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99日契约宠:韩少,请放手 第80章 080.他绝不会再给她机会

时间:2018-05-19作者:粉小壮儿

    韩敬庭一连挂了五六个陌生号码后,没了耐性,索性直接关机。

    气得将手机狠狠摔到角落,眼不见,可心还是烦躁得要命。

    为什么他没发现,这个女人也是满口胡言,惯于说谎?!看来,那张清纯的脸蛋极会骗人,尤其是一张小嘴儿哄起人来,跟她之前给他的印象判若两人!

    真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他还是被一个女人的口若悬河骗得团团转,甚至差点儿……

    ——韩,对不起啊,我们研究院一下接到个大任务,忙得我都忘了充手机,昨晚很晚才回来充上的,不知道你打了这么多电话,对不起啦!我以后不会了。

    谎言!

    ——还有29天了!韩,其实我真的很想马上到你身边!

    该死的小骗子!

    ——可是你说过要做一个负责的人,你现在也在上班,我也在加班。我们……好好工作,等……等下周一,我就……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更该死的是他竟然会心软,甚至……心动!!!

    ——我们主任为了犒劳我们这几日加班,已经订了很好的饭菜,要一起聚餐。你知道啦,我从来了之后还没有跟大家聚餐过,总是失约了不好,我就想趁这次机会,把这个人情面儿走个过场,以后就不用纠结了。韩……

    该死的!绝不会再给她任何机会欺骗他,这个该死的女人。

    刺耳的喇叭声在路角响起,惊得路人走兽都纷纷避让叫嚷不绝。黑色的跑车箭一般地冲过路灯,眨眼驶远了。

    ……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

    听着机械的女声播报,童映乔心里难受极了,咬咬唇,想到现在打电话已经没用了,他都关了机了,再骚扰下去只会让他更讨厌他,那……只有采取些温和的迂回战术了。

    随即,这一日的工作做得三心二意,屡屡出错,让主任很是郁闷地放她早早回家休息,正合了她的意。

    下班后,童映乔第一个跑去了城里最大的手机商场,买手机。而且下了个小血本儿,一口气买了两台,并三个超大工耗的充电器,沉甸甸的一大包。

    这年头儿,原来电没充足的关机结果,直接导致一对情人分手、一对爱人绝裂,谁承担得起这惨烈的后果啊!童映乔败光了信用卡额度,很是肉痛,更心痛。

    ……

    这一日,韩氏集团上下也陷入了一片低气压,偶时雷雨加闪电,大boss的脸色比屋外的秋阴天还要阴沉好几倍。

    温乐池挑了个饭后思**的时间,蹭到总裁办公室外探望情况,就被吓了一跳。

    “你看看你这做的是什么企划案?连抬头的第一个项目名称都写错一个字,你是小学没毕业,还是大学文凭都是靠抄的!”

    文件夹再次扫回来,这次更拍到了刘子太胸口,他怔愕之下就想喷人,但气息刚提起来就被冲进来的温乐池给摁下了。

    妈的,韩敬庭这混蛋连看都没看内容就打回来,分明就是针对他挑刺儿啊!

    “韩总,我看最近刘经理天天都加班,许是真的有些累了,精力不济,回头改改就好。您别那么大火气,也体谅一下刘经理的苦劳。”

    韩敬庭狭眸一眯,遂出两道死光,“我可没看到人事部报上来的加班记录有他的份儿。这班怕是加到女人肚皮上去了,连个小学生都不会犯的错都犯。刘子太,我很怀疑你是否真的能够胜任你的那个项目经理的职位?我们韩氏不需要低效能的苦劳力,要是干不好,你还是回去乖乖当你的大少爷吧!出门,不送。”

    “学长,唉,刘经理,等等,这该都是误会。”可惜,刘子太也是个有脾气的少爷,二话不说,一脚踢掉那文件夹,大步走人。温乐池没追到,摆手一叹,“老大,你是昨晚没有好好发泄,还是今早吃了炸药包来的啊?这大早上的,连行政总监都被你轰了。学长,您到底碰到什么事儿了?这么反常。”

    “我有反常吗?你要再不出去,南海的案子就由你负责,可以收拾收拾滚蛋了。”

    “啊,别切!老大,算我怕你了,我走我走,我走还不成了!您到时候可别……咳,孤家寡人高处不胜寒想我啊!想我的话,就打电话,我……我等着!哎喂我的爷爷哎……”

    温乐池迅速抽回签了字的文件,护着后脑勺儿逃了。

    室内终于安静下来。

    可韩敬庭的胸口仍在上下起伏着,窗外的天色阴沉沉的,这是入秋后的墨城最常见的天,不知为何今日瞧着格外让人不舒服。

    那窗边的桌子上,女秘书早将饭菜送到,但他根本没有食欲。

    脑海里一下又闪过早上女子的那个食盒,似乎……

    他迅速转过头,将脑子里的东西都抛空,埋头继续看文件。

    稍刻,满脸油光的刘秉业敲门进来,端着一副弥乐佛般亲切长辈的姿态,轻声询问,“敬庭啊,子太做的方案还是我督导不周出了纰漏,有什么过失都由我负责,你就别生气了。我知道,你现在担子重、责任大,咱们自家人都理解,没关系的。子太我会好好劝劝他,让他做事情再仔细些。要不,你看在我这个老臣子的面子上,再给他一次机会,行不?”

    韩敬庭此时的心情已经平覆不少,他也知道之前对刘子太的态度确实过激了一些,不太妥当。这会儿刘秉来卖着老脸伏低做小地来求他,就算心里不屑,也还是受了。

    “表舅,您别这么说,是我之前脾气不好,被案子弄得有些失态。您帮我跟子太说声抱歉,回头我请他吃饭赔罪。至于方案的事情,就不用再做了,最后那份我酌情改改就好。”

    “哎,还是敬庭你大气、懂事儿,那表舅就先在这里说声谢谢了。”刘秉业不愧是老江湖,回头看到窗边的饭菜时,又好心提醒,“敬庭,别怪表舅啰嗦,工作重要,但身体更重要。心情再不好,饭还是要吃的,吃了嘛也才有力气继续生气。呵呵!那表舅就先去吃饭了。”

    说罢,这人就走了。

    明知这老家伙是只老奸俱猾的狐狸,韩敬庭看向饭菜时,微叹一口气,还是放下了纸笔,起身走向饭桌,同时将关了一早上的手机打了开。

    连着一串叮咚响。

    38条未读短信。

    19通未接来电。

    那女人还真是不死心!
小说推荐