”

    “啊啊啊,讨厌,不要搔人家痒啦,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